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四章 廉頗老矣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她眉梢上掩不住的笑意,趕忙拱手說道:「恩恩,謝謝玉衡爺爺,我這就回去告訴我家父皇。」 「恩。去吧。」那聲音道。 得到玉衡的首肯,夏侯夙玉又一陣道謝,然後帶著一群少年急沖沖的離開,想來...

?

楚惜風的刀並沒有像他想那樣,貫穿蘇長安的劍。蘇長安的劍,精準的落在刀的某個點上,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點,這個點是他這一斬用力最薄弱的地方。但按理說即使是力道最小的一處,以蘇長安的狀態也是接不住的。但壞就壞在,他為了留住蘇長安的性命,在落刀的剎那收了三分力道。

楚惜風的瞳孔猛然放大,他意識到蘇長安這一劍絕非巧合。蘇長安精準的找到了他的破綻,甚至還算到了他會在最後收去幾分力道。他感到震驚,這是何等天賦?即使在刀道上侵淫多年的他也自問做不到如此。他想到這裡,不禁有些失神。

但高手過招,往往勝負便在一瞬。

蘇長安曾經算不上高手,但現在他是了,至少在這一會他是。

他抓住了楚惜風這一瞬的破綻,盪劍一挑,拍開楚惜風的刀,然後右手一轉,正握著劍柄,劍鋒在離楚惜風不足半寸處停祝

「你輸了。」蘇長安說道,他的聲音不高不低,態度不卑不亢,眼神中既沒有竊喜亦沒有后怕。

但場面卻死一般的寂靜下來。

夏侯夙玉一行人睜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以他們的眼界自然看不出其中門道,他們只知道,蘇長安接下了楚惜風勢若風雷的一斬,然後只用一招便敗了楚惜風這個成名已久的刀道天才。

這是一件讓人抓狂的事情。夏侯夙玉甚至還捏了捏自己可人的臉蛋,試圖證明這一切只是一場夢。當然,結局定然未有如她所願。

楚惜風看著蘇長安的劍,他的表情變得陰晴莫測。震驚、不甘、疑惑、憤怒,但到了最後他釋然一笑,「天嵐院玉衡大人果然不同凡響,楚某輸得心服口服1

蘇長安一愣,臉色變得有些緋紅,像是幹了壞事被抓個現行的小孩,「你知道了?」

剛剛的劍招自然不是蘇長安的本事,玉衡在那一會控制了蘇長安的身體,完成一連串看似簡單,實則深藏奧妙的劍招。

「哈哈!莫聽雨找了個好徒弟啊1楚惜風卻不答他,意味深長的對著蘇長安笑了笑。然後他收斂起臉上的笑意,神情肅穆的對著天嵐學院破敗的院門叩首道:「楚某願賭服輸,今日起便是天嵐學院的刀道教習了1

吱啦!

楚惜風話音剛落,只聽天嵐學院的院門發出一道沉重的聲響,然後緩緩打開。

蘇長安這時終於看清了神秘的天嵐學院里的景象。沒有想象中的富麗堂皇,恢弘大氣。裡面只是些平常不過的建築,稀疏又冷清。

蘇長安有些疑惑,他踮起腳尖,又望了望,卻發現偌大的學院竟然一個人影也未有看到。

「天嵐學院自從搖光大人魂歸星海之後就再也沒有招過學生,你是這十二年來唯一一位。」似乎看出了蘇長安的疑惑,孫應龍這個胖子湊了上來,向他解釋道。

「哦?」蘇長安覺得奇怪,一個好好的長安第一學院為什麼不招學生?沒有學生,那還叫什麼學院?他正待說點什麼,院內卻傳出一個聲音,那聲音蒼老無比,卻又厚重有力。蘇長安聽得真切,這聲音便是剛剛在自己腦海中響起的聲音。

「唉。」那聲音發出一道輕嘆,方才緩緩道來:「此次是我玉衡算計與你,待你問道之時,天道閣有你之名。」

此話一出,蘇長安不明所以,但夏侯夙玉諸人卻發出一聲驚嘆。

倒是楚惜風一臉淡然,他再次叩首道:「謝過玉衡大人。」

「恩。」那道聲音又說道,「夙玉。」

「啊?玉衡爺爺,夙玉在。」一旁還在發獃的夏侯夙玉猛地驚醒,趕忙走到院門前,恭恭敬敬的答道。

「當年聖皇想送七皇子入我天嵐,只是當年天嵐已經閉院,自然無法招收七皇子。想來這事,是我玉衡理虧。」說到這裡,那聲音微微沉吟方才又說道:「如今七皇子已經師承觀星台星殞太白道人,但我天嵐院欠著你們夏侯氏一份人情,回去告訴你家父皇,若是願意,可讓你入我天嵐院。」

夏侯夙玉臉上的神情從錯愕到驚喜,她眉梢上掩不住的笑意,趕忙拱手說道:「恩恩,謝謝玉衡爺爺,我這就回去告訴我家父皇。」

「恩。去吧。」那聲音道。

得到玉衡的首肯,夏侯夙玉又一陣道謝,然後帶著一群少年急沖沖的離開,想來是去找聖皇報告此等喜訊。

離開時,孫應龍還不忘約蘇長安有空相聚,蘇長安覺得這個胖子頗為有趣,也就笑著應了下來。

「楚某還有些俗事要處理,明日可來學院,望玉衡大人准許。」這時,楚惜風亦開口說道。

「唔。你也去吧。」

「楚某謝過玉衡大人。」楚惜風抱拳說完,便轉身朝遠處走去。

此時,原本熱鬧的天嵐學院又安靜了下來,只剩下蘇長安一人獃獃的站在原地。

半晌之後。

「傻站著幹嘛,還不進來1那聲音又再次響起。

「啊???哦。」蘇長安這才回過神,他心中有些忐忑,這時候他才意識到他的師叔好像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就連公主都得對他恭恭敬敬。

但即使如此,他的腳依然還是老實的踏入了學院的大門。一是他無處可去,二是他師娘曾告訴他,他體內的神血或許需要玉衡出手幫忙。

「往前直走,我在玉衡閣。」玉衡的聲音響起。

蘇長安應了一聲是,便朝著正前方走去。

穿過一排蘇長安叫不出名字的草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七座樣式各異的閣樓,分別名為天璣、天權、天樞、天璇、搖光、玉衡、開陽。他們似乎毫無章法的坐落在天嵐學院內,但蘇長安卻隱隱覺得這七座閣樓的擺放暗合北斗七星的方位。

蘇長安認準那座玉衡閣,邁步走去。

待他來到,那閣樓的門前,心中的忐忑更甚。這倒不是因為害怕,更像是即將見到岳父岳母時,會被對方不喜歡的擔憂。

但他最終還是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閣樓的門,一道身影出現在蘇長安的面前。

那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臉上的皺紋像溝壑一般縱橫,他佝僂著背,坐在那裡,帶著睡意的眼睛,此刻正直勾勾的打量著蘇長安,像是在審視一樣事物。

蘇長安也打量著他,他這時才發現,原來玉衡已經這麼老了,老得就好像隨時會死掉一樣。

一老一少,便這樣對視著。

良久之後。

終於,兩人同時收回了目光。

又幾乎在同一時間,他們開口說道。

「我快要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