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24章可惜了這樣一個美人兒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大后對男人沒有任何興趣,喜歡女性……後來考上燕京大學,和馮幽在一個宿舍,於是兩人漸漸地好上,成為了一對親密的同性、戀人……張東倒抽一口涼氣,讓電影畫面快進,很快看到了一些馮幽和孫小霏的親熱畫面,...

操場中,張東和總教官正在比試,還真是兔起鶻落,如同鬼魅,而互相擊打的聲音卻如同雨點一般響起。~

所有同學看得如醉如痴,眼睛都不捨得眨。

纏戰了大約三分鐘,教官抵擋不住了,被張東一拳打在胸膛,翻滾著拋跌開去,在地上滑動了十幾米,才停下來,衣服凌亂,褲破爛,狼狽無比。

他苦笑著爬起身,揉著胸口,看怪物一般看著一步步逼近的張東,舉起雙手,道:「別打了,我認輸,你可以不用軍訓了。」

所有看著的學生都歡呼起來,如同山崩海嘯,久久未能停歇。

無數女生的眼睛中都冒出了小星星,一**飛向張東。

張東自然沒有理會這些學生,對總教官說:「得罪了,我可以走了嗎?」

「快走,快走,你這個小怪物,這好好的軍訓被你弄成了什麼樣?」總教官氣惱地「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張東。」張東應了一句,便已經跑出了操常

「原來是這一屆的全國高考理科狀元,難怪這麼厲害。」所有人都在心中嘀咕著。

那個答應做張東女朋友的女生的目中異彩連連,目光一直跟隨著張東,久久未能收回來。

站在她身邊的女生碰碰她的手,嫉妒地說:「唐雪,你第一天就把狀元郎勾引了,今天晚上,要請我喝喜酒。·~」

唐雪羞澀地一笑,說:「吳菲菲,如果你喜歡他,儘管去追,我不介意和你共侍一夫。」

吳菲菲頓時敗退。

張東沐浴著無數欽佩的目光出了操場,卻被一名女生攔住了,她身材高挑,比模特的身材還要好,容顏秀麗,氣質高貴,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她豐滿異常,胸脯鼓鼓囊囊,真有要裂衣而出的趨勢。

她嬌笑著說:「張東學弟,你好,我名叫馮幽,藝術學院二年級學生,能和你交個朋友嗎?我想向你求教一些修鍊上的疑問。」

「交朋友?求之不得,最好能有進一步的發展。」張東邪笑著打量這個妖嬈美女,心中卻已經知道了此人就是他查詢過的在燕京大學武力值排名第一的那個女生。

「不愧是狀元郎,風流得很啊,可惜我已經有男朋友,只能和你做普通朋友了。」馮幽的俏臉微微一紅。

「這麼美的女生的男朋友是什麼厲害角色?」張東心中好奇,暗中問:「監控儀,查詢此人的男友。」

監控儀很快回答道:「她沒有男朋友,只有一個關係親密的女朋友,你要查詢她女朋友的情況嗎?」

張東一怔,似乎明白了什麼,回答道:「查詢。」

查詢結果很快出來。

孫小霏,一九九二年三月出生,性格溫柔,智慧超群,美麗多姿,武力值零點一。從小沒有父親,母親因為被人拋棄,對男人極度仇視,間接地影響了她……長大后對男人沒有任何興趣,喜歡女性……後來考上燕京大學,和馮幽在一個宿舍,於是兩人漸漸地好上,成為了一對親密的同性、戀人……

張東倒抽一口涼氣,讓電影畫面快進,很快看到了一些馮幽和孫小霏的親熱畫面,簡直太刺激了,讓他差點流出鼻血。

如此天資國色的兩個美女竟然是兩朵百合,這簡直就是暴斂天物啊!

張東為之扼腕,疑惑地問:「監控儀,查詢馮幽變成同性、戀的原因。」

監控儀馬上分析回答了。

原來,馮幽修鍊的是開元盛世的公孫大娘的劍舞,但這種內家功法本就較為低級,而且流傳至今已經殘缺不全,馮幽天資絕世,酷愛武術,對劍舞到了痴迷的地步。

她十五歲修鍊出內力,然後根據殘缺的內氣運轉秘法創造了一套法訣,每年能產生差不多六點內力,可以說是現在流傳下來最全面,產生內氣最快的內家功法之一,甚至比最本源的劍舞心法還要優秀,她也算一代宗師了。

可惜,她創造的功法有弊病,可以硬生生讓女人變成同性、戀,對男人沒有任何興趣,而且極端厭惡,即使無意間和男人肌膚相觸,她也要嘔吐半天,然後洗浴半天。

所以,這套功法改變性情的能力可以和小說中虛構的葵花寶典媲美。

張東仔細觀察她,果然發現她眼眸深處隱藏了深深的厭惡,如果不是想要討教一些修鍊的問題,估計她是絕對不可能來和自己攀談的。

他連忙加快腳步,同時說:「馮師姐,我還有事,下次再聊。」

馮幽追了上去,意味深長地說:「是不是聽我有男朋友,就沒有興趣了?」

「你是同性、戀,我敢趣嗎?」張東瞟一眼馮幽那鼓鼓囊囊欲裂衣而出的雪白酥胸,在心中嘀咕,當然不敢說出來,摸著額頭說:「馮師姐別開玩笑了,我現在要去租房。以後再交流修鍊心得,好嗎?」

「你想租什麼樣的房?」馮幽問,「或許我可以幫忙。」

「我想租山邊的房……」張東把自己的要求提出。

「燕山就在這附近,我帶你去轉轉吧,一邊找房,一邊交流修鍊心得,怎麼樣?」馮幽嬌笑著說,「我就是燕京人哦。」

張東微微一思忖,同意下來。

馮幽帶張東來到停車場,上了她的紅色寶馬,風馳電掣往燕山而去。

燕山高聳雲天,綿延無數里,巍峨壯麗,山邊的確有很多高樓大廈,也有很多居民樓。

駕車轉了一圈,張東看中了山邊的一棟別墅,當然兩人也交流了一些修撩,讓馮幽領悟了一些修鍊的道理。

這棟別墅紅磚碧瓦,臨海靠山,用圍牆圍住,裡面的面積有近萬個平方,假山、游泳池,碧草綠樹,美麗得讓人心顫。

門口兩邊矗立著兩個高大的石獅,看上去威猛而又壯觀,卻顯得有點不倫不類。

「這是鍾天的私人別墅,不可能出租的,去其它地方看看吧。」馮幽搖頭說。

「鍾天是什麼身份?」張東問。

「他今年二十八歲,富二代,浪蕩公,父親是浩蕩集團創始人,註冊資金近百億,真正的龐然大物。」馮幽答。

「這個別墅是他個人的,還是他家裡的?」

「是他個人的。」

「我租定了這個地方。」張東說,「你知道他的電話嗎?」

「知道是知道,但他根本不可能租給你。」馮幽說。

張東笑了笑,要過鍾天的電話,撥打起來,電話很快接通了。

「喂,鍾天嗎?我想租你燕山邊的別墅,怎麼樣?」

「滾,哪裡來的傻?」一個狂暴的聲音從中發出。

「鍾天,限你半個小時來你別墅,否則我一把火燒了你的別墅,不要怪我言之不逾。」

「啊~你等著,我要剝了你的皮。」

馮幽愕然,說:「張東學弟,你竟然敢這麼和鍾天說話,牛,太牛了。但是,我們還是快走吧,否則就來不及了。」

張東一臉輕鬆地聳聳肩膀,搖頭拒絕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