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春晚躺槍

作者:永恆火焰  |  更新時間:2018-08-20 17:02  |  字數:2265字

「哎,又是老套路!」

央視春晚第一個節目,剛開始沒一分鐘,吳爸就小聲的說話道「這節目和去年沒什麼區別的呀,最多就是換了一批人,怎麼就不改改呢!」

作為已經看了十幾年春晚的人,看春晚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早就成了一個習慣。每年年三十,吃完年夜飯之後,一家人就坐在一起邊看春晚,邊聊天,其樂融融。早些時候的春晚,還是特別的有吸引力,但是最近幾年,卻是一年不如一年。

「對!」梁中泰也附和道「要不是多年養成的習慣,我早就不看了。」

這些年,春晚對於他們這些年紀的人來說,已經成為一個自然而然的習慣,所以他們即使是對春晚有很多的抱怨和不滿,但依舊還是春晚的忠實觀眾。

「爺爺,外公,那之前的春晚是什麼樣子的呢?」貝貝奇怪的問道。

她現在是一心三用,一邊認真的捏著餃子,一邊看著電視上放的春晚,又聽著大人的說話,忙的不要不要的。因為她現在年紀小,看春晚總共也就幾年,而且估計正兒八經能看懂,忍住不睡覺的也就今年和去年了,所以,對於貝貝來講,現在的春晚一樣是很不錯的。

「以前呀!」吳爸聽到貝貝的提問,笑呵呵的回答道「以前的春晚,每一個節目都很好看,每一個節目都感覺很創新,不拘泥於現在的各種套路,很能吸引觀眾。」

梁中泰也補充道「對,以前春晚的節目都很好看,每一個節目,都製作的很用心,現在的春晚,都墮落了呀!」

吳爸和梁中泰先後回答道,貝貝大眼睛眨了眨,有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不過顯然她沒有太聽懂。想了一會,她隨後說道「爸爸現在在電視台,也是在製作的節目的,爸爸的節目就很好看。」

說到節目,貝貝就想起老爸吳小天,這一年多她一直和老爸呆在一起,平時也經常去電視台,所以經常聽到老爸製作的節目,現在又聽到爺爺和外公抱怨春晚節目不好,就立刻聯想到老爸的節目。並且,還不忘誇幾句老爸的節目。

「小天的節目?」梁中泰笑呵呵的說道「小天的製作的節目的確很不錯,不管是節目形式還是節目內容,或者是節目的嘉賓,都很有特點,但是,你老爸的節目是平時的衛視綜藝節目,不是春晚,所以雖然很好,但也沒有可比性的。」

自從女兒梁馨兒和吳小天的緋聞在新聞上出現,他就開始關注吳小天的一些新聞,也從網上搜索過吳小天的相關資料,對於吳小天的事情,梁中泰知道的還是很清楚的。而且,這一年多以來,吳小天的的幾個綜藝節目,各種霸屏,各種收視率冠軍,即使是不太熟悉的人,也會經常看到的。

「嗯!」貝貝依舊是有點懵。

「哎,對了,要是春晚由小天來策劃和導演的話,說不定和他之前製作的節目一樣,給所有的觀眾一個不同以往的春晚,給所有人一個驚喜。」提起吳小天,提起他的節目,韓雪怡忽然抬頭,開口說話。

對於春晚,她也有很多的不滿。不過作為女性,她並沒與像梁中泰那樣說出來,不過卻是一直在聽他們幾個人的聊天。當她聽說吳小天製作的節目很有創意,在聯想到如今的春晚,就想到加入今年的春晚要是由吳小天在導演,會不會是另外一番景象?

她的這個話,立刻引起了眾人的熱烈回應。

作為吳小天的寶貝女兒,貝貝自然是最支持老爸吳小天的,她大聲的說道「嗯嗯,爸爸的春晚一定很好看。」

「小天可以的!」

「肯定可以!」

「嗯,以後有機會可以試試的。」

吳爸吳媽、梁中泰等人也相繼說道,雖然吳小天沒有製作春晚的經驗,但是他們還是很信任吳小天。

「你們就別捧小天了。現在的春晚,之所以被很多人吐槽說不好看,節目重複,那是因為春晚已經持續播出幾十年了,而節目的形式也就這麼多,時間久了,自然就覺得膩。小天雖然在綜藝節目上有很多創新,但是綜藝節目和春晚還是有很多不同的,綜藝節目的自由度很大,春晚則是比較窄,小天製作春晚的話,要是電視台給出的限制很多,也是很難的。」梁馨兒見眾人都在誇著吳小天,苦笑的說道。

吳小天也是哭笑不得,她點點頭,表示認同梁馨兒的說法,說道「馨兒說的對,即使是我去導演春晚,也不一定管用。」

就比說今年的滬江春晚,他雖然是提了不少的意見,滬江電視台和滬江春晚節目組,也陸陸續續的採用的了一些,但是整體來說,他的很多顛覆性意見,他們都沒有採納。

而今年的滬江春晚,在前幾天在滬江電視台播出,當天晚上的滬江春晚,作為滬江電視台的員工,吳小天當然必須得支持,所以老老實實的在家從頭看到尾。看完之後,給吳小天的感覺,就是沒有感覺。最後網上的給出的滬江春晚評價,也是很平庸,沒有太多的批評,沒有太多的誇獎。

「那可不一定!」韓雪怡想了想,搖頭說道「小天,我覺得他們說的對,你要是春晚導演的話,絕對可以給出一個不一樣的春晚。」

作為吳小天的未來岳母,她還是很相信和支持吳小天的。

「姐夫!」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梁晨兒忽然喊吳小天,道「我也覺得你可以的,並且,不止我們這樣覺得,其他很多人都是這樣認為的。」

「啥?」吳小天被梁晨兒的話說的有點兒懵,他奇怪的問道「這話怎麼說?」

梁晨兒拿著手機,搖了搖說「剛你們在討論今年春晚的時候,我在手機上搜了一下關於今年春晚的討論,和前幾年一樣,果然還是罵聲一片。但是在這些罵聲之中,居然還有不少人在說你,他們在猜測,要是你執導春晚的話會怎樣,這樣的話題說著說著,說到最後不知道怎麼變味了。」

「嗯,換句話也可以這麼說,關於春晚,你躺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