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男之純情巨星 歷史軍事

跑男之純情巨星 第十章 沒有內容的任務(下)

作者:低空飛行

本章內容簡介:不知道哪裡走你還亂跑。」嬌嗔一句后,那女孩小聲說道:「先往前走,找個地方把我放下來。」 「哦,好。」趙永齊答應一聲,便邁開了腳步。 步行百米,眼見周圍也沒有什麼可供休息的座椅,趙永齊便...

?

第十章沒有內容的任務

似乎早已經料定這種結局,趙永齊藉助自己踢中黑衣人時的反震力,半蹲著將自己急速衝來的身體停下。一雙鷹目看都不看倒在地下的黑衣人一眼,趁著另外兩人發愣的片刻,雙腿同時用力跳起。

就像是腳底裝了彈簧,他的身體高高躍起,空中迴旋三百六十度,右腳的後腳跟猛然掃向抓著女孩雙腿的那名黑衣人。

彷彿是雙方早已經演練過數百次,當趙永齊的右腿掃出時,那名黑衣人正好將自己的頭轉了過來,將自己的下顎送到腳下。

一聲巨響,黑衣人如同破麻袋般旋轉著被凌空踢飛出去,重重撞在路邊護欄上。

第三名黑衣人這才回過神來,但他顯然也不是一般的流氓混混,哪怕看到自己兩名同伴倒地,也沒有後退半步,反而雙目中凶光四射,不退反進,高舉起手中三尺長的馬刀當頭向趙永齊劈下。

剛剛落地的趙永齊眼見面前寒光閃過,低頭側身閃過一擊,雙手緊握成錐拳,身形鬼魅般閃入那黑衣人的懷中,左拳猛然擊向黑衣人握刀的右手手腕骨,而右拳則重重擊打向對方的鼻樑。

吧,吧。

「礙…」

兩聲脆響過後,便是那黑衣人發出撕心裂肺般的慘叫聲。手骨折斷傳來的劇痛,黑衣人此刻已經完全感受不到,鼻樑被打斷傳入腦中的疼痛和酸楚,才是他唯一的感知。

黑衣人下意識的鬆開了鎖在那女孩脖子上的手臂,只顧著抱住自己的臉,連連後退。

原來趙永齊打架經驗豐富,一出手時就已經考慮到對方說不定會狗急跳牆,最後關頭傷害被挾持的女孩,所以一早他便已經盯上黑衣人的面部,讓他自己放開那女孩。

此刻,眼見女孩已經跌落在地,但卻傻傻的愣坐在地上,嬌美的面容一片蒼白,似乎被突如其來的挾持嚇破了膽。

看到這種情況,趙永齊當機立斷,放棄繼續追擊黑衣人的打算,一個跨步衝到那女孩的面前,猿臂輕展,一手穿過她的後背挽住雙肩,一手抱起她修長的美腿,用一個公主抱將女孩摟入懷中。隨即,雙腿驟然發力,略微彎腰像是獵豹般沖向空曠的支路中。

一路上,趙永齊不敢有絲毫大意,只是不斷加速,不斷向前衝去。他很清楚,只要衝出這條支路便是主幹道。雖然現在時間已晚,但是主幹道上的人流並不少,華夏國畢竟是法治國家,那伙黑衣人就算再怎麼囂張,也絕跡不敢在人來人往的主幹道上追擊。

兩三分鐘之後,直到趙永齊即將衝出支路的時候,被他抱在懷中的女孩似乎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幸好這女孩也不是一般人,清醒后第一件時間就是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否則,這個時候她大喊一聲,已經衝到主幹道上的趙永齊,怕是在路人眼中,立刻就從救人英雄,變成了劫財劫色的劫匪。

衝到主幹道上,趙永齊依舊絲毫不敢停留,誰知道那伙黑衣人是否還有同夥。隨意選擇了右方,他繼續又衝出三四百米,這才放慢速度,回身望了望,發現除了路上行人對他投來詫異的目光之外,並沒有想象中的敵人出現,這才將心中懸起的大石慢慢放下。

被趙永齊抱在懷中的女孩,似乎也已經注意到了周圍路人的目光,悄悄拉了拉衣襟,略微擋住自己傾國傾城的容顏之後,輕聲說道:「走呀,你怎麼不走了?」

「呃……我該往哪裡走?」趙永齊這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該走哪個方向,臉上不由浮現出了尷尬的神色。

女孩看著這個之前神勇非凡,如同天神般將她拯救出來的男子,現在卻像個呆萌的大男孩,忍不住噗呲笑出聲來。

「笨蛋,不知道哪裡走你還亂跑。」嬌嗔一句后,那女孩小聲說道:「先往前走,找個地方把我放下來。」

「哦,好。」趙永齊答應一聲,便邁開了腳步。

步行百米,眼見周圍也沒有什麼可供休息的座椅,趙永齊便將女孩抱到了一家已經關門的店鋪台階旁,小心翼翼的將她放下。

起先趙永齊抱著女孩飛奔時,自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而現在他緩步而行,懷中的女孩也沒有反抗,看見的路人,絕大多數都露出會心笑容,顯然是將他們當成一對玩鬧的情侶。

相比起趙永齊的呆萌,那女孩顯然敏感的多,對於路人那些富含深意的目光,不由內心一陣羞澀,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盡量將自己的小臉縮到衣領中,直到離開眼前大男孩的懷抱。

「嘶……」

剛一落地,女孩便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左腳腳踝上傳來的刺痛,讓她不由痛呼出聲。

「你怎麼了?哪裡受傷了嗎?」趙永齊抬手扶住女孩的玉臂,扶著她坐在台階上。

「左腳腳踝那裡好像傷到了。」女孩皺著黛眉,臉色略顯蒼白的回道。

趙永齊二話不說,蹲下身子,半跪在地上,將女孩的穿著及膝絲襪的修長左腿輕柔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雙手小心抓住腳踝附近的絲襪,微微一用力,便將絲襪撕裂,露出了白嫩的腳踝。

看著眼前初次見面的大男孩,捧著自己的左腿,大手輕輕按在略微紅腫的腳踝上,上下不斷按動,女孩只覺得一陣羞怒,頓時想要用力掙脫:「你……」

「別動。」趙永齊頭也不抬,充滿磁性的低沉聲音響起:「你的腳踝沒有骨折,但是有挫傷,我給你活血,不然今天晚上腫起來,明天你就別想走路了。」

這聲音就像是有一種魔力,女孩頓時安靜下來,一雙明亮美麗的大眼睛,盯著眼前大男孩的側臉一語不發,卻不知道心中又在想些什麼。

十來分鐘之後,趙永齊將女孩的左腿輕輕放下,側頭露出陽光笑容說道:「好啦,雖然我不是專業的正骨醫師,不過這一手也算不錯,你回去拿點冰袋敷一下,明天起來應該就沒大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