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八章 玉衡搖光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書童七品官,從長安來的人大多有些背景,哪怕只是一位信使,古相亭也不敢怠慢。 「古大人多禮了,小的只是一位送信之人,擔待不起。」那馬上男子嘴上如此說道,神情卻傲慢得很。也不下馬,而是居高臨下的看...

?

長門鎮上越來越熱鬧,距離信使到的時間也越來越近。

蘇長安看了看自己身旁信心滿滿的老爹,心裡很是沉重。等到信使來的時候,便是那種信心破滅的時候。那時候若是他老爹當著全長門鎮的面狠狠的揍他一頓,蘇長安也覺得自己該罰。但他最怕卻是他老爹對他的信任被辜負,那種一直憧憬的東西突然消失時的絕望。

他不想這樣,他希望他老爹可以以他為榮。可以在酒桌上向人吹噓自己的兒子多麼了不起。但他卻做不到,所以他的老爹只能在別人吹噓自己兒子的時候,默默的坐在一旁喝酒。

想到這裡,蘇長安很沮喪。他又看了看沫沫,十六歲的她長得更加楚楚動人了,她站在古寧身邊。一個英俊瀟洒,一個嬌小可愛。信使未到,所有人的讚歎卻早已不絕於耳。彷彿他們才是世界的中心。

有道是,紅花有人看,野草無人識。而他,蘇長安,就是那路邊的野草。

前方忽然傳來陣陣驚呼,蘇長安的惆悵被打斷了。他抬頭看去,只見一位身著黑色甲胄的男子騎著一匹高頭大馬絕塵而來。他知道,送榜的信使來了。

長門鎮沸騰了。

古相亭作為太守自然要上去迎接,他一身淡藍色官袍,頭上用玉簪串著發冠,一席黑髮梳理得井井有條。臉上春風和煦,更是掩不住的笑意。他的兒子今天便要中榜了,這樣的事情又怎能叫人不開心呢?

「長門鎮太守古相亭見過大人。」古相亭拱手作揖。

有道是長安書童七品官,從長安來的人大多有些背景,哪怕只是一位信使,古相亭也不敢怠慢。

「古大人多禮了,小的只是一位送信之人,擔待不起。」那馬上男子嘴上如此說道,神情卻傲慢得很。也不下馬,而是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

古相亭微微皺眉,心中雖有不滿,臉上卻依舊恭謙道:「大人那裡的話,這長安到長門舟車勞頓,不若在長門歇息便可。」

「罷了。」那男子擺了擺手,「諸位學生等得心焦,我也早點放榜,趕往下一站。」說完,男子從懷裡掏出一卷黃色捲軸,小心翼翼的在手裡展開。

那是聖皇欽點的中榜學生名單。

長門鎮里瞬間鴉雀無聲,都緊張的看著那男子,靜待他將捲軸上的名字一一道來。

蘇泰也很激動,雖然他相信自己的兒子,但這個時候難免心裡打鼓,他拍了拍蘇長安的肩膀,像是給自己兒子鼓勁,又像是給自己打氣。

「一定有你。」他小聲的給蘇長安說道。

蘇長安聞言,心裡更是難受,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腳,一言不發。

「此次長門鎮中榜學生有四人。」男子終於開始念榜。

「第四名藺如。入金百院。」

話音一落,人群里便想起一陣歡呼,蘇長安知道他,那是武院的學生,長得人高馬大,年紀輕輕便入了聞道境。這修鍊一途,無論是文武都分為九大境界,分別是聞道、聚靈、抱元、歸一、地靈、天聽、魂守、問道、星殞。這聞道雖是第一境界,卻也是不簡單,蘇泰已經年過四十,也才堪堪聚靈境,便可以在軍營里混得一個百夫長的位置。由此便知這入境難,升境更難如登天。

「第三名紀道。入鴻鵠院。」

又是一陣歡呼,鴻鵠院排名雖和那金百院一樣都是末流,但好歹入了前一百。往年長門鎮雖也能有四五個學生入選,但大都是百名以外的學院。這次才第三名便入了前百,實在是不可思議。這也讓人們更期待古寧這個長門才俊的成績了。

蘇長安低著頭瞥了瞥紀道,這紀道雖然是個文生,卻長得虎背熊腰。往年仗著自己的身體常常欺負蘇長安。這兩年大家長了年紀,蘇長安也長了身體,看起來終於和同齡孩子差不多的模樣。紀道倒也沒怎麼欺辱於他,但終歸少不了時不時的冷嘲熱諷。

似乎感受到了蘇長安的目光,紀道得以洋洋的橫了他一眼,蘇長安趕忙低下頭,不敢看他。

「第二名蘇沫。入紅袖院。」

紅袖院長安學院排名第六十一位,應該長門數十年來最好的成績了。但人群卻沒有太多訝異,反而大家都屏氣凝神的看著念榜的男子,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就連蘇沫本人對於自己的成績都似乎不太在意,而是緊緊抓著身旁古寧的手臂,一臉期待的看著男子。

他們都在等著,等著男子告訴他們,他們的長門公子古寧究竟會是何等驚艷的成績。

而蘇泰的臉色一片蒼白,他雖然對自己的兒子很有信心,但是卻也知道比起古太守的公子卻相去甚遠。如今只剩一個名額,難道自己的孩子還能和古寧相比?

蘇長安自然感受到蘇泰地異樣,卻不敢多言,只能把腦袋低得更深。

「第一名。。。」那念榜男子終於開口了。

長門鎮的百姓呼吸,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便會錯過些什麼一樣。

「第一名,古寧!入崑崙院1

這次響起的不再是歡呼,而是驚呼。

崑崙院!那可是長安學院里排名前十的學院。這在長門的歷史上可是從未有出現過的事情。

人潮里的歡呼一浪高過一浪,百姓們高聲向著古相亭與古寧祝賀。

蘇長安閉上眼睛,不敢抬頭。他在等著他老爹的臭罵甚至拳腳相向。

但他終於沒有等到。

他疑惑的睜開眼,他看著自己的老爹,走向古相亭笑著向他祝賀,就像那些百姓一樣。但他笑得很難看,像是極力忍著些什麼東西。

蘇長安的心莫名的有些刺痛,他看著人群,看著雀躍的蘇沫,看著洋溢著笑容的長門鎮居民。他似乎感覺到這個世界正在離自己遠去,他就像一顆煤球,與這個光彩艷麗的世界格格不入。他突然發現長大似乎並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咳咳1大馬上的男子一陣輕咳,打斷了興奮的人群。他們轉頭看向他,眼神疑惑。

「還有一事。」那男子說著翻下馬背,不在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眾人。

他將那捲軸收入懷中,順的,又掏出一物。那是一卷黃色的錦緞,兩頭鑲著金邊。

是聖旨!

古相亭心裡一咯,他也是在參加古家晉王一次宴會上見過一次聖旨,那是聖皇頒給已經年過古稀的晉王的。卻不知小小長門鎮,有何事需要聖皇聖旨下詔。來不及多想,趕忙伏首跪地。

周圍百姓不明所以,但見太守如此,也都趕忙效仿,紛紛跪下。

蘇長安也被蘇泰拉著跪在地上,心裡卻奇怪的緊,究竟所謂何事。

「威德八十六年,大魏聖皇詔曰。」

「長門縣男,聖賢搖光之徒孫,天刀莫聽雨之徒,蘇長安,助其師誅殺妖邪。其功在社稷,德行天下。朕甚嘉之。念其年幼,封其為盪妖爵。其父蘇泰,宣德明恩,守節乘誼,戎馬半生,封為千戶,賞地百畝,黃金百兩。欽此。」

長門鎮忽的變得安靜,那是一種落針可聞的死一般的寂靜。

蘇泰地眼睛睜得老大,怔怔的看著宣讀聖旨的男子,腦子裡變得一片空白。他是很相信自己的兒子,也覺得他會有出息。但這聖旨的內容,超出了他預計的出息太多了。

蘇長安同樣很驚訝,那夜之後他打聽過,關於莫聽雨與妖族聖女的故事。這本就不是什麼隱秘的事情,只是長門地處偏僻,所知之人較少而已。但那一夜,莫聽雨並沒有殺梧桐,反而救了她。那誅殺妖邪又從何說起?而且,最讓蘇長安疑惑的是,那一夜在他看來,知道的人不過自己、師娘、以及那位白衣女子。那長安城裡那位聖皇是怎麼知道的?自己和師娘斷然不會說出去,那麼定是那位白衣女子說出去的了。

看著冷冰冰的,想不到卻是一個長舌婦。蘇長安在心裡暗暗想道。

而長門鎮里的百姓更加驚訝,蘇長安是誰?雖然比不了那些欺男霸女、魚肉鄉里的紈子弟。但不學無術是出了名的,經常被學院的先生指著鼻子罵,那聲音長門鎮里都聽得到。這樣的人竟然是什麼莫聽雨的徒弟,搖光的徒孫。莫聽雨是誰在座的可能不知道,但是搖光作為一名護佑人族近百年的星殞,雖然十年前隕落,但現在聽到他的名字卻依舊如雷貫耳。

「怎麼了?還不接旨?」男子見自己宣完聖旨半晌,依然無人上來接旨,有些奇怪的看向跪在一旁的古相亭,小聲問道。「古太守,你們鎮里的蘇男爵不在嗎?」

古相亭不愧為太守,多少見過些世面,他回過神來,來不及細想。對著還在發獃的蘇泰說道:「蘇千戶快和你兒子一起接旨。」

這時蘇泰才醒悟過來,趕忙拉著兒子上前恭恭敬敬接過聖旨,再高呼一聲萬歲,才算禮畢。

眾人跟著起身,街道上卻依然鴉雀無聲。

「還有。」那男子認清了誰才是正主,臉上露出了獻媚笑容,沒有了方才的高傲。「爵爺的師叔祖,玉衡大人托我給你帶句話,讓你跟著去京都修行的學生一道長安。梧桐院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在場有些見識的人再次倒抽一口涼氣,玉衡是誰?搖光師兄,人族在世最長的星殞,傳說他已有兩百餘歲。梧桐院是什麼地方,長安排名第一的學院,當年聖皇想送太子進梧桐院,卻被玉衡拒絕。

蘇長安木訥的拿著聖旨,點了點頭,看似雲淡風輕的應了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