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 第四百零五章給我個解釋

作者:莫默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候。沒想到楊開說完之後,屠峰和唐雨仙居然沒有流露出絲毫欣喜之色,反而還一臉愁容和苦笑,目光閃爍,根本不敢與楊開對視。楊開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眼神逐漸轉冷,輕輕地哼了一聲,道:「兩位是不...

今天家裡來客了,下午被拉著陪打了一下午的牌。

明天還有客人要來,應該是今年最後一批人了。

*********************

書房內,楊四爺正襟危坐,董素竹嘻嘻輕笑,另外還有一男一女坐在一旁,男的魁梧,女的俏麗,正是迎接他回到中都的兩位血侍,屠峰和唐雨仙。

見楊開回來,連忙從椅子站了起來,沖楊開抱拳:「小公子1

楊開含笑應對:「坐吧。」

屠峰和唐雨仙這才落座,再看一眼楊開,都不禁訝然萬分。他們發現楊開居然又突破了一層境界,抵達了真元境八層的水準。

這才多久啊,距離上次突破頂多也就是不到兩個月的樣子,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點吧。

上次楊開突破真元境七層的時候,他們也是在場的,那時候大家是第一次見面,當時兩位血侍只覺得小公子資質不錯,現在再看,何止不錯,簡直不要太好。

可為什麼傳聞他只在化龍池裡待了半天就出來了呢?想到這事,屠峰和唐雨仙都是暗暗搖頭,有些不太明白。

「開兒你也坐。」楊四爺沉聲道,「有些事要與你商議一番。」

「好。」見他說的這麼嚴肅,楊開也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太尋常,連忙與董素竹兩人坐到一旁。

落座之後,眾人都是一片沉默。唯有楊應峰眉頭緊皺,好片刻才道:「先說第一件事吧,昨日長老院給各嫡府下達一個指令,與奪嫡之戰有關。算是個好消息,奪嫡之戰,血侍堂的血侍會參與其中1

楊開眉頭一挑,不禁面露喜色。

血侍堂中的血侍。每一位都是強者中的強者,基本上在神遊境這個境界上,他們很難碰到對手。除非是那些資本雄厚的大勢力中出來的高手。

有血侍相助,在奪嫡之戰中將會輕鬆很多。

「這是好事埃」楊開訝然,不明白為什麼屠峰和唐雨仙連帶著楊四爺看起來都有些愁眉不展。

「是好事。」楊應峰點點頭。「不過長老院有命令,血侍堂的血侍會參與到奪嫡之戰中不假,但他們的任務,卻只是保護諸位公子的安全,不得負責其他事宜。」

楊開眉頭微皺,想了一會道:「也就是說,他們只能被動反擊,不能讓他們主動出擊對吧?」

「不錯,血侍的實力太過強大,若是主動出擊的話。很容易就會將一個對手解決。」楊應峰點點頭,「這也是顧慮到你們拉攏不到太強大的助力的緣故。」

「我明白。」楊開笑望了屠峰和唐雨仙一眼,「不過想要得到血侍的幫助是不是還有什麼條件?」

兩位血侍不禁訝然,沒想到楊開連這一點都能猜到。楊應峰也是微笑頷首:「是有條件,必須得給家族貢獻上一定檔次一定數量的功勞才行。比如你們這幾年在別的宗門裡學習到的力量1

長老院下達這個命令,無疑是要楊家嫡系子弟將那些宗門裡的不傳之秘統統上繳了。

這也是每一次奪嫡之戰之前,家族必定會做的事情,藉此來收集天下珍藏。

所以楊家儲藏的武技和功法才那麼多,那麼豐富,普天之下。論武技功法的儲藏量,楊家絕對第一,就算是其他的七大家,在這一點上與楊家也沒法相提並論。

「上繳的東西越多越好,能得到的血侍就越強大,擁有的選擇餘地就越多1

血侍雖然都很強大,但在血侍堂中,彼此之間還是有強弱之分的,屠峰和唐雨仙在血侍堂中屬於比較強大的存在,在他們之上,還有更強的血侍,那是足有神遊境九層的強者。

「而且每個人,得到的血侍最多不超過兩位!這是極限。」楊應峰補充道。

「嘿嘿……」楊開怪笑兩聲,「爹你是不是在擔心我沒有足夠的東西去換來兩位血侍的幫忙?」

楊應峰正色點頭。

上次楊開為了一隻金羽鷹向家族上繳了一套玄級武技,在楊應峰想來,兒子在外這麼多年,能學到一套玄級武技就不錯了,哪還有富裕的地方?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有準備的。」楊開自信一笑,在場的都不是外人,他也沒必要藏著掖著故弄玄虛。

楊應峰忽然想起萬葯靈液,皺眉道:「難道你想用那個東西?」

萬葯靈液實在太神奇了,如果楊開將它暴露出來,肯定可以換來兩位血侍的幫忙,但家族也不會坐視不理,說不定會引起一些麻煩,身為父親,楊四爺自然擔心。

楊開搖了搖頭。

楊應峰終於動容,直到此刻他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明白兒子到底有多少底蘊。

看了屠峰和唐雨仙一眼,楊開笑道:「屠峰,雨仙,看樣子我們果然要在一起共事了。」

他以為兩位血侍這一次過來,是為了這個事的。之前一路回中都的時候,屠峰和雨仙就已經表態,日後家族若是允許血侍參與奪嫡之戰,必定跟隨楊開左右,以效犬馬之勞。

那日的約定,言猶在耳,屠峰和雨仙不會忘記,楊開自然也不會忘記!

如今便已到兌換諾言的時候。

沒想到楊開說完之後,屠峰和唐雨仙居然沒有流露出絲毫欣喜之色,反而還一臉愁容和苦笑,目光閃爍,根本不敢與楊開對視。

楊開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眼神逐漸轉冷,輕輕地哼了一聲,道:「兩位是不是要給我個解釋?」

他們兩人的神色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不過無論是屠峰還是唐雨仙,都不是那種出爾反爾之人,楊開心中雖然有些不太愉快,卻還是想聽聽他們到底會說什麼。

為什麼他們會表現出牽強的神色,躲避的眼神。

「開兒。」楊四爺低喝了一聲,打圓場道:「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要誤會。」

董素竹也急忙道:「是啊兒子,別這麼說話,我跟雨仙私下裡都有交情,時常在一起探討武技,知道這次是她把你接回來的,娘不知道多高興呢。」

眼見楊開有些發怒的跡象,董素竹不禁嚇了一跳,她還從未見過楊開有這種表情,以前的楊開無比乖巧,與現在的他判若兩人。

看到他的神色,董素竹都不禁心中驚怕,心中知道兒子是真的長大了,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一時間心中又是難過又是高興。

二老都在說情,楊開面色稍靄,吸了一口氣道:「我若是誤會的話,現在只會趕人,什麼話都不會說了。」

遲疑了一下,又道:「不過,你們還是得給我一個解釋。」

屠峰和唐雨仙都是苦笑,對視一眼,緩緩站了起來,半跪在地,面有愧色,沉聲道:「並非我與雨仙不想為公子效力,若是可以的話,屬下二人願為小公子赴湯蹈火,再所不辭1

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楊應峰聽在耳中,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屠峰居然在自己兒子面前自稱屬下!

而唐雨仙也沒有反駁!

血侍堂在楊家是個很特殊的團體,血侍不但意味著身份,也意味著榮耀和忠誠。但是他們的忠誠,是對整個楊家的忠誠,並不是某個人。

當年也有兩位血侍迎接他回族,可對他的態度那真的是不冷不熱,一路歸來也只是本分地完成任務。

不說當年,就說現在,楊四爺也沒得到哪一位血侍這麼尊敬,也沒哪個血侍對他表現出臣服之意。

可自己沒做到的事,兒子居然做到了,楊應峰怎麼不震驚?

反觀楊開,一臉淡然,沒有絲毫榮辱之色,表現的相當平常。一時間,楊四爺不禁生出一種父不如子的挫敗感,又有些高興欣慰。

難怪屠峰和唐雨仙會急急地找到自己府上,本來楊應峰還有些不明所以,現在看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你們不可以為我效忠了?」楊開冷著臉詢問。

「並非不可以。」屠峰面色痛苦,羞愧難擋。

唐雨仙連忙接過話頭:「只是在此之前,屬下二人有一事相求1

「起來說吧。」楊開皺眉道,他頓時醒悟,讓屠峰和唐雨仙二人糾結的,定是與他們要求自己的事有關。

這個發現不禁讓楊開欣慰,這兩人果然不是什麼忘恩負義之人,倒是自己剛才的表現太急躁了。

不過也跟自己對他們的期待有關係。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緩緩起身,都神色尷尬,唐雨仙一張精緻的小臉都紅了。

「此事本不應該麻煩小公子,只是我等已無路可走,只能厚顏來求,望小公子不要見怪。」屠峰深深地嘆息。

「到底什麼事?」

「這事剛才跟四爺也說過,屬下現在有些口齒不伶俐,讓四爺說吧。」屠峰說完,悶悶地坐了回去。

楊開將目光投向楊應峰,後者端著茶杯抿了一口,這才開口道:「開兒你曉不曉得現在有多少兄弟回到中都了?」

他突然問這麼一句,楊開頗有些摸不著頭腦,倒也不著急,只是點頭道:「差不多知道。」

「那你四哥楊新武的事,你知道么?」

楊開沉思了下,想起上次在那間酒樓里楊詔說過的事,不禁頷了頷首:「聽說了。」

楊應峰微微訝然,沒想到楊開看樣子兩耳不聞窗外事,消息居然也挺靈通的,知道他自己也在做前期工作,打探各種消息,當下不禁有些欣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