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十一章 壞他名聲,如害我性命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 「辱他名聲,便是害我性命1男孩的聲音在這一刻陡然增大,他環顧周圍,擲地有聲的說道。 末了,他又看向鷹鉤鼻老者,認真的說道:「所以,我必須和他打一常」這一次,他將手上的刀舉起,刀意與靈炎纏...

?

蘇長安聚靈之後,第一次好無顧忌的釋放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一道道如有實質的刀意圍著蘇長安開始遊走,還伴隨著陣陣灼熱的火光。

他面對如洪荒猛獸般襲來的諸人,神色冷峻。

只是幾息不到的功夫,諸人離蘇長安便只有數米不到的距離。蘇長安這時忽然動了,他高高躍起,將手上的刀舉過頭頂。刀身上忽的生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喝1他發出一身暴喝,漫天的刀意與火光順勢收斂,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如有靈性一般的附著在蘇長安刀上。

他的刀身上的光芒變得更加明亮。

時間在那一瞬好似靜止了下來,所有人都仰著頭,獃獃的看著那舉著刀的少年。他有些瘦弱,臉上還帶著些許書卷氣。卻又那般耀眼,像是夜中的星辰。

而後那畫面又忽的活泛起來,只見蘇長安的身影猛地下墜,他速度極快,像是天邊劃過的流星。諸人的攻擊還未至身前,蘇長安刀卻已經狠狠的斬在了眾人的身前地板上。

是的,蘇長安刀的目標不是那呼嘯而來的七人中的任何一位,他的刀,斬向的是地板。

轟!

一聲巨響在大殿中炸起。

一股巨大的氣浪同時向四周擴散,地上的用大理石鋪就的石板寸寸龜裂,一道道裂痕如同游蛇一般向四周蔓延。

砰!

又是一聲巨響,以蘇長安為中心的十米內的地板瞬息化為粉粒,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爆裂開來,整個大殿頓時被籠罩在灰塵之中。只聽數道慘叫聲傳來,一道道身影飛出迷霧,狼狽不堪的落在人群中。

這些身影一道不差,正好七人,赫然便是剛剛與蘇長安交手的七位將星榜人榜上有名的天才。

人群嘩然,能擊敗袁動坤,還能說袁動坤名不副實。可七位好手一同出手,卻被蘇長安一招擊退。這又該作何解釋?

塵霧散去,諸人極目望去,終於是看清在大殿中心的那位少年。

他提著刀,站在滿地狼藉中。

周身有刀意縱橫,八方有靈炎護體。

他抬起頭看向眾人,眸子里的光芒清澈。

「該你了1他手中的刀指向杜虹長,這麼說道。

杜虹長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如果說之前他還覺得自己勝券在握,但此刻,他早就被蘇長安一斬敗七人的氣魄嚇得失了鬥志。

「你不和我打嗎?」蘇長安看著杜長安的模樣皺了皺眉頭,他不明白所有人都想和他打,為什麼杜虹長卻不敢。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杜虹長,這讓他很羞愧。他自問面對剛剛那七位好手,決計沒有勝算,但蘇長安卻只用了一刀便擊敗了他們。他甚至來不及細細思索為什麼區區聚靈境的蘇長安會擁有這樣的實力,現在他的心中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害怕。

是的,他不敢應戰。蘇長安的質問猶如利芒,讓他連直視蘇長安的勇氣都失去了。他沉默不語的低下頭,像是都敗了的公雞般瑟瑟發抖。

這一切落在鷹鉤鼻老者的眼中,他不由搖頭嘆了口氣。杜虹長作為他們八荒院這一屆的院首,平日里眼高於頂,在同屆新生中作威作福。如今面對一個聚靈境的蘇長安,卻這般不堪。撇開修為、實力不談。光是蘇長安這份膽色,便已讓杜虹長落了下乘。他心中不禁開始懷疑八荒學院到底有沒有能力將穩重長安第一學院寶座百年之久的天嵐院拉下馬來。

前有莫聽雨,後有蘇長安。天嵐院,果然名不虛傳埃鷹鉤鼻老者忍不住心生感嘆。

他走上前去,對著蘇長安說道:「蘇公子武藝不凡,我八荒院的孽徒怎敢與你相爭。」就算心中對於杜虹長的表現極其失落,但畢竟是他八荒院這屆的院首,鷹鉤鼻老者也不得不出言為他解圍。

杜虹長聞言將頭低得更深了。他甚至能感覺到,周圍人看他時眼神中的鄙夷。他貴為神將之子,何曾受過這般侮辱,他將拳頭握得「呲」作響,卻依舊沒有勇氣接下蘇長安的邀戰。

「我一定要和他打。」蘇長安聞言卻搖了搖頭,平靜的說道。他盯著低頭不語的杜虹長,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鷹鉤鼻老者一眼。

「你1鷹鉤鼻老者一時氣極,他是什麼身份,何曾有這樣與一個後輩說話的時候。如今已是開了先河,可蘇長安卻不買賬,甚至連看都未曾看他一眼。

「小輩!莫要得理饒人。」他的眉目陰沉下來,聲音也變得有些冷冽。

周圍的人的臉色都變了一變,他們可知道這老頭的惡名,出了名的護短愛面子。如今已是說了軟話,可是蘇長安這小子還不滿意,恐怕今天的事是無法善了了。

蘇長安聞言轉過頭,直視鷹鉤鼻老者銳利的目光。他眸子閃爍的光彩讓鷹鉤鼻老者沒來由的愣了一愣。

「我的師傅已經死了。」他開口說道,那聲音忽的響起,像是隆冬中的白雪,乾淨卻又寒冷。

「死了的人,就只剩下名聲了。」

「辱他名聲,便是害我性命1男孩的聲音在這一刻陡然增大,他環顧周圍,擲地有聲的說道。

末了,他又看向鷹鉤鼻老者,認真的說道:「所以,我必須和他打一常」這一次,他將手上的刀舉起,刀意與靈炎纏繞於刀身上。這個瘦弱又帶著稚氣的少年,終於第一次,在世人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鷹鉤鼻老者的臉色越發難看了,他意識到蘇長安不像他表現出的那般軟弱,這個少年看似並不出奇,就像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書生,放在人群中,絕不會讓人留意第二眼。但實則外柔內剛,骨子裡帶著一股桀驁。

他沉聲再次說道:「將星會有將星會的規矩,向來只有人挑戰榜首,從來未有過榜首挑戰他人的先例。而且比斗之事講究兩廂情願,豈容你這般胡鬧。」

他說話時,每個字都咬著重音,顯然已是極力壓著自己的怒氣,若是蘇長安再這般不知進退,他也就放開自己的老臉不要,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小子。

「師弟1這時,夏侯夙玉自然看出了場上濃烈的火藥味,趕忙排開眾人走上前來,想要勸解蘇長安。這鷹鉤鼻老頭,確實不是他們現在的修為所能惹得起的。

還未待她說話,蘇長安便又再次開口。

只見他點了點頭,像是自言自語的般小聲說道:「你這麼說,也不無道理。」似乎有些苦惱,他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又說道:「看來確實不合規矩。」

夏侯夙玉懸著的心落了下來,她還真怕自己的師弟意氣用事,衝撞了這老頭。

鷹鉤鼻老者聞言,臉色也終於是稍緩。

「那這麼說來便是這一屆的星王了?」忽的,蘇長安臉上的色彩再次活絡起來,他開口問道。

「恩。無人敢應戰,你自然便是這屆星王。」鷹鉤鼻老頭下意識的回應道,但這話,剛剛說出口,他心中一咯,暗叫不好。

「做了星王,按規矩八荒院是不是得應我一個要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