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二章 楚惜風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而年輕一輩中唯一能與之匹敵,或者說能在莫聽雨手上走過十招的便是眼前這個男子——楚惜風! 十年前,莫聽雨為斬梧桐,封刀隱居。楚惜風數次挑戰莫聽雨被拒絕後,他遠赴西域,揚言他歸來之時,便是擊敗莫...

?

夏侯夙玉很不開心。

她帶著幾個平日里對自己阿諛奉承的貴族子弟,想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搶了自己皇弟名額的少年。但孫應龍這個蠢貨,不僅連一個聚靈都未成的少年都收拾不了,反而還和他稱兄道弟起來。

「孫應龍!你給我回來。」夏侯夙玉嬌喝一聲。那正在和蘇長安有說有笑的孫應龍縮了縮脖子,對著蘇長安歉意的笑了笑,趕忙退到了夏侯夙玉身旁。

「公主殿下,你看,他是玉衡大人欽點的學生,要是真有個什麼,咱們不好交差。要不咱們今天暫時放過他?」孫應龍笑呵呵的對著夏侯夙玉說道。蘇長安饒了他一次,他自然不願意見到蘇長安被打,所以趕忙幫著蘇長安給夏侯夙玉說著好話。

「你倒是挺仗義啊?」那濃眉少年眉頭一挑說道。

「連個沒聚靈的鄉下小子都收拾不了,你家老爸正德候的臉也算給你丟盡了。」又有一個瘦小的少年接過話茬,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們1孫應龍臉一紅,卻又無法反駁。在京城的貴族子弟中他確實是境界修為最低的一個,為此受到過不少同齡人的嘲笑。

「夙玉,讓我來幫你教訓教訓這個臭小子吧。」那濃眉少年沖著夏侯夙玉一笑,帶著一股自信與篤定,他轉身走向蘇長安。

孫應龍一驚,這濃眉少年是大魏武成候許南晨的兒子許定岳,是京城裡出了名的天才,小小年紀已至九星境。跟北地的古羨君、太尉之子穆歸雲這些天驕相比也只差一線。那蘇長安雖然渾身透著詭異,但決計不會是這徐定岳的對手。

「你也要和我打?」蘇長安看著走來的徐定岳問道。

「怎麼?你也想告訴我你不想傷我?」徐定岳的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他很有自信,他的天賦有目共睹,除了少數幾個妖孽,他不相信這世上還有他不能勝過的同齡人。

「不是。」蘇長安搖了搖頭,「我不是你的對手。你已經是九星境,可我還沒有聚靈。我傷不了你。」

是的,雖然梧桐教了他很多法門,他也牢牢記在心中。雖然來長安的路上舟車勞頓,但他依舊極力抽取每一分時間修鍊,可他畢竟修行時日尚淺,很多東西都還未有來得及修鍊。能戰勝孫應龍。一是這胖子雖然是聚靈境,卻好吃懶做,聚靈修士要弱上幾分,二是他體內含著莫聽雨的刀意星靈,加上一路上的刻苦修鍊,所以刀法的造詣其實已不弱於大多數九星甚至繁晨境的修士。故能出奇制勝,打孫應龍一個措手不及。

但此刻對手換成了九星境的許定岳,蘇長安便沒有了半分勝算。

「那你想要求饒?」許定岳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可惜是沒用的,你讓夙玉不高興了,所以就得付出代價1

「夙玉?」蘇長安斜著眼睛瞄了一眼那位白衣少女。

「你喜歡她?」蘇長安又問道。

許定岳的臉色瞬間變得紅潤,剛剛那股將一切玩弄於鼓掌之間的自信消失殆荊他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說道:「關你關你何事1

就連在一旁許久未有出聲的夏侯夙玉也不由的臉色一紅,都是些十六七歲的少年少女,平日里有些小情愫都裝在心中。雖然她從未對許定岳有任何想法,但許定岳的心思她卻是大概知道。此時被人擺在檯面上說出來,難免覺得羞澀。

這個渾球!我定要好好收拾他!夏侯夙玉在心中暗暗說道。

「可惜她不喜懷ぐ燦炙檔潰他臉色平靜,看向許定岳的眼神中帶著一種同病相憐的惋惜。

「你休得胡言亂語1許定岳臉色已經紅得猶如猴屁股一般,他甚至不敢轉頭去看夏侯夙玉。此刻老羞成怒,身形一動,左手一擒,便帶著凌冽的掌風,向蘇長安拍來。

好快!蘇長安一陣訝異,他只覺得眼前一花,許定岳的手掌便已到了他身前,他甚至來不及把刀提到胸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手掌離自己越來越近。

這可是九星境的一掌,就算許定岳未有盡全力,但這一掌打下,也足夠蘇長安在床上病一年半載了。

卻在這時,一道刀風轟然而來。

許定岳心中赫然,那道刀風中夾雜著令他膽顫的力量,他趕忙腳尖點地,身子在空中一頓,然後猛然向後方退去。

方才站定,刀風便貼著他的面門,呼嘯而過。他額頭上被吹起的髮絲,擦著刀風,化為兩截。

蘇長安與諸人轉頭看向刀風斬來的方向。

卻見一個身影,那是一位男子,長發胡亂的披著,嘴角有些許鬍渣,穿著一件灰色布衣,看上去有些邋遢。但他的眼睛卻很明亮,像是天上的星辰。他提著一把刀,刀藏在鞘中,他緩緩走來,靴子在長安的石板路上,激起噠噠噠的聲響。

「他是?」夏侯夙玉身旁的幾位少年議論紛紛,既好奇又有些畏懼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

「楚惜風。」夏侯夙玉盯著那位男子,緩緩道出了他的名字。

「楚惜風1諸位少年都發出陣陣驚呼,這是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

十多年前,人族出了一位絕世天驕,也就是蘇長安的師傅,天刀莫聽雨。他就像艷陽,照耀著人族青年一輩,所有的天才在他面前都晦暗失色。而年輕一輩中唯一能與之匹敵,或者說能在莫聽雨手上走過十招的便是眼前這個男子——楚惜風!

十年前,莫聽雨為斬梧桐,封刀隱居。楚惜風數次挑戰莫聽雨被拒絕後,他遠赴西域,揚言他歸來之時,便是擊敗莫聽雨之時。

兩年前,莫聽雨北地斬了妖族聖女,自己也死在來北地。但楚惜風卻了無音訊,眾人皆道他死在了西域,卻不想,此時,這個男人卻回來了。

「你是蘇長安?」楚惜風走到了蘇長安身前,他問道。

蘇長安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雖然他的一刀救了自己。但蘇長安卻隱隱在這男人身上聞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同時他也覺得奇怪,「你是蘇長安?」這句話今天他不止一次聽人提起,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很出名,似乎很多人都知道自己。

「恩。是我。」蘇長安還是點頭應道。

「莫聽雨是你的師傅?」楚惜風問道。

「是。」

「他人呢?」

「死了。」蘇長安覺得奇怪,莫聽雨的死兩年前早已傳遍大江南北,為什麼這個男人還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死了?」楚惜風愕然。

「他怎麼可能死!怎麼可能死1他的音調漸漸變大,從怒吼變成的咆哮。

一股股罡風振起,捲起滿地的灰塵,蘇長安的衣角開始出現條條裂痕。蘇長安知道,那是男子的刀意,帶起的罡風。

「可他確實死了,死在北地。」蘇長安覺得自己的師傅對於眼前這個男子來說,或許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他想試著安慰他,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當一個人真心為另一個人的死而感到難過時,無論你想做什麼或者說什麼來安慰這個人,在蘇長安看來都是沒有用。因為他是為他的死而難過,而死的人只要不能活過來,這個人就一定會為死去的那個人感到難過。

「不可能1楚惜風一聲怒吼,他的長發在罡風中高高揚起,露出太陽穴上的暴起的青筋,此刻的他顯得格外猙獰。

他體內的刀意噴涌而出,狂亂的圍繞在他四周攪動。在場的諸人都被那些刀意逼得連連後退,甚至不得不運起體內靈力來抵禦他隨意放出的刀意。

「楚前輩,莫前輩的死我們都很難過,還請你節哀順變。」夏侯夙玉不知何處抽出一把長劍,橫於胸前,抵擋著陣陣襲來的罡風與刀意。

她敏銳的察覺到此刻的楚惜風有些不正常,她嘗試著勸解他,想讓他冷靜下來。

「不可能,不可能1但楚惜風對此聰耳不聞,嘴裡如同魔怔一般重複著這三個字。

蘇長安的體內沒有靈力,但他身懷兩位星殞的傳承星靈,雖然他還不能完全控制它們。但此時兩顆星靈感受到宿主的危險,本能釋放出能量,保護宿主。

只見一道道真火與刀意自蘇長安體內放出,圍繞著他,形成一道圓形的護罩,將蘇長安包裹在其中,任憑那些狂亂的刀意掠過,卻如同蚍蜉撼樹,不能動搖那護罩毫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