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七章 那些曾令天下心折的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不如他想的那般有趣。 「將星榜不是要先比斗之後才評出來嗎?怎麼現在就有了?」蘇長安又問道。 「能上將星榜的學生大都早有些名氣,八荒院會根據這些少年的事排出一個初榜,而將星會上,那些對...

?

次日下午,蘇長安有些氣喘的收起了手上的劍,一旁的夏侯夙玉正氣呼呼的看著他。

對於昨日比劍輸給蘇長安,夏侯夙玉很不服氣,她在長安怎麼也算得上一位劍道天才,修為也是九星境,甚至摸到了繁晨境的門檻,但卻敗給了蘇長安這個修行劍道才兩個月不到的聚靈境少年。她自然想著找回面子,所以今日下午又與蘇長安比了一場,但最後依然還是以她落敗收常

「師姐,是時候去那什麼將星會了。」蘇長安算了算時辰,覺得與昨日玉衡交代的時間差不多了。他心中還是有些期待,倒不是想去和誰整個高下,只是單純覺得好奇而已。

「知道啦1夏侯夙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回去換件衣服,你也去換一件!練了一下午劍,渾身髒兮兮的,去了,給人笑話。」

「恩。」蘇長安覺得夏侯夙玉說得很有道理,便應了下來。

待到二人換好衣裳,便結伴朝著八荒院走去。

蘇長安對於長安並不熟,或者說這近兩個月的時間他除了天嵐院根本未有去過任何地方。而夏侯夙玉貴為公主,平日里出行要麼有隨行的僕從引路,要麼有車駕代步,所以對於諾大的長安竟然也不太熟悉。

兩人七轉八拐,耽誤了好些功夫,才終於是來到這八荒院。

「這就是八荒院?」蘇長安站在院門前,看著這四五人高的院門,忍不住感嘆道。

夏侯夙玉覺得好笑,雖然蘇長安在劍道上的天賦異稟,但說到底還不過是一個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向下小子。想到這裡,夏侯夙玉對於被蘇長安擊敗的陰霾竟然也少了幾分。

「氣派吧?」夏侯夙玉笑問道,心裡卻暗暗想著,這就覺得驚訝,若是進了皇宮,那還不看得你眼花繚亂。光是想想那時蘇長安的模樣,夏侯夙玉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恩。」蘇長安應道。他放眼朝院內看去,或許是因為舉辦將星會的緣故,院內來來往往的少男少女絡繹不絕。

「真熱鬧埃」蘇長安說道。

夏侯夙玉正要打趣他幾句,這時一位侍衛模樣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他態度恭敬的問道:「兩位可是參加此次將星會的學生?」

「是的。」夏侯夙玉點頭應道。

「可有請帖?」中年男子又問道。

「有。」夏侯夙玉掏出懷裡的請帖,遞給男子。

那男子看了看請貼上天嵐學院的字樣,神色有些怪異的瞟了二人一眼,方才又說道:「將星會已經開始了,二位隨我入內吧。」說完便將請帖遞還給夏侯夙玉,轉過身,帶著二人便向院內走去。

蘇長安二人隨著男子穿過院門前的長廊,又經過一處水榭假山,終於是來到一座大殿前。卻見許多與蘇長安年紀相仿的少年將大殿圍得水泄不通,他們正踮著腳不住的往裡觀望。

「這些人是?」蘇長安向中年男子問道。

「哦,這些都是各個學院來的學生。」中年男子回過頭笑著說道。

「那他們為什麼不進去呢?」蘇長安覺得奇怪。

「呵呵,這將星會能進去入座的要麼是排名靠前的學院,要麼便是將星榜上有名的學生。尋常的末流學院哪能入內?」男子說道。

「這樣啊?」蘇長安皺了皺眉頭,有道是來者是客,既然邀請了人家,卻又不讓別人落座,他忽的覺得這將星會似乎也不如他想的那般有趣。

「將星榜不是要先比斗之後才評出來嗎?怎麼現在就有了?」蘇長安又問道。

「能上將星榜的學生大都早有些名氣,八荒院會根據這些少年的事排出一個初榜,而將星會上,那些對於自己排名不滿意的學生便可以在會上提出比斗,從而改變自己的排名。這也將星會的一大看點。」中年男子不厭其煩的繼續解釋道。

說話間,三人在一眾殿外學生艷羨的眼神中走入了殿內。

蘇長安這時終於看清了這大殿內的情形,數百人圍著大殿正中的一片十米開外的空地盤膝而坐,身前都擺著案台,上面放著上好的酒水與佳肴。而空地中正有兩位少年在比斗,一方單手持劍,一方雙手持槍。此時二人你來我往打得不可開交,而周圍的少男少女不時發出陣陣叫好聲。將殿內的氣氛推向一波又一波高潮。

而大殿正前方有一處高台,高台上也有一處案台,卻無人坐在上邊。案台後方放著一面大大的金色錦旗。說面密密麻麻的寫著近百個名字。

「那就是將星榜的人榜。」夏侯夙玉在蘇長安耳畔小聲說道。

她呼出的熱氣噴在蘇長安的耳根處,蘇長安的心中生出一份異樣。他眼睛不由自主的瞟了瞟夏侯夙玉,或許因為大殿內的溫度比室外要高出幾分,此時夏侯夙玉的臉紅撲撲,看起來煞是好看。蘇長安沒來由的有點緊張,下意識的朝旁邊移了移身子,和夏侯夙玉拉開些許距離,然後故作淡定的問道:「人榜?將星榜難道還有很多種?」

「恩。」夏侯夙玉似乎沒有發現蘇長安的異樣,她又朝著蘇長安靠了靠了,說道:「將星榜分為天地人三榜。人榜由天嵐學院評定,當然現在是由八荒院來評定。人榜上都是入學院一年以內的新生。而地榜由朝廷親自擬定,上榜的是修行滿一年卻又還未從學院結業的學員。最後的天榜是由觀星閣擬定,上榜的是已經從學院結業的學員。」

說道這兒,夏侯夙玉想了想,又說道:「像楚惜風前輩就是天榜上排名靠前的天驕。」

「這樣埃」蘇長安點了點頭。「那天榜第一名是誰呢?」

「曾經是你的師傅莫聽雨。」夏侯夙說道。

「那現在呢?」蘇長安有些好奇。

「現在天榜上第一的名額空著。」

「空著?為什麼呢?」

「天榜上靠前的幾人十多年前都離開了長安,至今未歸。他們不回來,這第一名便評不出來。」

「都離開了長安?他們是誰?」

夏侯夙玉白了蘇長安一眼,幽幽的念出了一段曾經讓整個大魏天下都為之心折的名字:「鬼見愁徐讓、細雨劍羅玉兒、白頭公子侯如意、紅衣客花非昨還有剛剛回到長安的,你的刀道教習,刀奴楚惜風。」

蘇長安正要再問點什麼,卻聽大廳忽然響起一道陰測測的聲音。

「喲,這不是咱們長安城人榜第一的蘇公子嗎?怎麼這麼晚才到,我等還以為蘇公子自持身份,不願與我等鄙陋之人同處呢?」

大殿里忽的安靜下來,就連正在比斗的兩位少年都停了下來,轉過身朝蘇長安二人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