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不遺憾 網遊動漫

盛唐不遺憾 第六百零六章 蠶食

作者:朕御山河

本章內容簡介:口是南天竺都城的門戶,對南天竺至關重要,也是南天竺重兵守衛的戰略港口,所以,目前還沒有被獅子國侵佔。 獅子國兵馬雖強,但連續佔領南天竺諸多港口,國內的重要港口也需要派兵駐守,這樣一來,能夠調動...

李安從來就沒有吃過大象的肉,也不知道大象這種龐然大物的肉,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味道,說實話,這心裡還是蠻好奇的。

現在哥谷羅國殺了一頭受傷的大象,這讓李安有了這樣的口福,能夠好好的嘗嘗大象肉的滋味了。

晚餐的時候,桌子上有好幾盤都是大象肉,有象鼻子肉,也有象腿,還有象肚子肉,每一種肉的味道都死不同的,差別還蠻大的。

不過,吃了之後,李安顯得有些失望,因為大象肉其實並好吃,真的是不好吃,尤其是像腿肉很粗糙,比牛肉還要粗糙一些,若不是牙口好,根本就咬不動。

就是因為大象的肉不好吃,所以,所有的偷獵者都不會帶走大象的肉,而僅僅是帶走大象的牙齒。

在一頭大象身上,最貴重的部分應該就是那長長的象牙了,所有偷獵者之所以會殘忍的殺害大象,願意就死為了能得到象牙,他們會在殺死大象之後,將象牙取下,然後販賣到黑市上,從而掙取大額的錢財,滿足自己的物質生活。

在後世的非洲大陸上,獵殺野生大象的事情經常發生,就算有守衛者也沒有用,因為象牙的價格太昂貴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偷獵者不可能不動心,他們即便是冒著生命的危險,也要冒險去偷獵大象。

有一句說得好,資本家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就會鋌而走險,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潤,則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敢冒上絞刑架的危險。

這說明在利益的面前,人的抵抗力是非常弱的,人很難抵擋利益的誘惑,從而做出不法的事情。

象牙的利潤何止百分之三百,所以,為了得到象牙,後世的很多偷獵者敢於冒任何風險,讓守衛者防不勝防。

也有很多偷獵者被打死,但這根本就阻擋不了後續的偷獵者前仆後繼。

大象是陸地上體型最為龐大的動物,成年的大象體重可以達到六噸左右,可見起體型之龐大。

而在自然界之中,越是體型龐大的動物,肌肉的組織就越是緊密,這也就直接造成這種動物的味道不夠好,甚至咬不動。

大象的胃口非常好,一天能吃掉三百斤的植物,但它的消化能力卻不怎樣,只能吸收其中的部分影響成分,很多還沒有被消化的營養就被排出體外了。

在大唐之前的時代,在華夏土地上也曾生活過很多野生的大象,但隨著人類活動的逐步增多,大象的棲息地被一步步的破壞,從而逐步滅絕了。

所以,此刻的大唐帝國境內是不存在野生大象的,僅存的少量大象也全都是驃國等級進獻的貢品,在長安城內有專人進行伺候。

在大唐這個時代,亞洲象就只有南亞次大陸和驃國等級還有野生的了,其餘的地方全都已經滅絕了。

另外,不論是驃國還是南亞次大陸的小國,都有馴養大象的傳統,從而使得這些小國的馴養大象數量較多,基本可以杜絕大象的滅絕了。

大象的味道並不是很好,這多少讓李安有些失望,不過,即便是味道不太好的大象肉,也不知普通人能夠吃到的,這樣一想,心裡也就平衡了。

晚宴的時候,李安與國王說的都是客套話,也沒啥營養,更沒有真心話可言,都是一些老套的東西。

待了兩天之後,李安所率領的龐大船隊,開始出發西進了。

少部分兵馬沿著海岸線先行出發,李安的主力船隊則隨後進發,目標直指千里之外的南天竺國。

由於不知南天竺對大唐帝國的態度,李安派遣下屬官員,乘坐最快的蒸汽船全速前去打探,昨日午後的時候就已經出發了,想來會比李安早幾日抵達南天竺國。

千餘里的航海路線,至少要走好幾天,李安唯一擔憂的就是天氣問題,在直行的時候,萬一遇到颱風**雨啥的,那就麻煩了。

還有更可怕的是失去方向,這比颱風和暴雨嚴重多了,因為在茫茫的大海上,一旦失去方向,意味著不知該向何處走,會被活活困死在茫茫的海洋上,直到食物用盡而亡。

這也是大部分商船選擇靠近沿海航行的最根本緣故,因為靠近沿海意味著能夠儘快靠岸,而不必擔心失去航行的方向。

李安的蒸汽船隊,全部裝備了指南針,所以,只要指南針和地球磁場不出現大的問題,船隊就不會偏離航向。

指南針都是李安設計製造的,當然不會有問題了,而地球磁場更不會隨便改變,所以,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大的問題。

海洋上是無風三尺浪,尤其是印度洋的環境更是不太好,所以,船隻的晃動還是很明顯的,還好李安已經在海洋上漂泊很長一段時間了,早就習慣了海洋上的漂泊,所以,並不會有絲毫的不適感。

甚至,在漂泊的海船上圖紙都不會頭暈。

此刻,李安就在看圖紙,當然是南亞次大陸附近的地形圖了。

在這張地圖上,清晰的標註了南天竺國和獅子國的城池和港口,其中,最重要的幾個港口還被著重標註了出來,以起到醒目的作用。

從地圖上看,南天竺最重要的幾個港口,諸如阿丁,跟尼亞,古馬里,杜戈林,戈迪,阿蘭伯等地,全部被獅子國給佔領了,當然,還包括港口周邊的幾十里土地。

而南天竺還剩下的港口,就是靠近北部的一些港口,都是地理位置不太好的港口,其中,較大的港口是東部的加里加爾港口,這個港口是南天竺都城的門戶,對南天竺至關重要,也是南天竺重兵守衛的戰略港口,所以,目前還沒有被獅子國侵佔。

獅子國兵馬雖強,但連續佔領南天竺諸多港口,國內的重要港口也需要派兵駐守,這樣一來,能夠調動的機動兵團就不足了,這也是他們不能儘快攻下加里加爾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南天竺都城距離加里加爾港口並不遠,還不到一百里,都城住著他們的國王埃羅,還有滿朝的大臣,基本上都住在都城。

因為都城幾位堅固,而地理位置又並沒有多少油水,所以,獅子國不會冒險去進攻南天竺的都城,對於重兵駐守的加里加爾,暫時也沒有能力發起進攻。

所以,在佔領南天竺近十個重要港口之後,獅子國就暫時收手了,並打算與南天竺和談,讓南天竺將這些港口讓給獅子國,以換取獅子國不繼續進攻其餘的南天竺土地。

對於獅子國的無理要求,南天竺的國王埃羅和大臣們,自然是非常的憤怒了,他們的港口被侵佔了,這是他們的恥辱,如今,卻要主動將這些土地送給獅子國,這讓他們很是憤怒。

有一句話叫唇亡齒寒,南天竺的國王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遭到侵略的第一時間,他就已經聯絡東天竺和西天竺等小國,準備聯合起來,對抗獅子國的侵犯。

但埃羅沒有想到,獅子國在攻打南天竺之前,就已經派遣官員去了這些小國,並告訴這些小國,自己只是需要南天竺的幾個港口而已,並不會佔領整個南天竺,更不會侵犯他們,讓他們不要幫助南天竺,否則,獅子國的主力會跳過南天竺,首先進攻幫助南天竺的國家。

攝於獅子國的強大武力,東西天竺等小國都選擇了中立,並派遣細作,嚴密注視獅子國和南天竺之間的戰事,以做好應變準備。

南天竺國王埃羅沒料到自己身後的小國,全都不肯幫助自己,心裡非常的生氣,覺得這些小國是目光短淺,沒意識到唇亡齒寒。

但抱怨也是無用,這些小國全都婉言拒絕,這讓埃羅很是無奈,這樣一來,擺在埃羅眼前的道路就剩下兩條了,一是答應獅子國提出的條件,將南部被侵佔港口,以及附屬的配套土地全部割讓給獅子國,二是全力以赴的抵抗,與獅子國魚死破。

以南天竺目前的實力,是肯定打不過獅子國的,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所以,南天竺國王埃羅的心裡很虛,害怕一旦戰敗,自己會被獅子國處死。

但忍氣吞聲又會極大的降低他的統治威望,同樣會給他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這註定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很讓埃羅頭疼。

「國王陛下,臣回來了。」

一名大臣走進王宮,臉色顯得有些不太好。

國王一看就知道結果了,黑著臉確認道:「怎麼,婆羅門國和新度國都不願意伸出援助之手?」

大臣點了點頭,嘆氣道:「哎,國王陛下,獅子國已經提前找到這二國,並警告他們不可幫助我國,否則,他們必然先攻打這二國。」

埃羅很生氣,開口道:「那你是否告訴他們,只要他們願意幫助我們,一旦獅子國進攻他們,我國兵馬會在背後插上一刀,與他們合作,前後夾擊獅子國。」

大臣說道:「臣說過這樣的假設,不過,他們根本就不聽,臣真的是把好話,可一點兒小國都沒有。」

埃羅嘆息道:「獅子國咄咄逼人,這可怎麼辦才好,難道我南天竺的南部港口,就真的要拱手讓人了?」

很顯然,埃羅現在的心情非常糟糕,糟糕到了極點。

「國王陛下,這些港口現在已經被獅子國強佔了,談不上拱手讓人。」

大臣開口糾正道。

「你……」

國王生氣的瞪了這位大臣一眼,顯得怒不可遏。

不過,這位大臣說的也非常正確,南部港口確實已經被人佔領了,對方只是讓你正式承認罷了,談不上拱手。

「國王陛下,小不忍則亂大謀,獅子國兵強馬壯,精銳士卒超過五萬之眾,而我軍兵馬只有兩萬多,相差兩倍都不止,而且,我南天竺交通不便,這兩萬兵馬還要分散部署,能夠用來抵擋獅子國的兵馬,最多只有一萬,萬一這一萬兵馬守不住都城,國王陛下就會成為亡國之君了。」

一名大臣悲觀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是要讓我答應獅子國的無理要求嗎?」

埃羅非常的生氣,氣的壓根都痒痒了。

「國王陛下,獅子國的做法實在讓人憤怒,但我們的兵馬確實沒有獅子國的兵馬多,戰鬥力也相差不少,若是打起來,怕是真的很危險,為了南天竺免遭塗炭,還是忍一忍吧!待我們強大的那一天,一定可以將南天竺拿回來。」

又一名大臣開口說道。

南天竺的國王埃羅傷心了,大臣們說的話很扎心,非常的扎心,但說的也全都是實情,以南天竺的實力,確實無力對抗強大的獅子國,若不承認這些港口的主權歸獅子國所有,則極有可能失去更多的土地。

「行了,你們都退下吧!讓我一個人好好想想。」

埃羅一臉黑線,擺了擺手,讓幾名讓他失望的大臣退下。

此刻,南天竺國王埃羅是一臉黑線,而相鄰的獅子國國王庫拉姆卻是滿面春風,高興的就差要跳起來了。

他對南天竺的實力非常了解,明白以南天竺的實力,是無論如何也對抗不了他麾下的獅子國大軍的,所以,這些侵佔的海港,最終都會成為獅子國的一部分。

而他之所以要和談,並不是真的要停止蠶食南天竺,而是因為害怕過度刺激次大陸上的眾小國,引起諸小國的聯合。

另外,這些新港口都是剛剛侵佔的,必須要經過一定的時間才能進行鞏固和消化,才能讓其真的變成自己的領土。

有一句話叫此消彼長,獅子國在佔領南天竺的近十個海港之後,已經控制了來往商船的必經之地,可以獲得很大的經濟利益,這樣一來,要不了多久,獅子國就會變得更加有實力,而一旦實力變得更加強大了之後,獅子國自然要進一步的蠶食南天竺,甚至將整個南天竺吞併,而在實力大漲之後,就算次大陸的諸小國聯合起來,也奈何不了獅子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