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仙武世界 其他類型

無限仙武世界 第九百六十五章 再回封天,蒼茫星

作者:寧悅岳

本章內容簡介:的黑色戰劍有莫大關係。 當日他放棄戰劍幫他渡劫證道,換來的,就是這第四重階梯,也就是說將來可以在至尊境邁出前無古人的第四步! 那很有可能會是一種極其恐怖的境界,就算沒有進入彼岸石門超脫...

轟!

儘管時空流轉,不知橫渡了多少歲月與虛空,白凡離開苦海,直接來到輪迴世界,可那桑昆的一指之力,卻仍然有一縷突破重重阻礙,隨著他追到了身後。

一聲暴鳴,縱白凡盡起全身修為抵抗,可依舊被重創,晶瑩的至尊仙血灑落,迷濛中,他脫離原來的傳送軌道,來到一片星空。

好在那一縷力量只剩原本的萬分之一,雖然給他造成了巨大麻煩,卻終究性命無憂,只不過療傷加上完成蛻變,這次恐怕要在這「我欲封天」的世界里多滯留許久了。

苦笑中,白凡環首四顧,入目之處只有一片蒼茫。

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他不禁深吸了口氣,這裡不是山海界,如無意外,只可能是蒼茫星空!

這裡一片灰色,最常見的是無盡的塵埃,如一片片破碎的島嶼,可以感知到,有很多生靈,在其上繁衍生息,這是一片遠比山海界更廣袤的世界。

一邊沉吟,白凡一邊在腦海中搜尋關於這片蒼茫的記憶。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裡才是這個殘缺宇宙的核心,存在許多的世界,許多的大族,相比而言,山海界只是偏僻的一隅罷了,只因有孟浩在那裡,故而才顯出幾分不同。

在這裡,任何一方勢力想要活下去,都需要有堪比准道巔峰的九源道尊存在!

與此同時,山海界的兩個大敵仙神大陸和魔界大陸也正是這片蒼茫的三大霸主之一,那山海界外的三十三天則不過是他們傀儡罷了。

距離上一次離開封天世界,大概是兩千年左右,白凡不知道山海界和孟浩現在怎樣了,他倒是很想去看看,不過看著眼下自己的狀態,只得苦笑的搖了搖頭。

以他而今的至尊之境,相當於此界至強的超脫存在,若在全盛時,他自然有信心無懼於任何人,哪怕那傳說中至強的神、魔、鬼,或是羅天意志他都可以從容面對,甚至期待與之一戰驗證己身證道的道果。

但現在的狀態……實在是不宜再大動干戈了。

所以,他只能一邊在這裡療養蛻變,一邊等待孟浩的消息。

山海界遲早會被攻破,縱然他曾留下蓋世大陣守護,也只不過能多支撐一些時間,那時的他也不過是准道,還做不到一手遮天,因此孟浩和山海界修士遲早會按著既定的軌跡來到這片星空生存繁衍,這是他們的宿命!

「在這裡重逢也好,山海劫就當是給你的磨礪,等你來到這裡,你的遺憾,為師全部替你彌補……」白凡喃喃低語,一念及此,對於山海界和孟浩他不再記掛,目光搜尋,選擇了遙遠處的一片碎土疾馳而去,準備在那裡安靜蟄伏,療傷蛻變。

同時,他一心多用,開始回首苦海證道所經歷的一切,以此探究那隱長在萬古歲月中的大道之秘。

首先,證道成功,他最大的收穫無疑是四重九色的彼岸道台,從那神國戰尊桑昆的反應中,就可以看出這座道台何等珍貴,甚至他以第二步為起點證道與之相比,都要黯然失色,那道台代表著無限潛力,可能與將來超脫至尊境界時的成敗有莫大關係!

關於四重九色彼岸道台出現的原因,九色自然而然就能與原始真光聯繫在一起,極有可能是在領悟九封融合之秘中,他被原始真光淬鍊后的身與道發生了某種未知的異變,才使得那彼岸盡頭的石門呈現九色之光!

甚至,而今回想,白凡驀然發現,在終極試煉場內,自己被那神秘的男人贈送九枚骷髏頭,很可能也是因為這層原因。

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一切皆有因果。

至於那四重石階……於仙道而言,准帝三念與至尊三步之間的關聯顯而易見,所以白凡的彼岸之所以會出現四道階梯,顯然和那與仙紋融合了的黑色戰劍有莫大關係。

當日他放棄戰劍幫他渡劫證道,換來的,就是這第四重階梯,也就是說將來可以在至尊境邁出前無古人的第四步!

那很有可能會是一種極其恐怖的境界,就算沒有進入彼岸石門超脫桎梏,也可以鎮壓世間一切至尊,一旦超脫……則後續更加無法想象。

對此,白凡充滿了期待,他相信至尊的四重階梯絕對無法阻擋他。

其次,桑昆與方秀清出現在苦海,是他所絕對沒有想到的,這兩人蓋世可怕,縱橫苦海如無物,一個要斬他奪道台,一個明顯要保他……以及死聖神國、盤宇神國、苦海道魔、真古之戰、青陽真尊、逆真改道……這一個個陌生的詞語讓白凡撥開迷霧看到了某個龐然大物的冰山一角時,又陷入了更多的疑惑。

他能夠確定的是,真宇神國確有其事,那裡極有可能是超脫至尊以上的存在所創建,至於是不是有九大尊皇則另說,而被他們稱作罪地墓界的原始宇宙系,包括仙人與古神……很可能都起源於那裡,只不過是叛徒與罪人。

當然,世間永恆不變的道理是成王敗寇,成為叛與罪,也許只是因為當年的大戰中,他們的祖先敗了而已。

至於古宇和仙界為何在後來會成為生死大敵,白凡無從得知,也不想知道。不管什麼原因,仙與神的仇恨已經融入血脈骨髓,將來哪怕天塌地覆,也必然要清算!

不得不說,蒼茫星空真的很大,也存在了校一個個漩渦,神秘的生命,說不清道不明,有些地方,現在受傷的白凡也不願去觸碰。

來到那片星空中的碎土上方,白凡游目一掃之後,選擇了一座最近的大城,一閃之下,直接挪移其中,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便融入了茫茫人海。

這雖說是一片碎土,可實際上面積著實不小,相當於一塊大陸,演化一個皇朝絕對不成問題,而且人口繁盛,單單白凡進入的這座大城就稱得上十分興盛。

在城中閑逛片刻,發現城內不止凡人,還有不少的修士,不過大多集中在城東最繁華的區域,似乎是一個家族。

沉吟少許,白凡來到城東,從儲物空間找了一塊碎靈石,在一對老夫妻那裡買下了一座小院住了進去。

所謂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不見得就會比城市更安全,至少在這裡沒有哪個修士會滿城的去尋寶,而荒無人煙的地方,卻從來不缺那些好奇心大的修士。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此番療養蛻變非短時間可以結束,他在這有人煙的地方蟄伏,也好關注山海界和孟浩的消息,只要仙神大陸和魔界出現大動作,那麼很可能就是對山海界動手了。

無論如何,那場山海大劫過程可以一樣,但結果必須要有所不同,畢竟他曾在那裡修鍊戰鬥過,畢竟他的弟子在那裡,有些人的命運他既然可以改變,就不妨出手幫他們一把。

白凡閉門在小院內盤坐,查探自身狀況,片刻后,就漸漸皺起了眉頭,體內的狀況有些棘手。

彼岸證道的造化之力仍然分散蘊藏在全身,時刻都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肉身與元神,相比在彼岸道台上,這種改變的速度無疑要慢了許多,但也正因為如此,像春雨潤物般細緻無聲,可以預見這種升華與蛻變比在彼岸道台上更徹底,而且造成的波動微弱,不會像在苦海一般引起大神通者的注意。

而桑昆的那一縷死亡之力卻如同跗骨之蛆,也分散到了全身,並十分有目的的與造化之力糾纏在一起,阻止其發揮作用,使得白凡的證道蛻變更加緩慢。

對此,白凡只能召喚出已經融於自己體內的戰劍本源,嘗試著以此來將那些死亡之力全部吸附過去。

自他吸收帝燈之火后,無論是戰劍,還是仙紋,以及本命至寶,都已經化作本源之力融入肉身與元神,理論上已經化作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世間已經不再有那些東西的存在。

但在血脈最深處,仍然留下了他們的印記,所以只要他需要,仍然可以將他們以本源演化,重新造化出來。

而且證道之前,他就已經猜到那把黑色戰劍其實是由純粹的死亡法則本源之力凝聚而成,那種本源,是比彼岸本源更加神秘而原始的本源,所以才能有令至尊都忌憚的威能!

時間流逝,一年,兩年,三年……十年後,白凡終於將所有桑昆的死亡之力全部以戰劍本源吸附過去,只不過……以他現在的修為,仍然無法將之驅逐出體內,畢竟他與桑昆之間的境界差距太大。

但如果任由其與戰劍本源糾纏在一起,那麼則會成為隱藏在體內巨大的隱患,甚至有可能會發展壯大,反過來吞噬掉他的戰劍本源!

所以,無論如何,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這一縷真境級別的死亡之力都必須要從體內驅除。

一念及此,白凡陷入沉吟,以仙道的手段,想要做到這一點,辦法其實並不多,片刻后,他就驀然抬頭,望向蒼茫,眼中閃過複雜的滄桑之色,喃喃自語道:「我白凡一路走來,詹患破涫,想不到到頭來還是免不了要自斬一刀。只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千年漫漫,蒼茫星空如此平靜也未免太過無趣了,就讓我看看,神、魔、鬼的傳承里,有幾人能擋得住這一刀1

記住手機版址:m.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