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猛虎軍

抗日猛虎軍 第六百二十六章 衝破圍堵[三]

作者:夜班王子

本章內容簡介:營長就吃驚的張大了嘴,王海濤說完這名營長馬上就問道:「你說你是誰?九十軍王軍長?王軍長的身份你也敢冒充?別說王軍長現在還在廣西,不會出現在這,就憑王軍長說過槍口決不對準自己人這一句,他也不會對我們動手...

奉命在鳳形山搶修工事的二個團**,工事還沒修好,就發現了趕到的新四軍。二名團長也顧不上再搶修工事,命令士兵們趕快進入修了一半的陣地。右邊鳳形山主峰這裡地勢相對險要一些,帶兵的團長仗著地形心裡還並不是很緊張,可左邊二個高地上這名團長,看著修了一半的工事和並不難攻的地形,心裡又是擔心又是緊張。

不過這二位團長都沒想到共軍進攻之前會有這麼強大的炮火轟炸,這頓炮火打破的不僅是陣地上的工事,還有官兵的士氣和信心。川軍在抗戰中的確是一支不怕犧牲,作風頑強的軍隊,可他們的武器裝備實在太差,一個一千多人的團,別說火炮了,就連重機槍也沒幾挺,士兵手中漢陽造步槍就算是好槍了。

這樣的武器裝備,別說是王海濤的部隊,就算是比起新四軍的裝備都要差上一大截。為了儘快拿下鳳形山陣地,王海濤也顧不上川軍的傷亡了,七十門擊炮十分鐘的齊射,就打出去幾百枚炮彈,把川軍的陣地給犁了一遍。

炮火向前沿伸時,獨立團的一營和二營就開始向前運動,炮聲一停,走在最前面的一營一連一百多名官兵,離川軍陣地前沿只有不足一百米的距離。也就是地形上不利於進攻,向上仰攻時發起衝鋒時間會更長一些,要是在平地上,這點距離十幾秒鐘就足夠官兵們殺進守軍陣地了。

一連向上沖了二、三十米,就有反應過來的守軍開槍阻擊,稀疏的槍聲在守軍陣地上響起。當一連又衝上去二十米后,守軍陣地上僅有的輕、重機槍也響了起來,掃射過來的機槍子彈讓一連士兵連續倒下好幾個。黃桂忠看守軍開火阻擊,並且輕、重機槍對進攻的戰土構成了危脅,馬上命令重機槍掩護射擊。

獨立團光是重機槍就有幾十挺,這集中起來一開火,密集的子彈打的陣地上守軍連頭都抬不起來。一營官兵趁機攻到了守軍陣地前沿。見部隊接近了守軍陣地,重機槍手怕誤傷了自己人,都抬高了槍口,不過現在就算沒了重機槍的掩護和壓制也不要緊,一營官兵們掏出手榴、彈,對著守軍陣地里就扔出了一輪。

手榴、彈的爆炸聲中夾雜著守軍士兵的慘叫聲,同時陣地上槍聲更加稀少,一營官兵趁機一口氣衝上了陣地。一營長衝進了陣地一看,眼前的慘狀讓他也暗自心驚。陣地上到處是屍體和傷兵,還有部分守軍在一營官兵的槍口下放下了武器,垂頭縮在一邊。

這些守軍可不是小日本,那也是中**人,他們只是因為高層的野心而淪為了炮灰和犧牲品,衝上陣地的官兵完全沒有了勝利的喜悅和興奮,對那些逃走的士兵也沒了追擊的想法。這麼短的時間就結束了戰鬥,這倒是讓觀戰的王海濤有些驚訝。

不過王海濤在聽了前來報告的戰士報告完情況之後,也沉默了下來。這裡戰鬥結束之後不久,左邊高地的槍聲也停了下來,黃玉庭也派人來向王海濤報告,陣地上的守軍抵抗了一陣后就全部後撤,部隊己經全部佔領二個高地。接到黃玉庭報告的王海濤己經站在了奪下來的陣地上,正指揮自己手下的醫護人員搶救傷員。

過了一會,一名川軍營長被帶到了王海濤面前,這名川軍營長腿部受了輕傷,沒來的及逃跑,被抓了俘虜,這名營長被帶到王海濤面前時,還是有些不服氣的樣子。王海濤問道:「你們是一四八師的人嗎?最高指揮官是誰?」

這名營長頭一擰,用四川話回道:「老子才不會告訴你,要殺要剮隨便你,老子出川時,就沒想著能活著回去1王海濤還沒什麼反應,身邊的警衛火了,掏出手槍罵道:「你小子他媽的敢這麼和我們軍座說話?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崩了你1

王海濤壓住了警衛抓槍的手,心平氣和的對這名營長說道:「我是國民革命軍九十軍軍長王海濤,你們師長應該是知道我的,說實話,這場仗我根本不想打,同室操戈非我所願。但為了保住新四軍我只能動武了。這事你是負不了責的,所以我想和你的負責人談談。」

王海濤報出身份時,這名營長就吃驚的張大了嘴,王海濤說完這名營長馬上就問道:「你說你是誰?九十軍王軍長?王軍長的身份你也敢冒充?別說王軍長現在還在廣西,不會出現在這,就憑王軍長說過槍口決不對準自己人這一句,他也不會對我們動手的,你還想把污水往王軍長身上潑?」

這名營長的聲音很大,周圍川軍士兵聽了他的話,也都把鄙夷的目光投向了王海濤身上。王海濤被說的臉上發燒,答道:「這裡面是有些誤會的,和你說不清楚。這樣,我寫封信給你們師長,請你幫我轉交。另外此處戰死或傷殘的川軍弟兄,我會每人發給一百塊大洋的撫恤金,我王海濤說到做到,還請大家相信我。」

這名營長又驚訝的問道:「你真的是九十軍的王軍長?」見王海濤鄭重的點頭后,立刻立正敬禮說道:「國民革命軍五十軍第一四八師一零八旅三三四團二營營長劉民生見過王軍長。」王海濤回了軍禮后,劉民生接著說道:「王軍長,我們接到的命令是阻止反叛的新四軍部隊向江北逃竄,根本不知道對上的是王軍長的部隊,否則我們是不會來打這一仗的。」

王海濤點了點頭說道:「這裡是有些誤會,你們師長是誰?我寫封信給他,請你幫我轉交一下。」劉民生答道:「我們師座是劉儒齋將軍,請王軍長放心,我一定把信親手轉交給我們師座。」王海濤又點了點頭,拿出紙筆開始給劉儒齋師長寫信。

在王海濤寫信的時候,獨立團的官兵和川軍一起把戰死官兵的屍體進行掩埋,又整理了戰死官兵的姓名、家庭住址,以便日後發放撫恤金。王海濤寫完信交給劉民生,讓劉民生帶著川軍和傷員一同離開,並再次承諾回到廣西后就會把撫恤金寄給戰士官兵家裡。

劉民生他們離開以後,王海濤沒有讓部隊繼續前進,而是選擇了就地紮營。有了鳳形山這樣的地型在手,王海濤也不怕**會來夜襲,安排了警戒部隊后,王海濤又來到葉挺軍長這裡,把情況告訴了葉挺等人,並建議新四軍也紮營休息,等天亮后看看一四八師的反應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也是對王海濤的信任,葉挺等人同意了王海濤的意見,新四軍也在鳳形山腳下紮營休息。再說劉民生領著這些川軍一路不停的趕到了馬衙鎮,鎮內旅長何正良正為新四軍的強大而煩心,聽報劉民生回來了,馬上讓劉民生來見自己。

當劉民生說出和自己開打的部隊並不是新四軍,而是九十軍王海濤的部隊時,何正良和逃回來的二名團長都驚呆了,半天三三四團團長才說道:「奶奶的,老子就說新四軍哪來的這麼多火炮嗎?原來是九十軍的部隊,老子這仗敗的不冤。」而何正良卻說道:「奇了怪了,九十軍的部隊怎麼會出現在這,還被當成了新四軍?難道是黃正華這個龜兒子敢謊報軍情?」

何正良在聽說王海濤寫了親筆信給劉師長后,不敢耽擱,馬上派人護送劉民生回貴池面前劉師長,而自己則命令部隊緊守馬衙鎮,沒有自己親自下令,誰也不許向鎮外部隊開槍,違者馬上槍斃1時間不長,和自己交戰的並不是新四軍,而是大名鼎鼎的九十軍之事,己在川軍中傳開,這下川軍官兵更是沒了一點動手的想法。

劉民生連夜趕回貴池,並求見劉儒齋師長,劉儒齋此時己睡下,聽說前線來人有急事求見,便穿衣下床,在廳房中召見了劉民生。劉民生把情況一五一十的對劉儒齋說了一遍,並雙手奉上王海濤的親筆信。劉儒齋在得知自己的部隊和九十軍王海濤的部隊打起來后,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接過王海濤的親筆信時,也覺得這封信有千斤重。

劉儒齋打開了信件,認真的看了起來。信件內容不多,王海濤的語氣也很客氣,大至是告訴劉儒齋,新四軍曾經也是自己手下的一支軍隊,現在正是外敵入侵,大敵當前之時,做為一名愛**人是不希望看到同屋操戈的事情發生的,因此自己將會帶部隊護送新四軍渡江北上。希望劉儒齋師長看在同為中**人的份上,放開道路,讓新四軍順利到達江邊渡江北上。

信中王海濤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新四軍的事自己是一定會管到底的,前面就是有刀山火海,自己也要帶著部隊闖上一闖。這封用詞客氣,但內容強硬的信讓劉儒齋心情十分複雜。九十軍的赫赫威名以及軍長王海濤的有情有義在川軍中是有很高的口碑的,並且王海濤九十軍中的一個主力師還是由川軍改編過去的,二名旅長和劉儒齋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出於內心來說,劉儒齋決不想和九十軍的部隊戰場上相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