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二十章 樊如月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了蘇長安的話,他這般說道。 「出閣?什麼意思?」蘇長安的疑惑並沒有因為古寧的解釋而有所減少。 眾人聽了蘇長安的問題,皆有些臉紅卻又不知道作何解釋,飯桌上忽然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

?

PS:今日三更,感謝各位的打賞和月票,我會繼續努力。

如煙抿嘴一笑,沖著古寧頷首。卻並不退下,而是再次盈盈的坐在了蘇長安身邊。

蘇沫見侍女退下,剛剛湧上心頭的妒火也漸漸消弭,紅著臉坐在了古寧身邊,也不說話,倒是安靜乖巧了不少。

但是夏侯夙玉卻高興不起來,她瞪著再次坐在蘇長安身邊的如煙,忍不住說道:「為什麼你還不走。」

「我為什麼要走?」如煙風情萬種的看了夏侯夙玉一眼,又欠著身子給自己與蘇長安斟滿酒,然後慢悠悠的說道。

「她們都走了1

「那我就要走嗎?」如煙又輕輕抿了一口杯中的酒。說道:「你看看這周圍,哪桌沒有一位侍女作陪。到了這喝花酒的地方就得有喝花酒的規矩,我走了自然還會有人來,來的可能就不止我一個了。」

「」夏侯夙玉,一時無言以對,但卻對於為什麼偏偏留下的是她依然耿耿於懷。

蘇長安聽了,也覺得如煙說得頗為有理,而且剛剛如煙提他們趕走三女已經讓他對她心生好感。暗覺得只要她不再像剛剛那般糾纏自己,留下來倒也沒有什麼大礙。

當下他便對著夏侯夙玉說道:「師姐,這位姐姐說得也有些道理,我們吃些酒菜待那些人走了便離開就是。」

夏侯夙玉當然知道這個道理,但她就是不樂意見到如煙,此刻蘇長安又幫著如煙說話。這讓她更加不滿,冷哼一聲轉過頭,便不再理蘇長安。

蘇長安見狀,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但好在他已經習慣了夏侯夙玉的脾氣,倒也不覺得有什麼。他想了想,看著身旁自顧自喝著小酒的如煙,問道:「這位姐姐,我們來的時候,見門口擠滿了人,不知道是為何呢?」

「蘇公子好生客氣,叫我如煙就行了。」如煙笑著說道:「今日是我們牡丹閣新一代花魁樊如月姑娘出閣的日子。」

花魁樊如月?蘇長安想了想,似乎並不認識,他又問道:「她是誰?很出名嗎?」

周圍的少男少女們也都豎起了耳朵,好奇的看著如煙。進來時,門口那人潮湧動的盛況他們還歷歷在目,聽如煙的言語,心中都暗暗好奇這個樊如月到底是何妨神聖,竟有如此號召力。

如煙見他們這般反應,心中即好氣又好笑,也不知這幾位少年究竟是怎麼進到通過今天嚴格的守衛,進到這牡丹閣的。要知道外面那些達官顯貴,為了能在這牡丹閣有一席之地,可以一睹樊如月的芳容,早就把這牡丹閣今日的座位炒得一座千金了。卻不想這幾個少年稀里糊塗的混了進來,卻連樊如月究竟是誰都不知道。

她調整了一下心情,方才說道:「樊如月是前朝神將樊黃嶺的孫女,數年前與其父在雲州被官兵抓住,其父被斬首,樊如月被牡丹閣的閣主買入閣中,教於她音律詩詞。她天資聰慧又生得俏麗,這些年其艷名與才氣早已傳遍大江南北。」

如煙說得很緩慢,語氣里說不出是高興還是惋惜,但蘇長安卻聽出了其中的沉悶。他不禁問道:「如煙姐姐,這樊如月姑娘這般優秀,應是好事。為何我看你卻」

「蘇兄,今天是樊如月姑娘出閣的日子1古寧打斷了蘇長安的話,他這般說道。

「出閣?什麼意思?」蘇長安的疑惑並沒有因為古寧的解釋而有所減少。

眾人聽了蘇長安的問題,皆有些臉紅卻又不知道作何解釋,飯桌上忽然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蘇長安看著眾人,一時摸不著頭腦,為什麼眾人忽的都不在說話。

最後還是如煙輕咳一聲,說道:「蘇公子,出閣便是男女之事的意思。」她雖是風塵女子,但當眾說出如此不堪的字眼,依舊有些不適。

「啊?」蘇長安一愣,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凝固。怔怔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時,門口忽然傳來陣陣喧嘩聲,在場酒客皆被那一陣聲響吸引,轉頭望去。

卻見一群衣裳華麗的公子走來,他們二十歲上下,都帶著兩三僕人。幾個有眼力勁的龜公趕忙迎上,點頭哈腰的說道:「王公子、劉公子、周公子,你們來了啊,上好的包房我早已派人給幾位備好了,你們裡面請。」

那為首的王姓公子,將手中紙扇一折,趾高氣昂的說道:「不是今日是樊如月姑娘出閣的日子嗎?怎麼沒見到人呢?」

看樣子這幾位公子是這牡丹閣的常客,又極有身份,龜公不敢怠慢,趕忙賠笑著說道:「王公子去包房稍作歇息,這還有一刻鐘的時間,樊如月姑娘一會出來見您。」

「哼1那王姓公子卻不買賬,說道:「早就和你們說過,這樊姑娘小爺我要定了,你們非要搞什麼花魁出閣大會,是當小爺我給不起價錢嗎?」

那龜公連連苦笑,卻又不敢得罪於他。只聽龜公再次說道:「王公子出手,今夜定然是將那樊姑娘收入賬下。只是這花魁出閣大會是閣主定下的規矩,小的們也很無奈埃還請公子不要為難小的。」

似乎有些忌憚這龜公口中的閣主,幾位公子臉上的傲氣稍緩,訕訕的說道:「既然是閣主定下的規矩,那就按規矩辦吧。」

「唉!王公子果然是通情達理。這邊請,諸位稍作休息,花魁出閣大會馬上便開始了。」龜公趕忙拍上幾個馬屁,又喚來幾位容貌俏麗的女子招呼其幾位公子。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這樣的客人絡繹不絕,短短一刻鐘便有數十位這樣的公子趕來。

而周圍的酒客也開始討論起那位樊如月姑娘是如何的花容月貌,才情無雙。

「看樣子這個樊如月還真是挺受歡迎的。」夏侯夙玉轉頭抿了抿嘴說道。

「那是自然,相傳五皇子也曾見過樊如月姑娘一面,便驚為天人,也不知道今日他會不會來。」如煙掩嘴笑道。卻未有注意到此言一出,夏侯夙玉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眾人也都若有所覺的看了夏侯夙玉一眼,只有遲鈍的蘇長安還好奇的繼續問道:「五皇子也喜歡這個樊如月姑娘?那看來這個樊如月姑娘定然生得極其漂亮。」

「是埃牡丹閣的那位花魁又曾經不漂亮呢?」如煙又將一杯酒飲盡,臉上泛起一陣紅暈,有些幽怨的說道。

但終究還只是風塵女子埃她在心中又默默說了一句。

蘇長安聽出了她語氣中的異樣,奇怪的看了眼前這個女子一眼。覺得此時的如煙似乎和剛剛那個風情萬種的如煙有些不一樣,卻又說不出哪裡不一樣,但他還是關切的問道:「如煙姐姐,你沒事吧?」

如煙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搖了搖頭,甩掉腦中不知為何跑出來的哀怨,又恢復成了那個嬌媚的如煙,她笑著說道:「沒事,只是想著樊如月那孩子,忍不住生出幾分感嘆。」

「不是說五皇子喜歡她嗎?讓五皇子為她贖身不就好了?」蘇長安覺得奇怪,既然五皇子喜歡她,那為什麼不把她接走。何必讓她在這青樓受苦。

「哪有那麼簡單。」如煙搖頭說道,她看出蘇長安不過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這其中的門道,又哪是一言半語所能解釋得了。所以她沉悶的又喝了一口清酒,不再說話。

「五哥..五皇子他,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埃」一旁的夏侯夙玉卻在這時接過了話茬幽幽說道。

蘇長安並不喜歡他們這種打機鋒,裝深沉的說話方式。他正要問個究竟,卻聽大廳里的酒客們響起陣陣歡呼聲。

蘇長安站頭看去,只見樓上正中的廂房們緩緩打開,在眾多妖艷女子的簇擁下,一位黃衣女子抱著一隻琵琶,緩緩從中走出。

這位只聞其名的牡丹閣花魁,終於要出現在眾人眼前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