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二十二章 滿座衣冠皆禽獸(下)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那老鴇似乎被蘇長安一招放倒幾位龜公的身手嚇住了,下意識的便躲到了一邊。而蘇長安卻不以為意,他環視台下那些愕然的酒客與公子,很認真的說道:「我要帶她走。」 樊如月愣住了,她看著這個擋在他身前的少...

?

「八千兩1那位王公子似乎受夠了這樣漫無止境的加價,他舉出手上的牌子,喊出了一個駭人聽聞的數字。

牡丹閣里剛剛還熱火朝天的氣氛忽的冷了下來,八千兩,這個數字對於哪怕是在座的豪門顯貴,也並不是一個小的數目。

樊如月雖然漂亮,但為了春宵一度,卻花費如此多的錢財對於在場大多數人來說還是過於奢侈。畢竟只是一夜,今日不成,可以明日再來,這是在場大多數人的想法。

那位王公子將眾人的反應盡收眼底,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他享受這樣的感覺。以絕對的實力碾壓眾人,讓眾人對你懼怕,卻又拿你無可奈何。

樊如月似乎也預感到等待自己的命運,她最後看了一眼整個牡丹閣,依舊沒有看到那個曾與她海誓山盟的身影。她的心中生出死一般的絕望。她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待宰羔羊,周圍環飼著一群餓狼。而她苦苦等待的牧羊人卻不見蹤影。

她低下頭,美麗眸子中終於失去了最後一絲靈動,變得死氣沉沉。

台上的老鴇幸福得好似要暈過去了,她一想到八千兩白銀這個巨大的數字,就不由有種彷彿在做夢一般的不真實感。

但她還是極力保持清醒,環顧眾人,以她多年察言觀色的經驗自然看出眾人皆沒有再接著叫價的意思。所以她張嘴便要宣布此次花魁出閣大會的結果。

但這時,一隻玉牌卻忽然被高高舉起。

那是一隻很普通玉牌,沒有銀線鑲邊,亦沒有金線鑲嵌。但玉牌的主人卻很自信,將他舉得高高的,似乎怕被她忽視,還故意的搖了遙

難道八千還不是最後的價錢?老鴇心中一跳,生出一種遏制不住的激動。雖然對方並沒有能證明自己身份的玉牌,但一些低調的富商或者不願意被認出身份的王侯,也是會用一些不引人注目的玉牌來參與花魁大會的,這樣的事情在牡丹閣的歷史上並不是沒有發生過。而且她下意識認為,在這大魏,沒有任何人敢於在牡丹閣的場子上搗亂。

所以她激動地看著那位玉牌的主人,那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衣著很普通怎麼看也不像是能拿出超過八千兩銀子的人物。

但這老鴇此刻已經被慾望沖昏了頭腦,她眼神中帶著鼓勵。似乎在期望從這個普通的少年嘴裡能蹦出一個讓她驚掉大牙的數字。

但有人卻沒有他這麼高興,那位王公子在那玉牌被舉起的瞬間臉色便變得極其難看,他討厭這樣的事情,討厭自己的風頭被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少年突兀的搶去。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會報出一個超越這個少年許多的價錢,然後再當著他的面狠狠的譏諷他一番,最後在和那位美貌如花的樊姑娘共度春宵。

可是他們註定會失望,無論是老鴇還是那位王公子。

因為那位少年舉著玉牌卻沒有半分報出價錢的意思,他只是皺著眉頭,看著在場的所有人。

然後說道:「這樣不對。」

他的聲音很清澈,像是未染凡塵的白雪。卻又很有力,像是夏夜裡忽然炸起的霹靂。

老鴇呆住了,王公子也呆住了,與蘇長安一同來的古寧夏侯夙玉等人也呆住了。就連低著頭,面無血色的樊如月也忽然抬起頭,看著這個有些瘦弱的少年。

如煙忽然有些恍惚,或許因為喝了點酒的緣故,她彷彿又回到了十多年前,她還是花魁的時候。

也是這樣一個夜晚,也是在這表面繁花似錦,內里污穢不堪的牡丹閣。

她就像此刻的樊如月一般,怕生生的站在高台上。她的媽媽正在那裡賣力吆喝,酒客們粗言穢語,將她如貨物一般評頭論足一番后,然後開始叫價。

而就在她如樊如月一般驚慌失措不知所以的時候,也有那麼一個少年排眾而出,對她露出了一個至今她依然不曾忘懷的笑容。

而就是為了這個笑容,她一等十年,即使從那個妙齡少女熬到現在人老珠黃,卻依舊甘之如飴。

老鴇似乎還沒有摸清楚這突然發生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試探著問了問蘇長安:「這位公子,不知你這是何意?」

「你們這麼做不對。」蘇長安走到了那方台前,抬頭望著那老鴇認真的說道。

老鴇的臉色忽然變得極其難看,她幾乎已經肯定眼前這個少年是來搗亂的。雖然這麼多年來她已經許久未有見過有人敢在牡丹閣撒潑了,但此刻這樣的事情卻真真實實的發生在她的眼前,而且還是在對她極為重要的花魁出閣大會上。

她極其憤怒,沖著周圍的幾個龜公模樣的男子使了一個顏色,那幾位男子便會意的朝著蘇長安撲了過來。

蘇長安眉頭一挑,體內靈力運轉,一個照面便把這幾位龜公放倒在地。

他可是將星會人榜榜首,這一屆的星王。即使七位九星境的好手也被他一刀斬落。這些連聚靈都不是普通人,如何是他的對手?

只見蘇長安輕輕一躍,便落在了樊如月的身旁,那老鴇似乎被蘇長安一招放倒幾位龜公的身手嚇住了,下意識的便躲到了一邊。而蘇長安卻不以為意,他環視台下那些愕然的酒客與公子,很認真的說道:「我要帶她走。」

樊如月愣住了,她看著這個擋在他身前的少年,他不過與她年紀相仿,甚至可能還要小上幾分,他的背影也很瘦弱,卻又恍惚間很高大,像是山嶽。

「你憑什麼帶她走!?」那位王公子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對於這個突然蹦出的愣頭青厲聲問道。

但蘇長安卻不理他,而是轉過頭,看著樊如月,眼中露出溫柔的笑意,他輕聲問道:「你想待在這裡嗎?」

樊如月還有些發愣,又有些膽怯。

但或許是蘇長安眼中的溫柔給她莫名的勇氣,所以她最後還是沖著他點了點頭。

「那你願意跟我走嗎?」他又問道。

「恩1這一次樊如月這一次回答得很快,也很堅定。

蘇長安這才轉過頭,看向那位王公子說道:「你聽見了嗎?她不想呆著這裡,所以我要帶她走1

那王公子愕然,他一時竟不知道如何與這個愣頭青對話。但很快他的血液便被一股怒火所點燃。他覺得與蘇長安講道理如同對牛彈琴,所以他一個眼神,身旁數個護衛應聲而動。

那些護衛都是他府上的好手,每一個都至少是九星境的高手,他早已看出蘇長安不過聚靈境,欺負一些沒有修鍊的龜公還行,可在這牡丹閣,別說聚靈境,就是地靈天聽來了,也是枉然!

蘇長安目光一沉,他看出來襲來的幾位男子都是些九星境高階甚至顛覆的高手,當下心生警覺,體內靈力運轉,他一聲暴喝,發出一聲獅子般的吼叫。

這時,樊如月才意識到,自己沒有等來自己的牧羊人,卻等到一頭擇人而噬的幼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