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十一章 北地閑話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說的是,是古某女兒態了,讓你見笑了。」 「各位,北嵐城到了1說話間,已到了北嵐城,劉大宏扯著嗓門吼道。 眾人下車,準備接受入城的檢查。 北嵐城市大魏在北地的重鎮,時常會有些異族...

?

不知不覺,蘇長安等人上路已有兩日。

北地不比中原,山路崎嶇,少有官道。眾人雖坐在馬車上,但終免不了一路顛簸。

這時,時至傍晚。

「蘇爵爺、古公子。前面便是北嵐城了,今日我們便在那裡休息。這幾日顛簸,辛苦眾位了。」趕著馬車的劉大宏對著車廂內的二人說道。

「好啊1蘇長安從馬車裡探出頭,這幾日猶如大家閨秀一般待在不見天日的馬車內,蘇長安感覺自己就快要生鏽一般。

「北嵐城?」古寧也探出了腦袋,他極目看去,卻見風雪中遠處矗立著一座雄偉的城郭。在北地,能有這般氣勢的城郭也就只有古家晉王的北嵐城了。

「劉鏢頭,這去長安,走花樓鎮不是要近一點嗎?從北嵐城繞行可要多好幾日的腳程。」古寧作為長門鎮太守的世子,多少還是有點見識。他有此一問倒不是懷疑劉大宏等人,只是怕耽誤了在長安學院開學的日子。

「哈哈,古公子莫怪。這到長安老劉跑了不下百遍,心裡有數,自是不會耽擱幾位的大事。」劉大宏笑道。「實不相瞞,來北嵐城劉某是有點私心的,這兒,我們還有一位僱主,也得送一位世子去長安讀書,所以便繞了點路,來接這位世子,一併送往長安。」

「哦。」古寧點了點頭,劉大宏跑鏢這麼多年,德行方面還是信得過。若是為了接人,倒也沒什麼,不過繞幾日路,不耽誤到長安的日期便可。

「接誰啊?」蘇長安更不在意,他只想著找時間讓劉大宏教他些刀法,只是這幾日風餐露宿,鏢隊的幾人得輪換著守夜,所以並沒有太多時間。但今日到了城中,想必劉大宏也不好再拒絕他了。

「晉王古家的一位公子吧。說起來應該還是古公子的親戚吧1劉大宏說道。

長門古相亭本來就是晉王古家出來的分支,說是與古寧親戚倒是不差。

「晉王古家?」古寧的眉頭皺了一皺,他並不太喜歡晉王古家的人。小時候古家王爺每逢大壽便會邀請他們這些旁系祝壽,但主家人卻不太看得起他們這些旁系,他爸爸說是長門太守,但跟主家比起來了,根本上不得檯面。所以,每次去別說主家的那些公子小姐,就是下人也對他們愛理不理。

古寧雖然是為儒生,深知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但終究不過才堪堪十六歲,對於主家多少有些怨言。

「恩啊,古家公子身份尊貴,到時候還得麻煩和二位擠一擠。」正在趕車的劉大宏沒有注意到古寧的異樣,繼續說道。

四輛馬車,一輛是個他們鏢隊休息用的,擠著三四個男子,自然不能再住人。而紀道與藺如的馬車,雖然只有兩人,但二人雖在長門算是富家子弟,但說到底也不過是些不入流的軍人的孩子,蘇沫又是女眷,雖說大魏民風開放,但若與男子長期共處一室免不了一些風言風語,自然是不妥。只有蘇長安與古寧,一位是大魏爵爺,一位是古家旁系公子。這雖比不上晉王古家人,但也不至於掉了他的身價。

古寧的眉頭皺得更深了,若是與主家公子的人常日同處一室,這一路的旅程想來不會太過愉快。

「古兄,你這是怎麼了?」蘇長安看出了古寧的異樣,幾日相處,蘇長安雖依然把古寧依舊當做情敵,但卻依舊免不了被古寧的風骨折服。二人又年紀相仿,不自覺的倒是熟絡起來。

「沒什麼。」古寧強顏一笑,退回車內。

「是不是晉王古家的人不好相處?」蘇長安小聲問道。

「恩。」古寧點了點頭,微微斟酌,方才繼續說道:「晉王古家畢竟是大魏的王侯,多少有點傲氣。也不是說不好相處,只是。。。恩。。。只是眼界不同,與我們這些村野之民,少有話題可聊。若是同處一室,怕有所尷尬。」

以古寧這種儒生的性子終究是說不出自家主家的壞話,只能措辭的謹慎的大概表述一番。

蘇長安自不是本人,當下便聽了出來,道:「就是說他們晉王古家的人瞧不起人唄。」

「恩。」古寧點了點頭,算是默認,心裡對主家的怨氣讓他終究未有反駁蘇長安的話。

「那又何妨。他看不起你我,你我不看他便是。」蘇長安親近的搭上古寧的肩膀,「我倆說我倆的,他要是願意聽就聽著,不願意聽便去車下走著。難不成他一人還得想著我們來伺候?」蘇長安的想法很簡單,古寧是他的情敵,但那是長門鎮內的事情。新來的古家公子是長門外的人,安內必先攘外,所以這次他很明確的站在古寧一邊。

古寧聞言,心中稍慰,點了點頭。說道,「蘇兄說的是,是古某女兒態了,讓你見笑了。」

「各位,北嵐城到了1說話間,已到了北嵐城,劉大宏扯著嗓門吼道。

眾人下車,準備接受入城的檢查。

北嵐城市大魏在北地的重鎮,時常會有些異族想要混進城中打探消息,所以這種例行檢查是常有的事。平日里只是看看名牌,再自報家門則可。但今日的檢查卻異常嚴格,蘇長安踮著腳看了看,搜身、名牌、連從何地何時來,到北嵐作甚,何日離去都問得一清二楚,還得一一登記。

蘇長安平日里走動得少,但也知道這般架勢絕不尋常,便小聲問道。

「劉大哥,這是怎麼回事?平日里北嵐城的檢查也這麼嚴嗎?」

「不會1回答他的卻是古寧,他每年都會來北嵐城一兩次,參加主家的一些聚會。但即使是古家王爺八十大壽時也未有這般嚴格。「想來應該是有些什麼事情發生吧。」

「好像是北邊的妖族又不太平了,估計是為了防外族吧。」劉大宏接話道。

蘇長安聞言,想著前幾日自家老爹被急匆匆的調往困龍關,心裡多少有些擔憂。

只消片刻,便輪到了蘇長安一行。

劉大宏是個老江湖,塞了十來文前,守城的士兵倒也不難為,正常過場一過便放了行。

北嵐城不愧是北地重鎮,街上商戶林立,行人絡繹不絕。讓幾位幾乎從未出國北門鎮的年輕人看得目瞪口呆。

「恐怕連長安城也不過如此吧。」走在隊尾的紀道如此感嘆道。

「沒見過世面,長安城比這裡不知道要繁華多少倍。」蘇長安難得找到機會,擠兌一下紀道,以報當年在學院里被欺負的仇。

紀道鬧了個紅臉,一時無言。只是礙於蘇長安的身份,憤恨的看著他,卻不敢再想以往那般動手。

「古哥哥,你看那個鐲子,好漂亮。」

「沫沫喜歡?我們去看看。」

兩人鬥嘴時,身邊響起蘇沫與古寧的對話。蘇長安轉頭看去,卻見蘇沫親昵的拉著古寧的手,走到路邊的一個攤鋪前,對著上面的飾物精挑細眩也不知道兩人說些什麼,只聽見蘇沫發出陣陣銀鈴般的笑聲。

蘇長安見此,如打了霜的茄子,剛剛和紀道鬥氣取得的小小成就感,頓時煙消雲散。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紀道上前說道,眼裡滿是戲謔。

「。。。。。。」這次換蘇長安無言以對,同樣憤恨的看著紀道,可礙於對方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身子,同樣不敢出手。

「和氣生財。」一邊的藺如上前勸道,這傢伙雖是武生,卻寡言少語,一路上惜字如金。而說話少的人,一說話,通常分量不輕。

所以蘇長安與紀道都買了藺如的面子,不再大眼瞪小眼,帶著些許怒氣跟上了大部隊。

眾人一路走走停停,終於是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一座大得快趕上半個長門鎮的府邸,門高八尺,寬四尺,門釘九縱七橫,上書牌匾晉王府!門前侍衛八名,手持戰戟,腰挎長刀,對面而立,器宇軒昂。

路上劉大宏曾告知,眾人到王府報道,王府的人會負責安排住處。所以眾人除了感嘆這王府氣勢鴻宇之外,倒無其他疑問。

天色將晚,劉大宏也不敢再耽擱,帶著眾人走到王府門前,正要請門前侍衛前去通報。卻見那古家大門被緩緩推開,一位老者正站在門后,正眯著眼睛看著幾人。

那老者身著灰色布袍,滿頭銀絲,臉上皺紋密布,身子還有些佝僂。看上去,似乎已有古稀之齡。

「來者可是長門鎮劉鏢頭?」還不待劉大宏自報家門,那老頭便朗聲問道。

那聲音中氣十足,實在不像是一位這樣的老者發出的。

「是個高手1蘇長安表情嚴肅,小聲對眾人說道。

「哦?何以見得?」古寧見蘇長安神情不似玩笑,但這老人是古家管家,古寧也見過幾次,未覺得有什麼特異之處,所以便好奇的問道。

「書上說過,大戶人家的老管家,不是隱世高人就是絕世高手。」蘇長安如是說道。

「還有這等奇書?蘇兄得空時可與我講講?」

「好說好說。」蘇長安一向很樂意和人分享自己的書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