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16章找碴變成找死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沒問題,但他們的馬子我要玩玩。」「錢哥,你不要亂來,我只是讓你教訓這兩個混蛋。」趙清有點後悔請這種黑社會的混混了,如果波及到陳小嬌,那可不是他所期盼的。「小子,你不必擔心,不會連累你的,...

夜色漸漸降臨,有次第的燈火在春城各處亮起。

璀璨瑰麗,眩人耳目。

張東劉魁陳小嬌高倩暈暈乎乎從林老師房間中出來,承受了林老師好幾個小時的語言轟炸,還真是苦不堪言。

剛出了校門,就被劉思帶人攔住了。

劉思屁顛屁顛走到陳小嬌面前,說:「小嬌,我考上了燕京大學,先你一步領取了錄取通知書,等你到現在,我邀請你去我家,我媽,我媽想見你。」

「我不認識你媽,去你家幹什麼?」陳小嬌沒好氣說。

「你當日說過,只要我考上燕京大學就有追求你的資格的,現在我考上了埃我媽,我媽……」劉思急迫地說。

張東冷冷看著總是把他媽掛在嘴上的劉思,連教訓他的心思也沒有,畢竟,在他的眼中,劉思已經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而劉魁卻不同了,氣憤地沖了上去,把劉思推開好遠,喝道:「小子,趁早滾一邊去,東哥比小嬌多考了二十多分,小嬌已經是東哥的老婆了。」

「他,他是作弊,是作弊,不算數的,小嬌,你肯定知道的,小嬌,你喜歡的是我,對嗎?我媽……」劉思喊道。

「我喜歡的是東哥,一生一世是他的人。」陳小嬌彪悍地說完,摟住張東的脖子,踮起腳跟,在張東臉上波了一個。

「啊~」

劉思氣得要發瘋了,眼眸中全是一片血紅,一揮手,十幾名牛高馬大雕龍畫鳳的混混從一棟建筑後湧出,殺氣騰騰地沖了過來。

劉思臉上浮出得意笑容,指著劉魁和張東,惡狠狠說:「錢哥,把這兩人打成豬頭,出我心中一口惡氣。」

高中三年來,劉思和張東幹了幾十次架,但都沒有佔到便宜,一直想要報復,早就打好主意,要在今天教訓張東和劉魁一頓,所以請了外援。

錢哥名叫劉錢,他父母給他取這個名字本意是想他能留下一些錢,有一些存款,但事與願違,劉錢從來沒有存過錢,因為他混起了黑幫,組建了一個幾十人的小幫派,收收保護費,做做收人錢財為人消災的惡事。

他就是那個為首的混混,滿臉痘痘,三角眼很惡毒,流著口水看著妖嬈婀娜的陳小嬌和高倩,興奮地說:「沒問題,但他們的馬子我要玩玩。」

「錢哥,你不要亂來,我只是讓你教訓這兩個混蛋。」趙清有點後悔請這種黑社會的混混了,如果波及到陳小嬌,那可不是他所期盼的。

「小子,你不必擔心,不會連累你的,我有辦法讓她們心甘情願跟我快活。」劉錢怪笑起來。

他身後的混混們也放聲大笑,一副有恃無恐,吃定了對方的摸樣。

張東二話不說,大步走近,猛地一腳踢在劉錢的心窩。

「啊~」

劉錢只覺一股恐怖巨力傳來,不由自主倒飛空中,砸在他身後的十幾個混混身上,倒了一大片。橫七豎八,慘叫連連。

張東慢悠悠走過去,一腳踏住劉錢驚恐萬分的臉,緩緩用力,充耳不聞劉錢的慘叫,直把他半個頭踩入泥土中,才意味深長地說:「劉思是讓你來送死,你不知道嗎?」

「大哥,饒了我吧,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有眼無珠。」錢彪嚇得魂飛魄散,慘叫著求饒。心中非常認同張東的話,張東如此厲害,一腳解決自己十幾個人,劉思還真是讓自己等人來送死。

其餘混混同樣心驚膽寒,張東這樣的猛人他們還從來沒有碰到過,來找他的麻煩,和送死有什麼區別?

劉思也傻眼了,看怪物一樣地看著張東,天,他怎麼突然這麼厲害了,這簡直就是超級高手啊,這可如何是好?

「東哥,哈哈,你真猛,讓我來過過癮。」劉魁興奮起來了,沖了上來,狐假虎威對所有混混拳打腳踢,卻沒有一人敢還手,一個個抱著頭求饒:「別打了,別打了,好痛,好痛啊,還打會死人的埃」

「靠,這就是傳說中打架不要命的黑社會成員?這也太不堪了吧?」高倩和陳小嬌目瞪口呆,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全部給我滾,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張東一腳把劉錢踢飛了十幾米遠,砰地一聲砸了下來,砸得哭爹喊娘。

其它混混如蒙大赦,慌慌張張扶起劉錢,落荒而逃,不過,他們卻一一怨毒地看了不知所措的劉思一眼,都把劉思恨上了。顯然,劉思今後的麻煩不少。

一手造成此事結果的張東心中暗笑,慢悠悠走到劉思面前,冷冷說:「劉思,你也算我的同學,三年來,我們干架幹了不少,但不管輸贏,都是我們自己動手,不涉及社會上的人,今天,你破壞了這個規矩,你說,我要如何處理你呢?」

「你想怎麼樣?」劉思顫抖著身軀,色厲內荏地說。

「我不為己甚,給你一個耳光,還有,以後再不要出現在我老婆陳小嬌面前,否則,我會把你打成植物人,一輩子挺屍在床上1張東說完,狠狠一個耳光抽在劉思臉上,把劉思抽得如同陀螺一般旋轉了好幾圈,才跌倒在地,臉頰很快高高腫起,還吐出三顆牙齒。

「我們走。」張東掏出一張紙巾,擦了擦手,扔在地上。

「老公真是酷斃了。」陳小嬌在心中嘀咕。

「東哥真是帥呆了1劉魁一臉崇拜,心潮澎湃。

「東哥不是人,是怪物。」高倩也雙眼放光,有點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劉魁一眼。

四人很快遠處!

劉思卻摸著腫臉滿地找牙,好不容易找全了三顆,然後獃獃地看著張東的背影,在心中哀嘆:「我文不如他,武更不如他,難怪小嬌要喜歡他了,難道,難道,我就這樣放棄,不,不,我比他有錢!有錢能使磨推鬼,我一定要把小嬌奪回來!」

張東猛地回頭看了劉思一眼,臉上全是冷笑,因為他已經通過監控儀閱讀了劉思現在的心情寫照!

陳小嬌突然在張東耳邊說:「老公,我們去開房吧?」

「嘎,你說什麼?」

「去開房埃」陳小嬌彪悍地說。

「你大姨媽來了,開什麼房埃」張東沒好氣地說。

「你怎麼知道?」陳小嬌驚訝地問。

「老公無所不知。」張東神秘一笑。

「你簡直就是個怪物,也是大色狼,老想著那事。」陳小嬌跺腳說。

「嘿嘿。」張東邪惡一笑,「是你勾引我嘛。」

「我沒有勾引你呀,我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有大事和你說,誰叫你想歪了?」陳小嬌嗔怪地橫了張東一眼。

「什麼事?」張東訝異地問。

陳小嬌臉上浮出不安之色,說:「老公,你要保證我說出來你不生氣,否則,我就不說了。」

「好,好,我不生氣。」

「老公,其實,我報考的學校不是燕京大學,而是青木大學。所以,大學,我們做不成同學了,也不能在一起了。」陳小嬌囁嚅著說完,從包中取出了青木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青木大學是和燕京大學齊名的學府,雖然也位於燕京,但和燕京大學一南一北,乘坐地鐵需要兩個小時,想要日日相見,已經不太現實。

「這,這怎麼可能?」張東愕然,他雖然查詢了幾次陳小嬌的資料,但都是走馬觀花,最關注的是她現在的心情寫照,還真沒有發現這個至關重要的秘密。

「老公,誰叫你一直隱瞞實力的?我根本沒有想到你能考上哪怕一所最差的學府,我又極度討厭劉思的糾纏,猜測他一定會報考和我同樣的學校,而憑他的成績有很大可能考上,所以我使用了一個妙計,故意和你們打了一個荒唐的賭,目的是騙劉思報考燕京大學,而實際上我準備報考的是青木大學,這樣一來,不管他考得好還是不好,就一定不會和他就讀同一所大學了。沒想到卻弄巧成拙了。」陳小嬌小心翼翼地說。

「沒關係,兩所大學還是在同一個城市中,我們還是能經常相見。要不我們去青木大學附近租一間房,我們同居,日日夜夜在一起,怎麼樣?」

「你瘋了,這樣你大學畢業證都拿不到的。」陳小嬌羞紅了俏臉。

「老公是天才,超級天才,根本就不要去上課,而考試一定是滿分。」張東拍著胸脯。

「這個,也不行,我怕痛,而且,不小心就會懷上小張東的,所以,那件事,大學沒畢業,你休想。」陳小嬌結結巴巴地說。

「不痛,一點也不痛,東哥會很溫柔的。」跟在兩人身後的劉魁聽得清清楚楚,怪聲怪氣地插言。

張東忍不住嘿嘿笑了。

高倩也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不理你們了。」陳小嬌大羞,丟下三人,快步而去,但還是回頭嫣然一笑說:「老公,我先回去了,今天家裡會來親戚。」

張東點了點頭,繼續慢悠悠往前走,劉魁趕上一步,和張東並肩而行,問:「東哥,我的車呢?」

「昨天開車經過鷹嘴崖,不小心讓車掉了下去,幸虧哥功夫好,是安然無恙,不過車卻粉身碎骨了,只有四個輪胎還在。」張東煞有介事地說。

「真的?」劉魁不敢相信地問。

「真的。」張東一臉真誠。

「啊,我的車,我的新車埃」劉魁撕心裂肺地喊了起來。

張東偷笑,手機鈴聲卻猛地響起,取出接聽,竟然是妹妹張歡打來的,她興奮地喊:「哥,快點回來,我放假了,還給你拐帶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朋友回來了。」

「嘎,什麼?」張東驚愕地問。

「我千挑萬選,挑了一個最美的同學做你女朋友,你快點回來,要獎勵我哦。」張歡的聲音如同百靈鳥一樣動聽,但內容似乎沒那麼健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