官涯無悔 都市言情

官涯無悔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處理的很好

作者:關越今朝

本章內容簡介:成統一意見。雖然沒有談攏,但曹陽態度很好,死者親屬也比較冷靜,沒有鬧騰。死者親屬已被安排到了成康酒店,吃住都是昊方公司項目部安排。 曹金海還彙報,那兩名傷者中,較重的老梁還在重症監護室,還沒有...

看著對方疑惑但也不很認同的表情,楚天齊語氣更加嚴肅:「對事故的認定,一般依據那四類劃分進行,但對各責任單位的處理意見卻往往不盡相同,具體到某個人或某個單位差別可能很大。就拿這次的事故來說,即使三人都是死亡,也的確只能認定為一般事故,可成康市城建局的責任卻可能被擴大,主要領導也可能會被重責。

首先,同樣是一般事故,放到人口眾多的省城或是地級市,造成的影響相對較小,好多人根本就不知有此事;但放在一個縣級市,卻可以弄的滿城皆知,傳遍全市。其次,大城市人多、單位多、事情多,這麼一件事可能只是眾多建築安全事故中的極小一例;而在成康這種地級市,別說只是建築事故,就是各種傷亡事故中,出現死人的情況都不多,一旦有死人,就顯得事情很重大。

再次,近幾年成康城建工作進展緩慢,工程量少,事故也就少,上次出現死人事故已經好幾年了,這次突然出現就顯得很突兀。第四,現在成康城建工作正值規劃設計重新獲批之後,省市政府及主管部門的關注度本身就高,一旦有事故發生,更容易招致特別關注。另外,有個別部門或個別人士也可能正盯著這裡,這種事故正是極易被利用之處。」

曹金海面色越來越重,聽完整段話,滿臉幾乎都成了苦瓜色,急忙問道:「那可怎麼辦?該不會因此就降罪於我吧?」

「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必須引起高度重視。」楚天齊鄭重的說,「你剛才安排的那些都很好,也很有必要,另外必須把對傷者搶救和對死者善後事宜做為重要事項,這既是職責所在,也能為你和城建局爭取到更多主動。還有,要立即著手安全生產警示教育,拿出切實可行的措施與實際行動,堅決杜絕類似案例發生;要拿出嚴厲的舉措,對曹陽及其項目部進行嚴肅處理,以示懲戒和警示;要監督、跟進、關注,注意事情有無隱情,這既便於正確處理事情,也避免留下隱患;城建局要以此事為切入點,立即進行全市建築安全大檢查,要做的有聲有勢,不能流於形式,必須嚴查嚴處;要……」

邊聽邊檢查,邊做記錄,曹金海臉上的不解神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莊重和心悅誠服。聽對方說完,曹金海馬上表態:「我們嚴格按市長要求執行,把全市建築行業安全生產教育做的有聲有色,把安全生產監督、檢查完全落到實處,做到前世不忘後事之師。」

楚天齊神色一緩,說:「這不只是我的要求,而是情勢使然,不得不引起重視,不得不採取必要的措施。這既是應對當前形式,也是為了防患於未然,既是對政府、社會、民眾負責,也是對自己負責。」

「明白,市長還有什麼指示?請不吝指教。」曹金海態度非常誠懇。

「我暫時也只想到這些,你們自己更要多思考、多觀察、多完善;你畢竟是多年的老城建,應該比我經驗豐富,也更專業的多。」說到這裡,楚天齊擺了擺手,「你先回去,多關注著吧。」

答過一聲「好的」,曹金海起身,離開了副市長辦公室。

現在已經死了人,只能把影響降到最低,只能在現有基礎上做好相關事宜了。剛才經過對曹金海的一番指教,也給自己提了個醒,安全生產可不僅只限於建築行業,好多生產活動都面臨這個問題。想到這裡,楚天齊拿起手機,又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很快,手機里傳來一個男聲:「市長,您找我?我馬上過去。」

楚天齊道:「趙局長,先不必過來。我是提醒你,成康地礦系統連續近千日安全生產來之不易,一定要緊繃安全生產這根弦,千萬不能發生傷亡事故。」

對方表態:「市長說的是。今天本來是周末,也是端午節,但在下午五點,我臨時召來相關人員,召開了局班子擴大會議,唯一議題就是安全生產。在會上,我們把七月份定成了安全生產監督大檢查月,要對全市所有礦山、土地項目進行檢查,要對所有生產企業進行檢查,也對局機關及相關部門進行檢查。從現在開始,就要求這些生產企業和有關部門進行自查自究,把存在問題進行上報並整改,在本月二十五日前完成安全整改。從下周一開始,局裡便開始分組進行暗訪、抽查,以幫助企業和部門整改。我們要用這樣的實際行動,迎接安全生產一千日的到來。」停了一下,對方又補充道,「星期一一上班,我們就把相關文檔報到您那。」

「好,好,不錯,希望能夠完全落到實處。」楚天齊很滿意,「待到完全生產過千日之時,我親自給你們慶功。」

對方聲音很乾脆:「謝謝市長,我代表地礦系統全體兄弟姐妹,感謝市長的關心、支持和愛護。」

「好,那就這樣。」說完,楚天齊掛掉了電話。

……

第二天下午,曹金海打電話彙報,說是死者親屬已經於今天早上來了,包括張二壯媳婦和十五歲的女兒,還有張二壯的大舅哥。除了女兒外,媳婦和大舅哥都看了死者的遺體,下午家屬與曹陽進行了一輪磋商,沒有形成統一意見。雖然沒有談攏,但曹陽態度很好,死者親屬也比較冷靜,沒有鬧騰。死者親屬已被安排到了成康酒店,吃住都是昊方公司項目部安排。

曹金海還彙報,那兩名傷者中,較重的老梁還在重症監護室,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斷腿的老姚意識清醒,沒有發現內臟受損,也沒有其它傷處,還在觀察,但仍想不起來昨天的事情。

第三天是星期一,休息了兩天的人們正式上班。

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楚天齊沒有接到曹金海的彙報。下午只到五點多,也沒有民工墜樓事件的消息,楚天齊估計今天也沒談出結果,這也正常,雙方總得接觸、交涉幾次才對。

很快,到了下班時間,楚天齊正準備去吃晚飯的時候,手機響了。看了眼手機屏幕,是曹金海號碼,楚天齊按下接聽鍵。

曹金海的聲音立刻傳來:「市長,談妥了,雙方各承擔一半責任,昊方項目部一次性支付死者家屬十萬元,做為補償,另外又給了六個月工資;保險程序正在履行,由昊方項目部負責跟催,一旦賠付到位,會直接打到死者家屬預留的銀行卡上,保險公司表示加緊辦理,爭取十天之內辦理完畢,最遲半個月肯定到賬。」

雖然一直盼著快點談妥,但這麼快就達成共識,楚天齊還是多少有些意外,也不禁略有擔心,便問道:「雙方寫了文字協議,簽字確認了嗎?」

「雙方簽了協議,還履行了公證手續,就等著明天拿錢了。」曹金海語氣很肯定,「昊方地產公司法律顧問也參與了整個過程,應該沒問題了。」

楚天齊道:「那就好。還有別的事嗎?」

「沒……對了,老梁已經度過危險期,從重症監護室到了普通病房。昊方公司請了兩名護理人員,專門護理老姚和老梁。」曹金海說,「這回沒事了。」

「好,好。」連說了兩個「好」,楚天齊掛斷了電話。

之所以說「好」,既是楚天齊對對方的回應用詞,也確實覺得很好。

對於死者張二壯的死亡賠償,楚天齊曾經按照相關規定計算過,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失費、子女贍養費、喪葬補助金、親屬撫育金、住宿費、伙食補助費、受害人誤工費等全加上,應該是十七萬多一點。這件事情發生的起因、過程,與曹金海前天晚上所言一致,已經得到了警方的認可。如果客觀認定責任的話,應該是死者與工友有一多半責任,項目部只佔一少半責任。若是按正常情況的話,投資公司承擔六萬左右就算公平,可現在實際承擔的數額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六十。

從補償數額看,投資公司就做的比較到位,很有擔當,承擔了遠高於應擔負的責任。因此這件事從發生到現在,僅是滿兩天的時間,投資公司就能與死者家屬談妥補償方案,既有死者家屬的配合,更因投資公司風格較高。另外,投資公司既自動負責了三個死傷人員的醫藥費,又找專人護理傷者,做的也很到位。這所有的一切都值得肯定,都值上一個好字,與好多惡劣公司形成鮮明對比。雖然這些事情都是昊方地產公司處理,但肯定受昊揚集團公司文化影響巨大。從這件事的處理方式上,楚天齊對昊揚董事長王昊的認識又深了一層。

「篤篤」,敲門聲響起,緊接著李子藤推開了屋門:「市長,該吃飯了。」

「走,吃飯。」楚天齊站起身,迎著李子藤走去。

……

六月十四日,星期二。

上午十點多,曹金海再次打來電話,說十萬補償金和六個月工資已經到了死者家屬卡上,死者媳婦、女兒、大舅哥坐汽車走了,還是曹陽讓車送到的車站。

楚天齊再次說了「好」字,這件事確實處理的很好,堪稱完美。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