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之路 武俠修真

不朽之路 第九百五十一章 我說、我說

作者:勝己

本章內容簡介:住悚然而驚,跟著就異常的好奇。 交戰的問道境強者是什麼人?他們為何在這裡戰鬥?現在又去了哪裡呢?……一個個的疑惑冒上夏凡的心頭,但是卻根本就沒有答案。 畢竟這一戰過去的太久了,就算是魔...

雖然搞不明白插翅魔彪此舉的用意,但是夏凡的反應卻是一點都不慢。就在插翅魔彪飛出去時,枯榮鞭也如影隨形般追了過去。

夭矯如龍,靈動如蛇,根本就不容插翅魔彪閃避就將其僅剩的一條後腿給纏住了。

要知道在東魔界時,夏凡跟插翅魔彪曾有過一戰,當時就廢掉了它一條後腿,這讓插翅魔彪變成了三條腿,而這次它剩下的後腿依舊是難逃枯榮鞭的束縛。

「嗷1插翅魔彪察覺到自己的後腿被枯榮鞭纏住后,頓時就驚嚇的渾身的毛都炸了起來,瘋了似的揮舞著銳利的爪子想要把枯榮鞭給切斷。

只是這枯榮鞭的本體就有著宗師境初期巔峰的實力,即便是死了后也是堅韌異常,再加上夏凡將其煉製成寶時又花了不少的功夫,其品質之高哪裡是插翅魔彪輕易就能夠毀掉的。

「……」儘管插翅魔彪的爪上激射出的光芒不斷轟擊在枯榮鞭上,爆發出震耳欲聾的炸響,可是卻根本就奈何不了枯榮鞭。

在經受著瘋狂攻擊之時,困住了插翅魔彪後腿枯榮鞭卻是在不斷的延伸,纏向插翅魔彪的軀體。不僅如此,枯榮鞭其他的部分也翻卷過來,朝其纏了過去。

現在的枯榮鞭就彷彿是一條正在捕獵的巨蟒,不但要將插翅魔彪徹底纏住並且要將其絞殺。

夏凡當然不會將滅殺插翅魔彪的機會全都寄托在枯榮鞭上,因此他直接就祭出了破界鍾。

但是這回並沒有用鐘聲來攻擊,而是用破界鍾狠狠的轟在了插翅魔彪的腦袋上。

插翅魔彪領教過破界鐘的厲害,要不然當初也不會被夏凡打的倉皇逃竄,最終不得不託庇於驚神宗。

現在看到破界鍾襲來,插翅魔彪頓時就徹底慌了神,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不行,我得跑,無論如何都不能再拚鬥下去了,就算事後驚神老祖殺了我,我現在也得跑,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嚓…嗷……」心裡這麼想著,插翅魔彪也發了狠,前爪一揮,利芒閃過,竟是直接把被枯榮鞭纏住的那個僅剩的後腿給切了下來。

壁虎被追時斷尾求生是因為事後還能再長出一條尾巴,可是插翅魔彪這麼做卻肯定不會再長出後腿來。不過生死關頭,插翅魔彪又哪裡還在乎這些。火燒眉毛,只能顧及眼下了。

只是夏凡既然出手,現在又豈會讓它就這樣逃了。

先前被插翅魔彪數次溜走,夏凡已經是不爽到了極點,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將其幹掉。

後腿切斷時,插翅魔彪都顧不上理會那洶湧而來的劇烈疼痛以及噴濺如潮的鮮血,因為這些對它來說都不是最要緊的,它此時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趕快逃。

雙翅一振,插翅魔彪就要衝天而起。插翅魔彪心裡很清楚,這是自己逃走的唯一機會,如果錯過了,那麼等待自己的必然就是死路一條。

為此,插翅魔彪瞬間全力爆發,風聲呼嘯,狂風鼓盪,推動著他就如同離弦之箭似的直衝上天。

「……」只是它快,破界鍾更快,不等它飛出多遠多高,就一下子拍在了它的腦門上。

這一刻插翅魔彪絕望了,也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我特么的當初究竟在想什麼?為什麼那麼嘴賤,非要去招惹這個傢伙!現在完了!徹底完了!1插翅魔彪現在悔恨的想要吐血,但是這都改變不了什麼。

被破界鍾擊中后,插翅魔彪當然不至於就腦殼崩碎一命嗚呼,因為夏凡此時並沒有下死手。但是夏凡也沒有要放走它的想法,所以青光一閃,插翅魔彪已經被枯榮鞭給捆了個結結實實,彷彿一個大粽子似的。

儘管插翅魔彪的體型相當巨大,不過在枯榮鞭纏住勒緊后,它為了讓自己舒服一些,不得不不斷縮小體型,到了最後變得跟家貓一般大校這倒是讓夏凡更加方便將其帶走。

「老黃,咱們趕緊走,再遲怕就來不及了。」夏凡一把抓住滿臉震驚的黃龍躍,直接就騰空而起,閃身之際就已經是萬里之外。

夏凡剛走沒多久,就有一道身影出現在此地。

人未到,可是強大的氣息和滔天的威壓卻已經席捲而至,將剩餘的那些皇族衛隊全都給壓得趴在地上。

「人呢?竟然又跑了!?」來的自然是驚神老祖,他當然是為了追殺夏凡而來。

原本他是想讓插翅魔彪纏住夏凡,自己再過來前後將其滅殺,可是他沒有想到插翅魔彪這樣的廢物,身為一個純血魔神獸,竟然連纏住夏凡片刻的本事都沒有,甚至……

驚神老祖注意到了被插翅魔彪自己切斷的那條魔氣繚繞的後腿,臉色越發的難看。

插翅魔彪連腿都斷了一根,可見剛才的戰鬥之激烈。

雖然驚神老祖在心裡狂罵插翅魔彪是廢物,但是卻很清楚它的實力,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想要將其收服。而能夠這樣壓著插翅魔彪打,足見那個有著天魔神血脈的實力之強。

「留下這樣一個敵人,絕對不是好事,必須得殺了他。」驚神老祖想到這,殺機越發熾烈。

「說,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1驚神老祖嘴裡問著,卻是懶得等皇族衛隊的人回答,直接抓過來一人就施展了搜魂之術。

搜魂之術雖然方便,但是往往只能知道一些片段。不過驚神老祖卻不在乎,又抓了幾人搜魂,很快就把正常戰鬥的經過拼湊完整了。

至於被他搜過魂的人是死是活,他才懶得在意。

得知夏凡在短短時間內就將插翅魔彪打敗活捉,驚神老祖心中震驚時也越發迫切的想要儘早將其除掉。

「想走,沒門。」驚神老祖冷哼一聲,抓起了插翅魔彪的那條後腿就開始施法。

驚神老祖沒有辦法馬上找到夏凡,但是卻有辦法找到插翅魔彪。他相信夏凡既然沒有當場將插翅魔彪殺了,必然是留下它的性命有用處。只要插翅魔彪還活著,他就可以順著這條線將其找到。

夏凡自然不知道驚神老祖正在想盡辦法尋找自己。

帶著黃龍躍以及插翅魔彪狂飆出十七八萬里后,夏凡才停了下來,從位置上來判斷,他已經身處於萬山之地的核心區域。

換句話說,現在夏凡所在之處就是所謂的萬山之巔。

只不過這裡的地形卻跟夏凡想象中大不相同,甚至連地形什麼的也都跟他所擁有的那塊地圖上顯示的迥然不同。

夏凡雖然早就知道這裡的地形變化巨大,可是直到親眼看到后他才知道究竟有多麼的大。真的是翻天覆地一般。

在地圖之上,萬山之巔滿是崇山峻岭。整個萬山之巔,根本就是由無數的山巒峰嶺組成的,彷彿跟天相接。

可是現在夏凡所看到的雖然也有不少的山峰,但是多數都不高,並且不怎麼完整,看起來就彷彿是一座座小孩子用沙子堆成的沙山然後又被粗暴的踩踏后的樣子。

「這特么的絕對是有問道境的強者在這裡戰鬥后造成的1夏凡不是那種沒有見識的人,一見到這樣的景象,馬上就猜到了原因,隨即就禁不住悚然而驚,跟著就異常的好奇。

交戰的問道境強者是什麼人?他們為何在這裡戰鬥?現在又去了哪裡呢?……一個個的疑惑冒上夏凡的心頭,但是卻根本就沒有答案。

畢竟這一戰過去的太久了,就算是魔界的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又如何去得知,甚至連推斷都很難。

「興許這事跟大荒老祖有點關係1夏凡忽然有了這樣一個猜測,否則的話,為何大荒老祖留下那樣一張直指此地的地圖。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夏凡當然是相當有興趣知道,不過此時他卻沒有把時間浪費在胡亂推斷之上,因為他還有這更重要的事情做。

「啪……」夏凡將被枯榮鞭捆的嚴嚴實實的插翅魔彪拎到面前,先是一巴掌抽在了它的臉上,隨即也不在乎它充滿憤怒的目光,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哪裡?又為何要殺那些皇族衛隊的人?說。」

「除非你放了我,否則的話…嗷……」插翅魔彪的話還沒說完,就慘叫了起來。

因為枯榮鞭的鞭子尖已經狠狠的刺入了他斷掉的後腿處的傷口中。比被新砍一刀更疼的絕對是傷疤被掀開。

當然,折磨插翅魔彪的不僅是疼痛,還有恐懼,因為它吃過枯榮鞭的虧,很清楚這東西的邪門。要是被它再抽吸自己的血氣精華,那麼自己就完了。

「說,還是不說?」夏凡淡淡地問道。

「我說,我說。」插翅魔彪慫了。它當初能夠為了活命去投效驚神老祖,現在當然也可以為了活命向夏凡認慫。

它有脾氣,卻並沒有什麼氣節,因此張狂時當然是目空一切,囂張至極,但是一旦慫了,那真的就可以連臉都不要了。事實上,宗師境強者好臉面,但是純血魔神獸卻真的不知道臉皮是什麼。

於是插翅魔彪就竹筒倒豆子似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說了出來。

原來它是跟著驚神老祖一起從東魔界來的西魔界。而驚神老祖卻是不知道怎麼的跟皇族的人搭上了線,於是成為了保護御蒼穹的供奉。而驚神老祖之所以這麼做,也是為了藉助御蒼穹的力量進入萬山之巔。

畢竟想要進入最核心的區域以及得到天魔神的傳承,沒有天魔神血脈是絕不可能的。

驚神老祖實力雖強,但是卻壓根沒有天魔神血脈,所以他只能從御蒼穹這裡借力。而御蒼穹也需要驚神老祖的實力撐場面,尤其是幹掉那些競爭對手,於是兩人才一拍即合。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