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十七章 你想死嗎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我現在會吃了你,再吸收了你體內的神血。說不定我會因此成為真神。說來還真是謝謝你。」 說著,黑袍人尚還健在的右手猛地伸出,掐住蘇長安的脖子,將他高高提起。 蘇長安想要反抗,可他真的已經毫...

?

劉大宏與古羨君何曾見過這般的景象,他們明白這場戰鬥的層次已經超越了他們太多。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是遠遠看著。

蘇長安一刀斬落,身子順勢落地。

他的頭上冒出陣陣虛汗,不僅因為這一刀耗盡他的氣力。更因為剛剛湧入他體內的東西,那東西所帶有的氣息讓他感到害怕,它就像一隻怪物,陰冷又嗜血。而這隻怪物此刻卻住在了他的體內。他能感覺到它,卻無法驅趕他。

而這時耳畔傳來的怒吼打斷了蘇長安的思緒。

「為什麼!為什麼你身上會有真神之血1黑袍人早已沒了剛剛的雲淡風輕,他的左臂連帶著他的小半個身子掛在他的身上,那詭異的黑袍也被撕爛,露出裡面乾枯的身子。他沖著蘇長安吼著,聲音里有憤怒,但更多的是驚恐。

蘇長安並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他很不安,又渾身無力,他需要極力撐著,才能使自己不昏過去。

「你為什麼還不死?」蘇長安問道,他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失去了半邊身子,還能發出這樣大的聲音。

「死?我剛剛已經死過了!你看不見嗎?我的天照命被你斬落了1那黑袍人已近抓狂,他是何等高貴的存在。但卻莫名其妙的被這個小子斬死了天照神性,他的神血損失一半,實力更是跌落了八成!而他更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這個孩子的體內會有真神的神血。即使是那把刀,也不該有這種東西。

「可你明明還能說話。」蘇長安皺了皺眉頭,很認真的說道。「死了就應該和他們一樣,再也起不來,再也不能說話。」

是的他說得很認真,就像是在宣判著些什麼。

蘇沫死了、古寧死了、紀道死了、藺如死了,還有那些鏢隊的人都死了。他們不能再說話,即使蘇長安有很多話想和他們說,他們都不會聽見,更不會回應他。那才叫死了,而眼前這個怪物還能說話,所以他還沒有死。

蘇長安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再次舉起了他的刀。就算他渾身痛得要命,就算他覺得自己隨時會昏過去。但他要他死,欠債還錢,殺人償命,蘇長安認這個道理。

他的刀就這麼劈了下去,沒有任何抵抗。

他的刀落在了黑袍人的天靈蓋上,卻連那層又薄又難看的爛皮都未又割開。

蘇長安終歸還是沒有了力氣。

「為什麼我殺不死你?」蘇長安這麼問道。

「你體內的神血沉睡了,他還太弱小,你也還太弱校不過能斬落我的天照命,足以讓你自傲了。」黑袍人說道,很有耐心的解釋。然後他好像笑了,因為皮膚下沒有了血肉,他的笑容並不太好辨認。「不過,我現在會吃了你,再吸收了你體內的神血。說不定我會因此成為真神。說來還真是謝謝你。」

說著,黑袍人尚還健在的右手猛地伸出,掐住蘇長安的脖子,將他高高提起。

蘇長安想要反抗,可他真的已經毫無氣力。

「小爵爺1

「蘇長安1

劉大宏與古羨君同時發出驚呼,他們想要上前幫忙,但那黑袍人只是瞟了他們一眼,一道無形的束縛便把二人死死困祝

「自他們沉睡后,這世上終於又要有一位真神誕生了。你們就作為見證人吧,即使是死,你們也會感到榮幸吧。」說到這裡,他轉過頭看向古羨君,露出一個自以為優雅實則難看至極的笑容,再次說道:「當然,你不會死,你將成為我的神后。和我一起統治這個世界。」

蘇長安更本聽不懂黑袍人在說什麼,他也不覺得自己體內有神血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他只知道黑袍人好像要吃掉他,他討厭這種死法。他忽然生出一些力量,想要扳開黑袍人捏住他喉嚨的手。但終究只是徒勞,那一刀已經耗盡了他所有力量,也用光了莫聽雨留給他的饋贈。

「沒用的,我感覺到你體內神血的力量耗盡了,沒有了他。你不會是我的對手。」黑袍人說道,他看著蘇長安,眼神裡帶著一種讓人作嘔的憐憫。

因為被緊緊捏住喉嚨,蘇長安的呼吸開始變得困難,視線也開始變得模糊。

「真神之血啊1黑袍人發出感嘆,眼神里的垂涎讓他本就難看的面貌變得更加醜陋。他對著蘇長安猛吸一口氣,蘇長安便感到體內的某些東西開始朝著黑袍人的方向流失。

蘇長安能清晰的知道自己每分每秒都在失衰弱。但他極力想保持清醒,他用盡全身力氣睜開眼睛,入眼的是一片星空。

直到這時蘇長安才發現,今夜的星空不知何時變得如此燦爛。

夜空中的星辰閃爍,一顆又一顆,他叫不出名字,卻覺得漂亮極了。

死在這樣的星空下,倒還是不錯。蘇長安這麼想道。

忽然他看見有一顆星星很不一樣,它泛著紅光,像是夜空中的火焰。那火焰越來越大,蘇長安的瞳孔也隨之放大。

「嚶1他的耳畔傳來一聲清鳴,像是某種鳥的叫聲。蘇長安覺得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來。忽然他虛弱的臉上散發出某種光彩,像是將死之人的迴光返照。

他極力的俯下頭,因為被黑袍人捏著脖子,這個動作差點把他的骨頭弄碎。他看著黑袍人,黑袍人正張著嘴,從他身上吸取著些什麼東西。

蘇長安看著他,無比認真的說道:「對不起,恐怕今天你殺不了我了。」

或許是被蘇長安篤定的神情唬住,黑袍人愣了愣,他覺得蘇長安應該是瘋了,他剛想要說點什麼。卻被一道聲音打斷。

那道聲音是這麼說的:「你想死嗎?」

然後黑袍人眼前一花,他看見一隻渾身燃著火焰的大鳥落在身前,化作一位赤足的紅衣女子。

那女子生得芳華絕代,傾國傾城,眉宇間卻帶著煞氣。

她赤足走到黑袍人身前,足上掛著的鈴鐺叮叮作響。

「你想死嗎?」她再次問道,眉頭皺得更深了。黑袍人似乎被眼前的變數怔住了,一時沒有回答。

紅衣女子臉上的煞氣變為了殺意,她的音量大了幾分。她又一次問道:「天照,你這上個紀元苟延殘喘下來的舊神!告訴我!你想死嗎!!1

黑袍人真的被嚇住了,來歷不明的紅衣女子一語道出了他的根腳。他以為這個世上關於他的信息早已被淹沒在歷史的車軸下。

他把蘇長安抓的更緊了,他敏銳的意識到,眼前這個紅衣女子與蘇長安有著很深的聯繫。再沒有摸清紅衣女子底細之前,蘇長安將是他手上最重要的籌碼。

「找死!!1女子似乎被黑袍人這個動作徹底激怒,她眸子里星芒一閃,黑袍人僅有的手臂從胳膊處齊根切落。蘇長安應聲落地。

黑袍人疑惑的轉過頭,他什麼都未有看見,亦未感覺到,以至於蘇長安落地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手臂被斬斷了。他臉色的疑惑轉而變成了的恐懼,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他感覺到一絲絲真神的氣息。

蘇長安狼狽的站起身子,他狠狠的呼吸了幾口空氣。再用衣袖抹去自己臉上的污漬與血跡。然後轉過頭,對著紅衣女子露齒一笑,有些抱怨的說道:「師娘,你再晚來一步,我就要去見師父了。」

這紅衣女子,便是那日化作鳳凰的梧桐。

「你師父的英魂回歸星海,在天上。你死了也見不了。」梧桐白了蘇長安一眼說道。

「啊?這樣啊?」蘇長安有些失望。

「這麼想死?」梧桐又好氣又好笑,抬起手就在蘇長安的頭上敲了一下。

「不想不想。」蘇長安嬉笑道,有梧桐在,他終於不用擔心黑袍人的事了。轉過頭看著狼狽的劉大宏還有依舊躺在地上的古寧幾人,剛剛好起來的心情又變得難過起來。他望向梧桐,說道:「師娘,能幫做一件事嗎?」

「什麼事?」梧桐挑了挑眉頭,語氣不咸不淡的說道。

「幫我殺了他1蘇長安指了指,已經呆若木雞的黑袍人,很認真的說道。「我殺不了他,可又想殺他,所以只有麻煩師娘。」

「我殺不了他。」梧桐看了看黑袍人,搖了搖頭說道。

「怎麼會?」蘇長安感到不解,梧桐連手指都未動便斬了黑袍人一條手臂。蘇長安覺得梧桐殺這個黑袍人,應該是件很輕鬆的事情。

「你知道他是什麼嗎?」梧桐卻反問道。

「他說他是神,但我差點就殺了他了。應該沒這麼弱的神。」蘇長安看了看黑袍人那枯骨一樣的身體,又補充道:「應該也沒有這麼丑的神。」

梧桐失笑,對於蘇長安對神的判定標準不置可否。她說道:「在大陸的南邊有一個島國,名曰東瀛。傳說在很久之前,那裡人鬼同居,日里百姓勞作,夜裡百鬼橫行,就無人敢再外面行走。後來他們居住的地方,來了一個男人,收復了百鬼。百姓們在晚上也可以如白天一般自由活動,百姓們很感激他,便奉他為神,稱他為天照。」

「那他真的是神了?」蘇長安很詫異,再次很認真的看了看黑袍人,說道:「聽上去那位神是個好神,可我覺得他不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