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長安 武俠修真

書劍長安 第二章 我自遠方來,來送故時人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內容簡介:他蘇二狗。 而他的情敵,此時正和沫沫有說有笑的古寧,他在金字塔的最的爸爸是長門鎮的太守,在這種軍事小鎮,軍政是不分的,所以古寧的爸爸同是也是蘇長安爸爸的最大的上司。 這並不是太讓人高興...

?

蘇長安這幾天過得很開心,他已經漸漸忘了刀法的事情,畢竟那只是一個十四歲少年的一時興起。

在長門他沒有幾個像樣的朋友,他已經十四歲了,年紀說來算不得太校但是卻很瘦弱,看上去只有十一二歲。所以書院的學生並不太喜歡和他在一起,當然蘇長安覺得自己也不喜歡他們。

但是莫聽雨不一樣,他願意和蘇長安認真的聊天。那種聊天方式讓蘇長安覺得自己已經成為比書院同學更加成熟的人。

是的,所有的小孩子都希望自己快點成熟快點長大。以為長大后就可以逃出書院,就可以不再面對喋喋不休的父母,就可以遇見一個漂亮的姑娘,就好像她一直在等著你,就在未來的某一處。只要你趕到那裡,對她張開雙臂,微笑的說一聲「我來了。」她就會放下一切投入你的懷裡。

但事實上,當你長大了,你會發現書院其實是個很好的地方,那裡有你喜歡的姑娘,她一直在那裡,就算她從來不曾看你一眼,但至少她會一直在那裡,不曾離開,也不曾嫁做人婦。父母雖然依舊喋喋不休,但他們年輕又強壯,足以為你擋下所有風雨。但當你長大了,你必須獨自面對這個世界,它即美麗又殘忍,像玫瑰,鮮艷卻帶刺。

但蘇長安不明白這個道理,至少現在的蘇長安不明白。

所以他也渴望長大,尤其是在此刻。

他站在書院的講台上,魏先生拿著戒尺嚴肅的望著他。

台下紀道和王宏正在對他指指點點,眼裡帶著嘲弄的笑意。

沫沫依舊沒有看他,不知道古寧又講了什麼笑話,逗得她掩嘴輕笑。

魏先生年紀很大了,臉上的皺紋就像幽雲嶺的丘壑那樣又多又深。他還有一頭白髮,雖然已經儘力的梳得齊整,但依舊像雜草一樣蓬亂。但即使是這樣,他依舊是整個書院,甚至整個長門鎮最有學問的人。據說年輕的時候,魏先生還中過舉人,這在長門這種小地方可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蘇長安,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你連續三天未交書院布置的課業嗎?」魏先生的戒尺在書桌上敲打,每敲一下,蘇長安的心就咯一下。

「我說我忙著救人,你信嗎?」蘇長安儘力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足夠誠懇。但換來的只是台下學生的鬨笑。

這個世界是分階層的,上至朝廷官場,下至長門鎮的書院。

書院在長門並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去的地方,它需要不菲的費用,對於一般家庭來說更是一筆不可忽視的開銷。

蘇長安的老爹在軍營當著百夫長,在長門這種小地方大小算個人物。平常的百姓看見蘇爸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他一聲「軍爺」。見了蘇長安,便得叫聲蘇二爺。

但是在書院不一樣,孩子是沒有階層可以分的,但是他們的父輩有階層,所以孩子便有了階層。而很不巧,蘇長安恰恰在最底層。所以在書院大家都不再叫他蘇二爺,而是叫他蘇二狗。

而他的情敵,此時正和沫沫有說有笑的古寧,他在金字塔的最的爸爸是長門鎮的太守,在這種軍事小鎮,軍政是不分的,所以古寧的爸爸同是也是蘇長安爸爸的最大的上司。

這並不是太讓人高興的事情。

但最讓人不高興的事情是,無論是古寧或是古寧的老爹古相亭永遠都溫文如玉,所以人們都喜歡他。

他們永遠那麼優秀,就像太陽,耀眼得讓你不敢直視。

蘇長安找不到理由來討厭他們。

光這一點就讓蘇長安很沮喪。

「手1魏先生說道。

蘇長安很自覺的伸出手,魏先生的戒尺在蘇長安的手心打了三下,蘇長安覺得很疼。但他得裝得不疼,因為沫沫可能正在看著他。

於是關於蘇長安不交課業的理由,在長門學院又多了一個版本。

蘇長安說的是實話,就算他以前找的很多理由都是假的,但一次是真的。

蘇長安覺得自己問心無愧,但同學的指指點點,依舊讓他很不舒服。

下午的課業終於結束了,蘇長安終於結束了坐立不安的一下午,他飛一般的逃出書院。

蘇長安來到王嫂的酒家,店面並不大,但味道很好。

蘇長安並不常來,因為他並沒有太多錢,但終歸是有一點。

莫聽雨的身體還很虛弱,但他要去殺人。這麼虛弱是殺不了人的,但莫聽雨是他的朋友,所以蘇長安覺得他應該幫幫他。小說里都是這麼寫的,朋友就應該肝膽相照。

現在還沒到晚飯時間,王嫂的店裡空空蕩蕩,她的生意通常要等到巡邏的士兵換班才會好起來。

王嫂是一個很平常的婦人,已經四十多歲,臉上的胭脂已經快遮不住她眼角的魚尾紋。

「王嫂子,給我來一隻烤鴨。」蘇長安敲了敲門,對著還在打瞌睡的王嫂說道。

「咦,長安你來了。又給你爸買下酒菜?」王嫂起身,麻溜的從架子上拿下一直烤鴨,放在砧板上。

「不是,我爸還沒回來呢。」蘇長安搖頭道。

「哦,他這次去了快半個月了吧。」王嫂用刀準確的把烤鴨切成兩半。

「是啊,好像最近北邊的妖族不太安生,搞不好要出大事。」蘇長安說道。

「那你可得要你爸小心點。」王嫂的菜刀在砧板上飛舞,說話間烤鴨已經被分成數份。

「恩。」蘇長安點頭,心裡卻想著,自己老爹哪能聽自己的話。

「給你,拿好了。一共六十文錢。」王嫂用油紙把烤鴨包好,遞到蘇長安手上。

蘇長安付了錢,給王嫂道了聲謝,提著烤鴨便離開了酒家。

這時,天色已近傍晚,長門又開始下起了小雪。

王嫂估摸著巡邏的士兵快要換班了,她又要開始張羅了。

她把清水下鍋,煮沸。

若是食客來了,她就可以很快的端上一碗熱騰騰的麵條,在這飄雪的夜晚,她家的麵條是很暢銷的東西。

刺啦。

那是有人的靴子踏破地上薄雪的聲音。

今天這麼早就換班了?王嫂有些奇怪。

「這位軍爺,這麼早就換班了?想吃點什麼?」王嫂趕忙從廚房裡出來,開始招呼客人。

但讓她很意外,來人並不換班的士兵,也不是以往的常客。

來者是一位女子,面相很生,應該不是長門的本地人。

年紀估摸十八九歲,一身青衣,面著白紗,眸如秋水,腰間別著一支玉簫。雖從雪夜中來,衣裳上卻不著一片雪花。

她身上散發著一股寒意,就像天山上的幽蓮,高不可攀。

「有面嗎?」女子在店裡找了個位置隨意坐下。

「有!姑娘想要吃什麼面?」王嫂回道。

「就來碗清面,不要醋。」女孩的口味和她的人一樣很清淡。

「好,你坐一會,我這就去給你做面。」

不稍片刻,一碗熱騰騰的面就端上了桌。

「您慢用。」

「謝謝。」女子點了點頭,取下面紗。

王嫂這時才看清女子的容貌,很漂亮,比她想象中更漂亮。面若桃花,唇紅齒白。就像高山上的積雪,地底的湧泉,無塵無垢。

王嫂不免有些嫉妒。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巡邏的士兵還有一會才會來,王嫂無事可做,於是便試著和女子閑聊。

「恩。」女子應道。

「最近長門可不太平啊!你一個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得多加小心埃」王嫂帶著善意的提醒,邊塞之地本來就魚龍混雜,更何況,近來北邊的妖怪一直鬧騰。

「恩。謝謝姐姐提醒。」女子點了點頭,不急不緩的吃著麵條。「我會注意的。」

「你來長門有什麼事嗎?是投靠親戚?還是來這裡謀什麼生計?」王嫂覺得一個女孩,隻身跑到長門這種地方來,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來送人。」女孩飲盡最後一口湯汁。

「一個很久之前認識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