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 第四百二十三章 我要出去一趟

作者:莫默

本章內容簡介:嘿嘿,我可不相信你。」霍星辰一邊笑一邊朝外走去,「我先去找點鳥食,待會得了鷹兒得好好喂喂它才成。」說著,便不見了蹤影。待到殿內只有兩人的時候,楊開才忽然開口道:「我要出去一趟1秋憶夢...

霍家兩位強者都以為是血侍出賣了自己的隱藏之處。

秋憶夢卻是緩緩搖頭,輕笑到:「那兩位血侍正在療傷,暫時無暇他顧,不過也不是我發現兩位的,我還沒這麼大本事。」

「那……」

「呵呵。晚輩告辭了。」秋憶夢並不多說,只是微微一笑。

秋大小姐聰慧精靈,擅於舞弄心計,雖然在楊開面前她已有所收斂,但對旁人還是如此。

這個時候她也不去說破,給那兩人留點神秘感,對楊開的好處只會更大。

等到秋憶夢離去之後,兩人才望著手上的美酒,頹然嘆息。

他們也知道到底是誰指點秋憶夢了,但他們實在想不到那個楊開居然有這麼通玄的本領。

「這咋辦?」其中一人眉頭緊皺。

另一人也是面色難看,搖頭道:「不好辦啊,拿了人家兩壺酒,今晚……」

「這位開公子,真夠陰損的。」

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儘管只是兩壺酒,可那是人家秋大小姐親自送過來的,所謂禮輕情意重。到了今夜楊開府上有危險時,他們難道還能袖手旁觀不成?

若是旁人來送酒,甚至是楊開本人來,兩位強者都可以義正詞嚴地拒絕,唯獨不能拒絕秋憶夢。

「可是家主暫時還沒讓我們參與奪嫡之戰,而且歷年曆代的奪嫡之戰,其他的勢力出動神遊境七八層,甚至頂峰的強者都沒什麼,可八大家出動的高手都不會超過神遊境五層,我們若是貿然出手被人給發現了……這老臉往哪擱?」

「要不把酒給送回去?」一人提議。

另一人點頭道:「好,你送1

「滾1

送酒回去,那不是打秋小姐的臉么?這等蠢事誰會幹?

「哎1對視一眼。彼此都搖頭嘆息,兩壺美酒,此刻比燒紅的鐵鉗還要燙手。

沒奈何,一人分了一壺,喝在嘴裡也再無往日的香醇,只品嘗到滿嘴的苦澀和無奈。

時間緩緩流逝,日落月升,繁星點點。天空似是掛滿了閃爍光芒的寶石。簇擁成群,美輪美奐。

白日喧鬧無比的戰城,陡然間平靜了下來。

幾萬雙目光,都在緊盯著戰城內八大公子府的動向。

一道道若有若無的神識,交織在戰城之中,監察四方。有實力強橫的高手,更是將神識放肆鋪開,全面洞悉周邊的各種情況。

戰城最中心。封神殿。

這是一座雄偉的宮殿,殿內,有八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分八角盤膝而坐。

八人都古井不波,各自運轉功法,對外看似不管不問,實則八人的神識早就滲透了戰城的每個角落。

這八人,分屬中都八大家。每一個都是神遊之上的頂尖高手!

楊家奪嫡之戰在戰城展開,天下大半年輕俊傑雲集此地,幾乎每一個參與奪嫡之戰的都是各自勢力的領軍人物,事關重大。

所以每一次奪嫡之戰開始之時,八大家都會派出一位神遊之上坐鎮在戰城中,一來是負責監督奪嫡之戰的勝負,二來也是負責守護那些參與奪嫡之戰的年輕人。

如若不然,被蒼雲邪地的強者來此,一鍋端掉,那損失可就大了。

這八人,都是百年多高齡,最大的那個甚至已經有兩百歲了,真真正正的土埋半截脖子,向來是不問族內大小事務,也不問天下大勢,只是自己修鍊參悟武道。

他們坐鎮在此,不會去干涉參與奪嫡之戰,只負責監督勝負,守護戰城不被奸人所乘。

誰贏誰負,他們也毫不關心。

實力年紀到了他們這種程度,他們也只想在有生之年,堪破神遊之上的奧秘,這算是唯一的追求。

八大公子府,有人蠢蠢欲動,有人憂心焦慮,有人準備隔岸觀火,坐山觀虎鬥,企圖收那漁翁之利。

手上掌握的實力不一,心態不一。

夜色越來越深,八大公子府上卻是毫無動靜,讓諸多翹首以盼的觀戰之人等得暗暗焦急。

楊開背負著雙手,身形如劍,站在自己府邸的中殿上,凝視著懸挂在殿堂最上方的一面令旗。

在奪嫡之戰中,這一面令旗也是個關鍵的東西。

想要在奪嫡之戰中擊敗一位公子,有兩種方法。

一種是直接擒拿住這個人,這樣一來,這位公子便失去了繼續奪嫡的資格。

第二種,便關乎著這一面令旗了。

一旦有人將這面令旗取走,那對應的公子也同樣會失去奪嫡的資格。

而且,這一面令旗是必須懸挂在中殿正上方的位置上,不能被帶在身上。

楊家歷代的規矩如此,大概也是想讓各位參與奪嫡的子弟多一種制勝的方式,也給各位子弟增加些奪嫡的難度和考校智慧的空間。

這一面令旗被懸挂在這裡,對各位楊家子弟來說,就是個掣肘!

因為無時無刻都得派人來守護這面令旗,以防它被人乘虛而入,竊取丟失。

一方面要守護自己的令旗,另一方面也要去打別人的主意,奪嫡之戰是鬥智斗勇的戰鬥。

望著那令旗上大大的開字,楊開嘴角噙出一抹微笑。

身後悉悉索索,秋家大小姐秋憶夢,中都狼霍星辰,向家二公子向天笑三人聯袂而來。

楊開現在手上掌握的助力,也只有這些,此刻盡數聚集於此。

「開兄弟,準備好把你的金羽鷹送給我了沒?」霍星辰嘿嘿怪笑著,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打開摺扇道:「我可先跟你說好了,等會要是有人來打你,我第一個投降,別指望我能幫你什麼。」

秋憶夢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再嗦,我現在就把你打殘了丟出去。」

「喂喂喂,你是女人,不要這麼暴躁行不行?」霍星辰一臉鬱悶。

向天笑沉聲道:「我向家所有人,你看要怎麼布防,我配合就是。」

「隨便你。」楊開看了他一眼,隨口道。

向天笑皺了皺眉,一言不發,轉身又走了出去,顯然是去調派自己帶來的那些人了。他帶來的人實力算不得多高,雖然有四位神遊境,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恐怕還是有些不夠看。

但今夜畢竟是奪嫡之戰的第一天,別的公子手上也未必有多少拿得出手的力量可以動用,所以他帶來的那些人還是能發揮出不少作用。

「都到這個時候了,該告訴我你到底要怎麼做了吧?」秋憶夢笑嘻嘻地詢問,「你隱藏起來的幫手,是不是也該露面了?」

楊開搖了搖頭:「我沒隱藏的幫手。所有你看到的人,就是我們現在的力量。」

「不是吧?」秋憶夢花容有些微變。

「這次不騙你1楊開一臉正色。

「那該如何防守?」秋大小姐頓時有些慌了,兩位血侍雖然強大,可現在能指望他們發揮多少戰鬥力?再加上向家的那些人,還有自己秋雨堂的人,似乎都上不了什麼檯面埃

對方只要能出動兩位神遊境七八層的高手,就足以穩穩地拿下這裡。

而現在能動用這等高手的楊家子弟,最起碼有三人!

「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楊開冰冷地望了秋憶夢一眼。

察覺到他的目光,秋憶夢黛眉微皺,忽然意識到什麼,笑了起來:「不,我相信你。」

「嘿嘿,我可不相信你。」霍星辰一邊笑一邊朝外走去,「我先去找點鳥食,待會得了鷹兒得好好喂喂它才成。」

說著,便不見了蹤影。

待到殿內只有兩人的時候,楊開才忽然開口道:「我要出去一趟1

秋憶夢陡然變色,驚聲道:「出去?你想幹什麼?」

「你說呢?」

秋大小姐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小嘴微張,似乎覺得他是在開玩笑,可楊開臉上一片平靜,哪有開玩笑的神色。

「你說真的?」

「自然是真的。奪嫡之戰中,能拿下一個對手,得到的好處也是很大的,今夜是第一天,肯定有人會出局,這也是個機會1

拿下對手若是沒有好處,那些參與奪嫡的子弟也不會去貿然攻擊別人了,這般費時費力,又要擔心自己老巢的令旗別被人搶走的事,誰會幹?

只要能擒拿住一位楊家子弟,或者奪取一面令旗,便可以此向家族兌換許多物資,以供自己所用。

「你瘋了吧?」秋憶夢一邊搖頭一邊匪夷所思地望著楊開,「你手上現在這點力量,連防守都不夠了,還想主動出擊?你倒是說說,你能帶誰出去?我秋雨堂的人,還是向家的人?又或者是那兩位血侍?」

前兩批人,帶出去也不起作用,后兩個人若是帶出去,那府邸便等於毫無防守之力,只會被人更加輕易擊潰。

「我一個人1楊開皺了皺眉。

「我不贊同1秋憶夢氣得酥胸起伏,咬牙怒視楊開。

楊開忽然笑了起來,凝視著她飽滿的胸脯一眼,道:「我沒要徵詢你的意見,只是跟你說一聲罷了。我做事,不需要別人多嘴1

秋憶夢神色頓時一苦,銀牙咬得嘎響。

好半晌,她才深吸一口氣,道:「好,你既然這麼決定,那我也懶得多說,只是你若今夜便敗了,就當我秋憶夢瞎了眼,跟了你這樣的男人1

「女人,別說這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話。」楊開冷笑一聲:「再說了,誰勝誰敗還不一定呢。」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