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道者 玄幻魔法

成道者 第五百一十一章 黎明 (六十)

作者:長虹貫月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龍族水軍……水淹白雲……它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道兄……」董太玄深吸了口氣,目光看著荒古詢說著︰「龍族來勢洶洶,所圖未明,你立即安排人馬,組織城裡的人出城,朝西邊走,那邊山多,哪怕龍...

……

……

灕水湍急,朝著東方奔流而去,沿著坷,撞擊在了出海口的礁石上,那白色的水流層層疊疊的樣子,浪花飛濺,散成幾瓣,最後沒入了茫茫的西海中,不見了端倪。

李明堂站在一處山坡上,微微背著雙手,目光凝視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神色清淡。

在他身後,上千工匠正在砍伐林木,來來往往的馬車絡繹不絕,將一堆堆砍好的木材捆好裝在車上。

大行台的官員站在一旁,掏出筆墨開始記載了起來。

兩隊巡察司的士兵整頓車隊,然後驅趕著馬車,將這些木材運往六十裡外的白雲城。

因為這個時候,白雲城外的樹木早已經砍伐一空了,甚至稍遠一點的地方,也極少有樹木的存在了,光是這些木材無法滿足城內重建所需要的木材數量,所以大行台不得不派人朝更遠的地方來獲取一些建築木材。

這次獲取木材原本是不用李明堂親自前來的,不過先前灕水水患嚴重,荒古道場與陰陽教花了大力氣來疏通,成效似乎還不錯,所以他這次下來,除了看一看這灕水下游的木材之外,還要檢查一些疏通灕水河道的成果。

他站在山坡上,看著眼前的大海,頗有一些豪氣干雲的味道,不過,遠處的洛寧卻皮青臉腫,一臉鬱悶的走了過來。

李明堂起初沒有看到,但是仔細的瞥了他一眼之後,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怎麼搞成了這副樣子?」

「李大人。」洛寧揉了揉臉,齜牙咧嘴的說著︰「這次還算命大的,要不是我見勢不妙跑得快,今天都未必能活下來。」

「哦?」李明堂笑容收斂,臉上微微露出疑惑︰「到底怎麼回事?」

「還不是城內的那些人……」洛寧微微解釋了幾句,李明堂陰沉著臉,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這洛寧乃是護送木材的巡察司頭目,運送一批木材進城的時候遭受了無妄之災,因為有兩名高手相互尋仇,在城內大打出手,運送木材的車隊被波及到了,不少木材被碾成粉碎,洛寧也是躲閃不及,被兩人溢出的氣勁擦傷震飛,所幸只是皮外傷,倒是沒有大礙的樣子。

李明堂聽了,微微有些沉默。

自從白雲城出現了黃泉世界的入口之後,大批高手涌了進來,名鎮一方的宗派人士,行走天下的獨行者,還有肆無忌憚的魔道妖人,不少修士破壞了白雲城剛剛平靜下來的局面,甚至這些人連陰陽教和荒古道場都難以管理起來。

原本董太玄和荒古詢兩人是想靠著太和宮的名頭,讓涇河水軍的司南笙來管理白雲城的,起先的時候,因為長生大帝的緣故,司南笙的確也認真負責的看守了白雲城的東門,不過,自從鐵狂徒來到白雲城,一拳砸爆了東門的城樓之後,那司南笙就開始做起縮頭烏龜來,對於白雲城發生的事情不管不顧,甚至有意的開始避忌一些麻煩。

太和宮的人尚且如此,他荒古道場與陰陽教更是沒有本事來平定這些,所以說,按照目前白雲城的局勢來看,這種事情實在是有些無能為力的境地在裡面。

想到這裡,李明堂拍了拍洛寧的肩膀,忍不住嘆了口氣。

洛寧則是咧嘴笑了笑,表示不在意的樣子,只是笑容有些勉強。

李明堂也不想在談論這種沉重的話題了,直接將話語岔開了些︰「你父親的傷勢怎麼樣了?」他與洛寧的父親算得上老相識,算是同一批荒古道場的弟子,只是他父親在二十年前曾經遭遇重創,身上一直有傷勢未愈,在清水城的時候,李明堂也抽空去看過他父親,那時候,他父親的傷勢已經惡化的很嚴重了。

「前天家裡來信,說現在控制的倒是沒有大礙了。」洛寧笑了笑,這樣說著。

「沒有大礙就是好事。」李明堂看著他,彷彿看到了他父親當年的影子︰「過幾天,城內有一批輜重要運回清水城,你護送著輜重一同回去,道場方面的已經同意,待回去后,你將調回清水巡察司,到時候離家近一些,也好照顧一下家校」

「李、李大人……」洛寧張了張嘴,微微有些激動。

事實上,現在的白雲城彷彿巨大的火藥桶一般,誰也不知道哪天會突然炸開,城內荒古道場和陰陽教的人,大多都想回到南方去,不願意在呆在這個險惡之地,甚至連董太玄和荒古詢都微微有些頭痛了,要是早知道白雲城現在的處境,他們未必會聯起手來佔據白雲城,只是現在深陷泥潭,想要擺脫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對了。」李明堂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家裡還藏著一壇藥酒,算算時間藥效應該沉澱的差不多了,那還是我當年遇到張丹聖的時候,請教他老人家之後配出來的東西,你回去后,去我家裡一趟,將那壇藥酒拿給你父親,他喝了之後會對他的傷勢有些好處。」

「我……」洛寧滿臉通紅,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李明堂則是看著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轉身走開了。

「李大人——」

人還沒走出多遠,那洛寧的叫喊聲就傳了過來,他微微頓下腳步,轉身過來看著他︰「怎麼了?」

「大人,您看那邊,那是什麼東西?」洛寧指著海平面,李明堂看了過去,微微眯起了眼睛。

「是漲潮嘛……嗯?」他突然面色一變,下意識的向前走了兩步。

哪怕是漲潮,那潮水上面也不該多出那麼多的身影礙…

……

……

一刻鐘后,略顯喧鬧的白雲城關上了厚重的城門,大量的修士開始登上城牆,在城牆四周銘刻防禦陣法,陰陽教與荒古道場的軍隊也開始運轉了起來,涇河水軍收到消息后同樣如臨大敵,不明情況的司南笙找到了站在城牆上的董太玄兩人,老遠就開口問著︰「到底怎麼回事?」

「你和他說吧。」董太玄皺了皺眉,瞥了一眼旁邊的荒古詢說道。

「西海邊上出現大批的軍隊,我剛才已經派人去探查了,應該是龍族的水軍。」荒古詢這樣解釋著。

「龍族水軍?」司南笙微微有些驚訝︰「它們是想要登上陸地嗎?」

「我已經派人前去交涉了,至於它們想幹什麼,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清楚。」荒古詢嘆了口氣。

司南笙站在牆頭,目光朝著遠處望去,但是白雲城距離出海口還有幾十里之遠,中間隔著一些山頭,實在是有些看不清端倪的模樣。

幾人微微沉默了一陣,一頭蒼鷹突然從天邊飛了過來,荒古詢伸出一隻手,任由那蒼鷹落在他手上。

將鷹腿斥候探聽的消息拿出來,那蒼鷹飛走開,他打開消息來看了一會兒,眉頭頓時皺在了一起。

「怎麼了?」董太玄看他這副樣子,微微皺了皺眉。

「派去交涉的人……被它們殺了。」荒古詢咬著牙,緊緊的握著拳︰「斥候還發現西海愛不斷上漲,灕水倒灌,朝著大陸這邊涌了上來。」

「涌了上來?」董太玄瞪大了眼睛︰「它們想幹什麼?」

「它們……」荒古詢凄然一笑︰「或許它們想來一出……水淹白雲城1

「水淹白雲城?」司南笙走了過來,將荒古詢手上的情報奪了過去,只是微微看了一眼,他青筋暴起,瞳孔都微微收縮了起來︰「龍族水軍……水淹白雲……它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道兄……」董太玄深吸了口氣,目光看著荒古詢說著︰「龍族來勢洶洶,所圖未明,你立即安排人馬,組織城裡的人出城,朝西邊走,那邊山多,哪怕龍族真想水淹白雲,一時半會也淹不到那裡。」

「幾百萬人送出城去,談何容易。」荒古詢苦笑。

董太玄搖了搖頭︰「不容易也要做,能送出一些是一些,否則……」

「不用了。」一旁的司南笙面色凝重,出言打斷了董太玄的話︰「那海水……已經淹過來了。」

……

……

洶湧的海水朝著陸地蔓延了過去,整個灕江開始倒灌了起來,出海口徹底被堵塞,無法在傾泄河水了。

那海水一路疾馳,大片的山林被淹沒,荒野變洪澤,眨眼間就來到了白雲城之外,農田被海水浸入,迅速成為了一片沼澤地,那海水仍然不斷上漲起來,並且朝著城牆四周不斷涌去。

這個時候,根本不用董太玄和荒古詢說些什麼,四門的守軍已經開始封死城門,阻止那海水流入城內。

只是那海水上漲的極快,只是一盞茶的功夫,半個城牆就已經浸泡在茫茫的海水之中了,而遠處,驚濤駭浪不斷的蔓延了過來,上面站立著大批的龍族水軍,成扇形將白雲城包裹住了。

或許因為黃泉世界的關係,整個白雲城已經成為了一座中轉站,大批來自八荒四海的修士在白雲城修整,一些高手已經進入黃泉世界,還有一些搖擺不定,因為各種事物尚未進入,暫時停留在白雲城的修士。

那城外出現這麼大的動靜,城內的修士早就已經有些許察覺了,不少修士騰空而起,還有一些飛到城牆上,目光望著不斷上漲的海水,還有遠處漸漸靠近的龍族水軍,露出了微微獃滯的模樣。

當然也有不信的,直接飛過去打算詢問一番,不過那龍族水軍似乎沒有什麼交流的想法,大片的流光從軍陣里竄出來,將那飛過去的魔道妖人洞穿成了篩子,其餘修士看了微微皺了皺眉,一時間,整個白雲城竟然微微有些沉寂了下來。

站在龍族水軍里的蚣蝮也是稍稍有些意外,白雲城一下子多出這麼多高手,對於龍族水軍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不過想到他舅父的話,他還是眯了眯眼睛,掀起披風,飛出軍陣喊道︰「我乃龍族蚣蝮,奉丙申龍君之命,封鎖黃泉入口,若是有人阻擋,殺無赦1

「殺無赦!殺無赦!殺無赦1

數十萬龍族水軍高聲吶喊,聲浪不斷在白雲城上空傳遞,那些修士聽了,面面相覷,一片嘩然。

「嗎的,龍族欺人太甚!竟然想要獨吞黃泉入口!」

「黃泉寶藏,有德者居之,你們龍族憑什麼封鎖黃泉入口?」

「長生大帝都不曾做出的事情,你龍族竟然想要強插一手,真以為龍族是一手遮天了嗎?」

蚣蝮的話激起了民憤,不少修士氣憤填膺,對著蚣蝮冷嘲熱諷,畢竟都是行走天下的人物,僅憑言語就想將他們嚇退,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蚣蝮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露出了一股冷厲的氣息。

「既然如此……」他揮了揮手,頓時有龍吟聲響了起來,成片的光芒從龍族的水軍中竄出,彷彿劈天蓋地的箭矢一般,朝著白雲城籠罩了過來。

咒罵聲被壓蓋了下去,無論是站在城牆上守軍,還是停在半空之中的修士,都是微微瞪大了眼睛,瞳孔之中,那箭矢般的光芒在不斷放大,人群回過神來,頓時一陣手忙腳亂,能量泯滅的聲音在半空之中響起,還有修為不濟,不能完全抵擋的慘叫聲亦是隨之傳出。一時間,整個白雲城彷彿成為了修羅地獄,鮮血在半空之中飛濺,被洞穿的屍體彷彿下雨一般的掉了下來。

「嗎的,老子跟你們拼了1有人睚眥欲裂的沖了上去,不過,在漫天軍陣的光芒箭矢覆蓋下,少有人能衝到龍族水軍的近前,偶爾有一兩個沖了過來,龍族水軍之內也會竄出幾條蛟龍來,將衝過來的修士一口吞掉,連皮帶骨的在陣前咀嚼。

血腥氣在空氣中拉開,蚣蝮嘴角勾起,冷冷的笑了笑。

他舉起一隻手,剛想命令大軍將這座人類的城池踏破的時候,一陣號角聲卻從身後傳了過來,蚣蝮微微皺了皺眉,轉過身去,頗有些錯愕的看著後面,竟然有大片的火焰衝天而起,細細看去,至少在幾十裡外的樣子了。

「負,去看看怎麼回事……」

……

……

PS︰本書首發起點中文,收藏、推薦、訂閱、月票,這些東西對本書很重要。

血腥氣在空氣中拉開,蚣蝮嘴角勾起,冷冷的笑了笑。

他舉起一隻手,剛想命令大軍將這座人類的城池踏破的時候,一陣號角聲卻從身後傳了過來,蚣蝮微微皺了皺眉,轉過身去,頗有些錯愕的看著後面,竟然有大片的火焰衝天而起,細細看去,至少在幾十裡外的樣子了。

「負,去看看怎麼回事……」

……

……

PS︰本書首發起點中文,收藏、推薦、訂閱、月票,這些東西對本書很重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