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 第四百零六章 你們願意與我為敵?

作者:莫默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會說如果可以的話,願意跟隨自己左右,以效犬馬之勞。自己如果真的答應了屠峰的要求,那就只能選擇那兩位血侍,至於和自己熟悉的屠峰唐雨仙,註定會落到別人手上。「本就是不情之請,只是這一代的年...

楊家嫡系子弟,年輕一代排行老四的楊新武,在回中都路上被人伏擊,重傷!

迎接他回族的兩位血侍施展霸血狂術,拼盡了全力也依然未能守他周全。

匆匆帶回家族醫治,情況卻是越來越惡劣,無論服下什麼靈丹妙藥也沒有絲毫起色,終在前日傷重不治,撒手人間。

迄今為止,回歸中都的楊家子弟中,共有五人不幸遭遇了伏擊,除了楊開之外,還有老大楊威,老五楊亢,老七楊影。不過這四人都是有驚無險,除了楊亢楊影當時受了點小傷之外,楊威和楊開都是毫髮未損,比起楊新武的遭遇要幸運的多。

奪嫡之戰尚未開始,族中子弟便已先死一人,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楊門上下震怒,勢要尋到罪魁禍首,將其九族盡滅。

而屠峰和唐雨仙這次來找楊開的原因,正是因為那兩位迎接楊新武回族的血侍。

「家族要處死那兩人?」楊開眉頭一皺,想到一個可能。

楊四爺緩緩搖頭:「家族倒沒這個意思,畢竟他們兩人當時也是拼盡了全力,身上傷痕纍纍,也都受傷不淺,直到如今也依然未能痊癒,作為血侍,他們已經盡了責,家族不會這麼做的。」

每一位血侍都培養不易,對楊家也是忠心耿耿,長老殿那些人只要還有點理智,就不可能因為這個原因處死兩位血侍。

真要是這麼搞了,也會讓其他的血侍寒心。

「不過一定的懲罰是避免不了的。」楊四爺無奈搖頭。

屠峰黯然道:「兩位兄弟本就傷勢未愈,現在又被各打了一百大板,經脈斷裂無數,這一生的成就只怕會止步於此了……」

楊家用來打人的板子可不是普通的板子。而是特質的秘寶,一百大板打下去。就算是巔峰狀態的血侍也吃不消,更何況他們本來還有傷在身。

當年楊四爺吃了三十大板,在床上躺了幾個月。

一旁的唐雨仙也是神色難過,一臉愁容。

「沒保護好四公子,他們本就心中愧疚萬分,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那兩位兄弟都有些……心灰意冷。」屠峰抿了抿乾澀的嘴唇,面上一片悲戚。

「這點打擊都承受不了,那還是什麼血侍?」楊開輕哼一聲。

「開兒。」楊應峰輕喝一聲,搖頭道:「你不知道血侍對家族的忠誠才會這麼說。他們不是因為自身的實力無法增進而心灰意冷。他們在意的。只是你四哥的死,覺得愧對了家族的培養,如果你四哥沒死,他們可能還會好過些,但是現在。哎……」

楊開看了四爺一眼,沉默許久才點頭道:「或許是我低估了血侍的忠誠度吧。」

轉頭又望著屠峰,道:「那你們這次來求我辦的是什麼事?治好那兩人?我沒這麼大本事的。」

「不是。」屠峰輕輕搖頭,「我和雨仙,想請小公子在奪嫡之戰中,讓那兩位兄弟為你效力1

楊開愕然:「為什麼?」

屠峰道:「他們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我們能感受的出來,這一次奪嫡之戰,若是沒有公子再用他們的話。他們兩人說不定會自廢修為,謝罪家族,退隱山林去了。」

那兩位血侍保護楊新武不利,讓楊家年輕一代對他們的印象不好,現在又受傷在身,不知道要多久時間才能痊癒。這一次的奪嫡之戰,恐怕真的沒有人會動用他們。

「笑話1楊開厲喝一聲:「家族費了那麼大的財力物力培養他們到如今的成就,他們說廢就廢?既然血侍忠於楊家,那他們的修為也是楊家的,還輪不到他們自己做主1

話雖然說的難聽,屠峰卻是從中聽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意思,連忙興奮道:「這麼說,小公子是願意用他們了?」

唐雨仙也急忙道:「只要讓他們覺得自己還有用,他們就不會那麼悲觀了。」

「我幾時說過?」楊開不禁翻了個白眼,忽然發現屠峰這人居然也會順杆子往上爬。

不過楊開總算是明白屠峰和唐雨仙兩人今天來找自己到底是為什麼事了,也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說如果可以的話,願意跟隨自己左右,以效犬馬之勞。

自己如果真的答應了屠峰的要求,那就只能選擇那兩位血侍,至於和自己熟悉的屠峰唐雨仙,註定會落到別人手上。

「本就是不情之請,只是這一代的年輕公子中,也就我跟雨仙二人與小公子相熟,其他的血侍和別的公子都沒說過幾句話,更無什麼交情,所以只能厚顏來求。」

「誰讓你們血侍這麼清高,一個個都把自己當成什麼大人物了。」楊開撇撇嘴。

屠峰乾笑一聲:「其他公子也沒有降服我們的手段和能力埃」

楊應峰和董素竹將這話聽在耳中,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驚詫和欣喜的神色。

換句話說,楊開已經降服了屠峰和唐雨仙兩人。

「小公子……」屠峰搓著大手,一臉的期期艾艾,唐雨仙也在一旁眼巴巴地望著他,美眸中滿是懇求之色。

楊開不言不語,臉色陰沉著,手指輕敲著椅背,發出篤篤的聲響。

屋內一時靜謐無聲,屠峰和唐雨仙兩人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等待他的決定。

四爺端起茶杯抿著,臉色一絲不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董素竹更是低著腦袋,兩根手指來迴繞著,顯得百無聊賴。

二老顯然不想干預楊開的決定。

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功夫,楊開才忽然停止動作,屠峰和唐雨仙神色一正,連忙屏氣凝聲。

「我要是說,我不想用他們呢?」楊開望著兩人。嚴肅問道。

屠峰苦澀一笑,道:「小公子有心考慮。就已經足夠了。最起碼我跟雨仙知道,小公子更傾向於讓我們追隨你,這是屬下二人的榮幸1

唐雨仙在一旁重重點頭,面露感激。

楊開目光忽然變得如鷹隼般銳利,逼視著二人,沉聲道:「你們願意與我為敵?」

屠峰和唐雨仙都是臉色一肅,正色到:「但願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1

「祈禱吧,祈禱你們不被別的公子選上。」楊開咧嘴獰笑起來,旋即又自信溢滿臉頰,「不過就算你們被別人選走了。我也會把你們搶回來1

聽出楊開的話外之音。屠峰和唐雨仙大喜過望,急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驚喜道:「小公子答應了?」

楊開點點頭,有些不太情願道:「其實……我看不上那兩個人,不過既然你們來求。那我便勉為其難讓他們跟在身邊好了。」

「屬下二人代血侍堂上下,謝過小公子1

「謝小公子恩典1唐雨仙的俏臉上也浮現一抹紅光,開心微笑起來。

「去吧,明天我就跟長老殿交涉此事。」楊開揮了揮手。

「是1兩人都興奮至極地朝門外走去,顯然是想把這個好消息傳達給血侍堂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屠峰又回頭道:「對了小公子,那兩位兄弟現在雖然身受重傷,無法給你提供太多的幫助,但是……他們二人的資質相當出色。」

「相當出色?比你們如何?」楊開訝然詢問。

「比我們厲害1屠峰神色肅然。「堂主曾經說過,如果那兩位兄弟有足夠的機緣造化,很有可能突破到神遊之上1

「我知道了。」楊開淡淡點頭,並無驚喜,也無期待。

屠峰微微頷首,這才與唐雨仙一道離去。

待屋內只剩下一家三口的時候。楊應峰才道:「那兩人的名字我聽過,據說確實是血侍堂里資質最好的兩位血侍。若是因為這一次的事而讓他們退出血侍堂,歸隱山林的話,對楊家來說也是個損失。」

歷年曆代,也只有一位血侍堂的高手,晉陞到了神遊之上,如今已尊為楊家的太上長老,位高權重。

楊開緩緩搖頭:「說句爹你不愛聽的話,楊家損失不損失的,我不在乎。」

楊應峰訝然失笑:「我明白。」

正是因為家族聲勢太大,族內親情淡薄,所以每個嫡系子弟在剛回歸的時候對家族都不會有太大的歸屬感,要不然也不會有兄弟相殘的奪嫡之戰了。

「不過開兒,這次你賺大了。」楊應峰欣慰一笑,意有所指。

楊開無所謂地點點頭:「有一點吧,不過我還是更希望屠峰和雨仙二人跟著我,彼此之間畢竟已經熟悉了。」

「有什麼賺的?你們父子二人不要打啞謎埃」董素竹聽得雲里霧裡,愁腸百結,「怎麼看都是兒子吃虧了好不好。」

那兩位不知姓名的血侍身受重傷,短時間內無法給楊開提供幫助,就算他們恢復過來了,也不一定比屠峰和唐雨仙發揮的作用大。

楊開和四爺對視一笑,前者緩緩起身道:「你跟娘說說吧,我要先稍事準備一番,明天還得去長老殿一趟。」

「去吧。」楊應峰揮揮手,望著楊開健碩的背影,不禁生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長大了,真的長大了啊!無論是心機,手段,似乎都比自己這個當爹的要強很多,身上還有那麼多神奇的東西,真不知道他這幾年都經歷了什麼。

屋內,董素竹還在糾纏不休,身子一晃便坐在四爺的大腿上,一手揪著他下巴上不算太長的鬍子,一邊詢問:「跟我說說,兒子到底賺到什麼了?」

四爺微微一笑,將其中的玄機娓娓道來。r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