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十五章 故人來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啦?」沫沫沖著他笑了笑,露出嘴角可愛的小虎牙。 蘇長安的臉沒來由的有些發燙。他剛想說些什麼,卻見紀道大大咧咧的走過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行啊,聽說昨天將星會以一敵七,打得那個叫什麼...

?

當蘇長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映入眼帘的是天花頂上繚繞的煙氣。隨後他聞到鼻尖上傳來淡淡的檀香味。他雙手撐著床板,坐起身子。環顧四周,卻見熟悉的桌子上此刻正放著一個香爐,上面插著一直檀香,這向上飄著一縷青煙。

這裡是他在天嵐得住處,他對昨晚發生的事情的記憶變得有些模糊,只依稀記得,陰山濁的一爪就要拍下,卻被突然趕到的楚惜風攔下。

他搖了搖腦袋,沉下心來,微微感應,體內的靈力有些空虛,似乎是昨日消耗過多的原因。他覺得肚子有些餓,便掀開被子,穿上他的靴子,走下床來。

吱啦。

這時,他的房門被推開。

一位眼角帶著睡意的老者,走了進來。

「師叔祖,你來了?」蘇長安連忙走上前去。

「唔。」玉衡點了點頭,他眯著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蘇長安,似乎是在檢查蘇長安是否在昨日的戰鬥中被卸下一條胳膊或者砍掉一隻大腿。

最後他滿意的收回自己的目光,說道:「昨日,打得可盡興啊?」

玉衡的語氣很平淡,聽不出是喜是怒。蘇長安一愣,一時摸不準玉衡的意思,所以他想了想后如實說道:「不夠盡興。」

「恩?」蘇長安的回答似乎有些出乎玉衡的預料,他的眼睛好像睜大了一點,可看上去還是只有一條窄窄的縫。他說完,自顧自的走到桌子邊,拉出下面的木凳很自然的坐下。然後他又仔細端詳了一下桌上那支燃著的檀香。忽的他轉過頭臉上帶著揶揄的笑意,又說道:「不錯,樓蘭來的龍涎香,有靜心寧神之效。據說每年皇室也最多能有百支不到入庫。恩,看樣子夙玉那孩子對你不錯嘛?」

或許是因為玉衡揶揄的眼神,又或許是因為他古怪的語氣。蘇長安的臉忽的變得緋紅,他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卻不知如何接下話茬。

對於自己這個有些木訥的徒孫,玉衡早就見怪不怪,他話鋒一轉,又問道:「來與我說說,昨日你為何覺得不夠盡興?」

「我還沒與他打過。」蘇長安不假思索的說道,末了,似乎又怕玉衡不知道他口中的他究竟是何人,所以蘇長安又歪著腦袋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他」的名字。「恩,他好像叫杜虹長。」

「那你為什麼那麼想和他打?」玉衡又問道。

「他辱罵師尊。」

「所以你便要和他打?」

「恩。」

「那為什麼又沒有打?」

「他不敢了」說到這裡,蘇長安微微猶豫,他低下頭,又些遲疑的問道:「師叔祖,我是不是不應該和他們打的?」

蘇長安到此刻其實也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些什麼,但從玉衡的表情他確實無法判斷出,玉衡的喜怒。可他並不想讓玉衡生氣,畢竟玉衡已經很老了。

但玉衡卻不答他此問,而是自顧自的說道:「他不跟你打,是因為他知道打不過你。而你同樣打不過陰山濁,為什麼要和他打?」

「是他要和我打。」蘇長安糾正道。

「可你同樣不和他打的。」玉衡斜著眼瞟了蘇長安一眼。

「他要我認錯,但我覺得我並沒有錯。」

「可你剛剛不是也想認錯?而你同樣並沒有錯。」

「」蘇長安沉默,他疑惑的看著玉衡,他有些不太明白這段話里玉衡有什麼樣的深意,但他同時也明白似乎玉衡想要告訴他些什麼。

蘇長安不喜歡這樣的機鋒,因為他並沒有那麼聰明的腦袋可以想透這其中的奧妙。

所以他問道:「師叔祖,你究竟想說什麼?」

玉衡站起了身子,他用滿是褶皺的手摸了摸蘇長安還未打理的亂髮,說道:「我要說的是,這便是你的道。」

「我的道?」蘇長安重複道,他又仔細的想了想,卻還是想不明白,所以他抬起頭,想要說這些什麼。卻發現玉衡早已不見了蹤影。

蘇長安撓了撓後腦勺,心中感嘆自己的師叔祖當真是神出鬼沒。

蘇長安出了房門,吃了些早飯,正待去演武場找楚惜風開始今天你的修行,卻聽院門那邊傳來陣陣敲門聲。

蘇長安覺得奇怪,他在天嵐兩個月,從未又任何外人來此。

莫不是昨天八荒院的人來找事了?蘇長安暗暗猜測。他心中這樣猜測,但腳步卻不停下,走到院門前,微微猶豫,還是打開的了房門。

但出乎意料的是,入目的卻是四張熟悉的臉龐。

「沫沫1蘇長安驚呼道,但此言一出又覺得不對,趕忙接著說道:「古兄、紀兄、藺兄你們怎麼來了。」

這來人,正式蘇長安在長門的同窗古寧沫沫四人。

「怎麼?進了長安第一的學院,就不讓我這些老鄉來看你啦?」沫沫沖著他笑了笑,露出嘴角可愛的小虎牙。

蘇長安的臉沒來由的有些發燙。他剛想說些什麼,卻見紀道大大咧咧的走過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行啊,聽說昨天將星會以一敵七,打得那個叫什麼杜虹長的傢伙都不敢和你動手了。」

經過幽雲嶺的事情,眾人的關係都好了許多,特別是紀道,這個傢伙和蘇長安也盡釋前嫌,兩人熟絡了許多。所以做出這般親昵的舉動蘇長安倒是不覺得意外。

只是他的誇獎讓蘇長安多少有點不好意思,心中卻免不了有些小小的竊喜。雖然蘇長安昨日的本意只是想教訓一下那個對自己師傅出言不遜的傢伙,但畢竟他只是一個才十六歲的男孩,對於別人的誇讚,心中自然還是本能的開心。

「蘇兄,難道不打算請我們進去坐坐?」這時一旁一直笑眯眯的古寧忽然開口說道。

他依舊是那個蘇長安記憶中的古寧,溫文爾雅,笑面和煦。

蘇長安一愣,方才醒悟趕來,趕忙拉著諸人走進學院。

「這便是長安第一學院啊?看上去好普通,還比不上古哥哥的崑崙院嘛。」蘇沫好奇的打量了一番,開口說道。

但方才說完,她才意識到這般似乎不妥,趕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只露出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臉無辜的看著眾人。

古寧看似責怪實則帶著寵溺的看了蘇沫一眼,趕忙向著蘇長安解釋道:「蘇兄莫怪,沫沫她向來如此,你莫要往心裡去。」

蘇長安搖了搖頭,說道:「沫沫說的是實話,我剛來的時候也覺得這兒有些破破爛爛。」

蘇長安昨日名聲大振,眾人心中本來還有所顧慮。但見蘇長安這般大度,頓時也就放下了心中那一絲隔閡。再加之眾人本是同鄉,此時又同處異地,所以心中更是倍感親切。一時間大家都打開了話匣子,一路有說有笑。就連一向沉悶的藺如也會時不時的插上一兩句話。

眾人正說著話,忽的前面跑來一會紅衣少女,她氣喘吁吁的在來到蘇長安身前,沖著蘇長安說道:「喂,你幹嘛去了,楚前輩正找你呢!昨天受了那麼大的傷,也不好好休息,亂跑什麼1

女孩的話似乎很不中聽,但卻不難聽出她語氣中的關切。

「師姐,我朋友來了,所以」蘇長安為難的撓了撓頭。

這時,夏侯夙玉才發現蘇長安身邊跟著幾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少女。她臉上一紅,畢竟她是大魏的公主,在外人面前向來是禮儀得體。如今卻在諸人面前露出在她看來如此不堪的一面,她不由怒從心頭起,用眼睛狠狠的剮了蘇長安一眼,把所有錯誤,自然而然的歸咎到了他的頭上。

「這位便是長公主殿下吧。」反應過來的古寧趕忙向前朝著夏侯夙玉行禮道。

天下皆知,天嵐學院招了兩位學生,一位是蘇長安,另一位是大魏長公主夏侯夙玉。所以古寧並不難猜出來者的身份。

諸人聞言也都反應過來,趕忙朝著夏侯夙玉行禮。

似乎還未從剛剛的意外中緩過來,夏侯夙玉依舊臉紅撲撲的。她一一向著諸人還禮,那模樣像極了蘇長安在書中看過的大家閨秀。

從未想過自家師姐還有這樣一面,蘇長安不由吃驚的睜大了雙眼。

「看什麼看1夏侯夙玉看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蘇長安,心中愈發不滿,她白了他一眼,又說道:「還愣著,楚前輩可在演武台等你許久了,還不快去。」

蘇長安聞言,臉色一變,他對於楚惜風向來是很敬重的,而且昨日若不是楚惜風及時趕到,後果可不堪設想。但楚惜風的嚴厲又讓蘇長安心有餘悸,如今耽擱了這麼久,想來去到他那裡,免不了一頓臭罵。

他苦著臉,沖著古寧等人你說道:「你們先等我一會,我去見見楚前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