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百五十八章 玉溪發飆

作者:北獄  |  更新時間:2018-11-25 17:57  |  字數:2192字

南部聯盟的成員基地,除了老a基地和南城基地,虎威基地,其他基地的人口都不過百萬,擁有一百九十萬人的津市基地加rùlián盟,已經給他們莫大的壓力,再來一個蘇杭基地,他們怕日後聯盟里再沒有自己基地發言的機會。

可以說,如果沒有身為聯盟副主席的韓朝主導,津市基地搬遷可沒那麼容易獲得通過。

接不接收蘇杭基地,怎麼接收,南部聯盟成員分成了兩派,這也是南部聯盟自成立以來爆發的第一次衝突,而且分歧明顯,涇渭分明,一方是聯盟的三個主席團成員,另一方是普通成員基地……

喬演有點疲憊,他是軍人,身邊也都是軍人,大家都喜歡直來直往,最不耐扯皮。

僵持不下,氣氛有點凝滯的時候,有人提議讓第十支隊隊長喬嵐加入電話會議,詳細說明一下情況,這也無可厚非。

這邊,房車帶隊在岔路口安營紮寨。喬嵐還在等她爸的消息,繼續往南還是去蘇杭基地,正是吃飯的時候,電話就來了,儘管潘宇倫也在,她沒避開,以為是通知她去蘇杭基地。

「喬隊長,你向各基地首領說明一下情況。」電話那頭傳來喬演的聲音。

透過電話,喬嵐聽得出她爸語氣里濃濃的倦意,明明前一通電話還很激動,那麼問題只能出自電話會議,是了,明顯對南部聯盟利大於弊的事,竟然還分成了兩派,為什麼要搞得這麼麻煩。

潘宇倫問過韓旭江津市基地搬遷的過程,很順利,先前見喬嵐對自己很客氣,還留自己幾人吃飯,而且他覺得蘇杭基地搬遷的事已經成了一半,沒想到峰迴路轉,還有波折。

豎著耳朵聽喬嵐講電話,潘宇倫端著飯碗杵著,整個人傻乎乎的,他旁邊,一號手下咬著筷子,那模樣也沒好到哪裡去。

喬嵐把她這邊掌握的情況說完,電話那頭陸續發言,其中反對的人居多,也有人覺得這事得從長計議,畢竟蘇杭基地才表達出這個意向,實在沒必要著急下決定。

「各位……」聽著電話那頭吵雜的聲音,喬嵐很生氣,又怕自己出言不遜,讓局面更僵,到時候她爸就不好收拾局面了。

她深呼吸幾口氣,剛要說什麼,剛剛還在啃肉餅的玉溪跳起來,用力拽了一下她的袖子,電話跌落,他兩手抱住,奶聲奶氣到,「我是喬玉溪!!!你們要搞清楚一件事,不是南部聯盟需要你們,而是你們需要南部聯盟,有聯盟才有你們現在的安穩日子,別不知好歹。吃飽肚子就忘了沒飯吃的日子,安穩日子才過幾天,就各種小心思,要真是閑得蛋疼,小爺就把你們的防禦大陣撤了,讓你們和異獸異植嘰嘰歪歪去。話,小爺撂在這兒,進了聯盟就得遵守兩條規矩,第一,絕對服從主席命令,第二,不願服從的時候,參考第一條!」

別看他人小小,聲音又軟又萌,講得又快,可語音語調說得很清晰,他連珠似炮地噴完,電話那頭一片寂靜。

有人反應快,心想老a的喬隊長怎麼讓一個奶娃娃亂來,這是根本不相信電話那頭是喬玉溪。

作為大人,不好與一個奶娃娃計較,那就只能轉移目標了。

「喬隊長,請注意會議紀律,這是聯盟最高會議,你怎可如此兒戲。」有

「……」被徹底無視的玉溪瞬間炸毛,對那頭生氣到,「爸爸,剛剛說話的是哪個基地,小爺下一站就去收防禦大陣。簡直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玉溪,別衝動,咱得就事論事。」

「爸爸……」玉溪無奈地收斂火氣,但還是不開心,「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聯盟的大首領,是他們9的老大,有事你決定,他們只管服從就好了,要不然幹嘛還當這個大首領……」

其實玉溪還有更毒舌的話,只不對對面是喬演,他認可的長輩,他必須給足面子。

電話會議室里,只有兩個聲音,很多人都沉默著,沒人是聾子,他們聽得到大首領和那小娃兒的對話,心裡都咯噔一下,難道真的是喬玉溪?!

玉溪狠狠地發了一通火,警告南部聯盟現有的成員安分點,同時也給潘宇倫打一劑預防針,進了南部聯盟就要聽話,別安逸了就沒事找事。

後來,玉溪沒在發話,但也沒退出電話會議,致使會議陷入一種詭異的氣氛,最後的最後,蘇杭基地搬遷的事自然是通過了,而且是全員一致通過。

當天下午,封二、封三和封五帶領車隊繼續往南,房車則開往了蘇杭基地,去安排搬遷事宜。

回到蘇杭基地,潘宇倫就召開會議,因為之前透過風,與會的也都是贊同搬遷的高層人員。

讓他驚訝的是,總不著家的兩個兒子居然回來了,積極配合他的工作,對此,他深感欣慰,但並未指派任務給他們,而是讓他們跟著喬嵐他們行事,一方面希望拉近蘇杭基地與老a的聯繫,另一方面嘛,自然是希望兒子有了榜樣,能學會擔當。

潘右,潘左不用潘宇倫吩咐,欣然跟著封啓祥跑,就跟追星似的,哪怕封啓祥比他們還小一歲,他們也能拉下臉來喊一聲「侯爺」,然後鞍前馬後,做二十四孝小弟。

與津市基地不同,蘇杭基地距離b市很遠,距離南部聯盟只有半天路程就能隔江相望,而且眼下b市正亂著,故而搬遷的事不用嚴防死守,生怕走漏消息,橫生枝節。

第二天,蘇杭基地要搬遷到南部聯盟的消息鋪天蓋地,人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基地外那條突然出現的筆直筆直往南的路給嚇到了,基地竟然真的要搬到南部聯盟啦。

與津市基地另一個不同,蘇杭基地上層對基層的把控沒有那麼強,mínzhǔ性非常強,潘宇倫和他的人只是創造一個搬遷的機會,至於搬還是不搬,全在民眾自己的意願。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