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21章一夜間成神醫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儘管如此,他還是根據死人、活人強者榜得到了一些資料:目前地球有兩千八百七十人比自己強大,但他們的武力值都沒有超越一千五,自己要超越這些人並不太過艱難。這天,他把死人強者榜上排名第七的黎山老母的修...

盤膝坐在森林中的張東、突發奇想,現在自己如此強大,不知在目前的活人強者中排名多少呢?

他馬上在心中說:「監控儀,建立一個活人強者榜,把內力值在三百以上的強者全部排列出來。」

一個活人強者榜眨眼出現在張東腦海中的虛擬屏幕上,張東竟然排在第二千八百七十一名,古怪的是,那些排名在張東上頭的強者的資料和錄像全部沒有顯示出來。

張東愕然,問:「這是怎麼回事?」

「為了保護你,你不能查詢那些武力值超過你的那些強者。」監控儀解釋。

「保護我?」張東一臉古怪表情,說,「能查詢才是保護我吧?」

「不讓你查詢那些超越了你的強者,是擔心你去挑戰他們,從而失敗被殺。當然,一旦你不得不和他們對上,那時當然是可以查詢的。」監控儀答。

張東苦笑著點點頭,表示理解。

儘管如此,他還是根據死人、活人強者榜得到了一些資料:目前地球有兩千八百七十人比自己強大,但他們的武力值都沒有超越一千五,自己要超越這些人並不太過艱難。

這天,他把死人強者榜上排名第七的黎山老母的修鍊功法——玉女神功教給了妹妹張歡,玉女神功是最適合女性修鍊的一種內家功法,雖然張歡已經錯過了修鍊內功的最佳年齡,不能讓她成為絕世高手,但能減緩她容顏衰老,也能讓她身體不生百病,當然也能對付幾十個普通人。

張歡非常高興,不是為她能成為武林高手,而是為這門功法能美容的緣故。

張東又把張三丰的太極神功教給了父母,雖然他們再也修鍊不出內力來,卻能夠憑藉這門神功延年益壽,身體健康。

當然,他叮囑他們不要把功法傳授給任何人。

做好這些,張東開始考慮再次移植記憶的事情,移植了江山一生的經歷后,現在已經隔了兩個月了,可以再次移植了。

但移植什麼人的監控錄像呢?

醫生?

黑客?

廚師?

科學家?

書法家?

畫家?

炒股高手?

想了半天,他覺得醫術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如果能成為一個神醫,不但能斂聚大量財富,也能提升自己的地位,甚至擁有一定的特權。

他興緻勃勃地來到了太極拳館,進入密室,盤膝而坐。在心中說:「監控儀,建立一個神醫榜,把地球有史以來的一百個神醫根據醫術的高明程度排列出來。」

不到片刻,一個神醫榜便建立了。

排名第一的不是李時珍,不是孫思邈,更不是華佗,而是一個名叫劉一招的野醫,武力值高達三百五十,出生在明朝,活了一百五十多歲,一生中閱遍歷代醫學典籍,並且推陳出新,創造了一種針灸之法,只扎一針,然後用內力療治,幾乎能療治一起病症,厲害到讓人咂舌的地步,不過,他品行不好,出手需要大量錢財,又往往不給人完全治療好,而是要留一手。

他還有一個古怪的規矩,那就是一個月療治一個幾乎必死的病人,而這個規矩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因為療治病人需要耗費他的內力。

可惜的是,劉一招擔心自己的絕藝落入旁人手中,沒有收徒,只把絕技傳給了他的兒孫,可惜,他的後代全在戰亂中被殺,寶貴的醫技就此失傳。

張東大喜,說:「監控儀,把此人的一生監控錄像移植到我的腦海,我要學會醫術。」

監控儀依言開始了移植。

由於劉一招的經歷不算太過複雜,一天一夜之後,張東走出了地下密室,臉上的自信愈加濃郁,現在他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神醫了,和劉一招相差不了多少。

他去購買了一根合乎規格的銀針,有一尺多長,然後來到了姑姑家。

張東的姑姑已經四十多歲,姑父五年前得了腦血栓塞,一直癱瘓在床,看了無數醫生,吃了無數名貴的藥物,把好好的一個富裕的家弄得一貧如洗,卻沒有太大療效。

張東少年時大部分時間是在姑姑家度過的,畢竟姑姑家比較富裕,而且距離他家只有七八里路,貪吃的張東自然喜歡呆在姑姑家。

見到張東來到,姑姑是驚喜交集,這可是她最喜愛最值得驕傲的侄兒,如今的高考狀元。

她馬上喜氣洋洋地要去準備午餐。

張東阻止了她,說:「姑父怎麼樣了?」

姑姑的臉馬上變得傷感,哽咽著說:「還是老樣子,癱瘓在床,一切不能自理,每天吃藥,卻沒有任何效果,估計,估計不久就會去世了。」

五年來,她承受了太多折磨,無數希望都變成了失望。

張東默然,在姑姑的陪同下來到房間,卻見躺在床上的姑父瘦得如同乾柴,全身捲曲成一團,手腳僵硬,眼眸無神,對生命已經沒有任何期盼。

見到張東,他的眼眸微微亮了亮,便又被死氣取代,嘴巴囁嚅,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張東摁住他的脈搏,細細查探了片刻,抬起頭,對黯然站在一邊的姑姑說:「姑姑,我從一本古書上學到一種針灸之法,有療治好姑父的把握,現在我要給他治療,需要一個小時,你守在門口,不讓任何人進來。」

「真的?」姑姑的臉上浮出無窮驚喜。

「就像我考上高考狀元一樣不可思議,卻的確是真的。」張東肅然說。

「好,你出手吧。」姑姑雖然不太相信,但想起張東以全校倒數第一的成績考上了高考狀元,再次創造奇未必不可能,再說,丈夫已經是絕症,至不濟還是一個死,試試又有何妨?

她退出門去,把門關上,門神一般站在門前,眼眸中全是期盼,心也一片忐忑。

張東目光灼灼地看著姑父,說:「姑父,我知道你還能聽到我的話,等下我給你治療,有點痛,你要忍耐,一動不動,如果你做到,一個小時后,你的病症將不翼而飛,成為一個健康的人。」

姑父的眼眸中冒出了五彩的光芒,顯然張東的話燃起了他對生的渴望!

張東從包里取出了那根銀針,盤膝坐在床上,手一抖,銀針便扎入了姑父的檀中穴。

他調動丹田中的內氣,依據劉一招的秘法,輸入了姑父的體內,開始疏通他全身經脈,最後竟然進入了姑父的腦海,在無數毛細血管中瀰漫。

張東汗如雨下,感覺非常吃力,姑父的身體太過糟糕,幾乎已經泯滅了生機,幸虧自己內力深厚,武力值有三百點之多,比巔峰時期的劉一招只少幾十點。

姑父漸漸產生了變化,乾涸的皮膚變得紅潤富有光澤,手腳也漸漸地伸展,神智也漸漸清醒,臉上浮出無窮的驚喜,因為他感覺到一股生的力量在自己體內瀰漫,往日麻木不能控制的軀體也有了感覺……

莫非,自己的侄兒真有回天之力,能夠治療好我的絕症?

一個小時終於過去了。

張東猛地拔出了銀針,細細察看姑父,發現他氣色良好,呼吸均勻,和一個健康人沒有任何異樣,只是乾柴般瘦。

再摁脈感應了片刻,發現一切正常,他心中大喜,劉一招果然不愧是有史以來的第一神醫,不需要吃藥,只要一針,就能起死回生,自己能學到這種醫術,是何等幸運?而這種醫術如果沒有監控儀記錄下來,必然真正失傳,這是何等巨大的損失?

他不禁對監控儀萬分感激起來。

「我,我似乎好了。」姑父結結巴巴地說。

「是的,你的確好了,可以起床啦。」張東鼓勵道。

「真的嗎?」姑父全身顫抖,翻身爬起,跳下床,發出一陣震天狂笑:「哈哈,哈哈,我趙小月竟然又活過來了。」

張東莞爾,把門拉來。

守門的姑姑頓時看了進來,一看到如此情景,就目瞪口呆,瞠目結舌,如墜夢中,但臉上的驚喜卻已經綻放出來。

「老婆,我好了,我真的全好了,小東也說我是一個健康人了。」姑父興奮地走了出來,深情地說,「這五年苦了你了,你放心,我一定對你百倍的好,一定萬分努力讓家庭再次富裕,我一定要讓你過上好日子,彌補這五年來的虧欠。」

「嗚嗚~」

姑姑眼中的淚簌簌地掉落,如同斷線的珍珠,一顆接著一顆,這是喜悅的淚水,這是幸福的淚水,生活終於有了希望,人生終於有了期盼,灰暗的天空瞬間變得五彩繽紛。

張東開了一幾個療養的藥方,通過一個星期的療養,姑父便揭恍┘∪猓人也不是和乾柴一樣了,精神充沛,精力瀰漫,說話大聲,對生活充滿了樂觀。

姑父姑姑對張東感激無盡,姑父的父母和兄弟也為之歡喜無限,姑姑家天天門庭若市,笑聲充斥了這座昔日死寂如同墳墓的小屋。

張東本身也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樂和喜悅,真正體會到了做一名起死回生的神醫的樂趣。

接下來的日子他靜靜等待開學日期的到來,當然他是一邊修鍊,一邊等待,沒有修鍊的時候也沒有閑著,而是通過監控儀閱讀人物傳記,全是歷史上有名的人物,同時繼續整理古修鍊功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