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二十三章 最好的年紀。最好的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嘴裡也隨之沒好氣的說道。 「是啊!長安你怎麼一個人就衝上來了,你別以為得了一個什麼星王就了不起了。」蘇沫也不滿的嘟噥道。 「就是,臭小子,打架也不叫上你家紀哥哥,你忘了我在長門是怎麼修...

?

同是九星境,實力卻也天差地別。

這些護衛比起將星會上那幾位還要強上幾分,都是些修成星靈六十枚以上的人物,更重要的是這些護衛都曾是些飽經沙場的士卒,實戰經驗比起那些將星會上所謂的天才強出不知道多少倍。

而反觀蘇長安,昨日一戰,至今靈力還未回復。而更重要的是,他的刀,他沒帶。

沒刀的刀客,就像沒有獠牙的惡狼,能跳能跑,亦能咆哮,卻傷不了人。

此消彼長,這一戰並不輕鬆。

蘇長安沉下心來,他數了數,撲來的護衛共有五人,他知道這是一場惡戰。不敢大意,他體內的刀意星靈與真火星靈運轉。

頓時,四周刀意縱橫,靈炎閃爍。

五位護衛也非等閑之輩,一眼便看出蘇長安放出的靈力有些怪異。故不敢輕敵,他們紛紛暴喝,一道道靈力波動從他們身上升騰而起。

或許因為是在牡丹閣的關係,這些護衛有所顧忌,他們並沒有抽出自己的武器,出招也都是沖著蘇長安手足等部位,並未取其要害。

但這並不意味著蘇長安的處境會因此輕鬆幾分,這五個護衛,配合默契,他們從不同的方位襲來,幾乎封死了蘇長安所有退路。

若不做點什麼,只需一個照面,蘇長安恐怕便會被擒。

可蘇長安又能做什麼呢?體內靈力空虛,刀亦不在手中。他的眉頭皺成一團,但卻並不因為現在的處境而後悔。

他喜歡看書,雖然不是正經書,可終歸是書。

書上說,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書上說,俠客行,懲奸除惡安天下。

他想成為那樣的人,因為書中的大俠們,無論走到何處,人們總是喜歡他,身旁總有和沫沫一樣漂亮的姑娘相伴。

他也有想過如他們一般行俠仗義,但什麼懲奸除惡安天下,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個又大又空曠的概念。

說到底他只是希望這個世界並不那麼討厭他,而他也可以不那麼討厭這個世界。

可偏偏,許多事情,永遠都與人所想的背道而馳。

將星會上,那些他素未謀面的人,對他惡語相向。

牡丹閣中,這些所謂的名門貴族,卻如財狼般,想要啃食一個豆蔻年華的姑娘。

為什麼這個世界偏偏會是這樣?

他忽的開始想念他的刀,他想要就這麼提起它,將這個世界一刀兩斷。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他便是一驚,額頭上浮現出陣陣冷汗,他能感受到在那一瞬,丹田處沉寂已久的神血忽的有那麼一絲暴動。

他感到后怕,可這時那五位護衛的掌風已至身前。

蘇長安護體的靈炎與刀意在他神血暴動的一瞬間,變得萎靡。而他就這麼毫無防備的暴露在這些凶神惡煞的護衛面前。

眼看那五道掌風便要拍至蘇長安,而蘇長安因為剛剛的一失神儼然已來不及做出任何動作。

一道凌厲的劍光咋起,又有數道靈光尾隨其後。直逼眾位護衛毫無防備的身後,那幾道攻擊,卻是不講情面,所襲擊之處屆時眾位護衛的胸口、面門等要害。

眾人心頭一驚,不得不稍稍改變自己的速度,以避開那幾道忽然襲來的攻擊。

而就是在他們身形放緩的一瞬間,一個高大身影忽然出現在蘇長安身邊,他拉著還在愣神中的蘇長安往後退去數步,終於是堪堪躲過了那幾位護衛呼嘯而來的掌擊。

蘇長安這時才看清,那道身影,竟是那向來不善言辭壯碩少年藺如。

他再望向那劍光與靈光襲來的方向,卻見夏侯夙玉持劍而立,而古寧紀道三人,也是手上閃爍著還未褪去的靈光。

他還未來得及說些什麼,幾人便小跑到他的身前。

「你說你!怎麼老是這麼衝動1夏侯夙玉對著蘇長安的腰間便是一陣狠捏,嘴裡也隨之沒好氣的說道。

「是啊!長安你怎麼一個人就衝上來了,你別以為得了一個什麼星王就了不起了。」蘇沫也不滿的嘟噥道。

「就是,臭小子,打架也不叫上你家紀哥哥,你忘了我在長門是怎麼修理你的呢?」紀道自然不敢落後,也跟著說道。

而古寧與藺如雖然未做話語,但看著蘇長安時,臉上的笑意已經很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常

蘇長安一時無言,有些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不知如何接下話茬。但心中卻升起陣陣暖意,這股暖意似乎帶著某種魔力,那有所悸動的神血在這股暖意升起的瞬間,竟然慢慢安靜了下來。

但他還來不及細細感悟這究竟是怎樣一回事。那幾位護衛卻臉色難看的再次圍了上來,他們可是久經沙場的武卒,說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也不為過。今次卻著了幾個後輩的算計,心中怎能高興。當下體內靈力運轉,勢要一擊將這幾位少年拿下。

眾人的臉色一沉,他們中修為最高便是夏侯夙玉,也就堪堪九星境,算上蘇長安有著不同於一般聚靈境的戰力,說白了,一共也就兩位可與九星抗衡的人。

而剩餘四人都是聚靈境,其中古寧、蘇沫、紀道更是儒生,在這個境界,三個都不一定是一個同境界武生的對手。

反觀這幾個護衛,卻都是些九星境後期甚至顛覆的好手。這一戰,雖還未開始,但卻似乎勝負已定。

蘇長安看著圍過來的護衛們,臉色陰沉。若是他體內靈力充沛,又有長刀傍身,這一戰勝負之數還尤未可知。他不由生出一種虎落平原被犬欺的憋屈感。

「師姐,要不你帶著古兄他們與樊如月姑娘先走,我替你攔住他們。」蘇長安沉著眉頭小聲說道。

「還惦記著你的樊如月姑娘1夏侯夙玉回頭瞟了一眼那位花魁,此時的樊如月正抱著琵琶,怕生生的躲在一邊。她不由瞥了瞥嘴,早前便聽說自己的五哥為了一個青樓女子和父皇吵得不可開交,如今被父皇軟禁在宮中。她本來還奇怪到底是何等絕色,有如此魅力,能把自己那放浪不羈的五哥迷得神魂顛倒,今日機緣巧合竟然見到其人。即使心中不忿,夏侯夙玉也不得不承認,這女子的容貌即使是她,也要遜上幾分。不然自己這個愣頭青師弟也不會為了她,拔刀相助。

當然,一想到這一點夏侯夙玉就莫名的有些不開心。她帶著些許怨氣繼續說道:「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們跑得掉嗎?」

蘇長安一愣,也就明白此刻的局勢,畢竟這牡丹閣是別人的地盤,想來總有些防衛在,想要這般輕鬆的帶著人家的花魁逃跑,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念及此處,他不由嘆了一口氣,心生自責,想要說點什麼。卻被古寧打斷。

「蘇兄不必自責。」似乎一眼便看出蘇長安的心思,古寧這般說道:「你可還記得在來長安的路上你與我說過的那本叫《盪妖俠客》的書嗎?那書中的刀客不就是與你我這般,路遇不平事,一怒便拔刀嗎?你我讀書習武,為的不就是如此?此事你若不出頭,我等也定是看不過去,那時,蘇兄也定會如我等一般鼎力相助的。」

「就是!蘇二狗,你別以為就你一個是英雄好漢,大家都是長門來的人,誰也不會比你少上這二兩膽1一旁的紀道大聲附和道。

蘇長安又是一愣,心中的麻繩忽然解開,他的眼眸也隨之明亮起來,所有的顧慮都在這一刻豁然開朗。就連體內的靈力運轉也通透了幾分。

「好!那我們就做一回這《盪妖俠客》中的刀客1

他一聲暴喝,周身的刀意忽然朝著他虛握的右手凝聚,不過幾息時間,竟然化成一把若隱若現的長刀形狀。

他仰起頭,腳下蹬地,如同猛虎一般躍起,手上的刀在那一瞬變得如有實質。他體內靈力運轉,念頭一動,身子便化為一道流光,護體靈炎流轉,繞著蘇長安化作的流光,緊緊相隨。

諸人見狀也都紛紛暴喝一聲,祭出自己最強的招式,一往無前的沖向那些修為高出他們不止一籌的黑衣護衛們。

牡丹閣的大廳安靜了下來,酒客們放下了酒杯,公子們放下了摺扇,樊如月睜大了雙眼,如煙掩住了玉唇。

他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看著這一群決然的少年。

他們那麼渺小,又那麼明亮。

像是撲火的流螢,又像搏兔的雄獅。

這是最好他們。

寫給最好的我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