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十章 此去長安路迢迢(下)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年,除了大點,確實看不出這刀有何特別之處。心裡暗暗奇怪,按說蘇長安被聖上封了爵爺,也算一位人物,怎麼使這樣一把破刀? 「劉某看爵爺負著一把刀,想必也會使些刀法。小的的刀法跟爵爺比起來應該上不得...

?

在長門的日子過得很快,一晃便是三日過去。

蘇長安這幾日過得很愜意,他是爵爺,長門鎮若是論身份,連古相亭也不如他。沒人叫他蘇二爺,更沒有人敢再叫他蘇二狗。哪怕紀道遇見了他,也得乖乖的喚他一身蘇爵爺。莫說再欺負他,就是看他一眼也得畏畏縮縮的。

他很喜歡這種感覺,卻又很不喜歡。

喜歡的是自己無論走到哪裡,大家都得看著他,彷彿這世界的中心終於轉向自己。但是,他也自己知道這不對,大家看著他,卻只敢遠遠的看著他。這個世界依然在離他很遠,不同的是,以前他在仰望這個世界,現在他在俯視這個世界。但不變的是,他依然孤身一人。

這天,是動身前往長安的日子。蘇長安早早的起了床。屋子空蕩蕩的,他老爹因為軍中有急事,昨日便被調到北地的最前線困龍關去了。蘇泰現在已經是千戶了,軍中很多事情多少都需要他在場,即使沒有發言權,但旁聽卻是必須的。他走的時候,臉色很不好看。蘇長安問他,他也不說,蘇長安也就作罷了。

蘇長安不是太喜歡蘇泰的差事。他太忙了,自從聖皇登基以來。他雄才大略,勵精圖治。適逢人族星殞層出。他高座在長安城裡,運籌帷幄,北擊妖族,西擴蠻地,一路開疆擴土。也就這數十年,曾經的星殞們或老死、或戰死、或如搖光一般意外隕落,但終歸是死了。人族的星殞僅剩七位,他才漸漸收斂起了南征北戰的步伐。蘇長安的老爹就這樣,聖皇要開疆擴土,他就得去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聖皇要休養生息,他就得去邊關保家衛國。

所以,自蘇長安記事以來,蘇泰就很少有時間陪他。

所以,蘇長安的心裡其實並不太喜歡聖皇,但他知道這不能說出來。因為大多數都很喜歡他,他雖然開疆拓土,卻不窮兵黷武;雖好大喜功,卻賦輕稅薄;雖篡了漢家天下,立了大魏,但又名正言順。

坊間都說他是千古一帝,蘇長安想若不是自己老爹常年在外征戰,他或許也會喜歡他。但現在,蘇長安就是不喜歡他。

蘇長安的把從王嫂家買來的包子吃完,再舔乾淨手上沾的油脂。來到大廳供奉的那把大刀前,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他就獃獃的看著那火頭一點點的向下蔓延,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待香燃盡,他取下那把刀,背在背上,關好自家的房門。認真的檢查了三遍是否鎖好,他可不想待到自己老爹回來,卻發現自家被賊人翻了個頂朝天。

然後他轉身,踏著一地薄雪,走出了長門鎮。那模樣,像極了當年離開長安的莫聽雨。

鎮門口,古寧已在等候,同行的蘇沫、藺如、紀道也在,還有幾個中年男子亦牽著幾匹馬車站在雪地里。

「蘇兄,你來了?」古寧迎了上來,他穿著一席儒生青袍,髮髻用一根雪白的玉簪扎著,滿臉笑意。一如他的父親,溫潤如玉。

「古。。。古兄久等了。」蘇長安還不太適應這樣的稱呼,但他們已經成年了,以往直呼其名的叫法也就不合禮數了。他努力讓自己目不斜視,可餘光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一旁的蘇沫,她一身青衣,梳著兩隻馬尾,向兩邊垂著,似乎感受到蘇長安的目光,她沖著蘇長安笑了笑,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

蘇長安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他輕咳一聲,掩飾住自己的異樣。身子順勢轉過去,對著另外幾人說道:「也讓諸位久等了。」

幾人也連忙見禮,蘇長安現在貴為爵爺,他們不敢怠慢。

「蘇兄說笑了,我們也是剛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劉鏢頭。」古寧指著正在走來的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這中年男子長得很是粗壯,國字臉,厚嘴唇,手提一把柳葉刀。臉上著不住風霜,一看便是從辛苦日子裡走過來的人。這男子,蘇長安倒是認識。

此男子名曰劉大宏,在長門鎮也算小有名氣。他是個鏢頭,帶著一個七八人左右的鏢隊。每年往返於長門與長安之間。有鏢的時候他們便走鏢,沒鏢的時候便帶著貨物做些倒買倒賣的生意。

當然,這並不稀奇,在大魏朝這樣的鏢隊數不勝數。但長門與長安之間隔著幽雲嶺,那裡精怪橫行。別說尋常百姓,就是朝廷軍隊的人想要從幽雲嶺過都得有聖賢給的寶物護體,否者也是凶多吉少。但是劉大宏他們偏偏就能從幽雲嶺安然出入,每年押著鏢從長安到長門,再從長門到長安,賺著讓人眼紅不以的銀子。

坊間盛傳劉大宏會古語,能與精怪們交流,每年給他們帶去供奉,才換來在幽雲嶺安然出入的機會。但對於此,劉大宏隻字不提。

再沒有遇見莫聽雨之前,蘇長安一直覺得長門鎮里最像書裡面那些刀客劍俠的,莫過於這劉大宏了,甚至曾經還一度很崇拜他,想著跟他拜師學藝。

今日一見,卻發現他很普通。和一般的中年男子沒什麼區別,甚至看上去還沒有自家老爹厲害。

蘇長安不由有些失望,但看見了他手上的刀,眼睛又亮了起來。

「你會使刀?」蘇長安問道。

劉大宏一愣,他正要拜見蘇長安,卻被蘇長安沒頭沒腦的一個問題,把到嘴邊話生生咽了回去。

「是的。小的常年在外奔走,練了些刀法,以作防身之用。」說著,他瞥了瞥蘇長安背後的那把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大刀。那大刀藏於刀鞘,看不見刀身,但刀鞘破破爛爛,甚至還沾了些油污。劉大宏用刀多年,除了大點,確實看不出這刀有何特別之處。心裡暗暗奇怪,按說蘇長安被聖上封了爵爺,也算一位人物,怎麼使這樣一把破刀?

「劉某看爵爺負著一把刀,想必也會使些刀法。小的的刀法跟爵爺比起來應該上不得檯面。」雖然心裡奇怪,可蘇長安畢竟是爵爺,劉大宏混跡江湖這麼多年,自然見風使舵的眼色還是有的。

「我不會用刀。所以想請你教我刀法。」蘇長安如實說道,莫聽雨當年說教他一刀,只教一次。蘇長安也看了他那一刀,也記住了那一刀。他這兩年來,每天都很真的練那一刀,可就是練不會。

他覺得他還算聰明,也算勤奮。那麼練不會就應該是這一刀太難,所以他想先找點簡單的練起。

「這不該啊?天刀莫聽雨不是你師父嗎?」劉大宏問道。他常年來往於長門與長安之間,消息自然靈通得很。關於莫聽雨的事情,他早已爛熟於心。被譽為人族數百年來最天才的天才,當年他境界堪堪太一境,刀法就已經獨步天下了。前兩年,更是以太一境的實力斬了星殞,天下人都稱他為天刀莫聽雨。而蘇長安最為他的弟子怎麼能不會刀法?

「他是教過我。」蘇長安有些為難,若是說自己沒有學會,怕是在蘇沫面前掉了面子。思來想去,方才說道:「可我現在使不出來。」

「哦?」劉大宏一愣,方才醒悟過來,當年莫聽雨太一境一刀便可以斬了星殞,那用的刀法定是極為高深。眼前蘇長安連聚靈都還沒有成功,使不出那般奧妙的刀法也是情理之中。可轉眼又陷入了兩難,蘇長安是莫聽雨的徒弟,莫聽雨是搖光的徒弟。他的刀法倒不稀奇,可若是教了蘇長安,自己這身份就尷尬了。與友人喝酒吹牛到可以說說自己和莫聽雨平起平坐,多些面子;但要是被有心人知道,恐免不了禍患。但蘇長安貴為爵爺,當著這麼些人請他教刀,他又不敢拂了蘇長安的面子。心裡微微斟酌,才說道。

「蘇爵爺說笑了。教你刀法我可不敢,但若是你在刀法上有什麼問題,我們倒是可以探討一下。」

「那好。」蘇長安想不到那麼多,只要能學刀,怎麼都行。「那要是得了空,我便找你。」

「好勒。」劉大宏笑著應了下來。

眾人又寒暄一陣,便準備坐上馬車動身了。

劉大宏一共帶了七個人,四輛馬車。古寧蘇長安一輛,紀道藺如一輛,蘇沫一輛,剩下一輛是給自己人休息用的。這一路免不了風餐露宿,得有人守夜,那輛馬車就是給守夜人在白天趕路的時候休息用的。

「各位坐好了,老劉起鏢了1劉大宏跨上馬,向車裡的眾人招呼一聲,便揚起手上的鞭子抽在馬屁股上。

那馬吃痛的嘶叫一聲,邁著腿便向遠處走去。

蘇長安撩開馬車的帘子,回頭最後看了長門鎮最後一眼。

時至晌午,小雪紛紛,長門鎮炊煙寥寥,街道上恍惚有下課的學童在追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