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其他類型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第2370章 花期17

作者:很是矯情(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p> 高血脂會導致腦血栓和腦梗,高血脂會導致腦中風人體一旦形成高血壓,會使血管經常處於痙攣狀態。 而腦血管在硬化后內皮受損,導致破裂,形成出血性腦中風,而腦血管在栓子式血栓形成狀態下淤滯,導...

小說org,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最新章節!

等到半夜的時候,寧舒飄到了主室,站在童鵬海的旁邊,童鵬海很胖,所以打呼嚕震天響,旁邊的丁春都翻身了好幾次,但是童鵬海一個人睡得跟豬一樣。

所以,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是沒有道理,一個人睡在自己的旁邊,睡覺磨牙打鼾放棄,再多美好的感覺都沒有了。

寧舒面前凝聚出一滴水,這滴水慢慢延伸變成了很細很細冰針,針尖很尖銳,寧舒拿著冰針扎在童鵬海的穴位上,就是太胖了,扎針都得都點勁。

扎了穴位,手中的冰針化成了水蒸發了,寧舒站在床邊看著。

童鵬海有點不舒服,哼哼了兩聲開始翻身,不過漸漸的,他的臉色開始泛紅,哼得更大聲了,不過旁邊的丁春像是沒聽到一樣,沒有了呼嚕聲睡得更香了。

然後寧舒撤了結界,童鵬海的聲音傳到了丁春的耳邊,丁春一下驚醒了,連忙朝童鵬海問你怎麼了,讓你不要吃那麼油膩的東西,你就是不聽。

丁春連鞋子都沒來得及套,就去打急救電話了,回來的時候,童鵬海兩腿一瞪,居然暈了過去。

救護車又遲遲不來,本來就是三個三更半夜的,嚇得丁春哭了起來,一直都在叫童鵬海。

「爸爸又怎麼?」主室的動靜大到了童亮都聽見了,打開門,有些神經質地說道:「我就說這個屋子裡有鬼,你看爸爸一回來就出事了,就是有鬼。」

童彤也醒了,小心朝寧舒問道:「天使,發生什麼事情了?」

寧舒也是一臉茫然,「不知道呀。」

童彤出房間,聽到救護車烏拉烏拉地來了,再看到媽媽哭泣,頓時感覺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瘦削的哥哥抄著手臂,一雙眼睛打量著屋裡,嘴裡還在念念有詞,「出來,你出來呀,我才不怕你,就算你是鬼,我也要滅了你,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寧舒:→_→

好可怕埃

童彤站在一邊,很害怕,醫護人員合力將童鵬海抬到了擔架上。

然後救護車烏拉烏拉地走了,家裡又只剩下童亮和童彤了。

童彤有點怕神神叨叨的哥哥,回到自己的房間,把門反鎖了。

童鵬海被送到了醫院手術室,估計是油脂的東西吃多了,抽出來的血表面都浮著一層油垢。

手術進行到了天亮,丁春坐在手術室外急得都要哭了,哪怕這個男人再怎麼不好,也是一個家的頂樑柱,也是一個她的依靠,如果童鵬海真的出事了,她以後的日子會更加艱難。

好不容易挨到手術結束了,迎接丁春的又是一個晴天霹靂,那就是童鵬海腦中風了。

高血脂會導致腦血栓和腦梗,高血脂會導致腦中風人體一旦形成高血壓,會使血管經常處於痙攣狀態。

而腦血管在硬化后內皮受損,導致破裂,形成出血性腦中風,而腦血管在栓子式血栓形成狀態下淤滯,導致腦血栓和腦栓塞。

雖然發病就打急救電話,但是昏迷了,而且救護車也耽擱了一段時間,童鵬海醒過來可能會出現偏癱,半身不遂的情況。

童鵬海身體中的血脂濃度很高,再加上晚上吃了葷腥的東西,居然一下造成了腦中風。

醫生說,病人的身體本來就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本來就有脂肪肝,還大魚大肉的,這純粹是不要命的節奏。

丁春癱軟坐在椅子上,獃獃愣愣的,半天回不過神來,丈夫可能半身不遂,那就廢了呀,不能賺錢,還要人伺候,家裡沒錢拿什麼活下去?

雖然能夠進行功能性鍛煉,但是童鵬海那麼胖,如果真的半身不遂了,說不定時常摔跟頭,拐棍都拯救不了。

肯定不能上班了,連正常人都不是了,更別說掙錢了,才四十多歲,就跟七八十歲的老人一樣腦中風了。

醫生說腦中風還有不少的後遺症,什麼記憶力下降,肢體障礙,口眼歪斜。

總之,這個人以後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了,還要天天吃藥,又是一大筆的支出。

丁春直接坐在醫院走廊大哭了起來,這已經是這幾個月以來,童鵬海第三次進醫院了,家裡的積蓄嘩啦啦地沒有了。

以後童鵬海不上班了,家裡就沒有生活來源。

日子可怎麼過呀。

家裡是不是真的有鬼,童鵬海一回去就受傷出點毛病,這次更是腦中風了。

為什麼鬼就糾纏著她的丈夫和兒子,家裡的兩個男人,為什麼!

寧舒看著上體育課的童彤,童彤正在體育雙杠上翻著,雙杠有點高。

寧舒嘆了一口氣,手指一點,童彤當一聲從杠上掉下來了,腳腕嚓了一聲,痛得童彤一下哭了起來。

體育老師趕緊抱著童彤上醫院,童彤痛得直吸氣,腳腕都青紫腫了起來,特別嚇人。

寧舒安慰童彤:「別怕,沒事的,是我不好,離你遠了點,你掉下來我沒注意到。」

童彤痛得不行,加上人多,也不好跟寧舒說道,一直到了離學校最近的醫院。

到醫院,童彤的腳腕已經很腫了,連帶整個腳都腫了起來。

丁春還在煩惱丈夫的事情,養女的班主任打電話過來,說養女從雙杠上掉下來了,腳出問題了。

丁春都要煩死了,丈夫還沒有醒過來,有沒有偏癱半身不遂還不知道,現在女兒又出問題了。

丁春收拾了一下,去另一個醫院看養女,童彤眼睛都哭腫了,看到丁春,連忙喊媽媽。

「怎麼弄的。」丁春煩躁地問道,真是一家子都不得安生。

童彤的神色有點驚恐,對丁春說道:「媽媽,我當時感覺有人拽著我的腿,然後我支撐不住了,就從雙杠上掉下來了。」

「什麼人?」丁春暗黃的臉上非常憔悴,似乎想到了什麼,「那你身邊有人嗎?」

「沒有呀,我就一個人在那裡,猛地一下拽了一下我的腳。」童彤無法理解,又是驚恐,又是迷茫的。

丁春看養女的神色並不像作假,「真有人拽你?」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