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武俠修真

放開那個女巫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擴散的漩渦

作者:二目

本章內容簡介:正要命的事情?」 「那就是女巫啊1他給自己灌了一大口酒,「她們暗中控制了陛下,又製造出所謂的遺孀和孩子,就是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從而實現掌控灰堡的詭計1 聽眾一片嘩然,「女巫還能製造出...

在新的行政體系下,國王即將加冕的消息很快由西向北一路擴散開來,並在各地引發了軒然大波。

和過去靠行商與船夫傳遞消息不同,各地市政廳都在城鎮最醒目的位置貼出了公告,並安排了解說員進行講解,似乎有意讓平民了解王室的決策一般。在官方這樣的態度下,此事的熱度短短數天內便席捲了城市的大街小巷,無論走到哪裡都能聽到相關的討論,彷彿連冬季的寒冷都淡去了那麼幾分。

舊王叵潞攀幀幣膊煥外,畢竟酒館永遠是熱門消息的匯聚之地,坐在火爐邊喝上一杯麥酒,嗑叨著不知從哪聽來的傳言,乃是平民為數不多的娛樂方式之一。

身為號手的新主人,黑錘最近幾天笑得幾乎合不攏嘴。入冬之後,酒館的生意便冷清了許多,而登基消息傳來后,這裡又恢復了往日的熱鬧,收入眼看著蹭蹭上漲,他的心情也跟著高漲起來。

可以預期的是,直到陛下正式完成加冕、塵埃落定之前,這份討論熱度都會持續下去。

決定在邪月登基,簡直是英明無比的決定,如果能見到陛下本人,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俯下身去,虔誠地親吻陛下的靴尖。

這世上終歸沒有什麼比金龍更可愛的東西了。

當然,以他們這些前老鼠的身份,被允許靠近羅蘭.溫布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平時能見塔薩大人一面就很不錯了。

這一點黑錘倒是有幾分自知之明。

要知道如今的塔薩可不是過去那個落魄的巡邏隊長、或是四王子的無名護衛之類,自打提費科爭王失敗后,他就已經隱隱有了舊王都第一人的徵兆。過去連正眼都不會給老鼠一個的酒館主人納吉閣下,被他一句話就打發到了偏遠之地。之後展開的黑街清理行動中,他們也是因為得到塔薩的提點,才得以褪去骷髏手指的外衣,搖身一變成為正式領民,還順帶接手了這家地下號手酒館。

這份提拔之恩,黑錘一點兒也不敢忘。

他打算在對方離開舊王都之前,拉上銀戒指、陶罐、小指頭好好登門拜謝一番——儘管會花去一筆額外的金龍,但只要維持住這份關係,他遲早都能賺回來。

除此之外,他也沒有忘記自己該乾的事。

那就是為塔薩大人收集情報——無論是商販自賣自誇的吹噓,還是旅行者的路上見聞,只要裡面有大人感興趣的內容,他都必須記錄下來,上報給接頭人。

而現在,顯然最需要注意的便是那些潛在的謀反者。

比如六號桌台的客人——

「你們不覺得這事實在太過巧合了嗎?」一位滿臉通紅的座商嚷道,「如此急匆匆的登基也就罷了,陛下剛宣布要娶一名無法生育的女巫,就正好得到了大王子遺孀尚存、且誕下一子的消息,怎麼看都不合常理嘛1

這話得到了一些人的附和,「我聽說戈隆殿下根本不好女色,甚至還有人傳他和某位年青騎士有染,怎麼突然就冒出來一個未婚妻子?」

「真的?」

「你不是王都人,自然不清楚,比起二王子和四王子,他可是連宴會都很少參加,這點還是不會錯的。」

「而且你們想想,」那名商人又說道,「陛下只說要把兩人召回無冬城,卻又沒明確遺腹子的身份,這不是故意留下爭議,將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繼承資格上么?那女人出自哪個家族,所生之子是不是擁有溫布頓家族的血脈,這些足夠扯上數年時間了,反而真正要命的事情卻沒人關注。」

「你到底……想說什麼?」

「什麼叫真正要命的事情?」

「那就是女巫啊1他給自己灌了一大口酒,「她們暗中控制了陛下,又製造出所謂的遺孀和孩子,就是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從而實現掌控灰堡的詭計1

聽眾一片嘩然,「女巫還能製造出人來?」

「我跟你們說,沒有什麼她們造不出來的東西1商人忿忿道,「浮在水上的石頭都行,何況是一個人?正是因為這些妖物橫行,現在都沒人來租借我的船了!當然,現在想造出一毫無瑕疵的人恐怕還做不到,所以女巫才需要時間,等到她們徹底成功,那名孩子自然也就不需要了1

「哈哈哈哈……我看你是失心瘋了吧,你是不是以為王宮裡只有陛下一人,他身邊只有一塊神罰之石啊?」眾人頓時歡笑起來,酒館里一時充滿了快樂的氣氛。

「你們——嗝——儘管笑,銀光城的挖礦工人已經被女巫製造的玩意所取代,內河上跑的也全是無冬城的石頭船,等輪到你們時,我看你們還能不能笑得出來1商人大著舌頭道。

唔,雖然這情報價值不高,但心中有反意,那也是謀反嘛……黑錘提起碳筆,在一張紙片上歪歪扭扭地寫下對方的特徵,以及「詆毀王室,對女巫懷有惡意」的字樣,塞進了酒櫃后一條不起眼的細縫中。

不出意外的話,警察部很快會做出反應,等到商人出門時,估計就會被逮個正著。至於對方到底有沒有謀反之舉,那便是審問者的任務,而跟他無關了。

……

同一時間,內城區伯爵府。

「這件衣服怎麼樣?」約寇將一件上好布料製成的高領禮服放在胸前比了比,「會不會顯得太壯碩了?」

回答者赫然是他在晨曦王都結識的女商人,丹尼絲.佩頓。她懶洋洋地靠在床頭,將半邊被子拉起,遮住不著寸縷的胸口,「跟我約會時都沒見你這麼積極過,現在連邀請函都沒收到,剛聽到消息就急著準備出發了?」

「羅蘭陛下和我可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這樣的交情還需要什麼邀請,那都是給外人看的玩意。」約寇抖了抖衣服,「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這件你覺得怎麼樣?」

「老實說,你穿什麼都差不多啦,」丹尼絲打了個哈欠,「反正吸引我的也不是你的模樣。不過你要去無冬的話,那我怎麼辦?」

「呃,」他遲疑了下,「如果你想找樂子,我或許可以幫你介紹幾個不錯……」

「沒興趣,」丹尼絲直截了當地打斷道,「我更喜歡自己挑選的目標,再說,我千里迢迢從輝光城來找你,結果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約寇自知理虧,只好嘆了口氣道,「那你要如何?」

女商人揚起嘴角,「帶我一起去無冬。我早就想看看,那位把晨曦攪得天翻地覆的君王是什麼模樣了。」

「這……」

「既然是十多年的老朋友,陛下肯定邀請你參加他的晚宴吧?」丹尼絲掀開被子,翻身下床,一步步走到約寇身前,「到時候你只要以伴侶的形式帶上我就行啦。在輝光城時,我陪你出席了那麼多場宴會,這次你總得滿足我這個小小的願望吧?」說著她摟住約寇的脖子,將嘴唇貼到他耳邊,「放心,我知道你有真正想見的人……我不但不會幹涉你,說不定還會幫你一把呢。」

……

隨著消息的傳播,無論是平民還是新的地方官員,都紛紛忙碌起來。

然而位於旋渦中心之人卻全然不知。

直到一個星期後,羅蘭號淺水重炮艦抵達北境永夜城。

這份平靜才終被打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