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三章 決戰未至,他早已手握兵刃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那麼就意味著。。。」台下的人如實說道。就算在此之前沒人相信,就算自古以來從來沒有人辦到過——以星殞之下的修為斬殺星殞。但葬送者出現了,那麼實事便不可爭辯了。 殿堂之上的人沒有回應,台下之人沒...

?

蘇長安回家時,莫聽雨正坐在飯桌邊發獃。

是的,發獃。除了和蘇長安聊天,莫聽雨幾乎所有時間都在發獃。

蘇長安拍了拍衣裳,抖落身上的雪。

「你又在發獃?」

「是煉刀。」莫聽雨糾正道。

幾天前,莫聽雨第一次發獃時,蘇長安就問過莫聽雨在幹什麼。

莫聽雨的回答是煉刀,蘇長安的理解是練刀。他覺得練刀不應該是發獃,所以他不信。

「給你。」蘇長安把包著烤鴨的油紙遞給莫聽雨。

「這是什麼?」莫聽雨接過油紙,他聞到一股香氣,嘴裡的唾液開始分泌。他並不會做飯,十年的靜修,粗茶淡飯過來,已經有很長時間未有沾過葷腥了。

「王嫂家的烤鴨。」蘇長安嘿嘿一笑,「你多吃點,身體好了才能殺人。」

莫聽雨沉默。心裡有些感動。

「謝謝。」他打開了油紙,只見酥嫩的鴨肉被溫火烤制金黃色,又被精細的刀工切成工整的數份。

他試著咬了一口,肥厚的油脂瞬間溢滿他口腔。

莫聽雨停不住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著烤鴨。

「好吃吧?」蘇長安得意的一笑,也拿起一塊鴨肉,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恩。」莫聽雨的嘴裡喊著鴨肉,回答得含糊不清。

「明天我給你買燒雞,比這個還好吃。你多住幾天,把身體養好了。才能做好你要做的事,才能活著回來。」

莫聽雨愣了愣,放下了手裡的鴨肉。很認真的看著蘇長安。

「我活不下來。」他這麼說道,語氣平淡而懇切。就像是在說太陽明天會升起,冰雪終有一天會融化一樣。

很少有人能這樣談論自己的生死,除了那些早已放下生死的人。

蘇長安也放下了手上的鴨肉。他突然覺得很傷心,就算他跟莫聽雨認識才幾天沒,就算他把莫聽雨撿回來的初衷是為了習武,就算莫聽雨已經強調過很多次自己必死無疑。

但蘇長安還是覺得很傷心。

「你要殺的人很厲害嗎?」蘇長安試著說服莫聽雨,如果對方真的很厲害,那就不要去了。不管怎麼樣,活者總是好的。

「恩,很厲害。」莫聽雨如實說道。

「你說過你不是他的對手。」

「對,我不是她的對手。」

那你為什麼還要去?蘇長安很想大聲質問他。但他沒有,因為莫聽雨的眼神告訴他,他必須要殺了那個人。

「其實你不一定現在就要去殺他的,畢竟你還有傷。你可以在長門住一段時間,你可以在這裡好好練刀,等你比他厲害了,再去殺他,這樣你也不用死了。」蘇長安覺得自己想了一個很好的辦法。

「不行。」莫聽雨搖了搖頭。

蘇長安不知道為什麼不行,是過段時間去殺他不行,還是練刀到比他厲害不行。

他只有看著莫聽雨,等著他的解釋。

莫聽雨沉默,他並不是不想解釋,只是他不知道怎麼解釋,尤其是對一個才十四五歲的孩子。

但最後,他還是說了。

「我的刀,十年未出鞘。十年來我一直把它帶著身邊,給它灌注刀意。刀不出鞘,刀意便一直累積。現在它的刀意已經到了我快壓制不住的地步,我沒有時間等了。」

莫聽雨儘可能的解釋得簡單,但是蘇長安依舊不懂。只知道自己想出的辦法似乎行不通。

「那你什麼時候走?」蘇長安問道。

「明天。」

「這麼快,你身上有傷,萬一殺不了他怎麼辦。」

「不,我一定能殺掉她。」莫聽雨說得很篤定,就像他說自己一定會死一樣。似乎他的世界里永遠不會有意外發生。

蘇長安很不理解莫聽雨的邏輯,既然你不是他的對手,那你為什麼又能殺掉他?

「因為送她的人來了,她必死無疑。」

莫聽雨很認真,從未這麼認真過。

他感覺到他等的人來,他來了,那她就死定了。

長安以南,雲州以北,有一座險峰。喚作天門山。

天門山上,有一座塔樓。喚作星辰閣。

星辰閣不屬朝廷管轄,也不與妖族親近,更不和魔族來往。

它就像落塵的謫仙,超脫俗世。

山下的百姓不知道這些,只當山上住著神仙,每年供奉,以期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但真正的修士卻不這麼看待他們,他們稱他們為「送葬者」。

星殞,是天下大能。命格與星辰相連。

命星不墜,則肉身不死,靈魂不滅。

命星隕落,則身死道消。

肉身葬於大地,靈魂回歸星海。

但星海與人間太過遙遠,即使強如星殞的靈魂也難以到達星空彼岸。

所以世上便有了星辰閣,他們用魂曲為星殞的靈魂引路,讓這些英魂可以安然的回歸星海。

所以,每當有送葬者出現,必有星殞隕落。

這個道理,就像太陽東升西落一樣,古不變。

即使俯瞰眾生的星殞都必須遵循。

星辰閣的人出現在長門鎮。

這個消息被各方勢力的眼線以最快速度送到了各自本部。

長安,皇宮深處。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高高的殿堂上,他看著台下為他送來消息的大臣。眼神深邃,就好像裡面藏著星辰大海。

他輕輕的敲打著身前的案台,台下大臣頭上冒著冷汗,這是一種本能的畏懼。

聖皇就是這樣的人,他可以一眼看出別人的心思,但別人卻永遠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這麼說,莫聽雨會成功?」他終於說話了,厚重的聲音像是經歷了無數歲月才傳到台下人的耳中。

「雖然不可思議,但是送葬者和莫聽雨同時出現在長門鎮,那麼就意味著。。。」台下的人如實說道。就算在此之前沒人相信,就算自古以來從來沒有人辦到過——以星殞之下的修為斬殺星殞。但葬送者出現了,那麼實事便不可爭辯了。

殿堂之上的人沒有回應,台下之人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而且,觀星台那邊也傳來了消息,近日熒惑星星光黯淡,有暗質出現。」似乎為了佐證自己的論斷,台下之人繼續補充道。

每個星殞都有自己的命星,每個命星代表的便是每個星殞的命運。

而暗質便是星殞隕落的前兆,它就像跗骨之蛆,無法驅除。它會一步步的蠶食星辰的光輝,當暗質徹底吞噬了星辰,那顆星星便徹底死去。命星死了,那麼星殞便死了。

「他十年刀未出鞘,出鞘便要飲下星殞的血嗎?十年刀意,便可斬了星殞。莫聽雨啊莫聽雨,你不愧是人族百年來最大的天才1聖皇輕輕叨念著,嘴角終是浮現出一絲笑意。

自從搖光死後,開陽隱世不出,玉衡垂垂老矣,人族北有妖患,西有蠻亂。即使有他聖皇坐鎮,依舊漸漸感到力有不逮。

若妖族熒惑隕落,那麼北邊的防線就可以交給古家晉王,他也可以騰出手來好好治理西方的蠻族。

聖皇眯著眼睛,自從搖光死後,他已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他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個少年。

那個如喪家之犬跪在自己面前,卻眼露凶光的莫聽雨。

莫聽雨在搖光的故居住了十年,所有人都說莫聽雨不過在苟且偷生。

但他知道,莫聽雨沒有。

那個少年從承諾要殺了熒惑那一刻起,便刀不離身亦不出鞘。

他在為他的刀蓄意,而這一蓄,便是十年。

即使這樣,聖皇也從未覺得莫聽雨能殺掉一個星殞。因為他了解星殞的可怕,與那種超脫人間的力量比起來,莫聽雨不過螻蟻。

但若是有那麼一個人,為了殺你,準備十年,光是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慄。即使是星殞也會害怕,而能讓熒惑害怕,光這一點就已經給了聖皇足夠的理由留下莫聽雨的命。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星辰閣現,熒惑隕落已成定局。

聖皇在等著,整個天下都在等著。

決戰那一刻。

早已手握兵刃的少年,將展現給人世人怎樣驚艷的一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