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29章搞笑的應聘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奮地退出后,他才起身,在一位膀大腰圓的保安的示意下,進入了那個面試的會議室。會議室很豪華,地上鋪設了地毯,牆壁上掛了好幾幅名畫,一張紅木大桌后,坐了三名面試官,坐在最右邊的是一個氣度雍容的老頭,...

萬物典當行位於燕京最為繁華的街道,是華國最為有名的一家典當行。

上午九點鐘后,好幾名衣著光鮮,自信滿滿,一身學者氣息的中年人先後出現在萬物典當行後門的小巷中,他們都彬彬有禮和站在後門前的一位女職業說了幾句,便踏入了後門,面試去了。

這名女職業名叫王小琴,今年十八歲,來自農村,是萬物典當行的一名文員,今天她的任務便是接待來面試的人員,防止外人混入。

打扮得土裡土氣的張東出現在小巷中,微微打量四周,便憨笑著走到王小琴面前,瓮聲瓮氣地說:「小妹,你們這裡是在招人吧?俺想進去試試,可以嗎?」

由於典當行的老闆和那個沒有開門的小店有一絲關聯,張東想得到小店中的四塊價值巨大的翡翠毛料,不得不來此應聘。

「不行啊,我們招聘的是鑒定師,需要很多人生經驗和豐富的知識,你不合適。」王小琴連連搖頭。

「俺來自山村,已經在燕京找工作好久了,迫切想要找個工作,俺的要求不高,搬運工也無所謂,就讓我進去試試吧?」張東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摸樣。

「搬運工也不招啊,都被保安兼職了。」王小琴的臉上浮出憐憫之色,嘆了一口氣,「但似乎還招聘一個打雜工,你可以進去試試。~」

「那太好了,謝謝你。」張東緊張地搓著雙手,縮頭縮腦地混了進去。

步過一個不太長的走廊,來到一個裝潢精緻的小廳,小廳中坐了好幾位來面試的人員,基本上全是五十歲以上的老頭,張東便也默不作聲地坐在一邊。

直到這些人全部面試完畢,一個個或頹喪或興奮地退出后,他才起身,在一位膀大腰圓的保安的示意下,進入了那個面試的會議室。

會議室很豪華,地上鋪設了地毯,牆壁上掛了好幾幅名畫,一張紅木大桌后,坐了三名面試官,坐在最右邊的是一個氣度雍容的老頭,名叫劉遠,六十二歲,雖然沒有什麼學歷,但自學成才,對瓷器有很深的研究,對書畫、木器、珠寶也有很深的認識。

坐在左邊的是一個風度翩翩的中年人,名叫周鑫,今年僅僅四十一歲,春木大學歷史系畢業,之後一直混跡古董行業,摸爬滾打,累積了豐富的知識和經驗,目力極為不凡,不但對古董而且對現代的一些價值巨大的物品耳熟能詳,是萬物典當行中最不可或缺的一個鑒定師。

最中間的是一個美麗的青春少女,身高一米七零,婀娜多姿,肌膚勝雪,臉蛋白裡透紅,眼波嬌中帶媚,精緻的五官組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幅妙絕天下的圖畫。

她穿一身豹紋服,姿態優美地坐在沙發上,任憑波浪形長發如同流動的瀑布飄灑在腰際,一股高貴氣質撲面而來。·~

實際上她的確是世所罕見的美人,在美人榜上排名第五,而且她聰明多智,才二十二歲,卻已經擁有兩個博士頭銜,這家萬物典當行便是她創辦的,才兩年時間,便打出了名氣,在燕京典當行業中名列第一,日進斗金,目前,她正準備創辦一個大型珠寶店,今天就在面試一些來應聘的專業人士。

張東儘管已經從腦海中的屏幕上見過郭雨,甚至她沐浴的景象也欣賞了不知多少次,但現在面對真人,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時,他還是目光發直,心臟狂跳,這樣的美人兒,簡直是上天的傑作,可以讓任何男人為之發狂。

而偌大的一個燕京,擁有千多萬人口,卻只有郭雨一人位於美人榜上,可見要見到一個美人榜上的女人,是何等艱難的一件事。

張東在三人對面坐下,憨笑著說:「姐姐好,兩位大叔好,俺來自一個與世隔絕的山村,雖然俺知識很豐富,但一直找不到工作,今天就是來露兩手,希望可以被你們聘請,讓我能賺大錢,然後回家娶媳婦。」

三人愕然,這王小琴是怎麼把關的?怎麼放了一個農村娃進來了,今天可是面試鑒定師啊!

郭雨率先清醒,清脆地問:「你叫什麼名字?什麼學歷?」

「俺姓東,名叫東哥,因為俺和師父學到了很多知識,所以村裡人喜歡稱俺為東哥先生。至於學歷,我沒正式上過學,但師父說我有博士后的水平。」張東繼續憨笑著說。

「姓東?有這樣的姓嗎?是東哥先生,還是東郭先生?從沒上個學?還博士后的水平?1郭雨差點笑噴了,這還真是來了一個二愣,但還是忍不住問:「你師父是什麼人?」

「俺師傅是一個道士,會畫符,會捉鬼,會功夫,會醫術,還會斷文識字。俺很佩服。」張東一臉認真地說。

劉遠周鑫已經憋笑憋得滿臉通紅,暗中連連對郭雨擺手,讓她別問,趕快打發此人走路,不要浪費時間。

郭雨捂嘴偷笑了一會,才說:「嗯,你是個人才,我們對你很感興趣,但面試的人很多,請你先回去,我們研究一番后,再聯繫你。」

「姐姐,我每一次面試對方都是這樣說,但我從沒有等到電話,嗯,也可能是我沒有電話的緣故。」張東憤憤地說,「但我已經沒錢買饃饃了,你能快點給我一個結果嗎?我想今天就上班。」

「這個,我們招聘的是鑒定師。你不合格,不好意思,請去別的地方找工作吧,嗯,這裡有一百元錢,你拿去買饃饃。」郭雨被張東臉上的純真羞得面紅耳赤,掏出一張紅色鈔票。

「俺不要你的錢,俺只是很好奇,為什麼俺不合格呢?這鑒定師的要求很高嗎,連博士后都不能應聘上?」張東一臉的不服氣,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其實俺的水平比博士后還要厲害,上知天文,下識地理。不信的話,你們可以考考俺。」

「好吧,我考考你,這是一個什麼東西,你判斷價值多少?」郭雨有點頭痛了,把一直擺放在桌上的一個鐲推了過來。

「這是玻璃制的手鐲,一文不值埃」張東瞟了一眼,便憨笑著說。

三人同時傻眼,因為張東說對了,這的確是玻璃製成的鐲,但從外面看和玉製品沒有多少差異,今天來面試的那些擁有高學歷,擁有豐富經驗的專家沒有一個看出是假貨,但張東竟然看出來了。

這怎麼可能?

他到底是猜的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三人心中疑惑,互相望了一眼,周鑫便指著桌上一個紋飾精美的瓷瓶說:「那這是什麼東西,價值多少?」

張東抓了過來,輕輕用手一掰,底部就分離了,然後滿頭大汗地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弄壞了你們的東西,我賠,我賠。」

從口袋中掏出五毛硬幣,不舍地放在桌上。

「靠,他的意思這瓷瓶只值五毛錢1周鑫和劉遠的臉上全是羞紅,因為這個瓷器可是他們前不久收購到的,花了一百多萬,直到最近才看出是假貨,但張東卻一眼看出來了,這簡直讓他們兩個專家無地自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