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七十七章 不是這樣滴……

作者:莫默  |  更新時間:2013-01-10 09:17  |  字數:3647字

一直逃到雲隱峰,兩人才放慢速度,楊開狐疑地看著董輕煙,一臉不解,不知道她臉紅什麼。

「怎麼搞的?」楊開皺眉問道。

董輕煙嗔了他一眼,這才深吸一口氣,無奈解釋:「表哥啊,煉丹師之間說切磋,是指在煉丹術上面的切磋,大家取些相同的材料,然後煉製丹藥,以成丹的數量和品質還有煉製時間來論輸贏,不是你這樣……」

一邊說著一邊還形象萬分地揮舞了幾下小拳頭:「不是這樣滴……」

楊開愕然,臉色也不禁紅了許多,訕訕道:「他們也不說清楚,我哪知道。」

董輕煙苦笑一聲:「這是常識啊……幸虧你出手不重,也沒傷到他們,要是真把他們給打傷了,那後果就嚴重了。」

說著,手拍額頭有氣無力道:「果然武者都是一群只會動手動腳的蠻徒……」

楊開也尷尬無比,心道怪不得那三個傢伙聽說自己答應切磋還一臉興奮,彷彿壓根不知死字怎麼寫。

原來他們以為自己要跟比拼煉丹術……

那一頓打,吃的真冤枉啊。

自覺理虧,楊開在回去的路上也是沉默不語,倒是董輕煙每每回想起剛才的事情就捂嘴笑個不停。

回到峰頂,將今天採集的藥材交給兩個美婦,吃罷她們準備的葯膳之後,楊開與董輕煙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日,楊開還沒出門。便嗅到外面傳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香氣入鼻,讓人渾身舒暢。

好奇之下,楊開打開門走了出來,循著香味來到屋外。

放眼望去,只見不遠處兩間屋子內,各有一個熱氣騰騰的大缸。缸內正煮著一些千奇百怪的藥材,兩個美婦一人負責一間,正在底下扇著爐火。忙的香汗淋淋。

「師傅這是要煉什麼丹?」董輕煙也走了出來,好奇地打量著,兩隻大眼睛中異彩連連。興奮異常。

楊開看了一會,走上前問道:「要不要我們幫忙?」

美婦中的香姨聞言起身,笑吟吟地看著他們,點頭道:「恩。」

楊開擼了擼袖子道:「要怎麼做?」

香姨抿嘴一笑:「你們暫時不需要做什麼,這兩爐葯湯是給你們兩個準備的,昨夜熬了一宿,一會就好了。」

「給我們準備的?」楊開愕然。

蘭姨點頭道:「是啊,這一個月來,簫老一直在配置各種藥材,你們昨天去採集的那些都放在裡面呢。」

「我也有份?」楊開心頭有些小觸動。要說簫老給董輕煙辛苦準備什麼,楊開自然可以理解,畢竟董輕煙已拜入他的門下,是他的衣缽傳人,可自己居然也有一份。這就讓楊開有些意外了。

香姨微微頷首,道:「自然有,既進了雲隱峰,就是雲隱峰的人了,你們兩個先去吃些東西,自己準備一番。一個時辰後再過來。」

楊開張了張嘴,眼中有一抹感動。

早飯都準備好了,就在廚房裡,而且同樣是熱氣騰騰的,應該剛做好不久。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香姨和蘭姨在那邊忙的熱火朝天,楊開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淡淡的溫暖。

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一個時辰後,楊開與董輕煙兩人各自進了一間屋子。

楊開這邊是香姨在負責,在香姨的指示下,楊開脫去上衣,僅穿了一條單薄的褲子,跳進了葯湯中。

對雲隱峰上的這兩個美婦,楊開一直很敬重。

她們默默地雲隱峰上付出了二十多年,度過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可是世人只知道雲隱峰上有一個簫浮生,從來不曾有人知曉這裡還有兩個聲名不顯的婦人。

即便是楊開,進了雲隱峰已經一個月了,日常生活起居都是她們在照顧,無微不至,也只稱呼她們為香姨和蘭姨,並不知她們完整的名諱。

所以縱然此刻光著上身,神色也沒有絲毫不自然。

「香姨,現在要怎麼做?」楊開感受著四周的溫熱,身心一陣舒坦,不禁開口問道。

「運轉簫老叫你們熟悉的功法!那一套功法就是為了吸收這一爐葯湯的藥效準備的,並無他用。這些藥材聚集不易,簫老也是耗費了很大精神才完全聚齊,也僅僅只有這兩爐而已,所以你可要仔細了,千萬不要浪費了藥效,辜負簫老的一片好意。」

「我知道了!」楊開神色凝重地應道,閉上眼睛,運轉起那一套功法。

隨著功法的運轉,楊開只感覺渾身上下億萬毛孔都舒張開了,葯湯中蘊藏的藥力此刻彷彿化成了一根根利針。

無所不在,無孔不入。

順著毛孔就扎進了自己的體內。

情不自禁地,楊開悶哼一聲,身軀微微有些發顫。

反倒是隔壁董輕煙那裡,傳來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董輕煙畢竟是個女子,又嬌生慣養的,哪裡承受得了這種痛苦?

蘭姨的安慰聲緊接著從隔壁傳來,香姨在這邊緊盯著楊開的反應,美眸中閃過一絲凝重,不禁微微動容。

簫老之前說過,這種以葯湯來洗鍊身體的做法效果很顯著,但承受的痛苦也是非人般的折磨,之前他還在擔心楊開和董輕煙能否承受,可現在看來,楊開這邊一點問題都沒有。

疼痛似乎在一點點地加強,片刻之後,不但身體外面感覺到了疼痛,就連經脈和五臟六腑內,也無一處沒有劇痛之感。

好似有千萬隻螞蟻,正在啃咬著自己的身體。

額頭的汗珠大滴大滴地落下,楊開一身肌膚都變得通紅如血,功法卻毫不停歇,持續運轉。

這種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