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玄幻魔法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一十八章你們會怎麼選擇

作者:莫默

本章內容簡介:這麼多年下來,神遊境頂峰的高手他也戰勝過不少。即便是整個血侍堂,他的實力也算比較靠前的。而影九卻不一樣,影九最擅長的是速度,來無影去無蹤,隱匿的功夫相當出色,他的攻擊出手,敵人連反應的時間...

幾個月前,呂斯上了雲隱峰,將楊開給他的信函和玉佩交給簫浮生,簫大師立刻為他煉製了一枚玄丹,服下玄丹,煉化藥效之後,呂斯徹底擺脫了以往的苦楚,真真正正地成為了一位神遊之上。

回到呂家之後,呂斯當即將呂梁喚了過去,叮嚀了一些機密要事。

斯長老到底跟家主說了什麼,無人知曉,但族內的高層都可以感覺到,從呂斯那回來之後,呂梁便有些改變對楊開的看法了,也正是因為這個,他才那麼爽快,讓呂宋帶著不少好東西前往中都來給楊開賠罪。

其中的彎彎道道呂宋不甚清楚,所以對自己父親的話還是有些不太理解。

「這楊開要是在奪嫡之戰中敗北了,我還把那麼多東西送給他做什麼?」呂宋一邊說一邊搖頭,怎麼也想不明白其中的關節,喃喃不已:「不好辦啊,不好辦1

他身邊的那位高手聞言道:「少爺,要不咱們就先看看這個楊開在表現到底怎麼樣?反正老爺只是說要把東西送到他手上,也沒說到底什麼時候送過去。他要是今天晚上都撐不過的話,那到時候這筆物資用來做什麼,都由少爺你做主,他若是表現的還可以,咱們就得聽老爺的吩咐。」

「對,就這麼辦。」呂宋深以為然地點頭,「要是他在奪嫡之戰第一天就輸了,那以後他在楊家也肯定沒什麼地位,這樣的人我呂家不必去交好。」

「少爺所言極是1那高手也點頭。

戰城西北角。楊開府上。

一間屋內,楊開神態懶散地坐著,有婢女奉上茶水,楊開端起抿了一口。揮手將其斥退。

那婢女臨走之前,目光有些驚恐地望了曲高義和影九一眼。

兩位血侍這幾天的狀態越來越不好了,尤其是那一夜被楊開打發出去收服中都北城區的小勢力歸來之後,身體越來越虛,傷勢也不見絲毫好轉,縱然服下了楊家特製的療傷丹,也是起效甚微。

傷了根基了!

對這一點,無論是楊開還是他們本人都清楚無比。若不是傷了根基。以他們的實力和氣血力,傷勢多少也會好轉一些。

此刻,兩位血侍臉色煞白,全身都在冒虛汗。似乎體內有劇烈的疼痛襲擾,兩人的臉色也是時而緩和時而猙獰,額頭上的一根根青筋,如蚯蚓一般紮起,煞是恐怖。

普通人見到。自然會心生驚恐。

繞是如此,他們兩人也如標槍一般,筆直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楊開抬眼望著他們。目光中溢滿了欽佩之情。

他本身也是定力極強之人,性情也相當堅毅。但如果設身處地的想,自己遭遇了兩位血侍這樣的待遇。恐怕也不會比他們做得更好。

最起碼,跟隨的公子似乎沒把自己當人看,只想著在他們的生命力流逝乾淨之前壓榨他們最後的價值,單是這一點,楊開就無法接受。

但兩位血侍對楊家的忠誠,卻讓他們毫無怨言,不但沒有怨言,甚至連臉色也沒擺過,更對楊開忠心耿耿,讓做什麼便做什麼,絕無半句廢話。

感受到楊開投來的目光,曲高義和影九二人的神色越發一絲不苟。

好半晌,楊開才輕笑一聲:「你們兩個誰是曲高義?」

說實話,楊開還真不知道他們誰是誰,因為那天從血侍堂回來到現在,彼此間一句話都沒說過。

兩位血侍將這話聽在耳中,臉色卻是絲毫不變,個頭比較高,身形看起來比較強壯的那個人連忙抱拳:「屬下是曲高義1

「那你就是影九?」楊開望著另外一人。

影九輕輕點頭。兩個血侍比較起來,影九這個人比較特別,因為他雖然是個男人,可生得及其精巧,身形欣長乾瘦,嘴角邊有兩撇小鬍子,看起來特別的精明,而且相對而言,他看起來比較沉默寡言,這人的性格,應該跟楊威一樣,都是孤寡的人。

從楊四爺和董素竹的三言兩語中,楊開也知道了這兩位血侍的擅長領域。

曲高義最擅長的是迅速的爆發,他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將自己的一身真元和所有神識力量爆發徹底,一旦攻擊施展開,那便是連綿不絕,根本不會給敵人絲毫喘息的時間,而在這一炷香的時間內,他在同境界武者當中,基本就是無敵的存在。

這個人,是整個血侍堂內最敢拚命的人!雖然他是神遊境八層,但這麼多年下來,神遊境頂峰的高手他也戰勝過不少。

即便是整個血侍堂,他的實力也算比較靠前的。

而影九卻不一樣,影九最擅長的是速度,來無影去無蹤,隱匿的功夫相當出色,他的攻擊出手,敵人連反應的時間都不會有。

有傳言,楊家血侍堂中,最難纏的人不是堂主風勝,也不是副堂主周封,而是如影子一般的影九。

被他盯上的人,縱然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過他的追殺。

這兩人配合起來,相得益彰,乃是讓人聞風喪膽的一對血侍。

上次兩人護送楊家年輕一代老四楊新武回族,被好多位神遊境高手圍攻,那一批敵人的力量,比楊開遇到的還要強大。

曲高義和影九二人拚命守護,無奈楊新武本身實力不濟,這才沒逃過厄運。

楊開忽然開口跟他們說話,曲高義和影九二人都是一頭霧水,不知他有什麼指示要下達,連忙疑惑地朝他望來。

「對我可有怨言?」出乎兩人意料,楊開居然問出了這樣的話。

說話的時候,楊開嘴角含笑,大有深意地望著他們。

曲高義連忙道:「屬下不敢。」

「一點都沒有?」楊開輕哼一聲,「我要聽實話。」

曲高義面色不禁有些為難,和影九二人對視了一眼,不知該怎麼說。

在血侍堂的時候,兩人聽屠峰和唐雨仙說這位小公子多麼多麼和善,待血侍多麼多麼好,後來更是楊開在他們萬念俱灰地時候起用了他們作為扈從。

有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的前言在耳,又有楊開義舉在後,曲高義和影九二人心中自然感激涕零,暗暗決定要輔佐楊開闖出一番名堂,縱然丟掉性命也是在所不惜。

可跟他這些天,他連正眼都沒瞧過自己二人,態度也是冷淡無比,更沒有讓他們有時間療傷養息。

他們血侍雖然忠於楊家,但無論如何他們也是人!所謂士為知己者死,楊開這個主家如此不體恤屬下,他們心中自然會難受。

「說吧。」楊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臉嚴肅地望著他們。

曲高義這才抿了抿乾裂的嘴唇,道:「我和影九二人本已窮途末路,是小公子在我們在危難的時候幫了我們一把!雪中送炭之情,屬下二人銘記在心,所以無論如何,屬下二人也絕不敢對小公子有怨言,只是……略有些失望1

言辭懇切,神態肅然,顯然是心裡話。

楊開嘴角慢慢挑起:「是不是覺得我和屠峰他們說的不太一樣?」

曲高義輕輕點頭,這下連影九也應了一聲。

「當然不會一樣,因為我本就沒想要選擇你們1楊開站了起來,「我想要的是屠峰和雨仙,畢竟大家都已經熟悉了。」

兩位血侍神色一黯。

「不過一回生二回熟,我覺得我們現在也算熟悉了。」楊開微笑地望著兩人:「最起碼,我知道了你們心中的真實想法。」

曲高義和影九都是眼前一亮,默默地看著他,楊開這麼說,等於是告訴他們,想要和他們交流了,這可是兩人期望的事情。

「你們對楊家的忠誠,我不懷疑,對我的感激,我也不懷疑1楊開揚眉,笑了起來,「但若有那麼一天,我與楊家起了什麼衝突,你們會做什麼選擇?站在我這邊,還是站在楊家那邊?」

兩人聞言面色一變,都是驚悚地望著楊開。

「小公子說笑的吧?」曲高義皺眉詢問。

「我認真的。」楊開一霎不霎地盯著他。

曲高義深吸一口氣:「雖然我不希望發生這種事,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和影九依然會追隨小公子左右1

影九難得地開口說話,神色冷酷:「沒有小公子的話,我們二人現在恐怕已經自廢修為,歸隱山林去了。所以我們這一身修為,是小公子的,小公子需要儘管拿去用好了。」

聽他二人這麼說,楊開終於咧嘴笑了起來。

他們之所以會這麼說,一是因為楊開也是楊家人,他們不認為真會有那種情況發生,二也是因為他們自認為時日無多,就算真有那一天,他們也等不到了。

但無論如何,楊開也總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曾跟雨仙說過,知道我秘密的人,要麼成為我的人,要麼成為死人1楊開的笑容詭譎起來,邪氣十足,「現在你們有資格知道一點我的秘密了。」

曲高義和影九都是神色一怔,有些驚訝地望著楊開,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

「這兩枚丹藥,一人一顆,拿過去服下。」楊開伸手一拋,兩顆丹藥飛了出去。

曲高義和影九伸手接過,口上道謝,心中卻是疑惑不迭。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