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廣播 其他類型

恐怖廣播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也可以找我媽啊

作者:純潔滴小龍

本章內容簡介: 「何必呢?」殭屍男孩跳起來,坐在了橋墩上,「如果成為高級聽眾就得變成你這個樣束手束腳樣子的話,那我寧願以後永遠不會成為他。 真的,我一直就在旁邊看著,我也聽清楚了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因為這...

「你怎麼變慫了?」

小男孩的身體慢慢地浮現起來,他的雙足緊貼著水面,穩穩噹噹,讓人聯想到了一些武俠電影中的招牌姿勢,但蘇白能夠看得清楚,這是其將殭屍煞氣凝聚在水面上造成的表現。

上一次見到他時,是因為一起家門滅口案,只是蘇白並不是要和他算賬或者替天行道的,而且小男孩只是行事手段過激了一些,甚至不違反廣播的規則,他是在滿足規則的前提下去宣洩自己對死亡藝術的追求,他也從不否認這一點。

他的父親在這家公墓園區里上班,平時放了學或者放假他也跟自己的父親待在這裡。

可能,選擇殭屍血統強化,也是和這個有關係。

「人家在你地盤上放東西,你也不吱一聲。」

人家問自己為什麼變慫了,蘇白沒回答,因為在之前,熏兒跟和尚都表現出了同樣的一種意思,那就是蘇白在被人家耍了之後,竟然是在橋上看風景。

這不符合蘇白的畫風,因為他從來都不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人。

「人家是高級聽眾,我只能躲著嘍。」小男孩縱身一躍,跳到了橋上,站在了蘇白面前,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蘇白,有些無語道,「你也是高級聽眾,幹嘛這麼慫?整件事的經過,我可都是看在眼裡的。」

「那你隱藏的功法不錯,我和他都沒發現你。」

「呵呵。」小男孩乾笑了兩聲,不帶絲毫情緒,然後有些失望道,「以前,我還和你討論過藝術的,但現在看起來,以後咱也沒必要討論了。一個對生活,對生命,失去激情的人,他不配和我談藝術。」

那一家子的死亡案子里,每具屍體都被擺出了一個特殊的造型,但這就是小男孩所堅信的屬於自己以及能夠懂自己人的藝術。

「其實,很多時候,一些激進的選擇,並不能帶來想要的結果,甚至,連想要的發泄也辦不到。」

面對這個忽然出現的殭屍男孩,蘇白不由得比跟和尚以及熏兒楚兆他們對話時話更多了一些,因為經過上次的接觸,蘇白清楚,這個殭屍男孩,跟自己有著一模一樣的執著和相似的偏激。

或者說,是和以前的自己吧。

蘇白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次竟然能這麼安靜下來,他也覺得惆悵,乃至於有一些不安。

他一直覺得自己沒變,也認為自己一直很堅持自我,但在事實面前,他忽然有種自己把自己剝開看清楚的感覺,實際上從小傢伙進入自己的生活開始,他就已經在發生改變了,小傢伙離開后的那個雨夜,蘇白覺得自己的心死了,在殺那個所謂爺爺時,最後的收手,讓自己憤怒的情緒沒能宣洩出去,反而扭曲了自己。

三個月的荒島自殘式訓練,隨後又晉陞成高級聽眾,生命層次的提升與現如今的靈魂或者說是所謂的心境不是很匹配,這所帶來的反差感,已經正在將以前的那個蘇白慢慢地消磨掉。

所以,到了如今,解稟耍了自己,自己卻只是打個電話問了一下,然後蹲坐在橋上,淋著雨。

「何必呢?」殭屍男孩跳起來,坐在了橋墩上,「如果成為高級聽眾就得變成你這個樣束手束腳樣子的話,那我寧願以後永遠不會成為他。

真的,我一直就在旁邊看著,我也聽清楚了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因為這裡是我的主場,哪怕你們是高級聽眾,但是你們都沒想到我的存在,所以我聽到了一些關於你的秘密。

你和你的母親關係很不好,你一直以為這些都是你母親做的,所以你把仇恨和注意力都放在你母親身上,老實說,我不知道你母親是怎麼對待你的,但那是你媽,又不是他媽,不管你媽到底怎麼喪盡天良,一個外人拿你家裡事情做局設計你,你居然還能這麼淡定地蹲坐在橋上看風景?」

蘇白聳了聳肩,「嗯。」

看到蘇白這個態度,小男孩更是有種憋屈的感覺,

「,以前難道是我看走眼了?還以為找到一個同道中人呢。」

蘇白笑了笑。

「算了,我也不說什麼了,吾道孤獨。」

小男孩嘆了口氣,直接轉身離開,雨中的小風吹拂過他的衣領子,這個小毛孩居然真的走出了一種孤獨的感覺。

蘇白也走下了橋,一直走到了公路口,一路上,他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到底變了沒有?

而這變化,又是好是壞?

一輛計程車在蘇白招手下停了下來。

「去哪裡哦?」司機回過頭問蘇白。

………………

「我真的很難想像,會有這個可能。」解稟長舒一口氣,確實,這個思維跨度對於他來說,真的有些接受不了,哪怕他是高級聽眾。

「我一開始也很難想象。」梁森伸手重新拿起報紙,「一直到我遇到了相思蟲這種東西,很可惜,這種東西現實世界的規則不允許它存在,至少不允許它出現在陽光下,所以它的能力一直沒辦法完全為我所用。

但至少從相思蟲身上,我獲得了一個線索,或者叫一個靈感,因為那對夫妻的行事風格,在那名偵探身上以及在荔枝身上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你甚至沒辦法找到一個其他的可以行得通的解釋。

兩個人,拚命對一個孩子好,給他營造出一個美好的童年,一個溫馨的父母形象,但之後在孩子長大后開始變得越來越強時,卻主動地露出馬腳,主動地露出血淋淋的偽裝,主動地露出讓他們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的真相。也真的只有類似於相思蟲的這種能力和思路,才能把這一切沒有邏輯的事情打出一個邏輯。」

解稟陷入了深思,他知道梁森為什麼這麼積極地想要去做這個實驗,因為自己老闆其實也沒放棄躲避廣播目光的方法,他也沒有真的認命等著車票過來然後坐火車離開,他其實是想模仿!

「對了,你剛說那個小偵探知道真相了,他說什麼了?」梁森問道。

「沒說什麼。」解稟搖了搖頭,「所以我也覺的奇怪,似乎不像他了。」

「人,經歷的打擊多了,總是會變的,可能會變得連自己都覺得陌生。」梁森又看了會兒報紙,解稟就在旁邊坐了下來,時不時地抽一根煙,顯然,這件事對於解稟的觸動很大,對於他來說,不亞於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

倆人都安靜地坐著,從中午,到了晚上,梁森把報紙看完后就閉目養神,而解稟則是一直沉思,中途只是給自己去拿了煙和酒。

「我餓了。」梁森說道,「叫外賣吧。」

解稟點點頭,用手機給一家酒店打電話讓他們送外賣過來,放下了電話,解稟看著自己的老闆,欲言又止。

「說吧,這可不是你的風格。」梁森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其實大概猜到解稟可能會說什麼了。

「老闆,如果你想模仿那對夫妻的路,那我,是不是成了另一個蘇白?」

是的,似乎也就只有他解稟,有資格也有條件成為另一個蘇白,去成就你逃脫廣播目光的目的。

「哈哈哈…………」

梁森大笑起來,笑得有些誇張,彷彿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一樣。

「你啊你,想什麼呢。」梁森雙手攤開,「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那一對夫妻為了這件事,忙活了這麼久,布局了這麼久,為了找荔枝,他們不惜開了一家孤兒院,同時讓孤兒院里大部分孩子日後居然都成為了聽眾。

為了找荔枝的接班人,他們生孩子,而且不止一個,把自己的兒子當作荔枝之後的下一個承載體。

我哪裡有空去做這個事情,現在去找代孕的么?而且你也這麼大了,這種事情,你已經知道真相了,你就不可能成為我的承載體。」

解稟聞言,的確,確實是這個道理。

「滴滴…………」

手機來了一條簡訊,

解稟拿起來一看,臉色忽然驟變,這是一條一個人行蹤的簡訊。

「怎麼了?」梁森問道。

「蘇白。」

「呵呵偵探怎麼了?」

「他飛佳木斯去了,而且因為他換了身份,所以我這條消息延遲了,現在估計一個多小時前就在佳木斯降落了。」

梁森的臉沉了下來,「我記得你有一個養母,還住在佳木斯。」

「是的。」解稟有些著急地給蘇白打電話。

「他不敢傷害你養母的,否則……」

「但他是個精神病,他沒變,他根本就沒變,從他給我打電話時,他其實已經訂計票了,他也調查過我,他早就想到如何報復我了,他不會在乎廣播懲罰的,不會的1

梁森被解稟這麼一吼,也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電話,在此時接通了。

「喂,蘇白,你不要激動,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裡。」解稟盡量讓自己的語氣緩和起來,「我們兩個人,有話好商量,真的,我之前確實做得不對,我向你道歉。」

「我在解阿姨家吃飯的,阿姨特意買菜給我做飯,我說我是你的朋友,來佳木斯出差順帶幫你看看她。

來吧,你也到佳木斯來,你那老闆別跟著。

阿姨人很好,很熱情,你乖乖過來,一個人過來,我不會對阿姨怎麼樣。」

「蘇白,她是我母親,你不覺得你這麼做很卑鄙么?」解稟這時候倒是沒想到之前設計蘇白時,利用了自己所知道的自己跟蘇白父母之間的秘密,也算是利用人家家事來對人家下手了。

「你也可以找我媽啊,又不攔著你。」

「…………」解稟。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