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一十六章打個賭

作者:莫默

本章內容簡介:星辰也是滿腹疑惑,不明白楊開有什麼神奇的地方,能讓秋家把一半的機會押在他身上。他本身只是因為尋找刺激,才會來跟楊開玩玩的,但秋家肯定不是這樣。「我說了,秋家是秋家,我是我。」秋憶夢緩緩搖頭,「這...

聽曲高義和影九自稱屬下,而且態度如此恭敬,霍星辰不禁眉頭一皺,下意式有些不太對。

楊家血侍堂的高手,待人似乎沒這麼和善吧?

「我們打個賭怎麼樣?」楊開忽然開口提議,微笑地望著霍星辰。

「賭什麼?」霍星辰頓時來了興緻。

「就賭我能不能撐過今天晚上1

扭頭望著楊開,中都狼霍公子的神色玩味起來,一雙眼睛微微眯起,心思急轉。

「怕了?」楊開暗笑,神色頗為冷淡,哼了哼道:「怕就不要跟過來了,小心今晚丟掉性命,我可是聽說你是霍家的獨苗,真要是死在戰城,事情可不好收場1

「怕?」霍星辰嘿嘿冷笑,「本少爺長這麼大,還不知道怕字怎麼寫。敢跟我賭,我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難道你不知道,本少爺最拿手的便是吃喝嫖賭么?」

說話間,一臉的興奮。

「賭注是什麼?」霍星辰追問。

楊開上下打量他兩眼,道:「你現在一窮二白,怕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吧?」

霍星辰一怔,撓撓腦袋道:「也確實如此。」

「那就玩小一點。」楊開輕笑一聲,「你要是輸了,我不要你什麼東西,你便光著身子在戰城裡跑十圈好了1

「這……這不太合適吧開兄……」霍星辰頓時愁眉不展,在戰城裡面裸奔十圈,豈不是丟死人?

「反正你早已聲名狼藉,跑十圈也沒什麼大不了,債多不愁,虱多不癢埃」楊開沖他挑了挑眉頭,一臉猥瑣。

聽他這麼說。霍星辰不禁覺得言之在理,點點頭道:「說得也對。不過我可不認為我會輸,你若輸了呢?能給我什麼?」

楊開吹了一聲口哨,天空上忽然傳來一聲響亮的鷹啼!

旋即,一道金光俯衝而下,神俊的金羽鷹穩穩地落在楊開的肩頭,銳利的雙眸熠熠生光。

「輸了我就把它送你1

霍星辰喜不自禁,若楊開說要輸給他什麼財物秘寶。他可能還不會有興趣。身為霍家獨苗,豈會缺財物秘寶?

但金羽鷹不同,這是楊家獨有的妖獸,不說它的實力本就不錯,單是那賣相,就讓霍星辰大為動心。

日後出門的時候。若是能如楊開這般將金羽鷹帶在身邊,那也是長臉面的事。

紈驕奢的公子爺,就喜歡這些調調。

「一言為定1霍星辰生怕楊開反悔。連忙敲定下來,還一臉欣喜地望著金羽鷹,口上喃喃道:「鷹兒鷹兒。過了今晚你可就改姓霍啦1

楊開笑笑,什麼都沒說。

距離中都百里之外,戰城。

這是楊家自己建造起來的一座城池,雖然不如中都繁華廣袤,但也相當不錯了。平時。也只當是普通的城池在使用,但每次到奪嫡之戰的時候,這裡便會成為戰常

戰城八角,各有一座府邸,那是為參與奪嫡之戰的八位公子準備的。

或許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都會在這裡拉鋸作戰。

縱觀歷年曆代,楊家奪嫡戰很少有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的,大多都是持久的戰鬥,經常進行個三年五載才能決定出結果。

而據楊家典籍記載,百年前有一位楊家家主,只花了不到半年的時間,便奪取了最後的勝利。

這樣的成績已經足夠傲人了,因為越到最後,需要對婦馱角看螅想要勝利也就越難。

唯有在本身佔據了相當大的優勢時,才能輕鬆擊敗敵人。

眾兄弟依次進城,整個戰城也瞬間沸騰起來。這裡原本有不少人居住,但更多的人卻已經走了,就是怕被牽連到楊家奪嫡之戰中。

還留下的人都是些膽大之人,他們對奪嫡之戰也相當期待。

各自寒暄一番,眾兄弟都心照不宣地分開開,各自去往自己的府郟

楊開的府邸在西北角處,位置並不是太好,比較偏僻,也比較冷清,不過他也不在意。

一行僅有四人,施施然來到西北角的府邸處,門口站著兩位俏生生的侍女,府邸內還有一些僕人可供使喚,這是楊家派遣過來服侍諸位公子日常生活的,是每一座府邸都有的待遇。這些人只是普通人,也不會擔心他們能影響到奪嫡之戰的勝負。

楊開到來的時候,兩個妙齡少女都盈盈地行了一禮,口上道:「見過開公子1

語氣說不上多熱情,只是例行公事,但無論是楊開還是霍星辰,都微妙地發現這兩個侍女的表情隱隱有些失落。

顯然是因為被分到一個沒什麼前途的公子府邸內,兩個少女自覺沒盼頭。

這些府邸內的僕人,雖然不會參與到奪嫡之戰中,但他們當然也希望跟著比較出色的公子,這樣一來不但自己的安全可以保證無憂,二來若是服侍的公子滿意了,待公子日後繼承家主之位,自身也能水漲船高。

霍星辰笑望了楊開一眼,似乎覺得連這普通的下人都認為他沒前途,頗是有趣。

楊開神色淡然,只是微微點頭,領著曲高義和影九兩人進了府郟

背後,霍星辰嘿嘿淫笑著,沖那兩個妙齡少女道:「兩位姑娘叫什麼名字啊?」

見到霍星辰那**的表情,兩個少女都不禁嚇得花容失色,連連後退。

中都狼的大名,她們自然知曉,正暗暗焦急這次怕是難逃毒手的時候,楊開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我府上的人,一個也不準動1

霍星辰一怔,叫嚷道:「喂楊開,你管得也太多了吧?」

說話間,急步追了上去,憤憤道:「可這裡似乎也沒有其他美女,你讓我拿什麼消遣?」

楊開淡淡地撇了他一眼,道:「戰城裡應該也有春樓。你只要不怕被抓,自然可以去風流瀟洒1

「還是免了。」霍星辰連連擺手。他在眾目睽睽之下選擇了楊開作為盟友,就等於已成為其他人的敵人,現在跑去春樓肯定要出事。

「誰想找美女,看看我行不行?」府邸大堂處,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楊開不禁一愣,霍星辰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縮了下腦袋。傻傻地抬眼望去。

入目所見。只見一個明眸皓齒,雪肌玉骨,身穿一件淡紫色長裙的明艷女子,臉上掛著一絲笑容從裡面款款走出,待到近前,挺起飽滿的酥胸。笑望著二人。

「秋憶夢?」霍星辰驚呼一聲。

「我當是誰要找美女,原來是你這個紈子弟1秋憶夢笑吟吟地望著霍星辰,後者神色一苦。暗罵晦氣,居然在這裡碰到她了,忽然又是一驚。看著秋憶夢,一臉震駭,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你怎麼在這?」楊開皺了皺眉。

今天這事可真是奇怪了,霍星辰無緣無故地成為了自己的盟友,現在連秋憶夢也跑到這裡來了。

「你們秋家不是在我六哥那一邊么?」楊開皺眉詢問。

秋家秋自若可是與楊慎走在一起的。而且當時秋家家主秋守成也在現場,分明是已告知所有人,他秋家是老六楊慎的盟友。

楊開不明白秋憶夢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府上,而且看她的樣子是早就等候於此了。

「秋家是秋家,我是我1秋憶夢微微一笑,仰著光潔的下巴道:「怎麼,不歡迎?」

「美女,你不會被你爹給逐出家族了吧?」霍星辰硬著頭皮猜測。

「什麼意思,說明白點。」楊開一時也沒弄懂其中的玄機。

「我來協助你啊,不是奪嫡之戰么?有什麼想不明白的,從今以後,咱們就是盟友了。」秋憶夢淺笑嫣然,看到楊開納悶,頓時大為開心。

霍星辰眼珠子轉了轉,嘿嘿冷笑:「你爹真是老奸巨猾,居然押了雙寶?」

他顯然是誤會了,以為秋家既結交了楊慎,又要結交楊開。不過霍星辰也是滿腹疑惑,不明白楊開有什麼神奇的地方,能讓秋家把一半的機會押在他身上。他本身只是因為尋找刺激,才會來跟楊開玩玩的,但秋家肯定不是這樣。

「我說了,秋家是秋家,我是我。」秋憶夢緩緩搖頭,「這一次我代表的不是秋家,只是我自己。」

楊開心思急轉,很快便想明白了很多事,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你有多少人?」

秋憶夢苦笑:「秋雨堂的人讓我帶過來了。」

神識一放一收,瞬間便洞悉了府邸上所有武者的修為強弱,楊開微微頷首。

霍星辰卻是嗤笑一聲:「秋雨堂?那個專門收留殘次品的堂口?似乎也只有二十來人吧?」

「不錯,就是專門收留殘次品的堂口1秋憶夢瞪了霍星辰一眼。

秋家的武者,但凡有受到重創,實力下跌,永生再無精進希望的,都會被打發到秋雨堂中幹些輕鬆的事。整個堂口中只有一兩位神遊境,而且境界還不高。

秋憶夢帶著這些人來,根本不足以應付今晚即將面臨的危機。

「來就來了吧,總是一股力量。」楊開望著秋憶夢,微笑點頭。

秋憶夢抿嘴微笑:「希望你別讓我失望1

「你們在樂觀什麼啊?」霍星辰微微搖頭,不知道這兩人為什麼比自己還要不在乎這次的奪嫡之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一個沒有力量可以動用的幫手,兩個實力大損的血侍,現在再加上一個只帶來了一群廢人的大小姐,這可真是窩囊聚集到一起了,楊開,你真的要完蛋了。」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