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十九章 有關於神的一次對話(下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傅之前,這個世界對我並不好。但這個世界上有我喜歡的東西。比如沫沫,比如我老爹,再比如師娘。我想讓你們可以活在這個世界,但他要毀滅這個世界,那我就不能讓他復活。」 蘇長安覺得自己這段話說得很好,...

?

「神血入體便會和宿主成為一體,想要取出神血,只有殺死宿主。至少現在我不知道究竟有什麼辦法可以取出神血。」梧桐搖頭說道。蘇長安的模樣落在梧桐眼裡,她覺得很難受。他那麼認真的發問,讓她連說些謊話安慰他的勇氣都生不出來。

「這樣嗎?」蘇長安低下了頭,似乎在思考些很重要的問題。過了許久,他才又抬起頭,問道:「那那位神,用我的身體復活后,又會怎麼樣?」

「這是我最擔心的事情。」梧桐微微沉吟,她在想怎樣的措辭告訴蘇長安,才能讓他感覺好受一些。但她終究想不出應該怎樣表達,於是她如是說道:「雖然不知道原因,壁畫上最後說道,復活的神會向這個世界的所有生靈復仇。」

「復仇?」蘇長安皺了皺頭,他不太喜歡這樣的字眼,小說里那些復仇的人最後大概都不會有好下常既然好不容易依靠殺死一個人才活過來,為什麼不好好活者,卻要想著復仇呢?蘇長安不太明白,所以他又問道:「神很強嗎?他一個人怎麼向所有生靈復仇呢?」

「神不止一個,但想來數量也不會太多。算上半神、次神也應該不過百數。而且或許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一些復活的神了,他們只是潛伏在世界的某一處,靜待時機。但他們確實很強,至少壁畫上這麼寫。」

「強?有多強?」蘇長安並不滿意這樣的答案。

「殺星殞,如屠豬狗。」梧桐給出了自己判斷。

蘇長安沉默,他又低下了頭,開始思考些什麼。最後他再次看向梧桐,眼睛里閃爍著比星辰還明亮的光芒。

他說:「那請師娘在神復活前,殺了我,取出神血。」

蘇長安說得既誠懇又認真。這讓梧桐心莫名的發顫。

「為什麼?」梧桐同樣認真的盯著蘇長安的眼睛,想從這個才十六歲的少年眼中看出些什麼,但她所看見卻只是一片明亮得耀眼光芒。

「我不想死。但神血既然取不出來,那那個什麼神就會從我身體里復活。他若是是個好神,那他活了就活了,我或許還可以求他幫我照顧下我的老爹。」蘇長安說道:「但師娘說,他卻是個要毀滅世界的惡神。這個世界對我並不算太好,至少在我遇見師傅之前,這個世界對我並不好。但這個世界上有我喜歡的東西。比如沫沫,比如我老爹,再比如師娘。我想讓你們可以活在這個世界,但他要毀滅這個世界,那我就不能讓他復活。」

蘇長安覺得自己這段話說得很好,也很有氣勢,就像那些小說里寫的那些即將赴死的英雄。而這個時候會有些朋友為他熱淚盈眶,也會有那麼一個兩個女孩為他哭得淚眼婆娑。但很遺憾,這裡只師娘,但師娘如果為他哭兩下鼻子,想來也是不錯,畢竟師娘很漂亮,比沫沫還漂亮。

但蘇長安沒有等到梧桐的眼淚,等來的卻是梧桐的手在他頭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你們搖光一脈的男人都這麼沒出息嗎?」梧桐看上去很生氣,她的聲音大了幾分。「動不動就想著為別人死,你師祖是,你師父是,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也是!還保護世界,你死了,你喜歡的那個沫沫,她跟別人跑了怎麼辦?死了還帶個綠帽子有意思嗎?」

「可是沫沫本來就不喜歡我,他喜歡古寧。怎麼也不算給我帶綠帽子吧。」蘇長安捂著頭,有些委屈的看著梧桐。他以為自己的英雄氣概可以折服自己的師娘,就算不像當年莫聽雨師傅死的時候,哭得那麼梨花帶雨,但多少也應該掉兩滴眼淚吧。卻不想換來的卻是梧桐的一頓臭罵。

「她不喜歡,你不知道讓她喜歡嗎?」梧桐更加惱火了,心道聽雨怎麼收了個這麼笨的徒弟。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讓她喜歡我。」蘇長安更委屈了,若是他有辦法讓蘇沫喜歡上自己,那又何必每次為了蘇沫和古寧在一起卿卿我我而難過。

「你沒有辦法,你師娘有辦法啊1

「是嗎?」蘇長安眼前一亮。

「師娘會騙你?」

「可是我就快死了,若是沫沫喜歡上我,我又要死了,她會很傷心的。」蘇長安神情又暗了下來。

梧桐沒好氣的又在蘇長安頭上敲了一下。說道:「所以你要想辦法活下去啊!不然你的女孩就會被別人搶走了1

「我是想要活下去,可是連師娘你都沒辦法,我又能怎麼樣呢?」

「我現在沒辦法,不代表以後沒辦法!把你手伸過來,我看看你體內的情況。」

梧桐做出一副很兇惡的樣子,但蘇長安知道她是在真心關心自己,便依言伸出自己的一隻手。梧桐同樣也伸出一隻手,放在蘇長安的脈門上。然後閉上雙眼,通過神識,探查著蘇長安體內的情況。

半晌之後,她收回手,睜開雙眼,說道:「情況沒有想象中那麼差。」

「剛剛那個半神想要吞噬你體內的真神之血,真神之血為了自保,消耗了不少的能量。現在它很虛弱。而且你的體內還有你師父給你留下的刀意靈星,它也可以幫助你抵禦神血的侵蝕。」

「師傅留下的刀意星靈?」

「修鍊之道,分為聚靈、九星、繁晨、太一、地靈、天聽、魂守、問道、星殞九境。而第一境聚靈便是在體內結成靈星。尋常人剛剛修鍊出的靈星通常是一片白紙,其擁有的屬性需要人為的根據自身的修鍊之道添加上去。而星殞為了傳承通常會把自己對道的理解化作靈星留在後輩身上,這種傳承方法被稱作星承之術,一位星殞一生也只能完成一次。你體內那顆靈星刀意盎然,應是聽雨留在上面的。它附著在那把刀上,待你拔出刀時,便是激活傳承之時。這既是你師父授予你的傳承,也是害怕你拔出刀時,被神血所噬,留下的一層保護。」

「但這種抵禦卻也只是暫時的,只能延緩你被侵蝕的時間,終究是治標不治本。不過也讓我有更多的時間為你尋找對抗神血的辦法。」

蘇長安聽出了梧桐的離意,心中不舍,連忙說道:「師娘,我跟你一起走吧,我雖然沒什麼本事,但多少還是能幫上點忙吧。」

「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險,你去了不僅幫不上忙,反而會給我平添麻煩。你若真想幫我,就好生修鍊,不要我找到了根除神血辦法,你卻輸給了那勞什子神血。」梧桐說道。

蘇長安想了想,覺得梧桐說得也不無道理。便點了點頭,很鄭重的說道:「師娘放心,我一定不會輸給它的1

梧桐聞言,終是展顏一笑,說不出的明媚動人。然後她伸出手,輕輕放在蘇暢的天靈蓋上。蘇長安只覺得一道熱流自天靈蓋上湧入自己的丹田處。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師娘,你這是?」蘇長安疑惑的看向梧桐。

「這是我的星承之術,你是我的徒弟,我的真火靈星自然是要傳給你的。等下我再授予你一些修鍊法門,你身負我與你師父兩位星殞的星承之術,莫說聚靈境,尋常九星境也不會是你的對手。但這些終究只是外物,你不可懈怠,好生修鍊出自己的靈星,方能更好的對抗你體內的神血。」

蘇長安並不太懂星承之術究竟是為何物,但這種星殞一身都只能使用一次的法術想來是珍稀無比。梧桐用在他身上,卻只是希望他能在神血的侵蝕下多堅持些時日。蘇長安心中感動,卻不知如何表達,只能紅著眼睛看著梧桐,久久不語。

梧桐見他此狀,微微一笑,摸了摸蘇長安的頭,說道:「等你的同伴們醒來,你就和他們一起去長安吧。那裡有你的師叔祖玉衡,你是他們搖光一脈的獨苗,想來他不會看著你這般死去。他活的日子太長,應該會有些法子。修行上的事情也大都可以請教他,這天下星殞,想來在修行之道上,也應該無人能與他比肩了。」梧桐又交代道,末了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又說道。

「記住,無論遇到怎樣的情況,在我未有來尋你之前都不可放棄!別忘你,你可答應過你師父,你要保護我的。若是你死了,師娘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梧桐說完,對著蘇長安又做了一個鬼臉。

蘇長安從未想過師娘還有這樣的一面,一時愣在那裡,不知如何回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