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13章找碴變成找嫁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好弟弟,你放心,我一定不將你的秘法傳授出去。」慕容英抱住張東的手臂一陣搖晃,軟語相求。「你簡直就是強人所難嘛。」張東苦惱地說,「好吧,我承認古書上記載了形意內氣運轉秘法,但是我沒有理由教給你啊,...

慕容英絲毫沒有注意張東那色色的目光,黯然無比地喃喃道:「傳子不傳女,教徒留一手。無數神功密藝就這樣失傳了,正因為這樣,我才看重你所說的古書,沒想到你竟然用來擦屁股了。」

「其實古書上已經沒有其它重要之處,你不必心痛。」張東說。

「傳說中,古形意除了三體式外,還有一套與之相配的內氣運轉秘法,我就是想找到這套秘法。」慕容英一臉渴望地說。

「你懂得還很多嘛?」張東一臉訝異,形意內氣運轉秘法也只流傳了五代人,便因為傳子不傳女,教會徒弟餓死師父的心理,失傳了,不過,這種內氣運轉之法和吞日神功或者項羽修鍊的功法一比,就和垃圾相差不了多少。

「古書上一定記載了這種內氣運轉秘法,你說,你要怎樣才願意教我?」慕容英激動地問。

「真沒有記載。」張東裝出一副遲疑的樣子,吞吞吐吐地說。

「如果你相信姐,姐就給你處理了這些贓物,你留下銀行賬號,到時我把錢打給你,怎麼樣?」慕容英從張東的表情看出了事實,心中大喜,笑靨如花地說。

「謝謝埃」張東在心中壞笑兩聲,把銀行賬號留了下來,作勢欲走,「我有事先走了。」

慕容英哪會放他離去,拉住他,吹氣如蘭地說:「弟弟,既然你已經教了我真正的古形意三體式,就再把內氣運轉秘法教給我吧?」

「我真不懂什麼內氣運轉秘法。」張東矢口否認。

「好弟弟,你放心,我一定不將你的秘法傳授出去。」慕容英抱住張東的手臂一陣搖晃,軟語相求。

「你簡直就是強人所難嘛。」張東苦惱地說,「好吧,我承認古書上記載了形意內氣運轉秘法,但是我沒有理由教給你啊,畢竟你和我沒有血緣關係。」

「太好了,你竟然真的懂……」慕容英歡欣鼓舞,軟語哀求。

張東只是搖頭,最後猶豫地說:「傳子不傳女,教徒留一手!我不會教你,除非,除非~」

慕容英見張東怎麼也不說出下文,心中焦急,腦子急速轉動,突然心頭一亮,石破天驚地說:「你的意思是除非姐嫁給你?」

她這還真是找碴不成變成了找嫁!

張東暗中笑岔了氣,卻還是一本正經地說:「英姐,你想的這個辦法的確不錯。」

「小壞蛋,這是你想的主意,怎麼是我想的了?」慕容英羞惱地說。

「當然是你想的,我從來沒有那樣想。我的意思是除非你拜我為師,我考察你十幾二十年後,再考慮把形意內氣運轉秘法傳給你。」張東忍笑說,「不如就按我的辦法?」

「不行,考察十幾二十年,這太離譜了。」慕容英鬱悶地說。

「那就算了。」張東遺憾地搖搖頭,「我已經傳了你古形意三體式,沒有任何條件和要求,這是我的極限。」

慕容英愣了好久,羞紅著臉說:「要不,姐做你老婆?然後你把形意內氣運轉秘法教給我?」

張東心中歡喜,但還是不相信這麼一個名列美人榜上第二十五的絕世美人會如此簡單就願意嫁給自己,便用監控儀查詢,發現果然有問題,她現在的心情寫照很有意思:「看姐略施小計,就要學到珍貴無比的形意內氣運轉秘法。嘿,我先答應做他的老婆,卻一直不和他上床,等他一上大學,定然被無數美女纏身,很快就會把我忘得乾乾淨淨,等他和別的美女結婚,那這個約定就作廢了。」

「怎麼樣?弟弟。」慕容英恨不得張東即刻答應下來,迫切地追問。

張東邪笑一聲,促狹地說:「只要你答應做我情人,我就教你形意內氣運轉秘法。」

「做情人?」慕容英愣住了。

「是的。」張東肅然點頭。

「還是做老婆吧?」慕容英試探著問。打的如意算盤,只要張東將來和別的女人結婚,那這個協議自然作廢,但如果是情人,那協議就永遠有效,這可麻煩大了。

「就是情人,我不好耽誤你的終身。」

「這個,這個~」慕容英支支吾吾,慌張起來。

「既然英姐不答應,那這事就此作罷。」張東說。

「這壞傢伙狡詐得很啊1慕容英羞惱地思考了半天,才羞澀地說:「好,好,我答應你了,就做你的情人。」

在她心目中,古形意三體式和古形意內氣運轉秘法是不世瑰寶,付出任何代價也要拿下來,做情人雖然代價很大,但也是值得的。

何況,張東文武雙全,只要自己用點手段,將來嫁給他也不錯,唯一要擔心的是,自己比他大了三歲,不知他在不在乎?不過,自己可是絕世佳人,不相信世上還有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定然能勾出他的魂魄,牢牢抓住他的心。

她的俏臉浮出瑰麗的紅雲,顯得愈加美艷幾分。

閱讀了她現在心情寫照的張東感嘆無盡,有了監控儀,泡妞還真是無往而不利啊!

他很快把形意內氣運轉秘法毫無保留地教給了慕容英。

慕容英領悟后,閉眼修鍊了一會,發現內氣每在經脈中循環一周,內氣就多出些許,是驚喜無盡,顫抖著說:「弟弟,這秘法簡直妙絕天下。」

「你應該稱呼我為老公,而不是弟弟,知道嗎?」張東邪笑著說。

「嗯。」慕容英羞不可抑地垂下了臻首。

張東大膽地拉她入懷,用肆意的目光欣賞她。

慕容英有點慌張,想要逃走,卻感覺全身發軟,而他的雙臂又太過有力,根本逃脫不了,紅雲頓時浮上臉頰,芳心狂跳起來。

張東再不耽擱,重重地吻了下來,覆蓋住那如同玫瑰一般紅艷,桂花一般幽香的唇瓣。

慕容英不堪承受地嚶嚀了一聲,生澀地回應起來,很快就情動非常,這還是她的初吻,二十三年的封鎖,一旦打開,其洶湧澎湃的激情讓她難以自控。

突然,張東的手鑽入她的衣服下,翻山越嶺,撩起漫天煙火,慕容英捉住張東的怪手,哀求著說:「老公,只接吻好嗎,姐還沒有準備好。」

張東哪裡肯聽,繼續探索,正在兩人熱烈纏綿的時候,門鈴叮噹叮噹地響了起來。

「喔,有人來了,老公。」慕容英驚醒過來,嬌、喘吁吁地說。

「別理會。」張東說。

「英師妹,我知道你在,開門,開門,你到底在做什麼?」

一道憤怒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是我同事找我。」慕容英掙脫張東的懷抱,一陣風般去把那個麻袋藏入衣櫃,板著臉把門拉開了。

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輕特警站在門外,雙目射出妒忌的火花,牢牢定格在悠閑坐在沙發上的張東身上,問:「他是誰?剛才你和他在做什麼?」

「他是誰和你有什麼關係?我和他在做什麼又關你什麼事?趙清,我告訴你,趁早停止你的死纏爛打,我永遠對你不感興趣。」慕容英冷冷說。

「對不起,我激動了些。」趙清的語氣頓時軟下來,「但是,英師妹,我對你的心天日可鑒,你這樣說,我,我太難過了。」

「趙清,你走吧,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慕容英說。

「英師妹,你是騙我的,對嗎?」趙清臉色變得鐵青,眼眸中冒出了凶光。

張東冷冷看著趙清,在心中說:「監控儀,查詢此人。」

眨眼時間,趙清的資料便顯示在張東腦海的虛擬屏幕上。

趙清今年二十四歲,蜀東人,五年前就讀燕京特警學院,一直對校花慕容英死纏爛打,但沒有任何效果,畢業後分配到春城,而恰好一年後慕容英也分配到這裡,他心中狂喜,認為機會來了,繼續對慕容英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此人性格卑劣,工作一年來,追捕罪犯的過程中,私自放走罪犯二十三名,收受賄賂一千二百多萬,曾和三十多名女犯人發生性關係……

他的武力值雖然只有五點,但狡詐陰險,心狠手辣,是一個梟雄式的人物。

他現在的心情寫照也很好笑,是這樣的:「慕容英一定和這個少年有曖昧,我一定要搞死這個少年,我的女人豈是他能染指的?

張東大踏步走近,一把將慕容英摟入懷中,說:「老婆,這種鳥人你理他幹嘛?」

慕容英愣住了,做夢也沒想到張東的膽子竟然這麼大,如此行徑,簡直就是赤裸裸地侮辱趙清!

橫行慣了的趙清心中怒火熊熊,悍然一拳打向張東的鼻子。

「垃圾1張東抬腿一腳,后發先至踹在趙清小腹上。

趙清頓時倒飛空中,當一聲撞在對面牆壁上,又滑落下來,嘴角溢出血絲,無力起身,一臉驚恐和不敢相信的表情,但目中的怨毒卻讓人心驚膽寒。

「弟弟,你怎能這樣打他?」慕容英哭笑不得地說,「我和他沒有任何關係的。」

「他先動手。」張東說。

「但你踢得太狠了。」慕容英說,「打死人就麻煩大了。」

「我,我要殺了你1被倆人如此交談氣炸了肺的趙清終於緩過一口氣,跳了起來,又是一拳打向張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