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九章 繁晨三萬萬,星王只一人(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柳搖曳的枝條;又像枯木逢甘露時,枯樹上生出的新枝。 俊美少年卻沒來由的感到一陣惡寒,蘇長安笑得越是燦爛,他心裡的不安就愈加濃郁。 「你不喜歡我做這個榜首?」蘇長安問道,他的聲音並不大,...

?

夏侯夙玉也聽出了古羨君話中有話,她與古羨君之間的暗暗競爭也有些時日,雙方一旦見面自然是免不了這樣的冷嘲熱諷,而且她勝少輸多。她正要說些什麼,回敬古羨君幾句。卻在這時那道陰測測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虧是天嵐院十年來第一位學生,牙尖齒利。但願你身手也和你的嘴一般厲害。來吧,請1卻見鷹鉤鼻老者面色鐵青,顯然是壓著怒氣,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後輩敢這樣與他說話了。此刻他伸出手,五指併攏,對著那大殿正前方的高台,說道。

蘇長安皺了皺眉頭,他感覺到這鷹鉤鼻老頭言語中帶著惡意,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何事讓他如此針對自己。他對著鷹鉤鼻老者,問道:「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坐那裡?」

「蘇公子說笑了,你是人榜榜首,你若不坐何人能坐?」老頭身旁一個模樣俊美的少年站起身子,沖著蘇長安說道。

他衣冠華貴,眉目如星,看著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但蘇長安卻在他的眉宇間感到一股陰鬱的氣息,這讓蘇長安很不舒服。

「不能坐。」一旁的夏侯夙玉連忙在蘇長安耳邊小聲提醒。將星會的規矩她是知道一點的,那個位置又被稱作星王台,只有將星榜人榜榜首才有資格坐上去。

而坐上去容易,想要坐穩卻很難。

有道是繁晨三萬萬,星王只一人。

這是一個從前朝便流傳下來的規矩,人榜榜首隻要坐上星王台,將星榜人榜上的天才妖孽皆可以向他挑戰,而星王台上之人,必須連續接下九輪挑戰,才能坐穩這星王台,成為這一代將星會的星王。

當然星王不僅是虛名,成為星王的人可以向將星會的召開者提出一個要求。這個要求只要力所能及,不涉及道義,皆可。這個規矩從很久很久之前便有了,在大魏朝之前,也在大漢之前,久到讓人無法追根溯源。

蘇長安聽到了夏侯夙玉的解釋,他點了點頭,他並不想打架,來將星會一是玉衡師叔祖的命令,二是自己確實好奇這般新奇的東西。但來了之後,他又覺得無趣的很,一群人為了一個排名打得你死我活,蘇長安並不喜歡這樣的事情。

所以他看向那位鷹鉤鼻老者,說道:「我要走了,這地方」蘇長安頓了頓,他想說這地方無趣得很,這樣說可能會讓本就不太高興的老頭更加難過。蘇長安看過的書都告訴他,惹人不高興並不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雖然他並不喜歡這個老頭。但他還是在心中找了找他能記起的又足夠委婉的措辭。最後他說道:「這地方人太多了。」

人多了,自然就會有不喜歡你的人,也會有你不喜歡的人。而和這樣的人待在一起,自然會很無趣。這是蘇長安的邏輯。

他對自己這段話很滿意,即表達了自己的意思,又照顧了老頭的面子。

但鷹鉤鼻老者卻很並不滿意,他覺得蘇長安是怕了,而怕,是他想要的結果之一,但並不是全部。他是八荒學院的院長之一,對於那座頂在他們頭上天嵐學院,早已不滿很久了。

今天,對於他們是一個很好地機會,一個向世人證明他們並不比天嵐學院差的機會。所以,他並不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蘇長安。

「原來天嵐院不過如此,莫聽雨當年被一個妖女迷得五迷三道,害死了自己的師傅,躲在搖光閣里,十年不敢見人。收了一個徒弟,也膽小如鼠。我看你也學著你那廢物師父,躲在天嵐學院別再出來了吧。」鷹鉤鼻老者旁邊那位俊美少年,這時出口說道。

此話一出,大殿里頓時響起一陣刺耳的笑聲。

在場的大都是些十五六的少男少女,十多年前,他們還大都不太記事。莫聽雨對於他們來說不過是一個名字,一個並不太光彩的故事。所以他們只是覺得那俊美少年說得有趣,而聽到有趣的事情,自然便得笑一笑。

鷹鉤鼻的老者卻笑不出來,他皺了皺眉頭,莫聽雨,那是個曾讓整個天下為之心折的名字,他曾有幸與他共處一個時代,目睹他的風采。那個少年和那把刀,他至今也不敢忘懷。但莫聽雨終究死了,現在他需要那他的徒弟下手,得到他們夢寐以求的長安第一學院的寶座。他們是第一個出手的,但絕不會是最後一個。所以,他壓下了心中湧出的些許愧疚。冷眼看著眼前的一切。

蘇長安邁出的腳步在半空中生生停住,他低著頭沉默了一小會,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而大殿內的笑聲也隨著他的沉默漸漸落下,直至熄滅。

所有人都看著這個有些瘦弱的少年,將星會的大殿,陷入一陣詭異的寂靜。

這段時間並不長,蘇長安收回了邁出的腳,他轉過頭,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掃過,最後停在那位俊美少年的身上。

忽的,蘇長安的臉上綻出了一抹無比明媚的笑容,他笑得那麼懇切,像春風撫岸時,楊柳搖曳的枝條;又像枯木逢甘露時,枯樹上生出的新枝。

俊美少年卻沒來由的感到一陣惡寒,蘇長安笑得越是燦爛,他心裡的不安就愈加濃郁。

「你不喜歡我做這個榜首?」蘇長安問道,他的聲音並不大,卻清澈得宛如一池春水。他的語氣很平淡,像是九月的秋雨,並不冷冽,卻掩不住身後的漫天風雪。

俊美少年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他叫杜虹長,是大魏神將之子,是八荒院這一屆的所招學員的院首。他心高氣傲,尋常天才都視之無物。但此刻,卻在蘇長安這個剛剛聚靈的鄉下小子的目光下變得害怕。

當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感到羞愧,但這種羞愧很快便被無邊的憤怒所淹沒。氣血湧上他的心頭,這讓他的面色變得潮紅,也讓他莫名生出的懼意漸漸消退。他望向蘇長安,眼白因為充血而變得有些赤紅。他儘力讓自己看起來擁有足夠的風度,但他咬字時的磨牙聲卻暴露出他此刻極其不穩定的情緒。

「是你不配做這個榜首1他的聲音像是從喉嚨中被擠出來一樣,竟然有些沙啞。

「你們都不喜歡我做這個榜首嗎?」蘇長安再次環視眾人,大聲問道。這次他沒有得到答覆,但他從他們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

於是他邁出了他的腳步,在眾人的注視中,在夏侯夙玉與古羨君的驚呼聲中,走向大殿正前方的星王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