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一路逍遙 散文詩詞

穿越之一路逍遙 第六百二十七章 跟著壕金走

作者:北獄

本章內容簡介:年落寞了,喬嵐也沒有如願以償,只有兩個人,杯水車薪埃 這時候,一直故作冷傲,沒有開口說話的玉溪突然開口道,「你們要去南城基地,可要做足準備,南下的路……不是一般的危險。」 車裡的人皆是...

人也救出來了,總該應該收拾收拾然後啟程去老A基地了吧?可房車裡的人一副要促膝長談的樣子,林文治急得團團轉,這怎麼成,老大還等著能量緩解劑呢,拖半天已是極限,再不出發,他就要爆表了!!!

林文治在房車的窗口轉悠,以一分鐘三次的頻率經過車窗,以期引起車裡人的注意。

喬嵐並非不想立刻馬上出發,可在那之前,她必須掌控博山夫婦的動向,原本她只想要凈水循環系統,現在她更想把人招到老A基地。穆方園原是南城大學的教授,博士生導師,他那兩個學生也是南城人,這種情況下,她如何能把人「拐」到老A基地?

喬嵐猜對的一半,穆方園回南城的意願並不是很強烈,倒是他的學生迫切地想回南城找親人,穆方園不會丟下他的學生不管,他也去南城的話,博山夫婦理所當然要跟著大弟子,如此這般,研究小組也不可能跟著她去老A基地……

直到博山教授拍板說他要和大弟子一起去南城基地,喬嵐也沒想出挽留的辦法來。

王小川叫來一個叫張萌的女同學,把安放在張萌空間里的凈水循環系統資料以及核心部件拿出來交給喬嵐。接過王小川遞過來的一堆厚厚的紙張,只消一眼,喬嵐已然蒙圈,這些資料,除了相關領域的專家,還有誰能理解,她很懷疑,老A基地里有沒有能看懂這些資料的人。

「那個……」喬嵐硬著頭皮把她的問題說出來,並殷切地希望王小川能派一兩個人去老A基地,幫忙構建凈水循環系統。

「這……」王小川有點為難,好不容易救出師父,他們無論如何都想跟著師父走,要分一兩個人去老A基地,想也知道沒人會樂意。

「小川啊,送佛送到西,幫人幫到底。你們先去老A基地幫喬副隊長一把,師父這邊有你們穆師兄,不礙事。」

王小川無奈點頭同意。他點了張萌,讓她一起去老A基地。不能跟師傅走,兩個小青年落寞了,喬嵐也沒有如願以償,只有兩個人,杯水車薪埃

這時候,一直故作冷傲,沒有開口說話的玉溪突然開口道,「你們要去南城基地,可要做足準備,南下的路……不是一般的危險。」

車裡的人皆是一怔,似乎才想起來,這世道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沒有強大的武力支持,別說去什麼什麼地方,就是窩著原地不動也有可能面臨死亡的威脅。

玉溪沒打算點到為止,他補充道,「據我所知,昨天傍晚從廢城南下去南城基地的車隊已經全軍覆沒。」

玉溪的聲音十分清冷,讓人聽了有種冷徹心扉的感覺。

肖狼肖犬跑下車,對著遠方發出一陣高亢地狼嚎,不一會兒,遠方傳來一陣陣異獸的吼叫聲,聽著十分滲人……

雖然不免為南下的車隊默哀,可喬嵐還是忍不住為神助攻玉溪還有肖狼肖犬偷偷地點了個贊,太給力了有木有,壕金小隊要去老A基地,林文治和郝軍也要去老A基地,翰天小隊的隊長張翰還需要郝軍用植物異能梳理經絡,鐵定得跟去老A基地,博山研究所的人要單獨行動,去南城基地?!不是貶低他們,有八成的可能到不了目的地。

慕方圓想了想,到底沒說出希望喬嵐能安排人護送他們去南城基地的話來。

他與王小川幾個神色凝重地嘀咕了一陣,然後又找他的兩個學生談話,最後告訴喬嵐,他們決定先去老A基地,一是為了安全,二是為了凈水循環系統。

「接下來還要繼續麻煩喬隊長和陳副隊長。」

「好說好說1得了便宜,喬嵐差點不住笑出聲來,「你們都是不可多得的研究型人才,我們歡迎來來不及,又怎麼會覺得麻煩。」

為了表示誠意,喬嵐邀請博山教授夫婦一起住在房車裡,並把唯二的床讓出一張給他們,對方到底是老人家,還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她總要敬老是不是。

喬嵐這一善舉,徹底降服了博山人的心,覺得她年紀不大,卻很會做人。要資源有資源,要武力值有武力值,非但如此,她還很善良,跟著這樣的人走,准沒錯。

統一目的地,車隊終於重新開拔,徐徐往西進發。

與前兩天的一帆風順不同,接下來的路十分難走,僅第一天,車隊就遭遇了幾回異植和異獸,變異兔絲草,變異食人花,豺狼獸,金剛蟻等輪番上陣,車隊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停下來應戰……一天下來,儘管人都還活著,可多少都掛了彩,而且身心幾度疲乏……

第二天,亦然……

第三天,……

有翰天小隊衝鋒陷陣在前,林文治郝軍等人支援在後,玉溪和喬嵐基本上沒有出手,前者是沒有必要出手,後者則忙著在三個小團體之間斡旋,尤其是要調和研究小組和翰天小隊之間的矛盾,在她的努力下,雙方倒也相安無事。

總算親身體會末世之兇殘的博山夫婦以及慕方圓幾個十分慶幸他們沒有堅持去南城基地,要不然,他們根本活不過三十里路。

事關身家性命,有大粗腿抱還是要抱的,跟著壕金小隊性命無虞,跟著壕金小隊,有肉吃……再說他們也不是混吃混喝混保護,到了老A基地,保管把凈水循環系統弄出來,惠及廣大民眾。

昏迷不醒的張翰在第三天晚上醒來,被棕熊獸生生撕掉手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以至於他醒來后,一度以為自己在做夢,不然他怎麼會好端端地躺在自家的車子里,手臂也還在,甚至能動彈……

從兄弟口中知道後來發生的事,張翰又哭又笑,好不狼狽。他是翰天小隊的頂樑柱,背後站著一干兄弟,如果少一隻手,他非但不能繼續支撐翰天小隊,還有可能成為兄弟們的拖累,他不怕死,他怕自己變成廢物,所以確定自己的手能治,不會殘廢,他才會如此失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