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一章 長安來了個蘇長安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直接收拾他一頓吧。」這時一位身體肥胖的少年走了出來,獰笑著看著蘇長安,滿臉肥瘦一陣抖動。 那位少女,也是這肥胖少年口中的長公主,她眉頭皺了皺,她並不是那種喜歡仗勢欺人的紈子弟。但對於蘇長安能...

?

蘇長安站在院門前。他已經來到了長安。

兩年前莫聽雨從這裡出發,兩年後蘇長安來到這裡。

他們一個是身負傳奇人族天才,一個是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小子。

但長安城裡的探子們卻一如兩年前一般活躍起來。

蘇長安到了長安城。

這個消息被傳到了長安城的某些人手裡。

兩年前的莫聽雨是地靈境,然後他靠著這樣的境界斬了妖族成名已久的聖女梧桐。這是一個困擾某些人很久的問題。

莫聽雨究竟依仗的是什麼?

人?刀法?或是那把刀?

某些人覺得或許可以從這個叫做蘇長安的男孩身上得到他們想要的答案。

長安城裡的豺狼們雙眼開始泛起幽光,而身處暴風中心的男孩此時卻渾然不知。

蘇長安皺著眉頭看著這所院門。

這院子看著很大,比起古家的王爺府也不遑多讓,但卻太過破舊。

門上的灰塵遮住了這府門本來的顏色,上面坑坑窪窪,像是曾經鑲嵌過些什麼東西,後來又被人撬走了一般。

這就是長門第一學院?

蘇長安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布滿灰塵的牌匾上的字跡。

古羨君去了古家在長安城置辦的宅院,劉大宏帶著他僅有的夥計準備回長門養老,蘇沫古寧等人也去到了自己的學院報道。蘇長安在這兒舉目無親,他能想到的去處自然便是這天嵐學院。

長安城中的學院多如繁星,他在來的路上也曾見過不少學院。雖說不上金碧輝煌,但大都也是些宏偉大氣的院落。而此時正值各地來學生來學院報道的日子,門前來往的人群可謂絡繹不絕。

反觀這所謂的長安第一學院,院門破敗,像是許久未有人打理不說,門前也是冷清得很,蘇長安愣神這半刻鐘時間,竟然未見有一人經過。

蘇長安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覺得這地方不似一個朝氣蓬勃的學院,反而更像一座孤塚。

但來都來了,終歸還是要看上一看的。蘇長安如此想到。他走上院門前的階梯,抬起手撕開門環纏著的蛛,輕輕的扣了三下門。

鐺鐺鐺。

三道沉悶的聲音響起,像是在湖面上盪起漣漪,在這空曠的大街上久久回蕩。

院門內沒有傳來任何回應,蘇長安莫名感到一股寒意,一身雞皮疙瘩凸起。

「你是蘇長安?」一道清澈的聲音在蘇長安身後響起。

蘇長安轉過頭,他看見三五個年紀與他相仿的少年,簇擁著一位少女。少女眉目秀美,著一身白色紗衣,披著一頭烏黑的長發。她看著蘇長安,顯然剛剛那道清澈的聲音便是她發出的。

「是我。」蘇長安下意識的應道。女孩長得很好看,比蘇沫好看,與古羨君不相上下,他不由自主的都看了幾眼。隨後又用餘光打量了幾位少年,身上皆穿著綢羅錦緞,想來定是長安城裡的大戶之子。

女孩上下打量了他一會,又說道:「你就是玉衡爺爺欽點入天嵐院的蘇長安?可你看上去很弱。」

「恩。我還沒有聚靈。」蘇長安說道。他並不覺得女孩說錯了什麼,他確實很弱。

女孩周圍的少年們都發出一聲輕笑,對著蘇長安投來鄙夷的眼神。

蘇長安皺了皺眉頭,他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他問道:「有什麼事嗎?」

「你太弱了,不配入天嵐學院。」女孩說道,她並不喜歡這些少年帶著挑釁與嘲弄的笑聲。但她同樣不認為蘇長安這樣的人有資格入天嵐學院。

「為什麼?」蘇長安問道,他的語氣很認真,像是在真心請教些什麼。

「為什麼?」不待少女回答,身旁一位身著錦緞的濃眉少年排開眾人,走上前來。「難道聽不懂人話嗎?你太弱了!所以不配1說完,他還用餘光瞥了瞥身後的少女,似乎很想吸引到那位少女的注意。

「正因為弱,才需要修行。不是嗎?」蘇長安很疑惑,他覺得自己的道理並沒有錯,所以他看向少年,想從少年的口中得到足以讓他信服的理由。

「這這」或許是蘇長安的回答太過簡單直白,濃眉少年一時語塞,漲紅了雙臉,支支吾吾半天,竟說不出一句話。他回頭瞄了一眼那位少女,卻見她面無表情,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窘迫。感覺到自己被無視,濃眉少年更加無地自容。

「修行可以去很多地方,長安城有數不清的學院。為什麼一定要來天嵐學院?」少女開口說道,她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未有落在那濃眉少年身上一眼,而是直視著蘇長安。她試圖找出蘇長安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但眼前這個少年,瘦弱、境界低下、甚至聽他言語,還有幾分愚笨。她實在想不通,這個少年憑什麼可以得到玉衡大人的青睞。

「我並不是特別想來長安的,可是我爸想讓我來長安,覺得可以出人頭地。而玉衡師叔祖又叫我過來,我在長安無處可去,便來了這裡。」蘇長安說得很平靜,像是在陳述一件家長里短的小事。

少女卻被這話氣得咬了咬牙,她的皇弟天資聰穎,父皇千方百計想要把他送入天嵐學院拜玉衡為師,可還是被玉衡拒絕。眼前這個少年倒好,說得到天嵐學院好像是件很委屈的事情。

「長公主殿下,這個鄉巴佬混不講理,你我也不要再同他廢話,直接收拾他一頓吧。」這時一位身體肥胖的少年走了出來,獰笑著看著蘇長安,滿臉肥瘦一陣抖動。

那位少女,也是這肥胖少年口中的長公主,她眉頭皺了皺,她並不是那種喜歡仗勢欺人的紈子弟。但對於蘇長安能受到玉衡的青睞,心中確實不忿,所以便未有出言阻止。

肥胖少年見長公主不說話,心中以為是得到的長公主的許可。他得意的朝著濃眉少年努了努嘴,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蘇長安面前。

「小子,你現在若是答應小爺不再想著癩蛤蟆吃天鵝肉,入這天嵐學院。小爺保證等下只廢你一條腿。否者,嘿嘿1胖子臉上的肥肉抖動得更加厲害,像是煮沸的麵糊。

蘇長安的眼神忽然明亮起來,他似乎想通了什麼東西。他仰著頭,神情專註的看著胖子。說道:「你們不想我進入天嵐學院。」

眾人愣了愣,忽的爆發出陣陣笑聲,連那位長公主殿下也忍不住掩嘴輕笑兩聲。

「原來是個傻子,現在才明白過來。」那胖子指著蘇長安,說道:「傻子,你給我聽好,我們不是想你入天嵐學院,而是不許你入天嵐學院1

「可是這是為什麼?」蘇長安撓了撓後腦勺,似乎很為難:「就算我不進入天嵐學院,你們也進不了埃」

蘇長安說得很懇切,像是在真心的為眾人感到惋惜。

眾人的嬉笑聲消失了,他們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像是被蘇長安戳中了痛點。胖子臉上的肥肉抖動得更厲害,他身上不知何時泛起陣陣黃光——那是靈氣的波動,也是聚靈境的標誌。

「你找死1胖子一聲怒吼,掄起右手握成的拳頭便朝著蘇長安砸來。

蘇長安一愣,下意識將手放在背上的刀柄處,微微上提,那刀便被拔出一截。

但很快他又皺了皺眉頭,將刀收回了刀鞘,雙腳向後一蹬,堪堪避開了那胖子凌冽的拳風。

眾人驚呼,這胖子雖然算不得什麼厲害的角色,但好歹也是聚靈境。這一拳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都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避開的。可蘇長安雖然有些狼狽,但確實是避開了這一拳。

「反應挺快嘛1胖子一擊不中,心知是在眾人面前丟了臉面。這讓他更加惱怒,他走向蘇長安,渾身靈力運轉,一股氣勢從他身上騰起。剛剛那一拳他只用了六分力,便是顧忌蘇長安的身份,畢竟是玉衡欽點的學生,若真是被他給打殘了,就算他貴為侯爵之子,也是擔待不起。但此時,蘇長安躲過了他的一拳,讓他在眾人與長公主面前丟了臉面,他心中一股熱血上頭,也顧不得許多,只想著著實實的揍上蘇長安一頓,出口惡氣。

蘇長安感覺到這胖子身上氣勢的變化,臉色有些難看。他體內藏有神血,又有梧桐教他的法門,在來長安的路上他一日不輟的勤練,現在他的身體比起常人是要強出一些。但他畢竟還未聚靈,這胖子全力的一拳他定然是躲不過的。

「不要打了,好嗎?」蘇長安問道,聲音很低,像是在請求。

「哈哈哈1眾人頓時又發出一陣嬉笑。

「這小子是個慫包1更有甚者大聲的說道。

連那位長公主殿下也鄙夷的看了蘇長安一眼,心道,也不知道玉衡爺爺想的什麼,這樣的人都可以進入天嵐學院,卻便便不讓我的皇弟進。

胖子是所有人中笑得最開心的,他覺得自己找回了剛剛丟失的顏面。但他並不打算就此放過蘇長安。

「現在求饒太晚了1胖子說道,他的右手再次高高舉起,然後狠狠的砸向蘇長安。這次他用出了他的全部力量,聚靈境的力量不容小噓。若是尋常人被這一拳擊中,身子弱的可能便會橫死當場,身子好一點的也免不了床數月。

蘇長安看著瞳孔中不斷放大的拳頭,終於嘆了一口氣。然後他拔出刀,刀鋒順勢斬向胖子握拳的右手。那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只是眨眼的功夫,蘇長安的刀便已至那胖子拳頭上方不足三寸處。

好快的刀。長公主看得心驚,她從未想過一位還未聚靈的普通人竟然會有這般快的刀法。

而那位胖子更是大急,眼看著這刀便要落下,斬斷他的右臂,但他去勢已成,想收回自己的拳頭已經來不及。

蘇長安此時也微微猶豫,見那胖子神色慌張。終是心中一軟,將刀柄一轉,刀身也順勢一轉,變斬為拍。

「哼1胖子發出一身悶哼,捂著烏青的小臂退到一邊。他看向蘇長安的眼色有些複雜,帶著恐懼與感激。

「我說過,我不想打。」蘇長安說道。他眼神清澈,不似作假。

胖子微微一愣,這時才明白蘇長安剛剛的詢問並不是膽怯,而是不想傷他。想到這裡,他臉色一紅。

「謝謝1胖子紅著臉,拱手向蘇長安說道。

「沒事,我不喜歡傷人。」蘇長安對著胖子笑了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胖子感到無地自容,他又說道:「在下正德候之子,孫應龍。蘇兄今日大恩,在下銘記於心,將來有什麼用得到在下的地方儘管說來。」

「正德候?侯爵?」

「蘇兄聽說過家父?」

「不是,我想問一下,侯爵官大還是男爵官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