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八章 繁晨三萬萬,星王只一人(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那些心高氣傲的學生的怒氣,想在這將星會上,借學生的手,狠狠的讓天嵐院落一落面子。 她不是沒想過現在便拉著蘇長安的手,逃開這處鴻門宴,但此刻眾人皆看著蘇長安,若是這般走了,定會落下畏戰的名聲,正...

?

蘇長安活了十六年,很少遇到這樣的情況——同時被數百人注視。

上一次是在長門鎮中,聖皇將他封為男爵的時候。

這一次是在長安城裡,八荒院的大殿中,天才妖孽雲集的將星會上。

他依然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的手握拳又鬆開,不知道究竟應該放在何處。頭時而抬起,又時而底下,卻不知道自己的目光究竟應該落在何處。

同行的夏侯夙玉倒沒有因為眾人的目光有絲毫不適,她是大魏的公主,生來便是活在萬眾矚目中。但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當她聽到那道陰測測的聲音后,便極目朝著殿內高台處的人榜看去。赫然發現第一名的位置,閃爍著一個泛光的名字——蘇長安!

她想到看過的一個故事。

長吏馬肥,觀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馳驅不已,至於死。

她也曾就此問過聖皇,這一段話究竟是何意思。而當時的聖皇說出了至今仍讓她記憶猶新的兩個字——捧殺!

是的。捧殺!

蘇長安到長安時聚靈未成,除了早前在天嵐院被她帶著的一撥人圍堵,被迫出手,也就堪堪能戰勝孫應龍這種出了名不學無術的傢伙。雖然後來,擊敗了楚惜刀,但事後想想便知道定是玉衡出手幫忙。這種事情,連她都能想明白,八荒院的人怎能不知。

再者說,蘇長安這段時間在天嵐院雖然修為精進,甚至可以和她平分秋色,但他從未出過天嵐院門,外人怎會知道。而以他那日在天嵐院門前展現出來的水平,能進人榜便已是萬幸,如何當得起這人榜第一的威名?

思來想去,夏侯夙玉便只覺得有一個可能,八荒院故意將名不見經傳蘇長安放在人榜第一的位置。以此激起那些心高氣傲的學生的怒氣,想在這將星會上,借學生的手,狠狠的讓天嵐院落一落面子。

她不是沒想過現在便拉著蘇長安的手,逃開這處鴻門宴,但此刻眾人皆看著蘇長安,若是這般走了,定會落下畏戰的名聲,正中八荒院的下懷。所以,夏侯夙玉只有硬著頭皮跟在蘇長安身邊,以期見機行事。而且以蘇長安的修為,人榜上一般的學生想來也是能勉強應付,若真有如許定岳這般的天才妖孽出手,大不了她以自己大魏公主的身份相護,料對方也不敢做得太過分。

而蘇長安自然想不到這麼多,起初的被眾人注視的不適褪去后,他的目光終於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位陰測測聲音的主人。

那是一位老者,毛髮皆白,但腰身挺得筆直,臉上的輪廓如刀削一般,透著精光的眼睛下,那隻鷹鉤般凸起的鼻子格外醒目。

「你認識我?」蘇長安終於問道,他並不記得他有見過這位老者,但老者顯然認得他,這讓他覺得很奇怪。

「蘇公子是長安人榜第一天才,我怎能不識。」鷹鉤鼻老者回答道。他在「第一」這個詞上加上了重音,周圍那些學生聞言,臉上或多或少都露出不忿的神情。他們早在第一眼便看出蘇長安的修為不過聚靈境,而能在這將星會上有一席之位的少年哪個不是各州郡千挑萬選出來的天才,而堪堪聚靈的蘇長安卻騎在他們頭上,這些心高氣傲的少年少女怎會滿意?

蘇長安並不覺得鷹鉤鼻老者說得有道理,但他不想深究。他更關心另一個問題,他望著老者,很是認真的問道:「你這麼大年紀的新生,真是很少見。」

蘇長安的語氣很真誠,真誠得挑不出半分毛病,就好像他是真心在佩服鷹鉤鼻老者的毅力一般。

他也確實在真心佩服老者,但周圍的學生不這麼認為,鷹鉤鼻的老者更不這麼認為。

所以一小段沉默之後,人群中發出一陣鬨笑,但又很快止祝因為鷹鉤鼻老者的臉色忽的變得陰沉,以他在長安城中的凶命,這些學生再自認不凡,也不敢拂了這老頭的面子。

就連夏侯夙玉的臉色也在蘇長安說出這段話的時候變得極為精彩。她有時候,真的不太理解自己這位師弟。看上去不諳世事,但每每與人相爭,都能說出些驚人的話,可偏偏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表情又是那麼認真,讓人捉摸不透他心中到底是做如何想法。

「呵呵。」這時,一段銀鈴般的笑聲傳來。那聲音在本來變得安靜的大殿里忽的響起,眾人的視線不由都朝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卻見一位身著白紗的少女,正盈盈朝蘇長安走去。她身材婀羅高挑,唇紅欲滴,齒白如雪。眸子里含著秋水,有著嫵媚的春色,烏黑的長發被紮成馬尾,向身後自然的垂落,又平添幾分英氣。

當她出現的一剎那,大殿內的所有目光都被她所吸引。但她卻好似渾然不覺,依舊笑盈盈的看著蘇長安,漫步走來。

蘇長安的神色變得古怪,而夏侯夙玉的臉色卻變得格外難看。

終於她走到了蘇暢身前不足一米處,一股說不出來,卻又好聞極了的香氣鋪面而來。

「蘇公子,好久不見。」女子如是說道。

「也沒有很久不見吧。」蘇長安說道,他的目光有些躲閃,不敢對上女子的眼神。

這女子赫然便是北地晉王,古家靖天候古羨君!

「那這麼說來是小女子我一廂情願,單作相思咯。」古羨君的臉上浮現出陣陣哀怨的神色,看得人好不心疼。

古羨君與蘇長安不同,她雖生在北地,但其的美艷與天賦早就在大魏家喻戶曉,不知有多少大魏的貴族子弟視她為夢中情人。近來古羨君來到長安的消息更是激起了那些愛慕者的狂熱,到她宅院前拜訪的貴族弟子不知幾何,但大多鎩羽而歸,少有些幸運兒有幸與她見上一面,在朋友面前便是極長面子的事情。

此刻,蘇長安卻與古羨君一副舊識的模樣,眾人心中對於蘇長安的不滿便也就愈加濃重了。

但蘇長安卻高興不起來,他十六歲了,按道理來說也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他也有自己喜歡的女孩,亦喜歡和漂亮的姑娘待在一起。比如他的師姐夏侯夙玉便是極漂亮的姑娘。古羨君生得倒是很漂亮,比沫沫漂亮,甚至比師姐還要漂亮,但蘇長安卻一點都不喜歡和她待在一起。

那日梧桐為了不暴露自己行蹤,亦為了不牽連蘇長安,抹去了眾人的記憶。蘇長安更是編出一個神秘人出手救了眾人的故事。眾人自然深信不疑,一是他們確實死裡逃生,成功脫險;二是覺得蘇長安也沒有欺騙他們的理由。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梧桐的失憶術出了差池,或是這古羨君與眾不同,她對於那夜的許多事情多有疑問,對著蘇長安一再追問,雖然都被蘇長安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但自那之後她對蘇長安的態度卻變得有些曖昧不明,讓蘇長安隱隱覺得古羨君或多或少已察覺到了那夜的真相。所以在來的路上蘇長安一直以各種借口躲著古羨君,不願與她多做接觸,怕的便是自己言多必失。但卻不想在這將星會上,竟然再次碰見了她。

「古小侯爺,別來無恙。」這時一旁的夏侯夙玉忽的開口說道。

「這不是夙玉公主嗎?聽說你入了天嵐學院,真是可喜可賀埃」古羨君彷彿現在才看見夏侯夙玉一般,臉上露出訝異的模樣。但她雖然嘴上道著恭喜,可語氣中卻聽不出絲毫慶賀,反是帶著些許嘲弄的味道。

夏侯夙玉的臉色變得愈發難看。她不喜歡古羨君,或者說她很討厭古羨君。她們一個是大魏朝的公主,一位是北地晉王的千金。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她們便是整個大魏朝身份最為尊貴的兩位少女。

因為身份相差無幾,又都生得國色天香,所以自然免不了被人擺在一起比較。夏侯夙玉雖然在修行上也算是天賦異稟,但終究比不上古羨君這等妖孽,早在兩年前便已是九星境,甚至坊間傳聞,近日她已經突破到了繁晨境,這對還在九星境摸爬滾打的夏侯夙玉不可謂不是一個打擊。

而從小到大,夏侯夙玉便一直生活在古羨君的陰影之下。她被劍道師傅稱之為天才時,古羨君已經聚靈;她聚靈未多久時,古羨君已經是九星境;好不容易她突破到了九星境,又拜入天嵐院玉衡門下,可古羨君卻已經是繁晨境的高手。

夏侯夙玉自認為並不是那種在乎虛名的人,可總是生活在某個人的陰影下,終究讓她沒辦法高興起來,更沒有辦法喜歡這個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