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仙宗 玄幻魔法

科技大仙宗 第五零九章:不按劇本走

作者:大夢遊家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原因,總之是明顯的已經失敗了,那麼他們也就沒有理由,非要阻止程良奇等人施工了。 因此,乾元真君的本意,只是想葉贊那邊再勸說幾句,自己這邊找個台階也就下去了。反正伏擊失敗了,他們幾個身為各宗...

「幾位真君,還有諸位同道!在下得到消息便立刻趕來,只是中途遇到些事情耽擱了時間,讓諸位久等了,還請見諒埃」

回到軌道交通建設工地的葉贊,在見到那三位領頭的元神大能,以及其它各宗的代表之後,並沒有氣勢洶洶的質問他們阻攔施工的事情,反而是顯得頗為有禮的解釋了一句晚來的原因。

然而,葉贊這樣的表現,卻是讓三宗的三位元神大能,不由得暗自一陣心虛。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心裡自然不會不清楚,見到葉贊毫髮無損的出現在面前,那簡直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尤其是三位元神大能之中的嵐峰真君,那雙眼睛彷彿不受控制一樣,總是時不時的瞟到葉贊那邊的「滷蛋」身上。

如果不是有「滷蛋」在場,他們可能還會覺得,葉贊大概是僥倖躲過了伏擊。但是「滷蛋」既然已經在這裡了,那就說明與他們計劃的一樣,葉贊肯定與伏擊者碰面了。只是,他們實在是想不通,面對三位魔道元神大能的伏擊,葉贊等人究竟是怎麼闖過來的,這中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但不管怎麼說,葉贊既然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顯然也就意味著這次伏擊計劃失敗了。

不過,葉贊這邊不提,嵐峰真君等人也不好主動去問,否則豈不是成了不打自招。倒是其中的嵐峰真君,眼神中除了驚疑之外,還不免多了幾分擔心,擔心自己的胞弟在葉贊手中會有什麼危險。

「葉道友客氣,我等也是心憂宗門靈脈,這才不得不勞煩道友前來商討此事。」這邊代表眾人與葉贊對話的,還是封靈宗的乾元真君,不過語氣倒是比之前對程良奇等人要客氣了許多。

雖然,葉贊也只是個元嬰老祖而已,而這幾宗和玉清宗也沒什麼傳承關係,不用按照玉清宗的輩分去排。但是,葉贊好歹也是元神大能莫如是的師弟,同時又是這軌道交通建設的主持者,因此乾元真君也只能以道友相稱。

當然,究其根本,還是乾元真君等人,沒有足夠的底氣擺架子,作那盛氣凌人狀。畢竟,不管計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現在葉贊這邊的有狼王與猿王兩位大妖王,這實力可不是他們能夠輕視的。

這三位元神大能,雖然比起「滷蛋」這樣的水貨,實力肯定是要強了許多的,至少對於自身力量的運用要更有經驗。但是本質上,他們也不是自己一步一步修鍊到元神境界的,也藉助了水貨一樣的方法才走到這一步。因此,要是和真正的元神大能比,他們三位也還是差了不少的。

而且,他們也不知道這次的計劃,中間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如果說,葉贊這邊僅僅是憑著一位狼王,就闖過了魔道三位元神大能這一關,那麼這狼王的實力可就太恐怖了。或者,魔道那三位元神大能,如果是和葉贊有什麼交易,根本沒有出手就把葉贊放了過來,但那樣就更恐怖了。

「哦,真君以及諸位的擔心,程長老已經通過千里傳音都告之在下了。對於諸位的擔心,在下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這次過來主要就是……讓他們收拾東西準備收工了。」葉贊一臉淡然的說道。

「其實我等也是……什麼?葉道友說的是……」乾元真君正準備解釋什麼,卻突然反應過來葉贊話里的意思,似乎並不是堅持勸說自己等人,頓時愣在那裡不知該說什麼了。

而且,被葉贊的話驚到的,不僅僅是乾元真君一個人,其它兩位元神大能以及各宗代表,也是同時滿臉難以置信的愣在了那裡。

實際上,乾元真君等人,這一次之所以用這個借口,來阻止程良奇等人的施工,就是為了把葉贊從盛京城引出來。而現在,他們安排的伏擊不管因為什麼原因,總之是明顯的已經失敗了,那麼他們也就沒有理由,非要阻止程良奇等人施工了。

因此,乾元真君的本意,只是想葉贊那邊再勸說幾句,自己這邊找個台階也就下去了。反正伏擊失敗了,他們幾個身為各宗的代表,也還是要為自己宗門的利益考慮一下。

畢竟,這軌道交通,對於世俗來說,的確是有著極大的好處。即便是他們修道者,也並不是就真的完全用不上,起碼那些金丹以下的門人弟子,不可能個個都用御劍飛空去趕路。而且,如果因為他們這幾個宗門的阻止,讓軌道交通在此中止建設,那麼他們幾宗在世俗中的口碑可就完蛋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葉贊居然不按他們的劇本走,直接就要放棄接下來的工程打道回府。這麼一來的話,這剩下的區域無法通車,罪責可就全都要他們幾宗來背了。

這凡事都怕對比,要是這好處,大家都有,或者大家都沒有,那就什麼事都沒有。可是,如果只是你有,而我卻沒有,那就很容易滋生出怨念。就說這軌道交通,本來大金國境內,就剩下這一條線路了,其它各州府都能享受到軌道交通的便利,唯獨這條線路上的州府卻享受不到。這麼一來,恐怕用不了多久,這幾個曾經阻止軌道交通建設的宗門,就會陷入到無窮的怨念之中了。

修道宗門號稱隱世離塵,可實際上但凡存在於世間的事物,就沒有什麼是真正超脫一切而單獨存在的。

雖然說,這些修道者們,總是將世俗凡人視為螻蟻,凡人怨念再怎麼鼎沸衝天,也的確不可能對修道宗門造成直接的傷害。可是,修道宗門的門人弟子,本來就是來源於世俗,一個宗門如果在世俗中口碑很差,那麼誰還願意拜入這樣的宗門?就算是已經拜入宗門的人,受門規約束不敢叛出,可如果總要受世俗凡人的唾棄,道心會不會受到影響?

當然,乾元真君等人,會在意各自宗門的影響,還是因為他們心面,並沒有捨棄宗門而為神秘勢力效力的決心。這一點其實也不奇怪,看看烏竹派的彭公,雖然也在神秘勢力的幫助下晉陞為元神大能,但想必也不會願意為了神秘勢力而放棄烏竹派。

而神秘勢力,顯然對他們也並沒有太過嚴苛的約束,似乎也只是讓他們幫自己辦事而已,頗有一些相互利用的意思。比如靈極宗的嵐峰真君曾經說過,他們曾替神秘勢力收集法寶,那些出來執行任務的水貨們,使用的法寶大多都是他們給收集的。

因此,面對軌道交通建設中止,可能給宗門帶來的不良影響,乾元真君等人頓時就有些慌了。

葉贊的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將眾人的表情盡收眼底,而後淡淡一笑,說道:「真君既然沒聽清楚,那麼在下就再說一遍好了。反正這大金國境內,計劃中的軌道交通線路只剩這一條了,在下也不想在這裡浪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畢竟其它諸國還有大量工程等著做呢。既然,諸位擔心靈脈受影響,而在下也沒辦法保證,千年萬年後是不是真會影響到靈脈,那就只好先放棄這條線路了。雖然這麼做,有些愧對大金國國主,但國主那裡想必也能理解我等的難處。」

阻止一件新生事物的發展,有一個十分常用且有效的理由,那就是要求證明絕對無害。這個「絕對無害」可是一個大殺器,而且是可以無限延伸的,一直延伸到你無法證明絕對無害。

就好像科技世界,當初轉基因食品出現的時候,很多反對者用的一個理由就是,要求證明轉基因絕對無害。當科學證明,其對食物者無害時,反對者則要求證明,是否對下一代也無害。如果能夠證明對下一代也無害,那麼反對者就會要求,是否可以證明對下下一代,甚至十代百代之後也無害。比如,就有反對者認為,轉基因食品會慢慢改變人的基因,等到十代百代或者更久,人也許就不是人了。

還有一些反對者,將一些疾病也歸結到食用轉基因食品上,似乎沒有轉基因食品以前,人類就從來沒有得過那些疾病一樣。當科學證明,那些疾病的發生,與轉基因食品並沒有絕對聯繫時,反對者又會說哪怕有千分之一的可能,那也不能證明是絕對無害。

而在靈脈這件事情上,就像葉贊所說的,如果只證明當下的影響,可以肯定開鑿隧道並不影響靈脈。但是,如果要他來證明,這隧道會不會在千百年後,對靈脈產生不好的影響,那真的是沒辦法證明。

當然,這樣的話,本來是乾元真君等人,在之前來阻止軌道交通建設時說的。葉贊現在又把這話拿出來,也算得上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了,同時也類似於一個免責聲明。

葉贊自然看得出來,對方在伏擊失敗之後,肯定是不想繼續阻止軌道交通建設了。但是,憑什麼你想阻止就阻止,你想要繼續就繼續,天下間哪有那麼好的事情。如果說,這一次他給了對方台階下,那麼以後這幾宗要是出了什麼毛病,豈不是都要賴到玉清宗頭上,甚至別國的那些宗門都可能會有樣學樣。

因此,為了杜絕後患,葉贊乾脆拿出這麼個「免責聲明」來。反正就這一條線路了,葉贊也並非一定要建設完成,大不了大家就一拍兩散。

「葉道友,我等並非是有意為難,只是這事畢竟事關宗門前途,我等也不得不小心萬分。」乾元真君十分尷尬的解釋道。

「真君不必再說了,在下也知道諸位的擔心,所以這不是就準備收工了嗎?」葉贊滿臉真誠的說道,彷彿真的是在為對方考慮似的。

「葉道友,關於這軌道交通之事,我等也不是非要阻止,只不過是想與道友好好商量一下,好拿出一個能讓大家都安心的辦法。」旁邊的霧隱真君,也終於忍不住說道。

然而,葉贊卻是把手一擺,十分乾脆的說道:「三位真君,還有諸位道友,我看此事就不用再說了,這樣不正是讓大家都能安心的最好辦法嗎?在下倒是有另一件事情,想要請教三位,尤其是嵐峰真君。」

葉贊這邊,直接擺出了一付不願再談的架勢,頓時讓對面的眾人都無法再就此事開口了。而聽到葉贊要談另一件事情,雖然葉贊沒有說明,可三位元神大能都已經隱隱猜到要談什麼了,只不過這另一件事好像更讓人為難埃

嵐峰真君被葉贊點了名,頓時不由得將目光從葉贊那邊的「滷蛋」身上掃過,而後強自鎮定的輕咳了一聲,做出一付茫然不知的表情,問道:「葉道友,說起來我等也是初次見面,不知道友還有什麼事情是與我等相關?」

「呵呵,」葉贊有些怪異的笑了兩聲,目光帶著幾分譏誚的看向嵐峰真君,指著旁邊的「滷蛋」說道:「不知嵐峰真君可認得此人?」

嵐峰真君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故作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那個「滷蛋」,片刻后才搖頭說道:「恐怕要叫葉道友失望了,在下看此人頗為面生,不知道友因此有此一問?」

實際上,別看嵐峰真君嘴上否認了,可是心面卻清楚葉贊恐怕是知道了一些什麼。只不過,人就是這樣,總是會有一些僥倖心理,甚至哪怕有時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還想著要裝著什麼都看不到。

「哦,這樣啊,那留著他就沒什麼用了。」葉贊點了點頭,彷彿真信了對方的話,而後扭頭對狼王說道:「前輩,那這個傢伙,就交給前輩處理吧。」

聽到葉贊的話,狼王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縷獰笑,露出的牙齒彷彿瞬間綻放出刺眼的光芒,說道:「葉長老安心,這人就交給老夫了。」

說完這話,狼王站了起來,伸手就將那「滷蛋」提了起來,而後轉身似乎就要離去。

而那「滷蛋」可就慌了,想掙扎卻根本無法從狼王手中掙脫,只得竭盡全力的把頭轉回去,沖著嵐峰真君大聲喊道:「兄長救我,兄長救我啊!葉長老,在下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