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四章 莫倚樓台聽秋雨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p> 這時星光忽然亮了起來,透過窗戶照在蘇長安的臉上。 他的嘴越張越大,就好像再也合不攏了一樣。 他在剛剛那短短几息里,從長門鎮一個不學無術的男孩,變成了搖光一脈在這世界上除了莫聽雨...

?

夜已過半。

長門的雪越下越大。

蘇長安在床上輾轉反覆。

莫聽雨倚牆而靠,懷抱著他的那把刀。再過兩個時辰他就要出發,去殺那個十年前他便決定要殺的人。

蘇長安還太校他才十四歲。他只知道死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但究竟什麼是死,死了會怎樣。他還不太懂。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蘇長安坐起了身子,他看見莫聽雨在黑暗中的身影。

「莫聽雨。」莫聽雨回答道,他閉著眼,卻從未睡著。他只是在等,一息又一息,每一息過去,就意味著離見到她就近了一息。光是想到這一點,他就感覺到他的血彷彿要燃燒起來。

「我叫蘇長安。」蘇長安說道。

「恩,是個好名字。」莫聽雨很認真的誇獎。「你不睡覺了嗎?明天不用去書院嗎?」

蘇長安突然很想哭,我明天要去書院,你卻要死了。

我明天會在書院讀書,會偷偷看沫沫,會被紀道和王宏嘲笑。

你卻要背著你的刀,去殺你口中的他,然後再也不回來。

蘇長安突然有些明白死究竟是什麼了。

想到這裡,他的淚水再也止不祝

「我還沒看過你用刀。你就要走了,再也不回來。我又找不到人教我刀法了。」蘇長安帶著哭腔說道。

他並不想哭,他努力裝成大人。他覺得大人就應該像莫聽雨那樣,坦然面對生死。但他終究做不到,畢竟他還只是一個十四歲的男孩。

莫聽雨沉默,他自然聽出了蘇長安的哭腔。他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因為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就跟她必死無疑一樣。但不可避免他的心裡生出異樣,自從他師父搖光死後,天下人視他如敝履,他以為這世不會再有人為他悲傷。但就在此刻,他的眼前,一個剛剛認識幾天的少年,卻為他哭得那麼真切。

莫聽雨覺得他應該做點什麼。

「我的師傅叫搖光,是人族八位星殞之一,我是他唯一的弟子。」他走到蘇長安跟前,伸手,儘可能溫柔的為蘇長安抹去眼淚。

蘇長安疑惑的抬起頭,看著莫聽雨的眼睛。黑暗中,他的眼睛卻閃著光芒。

「後來他死了,我便是搖光一脈唯一的弟子。等我死了,搖光一脈便斷了傳承。我不想搖光一脈失傳,我已經很對不起師傅了,我不能再辜負他了。」莫聽雨頓了頓,似是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所以,我若死了。你便是搖光一脈唯一的弟子。」

蘇長安的表情從疑惑到錯愕,從不解到訝異。他張開嘴,卻說不出一句話。

「殺她的時候我會帶著你,我會用一刀,也只會這一刀,能學多少就看你的本事。學成了你是我搖光一脈的傳人,學不成你也是我搖光一脈的傳人。」

「只要你還活著,你就是我搖光一脈的傳人。」莫聽雨最後一句話,擲地有聲。

他不僅說給蘇長安聽,還說給那些從長安一路跟著他的探子聽,更說給這些探子背後的主子聽。

他為天下殺了妖族的星殞,不管曾經如何,這天下欠他一個人情。他用這個人情換蘇長安一生無憂。

長門的雪更大了。

雪夜中,一個女子朝著長門走了過來。

她穿著紅色的宮裝,在寒風中衣帶飛舞,像黑夜中的火焰。

她赤足上掛著一個鈴鐺,在雪地里叮叮作響,像山澗的溪流。

她的臉不施粉黛,卻美得不可方物,像落入凡塵的仙子。

「你終於來了。」女子呢喃著,「我等了你十年埃」

長門鎮的城門有三丈高,因為前方局勢緊張,所以長門的晚上巡夜的士兵並不少。

但對於女子,他們卻熟視無睹。

就連城門對她來說,都形同虛設。

她輕輕的抬手,城門的立軸發出嗚嗚的聲響,緩緩打開。

她赤足走進城門,城門像是收到了某種命令,再次發出嗚嗚的聲響,然後緩緩合攏。

整個過程她不急不緩,巡夜的士兵從她的面前經過,卻視而不見。就連她踏過的雪地,也平整得像剛剛鋪就,沒有半點足跡,就好像她從未從那裡走過一樣。

而在長門一家不知名客棧的某一個房間中。

一位青衣少女盤膝而坐。

就在紅衣女子踏入長門鎮那一剎那,少女的雙眼猛然睜開。

她起身,將面紗帶在臉上,將玉簫在腰間別好,身子微微一躬,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房內。

這時星光忽然亮了起來,透過窗戶照在蘇長安的臉上。

他的嘴越張越大,就好像再也合不攏了一樣。

他在剛剛那短短几息里,從長門鎮一個不學無術的男孩,變成了搖光一脈在這世界上除了莫聽雨唯一的傳人。

雖然蘇長安並不知道搖光一脈到底是什麼東西,但聽名字就知道這東西絕對不簡單。

「我。。。」他終於回過神來,剛想要說點什麼。卻發現莫聽雨的眉頭慢慢向他的鼻樑聚攏,最後皺成一團。然後,莫名的,莫聽雨的眉頭舒展,臉上又恢復了以前的平靜。

「她來找我了。」莫聽雨說道。

「誰來?」蘇長安的問題只問了一半,便已知道了答案。因為他看見莫聽雨拿刀的左手開始顫抖,他知道,莫聽雨要殺的那個人來了。

他沒有等到莫聽雨去找他,卻自己找上門來。蘇長安開始緊張了,他不知道這樣的變故,會不會影響到莫聽雨的計劃。

他試圖從莫聽雨的臉上看出點什麼,卻發現只是徒勞——除了一開始的一皺眉,莫聽雨的臉永遠都是那麼波瀾不驚。

叮。

叮。。。

叮。。。。。。

忽的,雪夜傳來陣陣鈴聲。

由遠及近,像空谷幽蘭,又像高山流水。

蘇長安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寒意,那清澈的鈴聲落在耳中,仿若閻羅催命。

呼啦。

蘇長安家的房門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打開,一位紅衣女子遠遠走來,在蘇長安家的院門前站定。她愣愣的看著莫聽雨,看著他嘴角拉渣的鬍子,看著他稜角分明的臉龐。努力的將眼前這個有些邋遢的男人和當年的翩翩少年聯繫在一起。

最後,她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來了。」

那一刻,漫天風雪停下,烏雲散去,月光與星光灑下。映在雪地,映在女子身上。

她衣袂飄零,好似神明。

蘇長安這才明白,莫聽雨要殺的不是人,而是一尊神。

「你來早了。」莫聽雨起身,轉頭看著眼前的女子,聲音平淡。但蘇長安卻分明看見莫聽雨的手顫得更厲害了。

「早一刻,晚一刻,並無多大差別。」女子如實說道。

莫聽雨沒有說話,他沉默著走出了房門,站在雪地里,於五米外站定。

蘇長安見狀連忙跟上,站在一邊,神情緊張的看著在場的兩人。隱約間感覺到兩人的關係並不像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

「你變老了。」女子再次說道,語氣聽上去就像多年未見的老友間的寒暄。

「可你一點都沒有變,和當年一樣美。」莫聽雨神情有些恍惚,彷彿回到了十年前,那個追著自己滿長安城跑的少女,此時就站在自己眼前。她還和當年一樣,蛾眉皓齒,美艷動人,就好像時光從未從她臉上劃過。

只是當年他喚她梧桐,只要他伸出手,她便會笑顏如花的撲入他懷中。

如今世人稱她熒惑,他得向她拔刀,揮向她的命星。然後了了這十年的恩怨,也了了這十年的相思。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人心生疑竇。

你恍惚間會分不清現在與過去究竟哪個才是真實,你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然後你就忽然從床上坐起。你的師父依舊慈愛的看著你,你向你的女孩伸出手,她依然會像十年那樣撲入你的懷中。

莫聽雨討厭這樣的感覺。除了他手上的刀,他早已一無所有。

所以他抬起了手,將刀橫於胸前,右手握上刀柄。他已經十年未有握刀,他的刀很寂寞,當感覺到它主人的那雙手的一剎那,一聲刀鳴衝天而起。

那時,萬籟俱寂,百獸伏蟄。

但刀鳴如龍,直入雲霄,像久違武士的重逢,又像沙場枯骨的凄涼。

他要用他的刀,斬斷這一切。

不管是真是幻,也不管恩怨離愁。只需這一斬,萬事皆休。

「星辰閣的人來了。」女子對於莫聽雨的舉動置若罔聞,依舊自顧自的說道。「我必死無疑。」

「是的,你必死無疑。」莫聽雨的眼神變得凌冽。

「可是這一刀出鞘,你也必死無疑。你的十年刀意,你駕馭不祝」女子看著莫聽雨,眸子里閃著一種莫名的光芒,有幽怨,亦有不舍。

「十年前,我便已經死了。」莫聽雨將刀拔出一截,刀身在星光與雪地中泛著滲人的光芒。「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地獄里爬出的惡鬼,是只剩仇恨的修羅。」

蘇長安看得真切,那一瞬間天地間的星光似乎都變得晦暗,只有莫聽雨的刀光依然恍若白晝。

直到這時,蘇長安才明白。

這並不是兩個人之間的廝殺。

這是兩尊神祇的戰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