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10章悍匪再厲害也是為我作嫁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大笑。陳小嬌和高倩也花枝亂顫地笑了起來,唯有張東沒有大笑,趁機把陳小嬌樓入懷中,這種大佔便宜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夜色如墨,山村一片靜寂。...

就在劉強和張東錯身而過的時候,張東動了,鬼魅般一閃,擋在劉克的身前,左手妙曼地一翻,便奪過了劉克的手槍,右拳帶著萬鈞之力狠狠打向劉克的胸膛。

劉克沒有太大防備,何況他本身的武力值就低於張東,哪裡躲避得開?

「啊~」

劉克只覺胸膛受了萬斤巨錘一擊,慘叫一聲,倒飛而起,呼啦啦砸向身後的劉強。

劉強大驚失色,本能地伸手去接劉克,但張東隨著劉克拋飛的身軀向前飛起,如同猛虎撲食,眨眼就把劉強撲倒在地,左手叉開劉強握拳的右手,右手深深插入了劉強的胸膛。

「啊~」

劉強凄厲慘叫,血如泉涌,奮力掙扎,卻感覺全身酥麻,內力竟然神奇地消失。驚慌失措,奮力掙扎,但越是掙扎,內氣消失得越快,掙扎愈加無力。

張東冷笑,很快把劉強一身內力吸收殆盡,然後毫不猶豫地扭斷了他的脖子,然後殺氣騰騰看向橫在地的劉克,發現他胸膛塌陷,氣息奄奄,便伸手按在劉克的丹田,如法炮製,運吞日神功,把其修鍊幾十年的內力吸個乾淨,再殺死了他。

一連吸收了兩悍匪的內力,張東感覺強大了很多,全身精力瀰漫,舒服得要大喊大叫,而關注自己的武力值,果然有了很大的變化,竟然從八十五點猛增到了兩百點。

「好,太好了,武力值增加了一百一十五點之多,這簡直就是坐飛機一般的速度,而兩悍匪再厲害,也是為我作嫁。」張東在心中感嘆,而他擁有了江山的一生經歷和記憶,自然對殺人沒有任何不適,如同殺了兩隻小雞。

躲在山頭的劉魁、高倩、陳小嬌自然把張東殺死兩悍匪的經過看得清清楚楚。

劉魁瘋子般跳了起來,揮拳頭嚷道:「東哥太厲害了,太恐怖了,簡直就是超人,以前不顯山不露水,沒想到卻是文能安邦,武可定國。」

陳小嬌美目中全是燦爛的小星星,臉上全是崇拜的色澤。

高倩也對張東欽佩得五體投地,在劉魁的腰間扭了一把,說:「東哥是真正的潛龍,而你卻是真正的小蟲,哼,從今天起,你得向東哥學習,否則,否則,休想我跟你。」

劉魁可不是善茬,反駁道:「我雖然不如東哥,但也很厲害,你想想,如果我是小蟲,怎麼可能成為東哥的死黨?」

高倩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說:「我看你就是三百斤的野豬,唯有嘴巴厲害。」

……

張東從容不迫地在兩悍匪身上擦凈了手上的血跡,取出剛才陳小嬌的電話,重撥過去,淡淡地說:「大舅哥,兩悍匪已經被我殺死了,你帶人來收屍吧?」

「真的?」

「廢話,當然是真的。」張東沒好氣地說。

「太好了,我馬上過來。」

張東掛了電話,回身看向從山頭歡呼著奔下來的三人。

「東哥,你真棒,我要你一輩子保護我。」陳小嬌帶著一股香風撲入張東懷中,俏臉紅雲密布,情動非常。

「喊老公,知道嗎?」張東只覺軟玉溫香,抱個滿懷,但還是責備道。

「老公~」陳小嬌嬌滴滴地喊。

張東燦爛地笑了,但笑容很快僵硬在臉上,因為他突然發現,陳棟帶了四名警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近處,黑著臉說:「小子,你不但功夫厲害,而且泡妞的水平也厲害得緊埃」

「哥,我的事不要你管。」陳小嬌羞澀地脫出張東的懷抱,叉腰彪悍地說。

陳棟的額頭上冒出兩條黑線,撲哧撲哧直喘粗氣,惡狠狠地盯看張東,警告道:「小子,如果你敢拋棄我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大舅哥,你這是閑吃蘿蔔淡操心。」張東怪笑道,「你還是快點善後吧。」

於是陳棟一臉古怪地看向兩悍匪的屍體,心中感慨良多。

劉強劉克功力高強,縱橫江湖多年,無惡不作,警察追捕五年都沒有成功,卻莫名其妙地死在一個二十歲的學生手中,還真是不可思議。而張東到底有多強?真會成為自己的妹夫嗎?

他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說:「走,同我去警局,把一切經過說清楚。」

「不去。我不喜歡出名,也擔心悍匪的同夥報復,這功勞就全歸你們警察了。」張東嚴詞拒絕。

「你傻呀,百萬的懸賞呢。」陳棟惋惜地說。

「但命更加重要。」張東說完,帶著三人快速爬上了山頭,躲藏起來,不想讓另外的警察看到。

陳棟只覺頭痛無比。

這要如何向上級解釋兩悍匪的死因?

罷了,就說是被我和四名手下殺死的,否則,張東定然要被牽連進來,自己的妹妹也要牽連進來,成為新聞人物,這有點不大好。

他開始緊鑼密鼓地善後,鬧了大半個晚上,才抬著兩悍匪的屍體,帶著他們的槍支彈藥,撤退了。

張東不得不躲在山頭直到天亮,差點沒被蚊子吃掉,而劉魁和張東那香艷的理想早就已經破滅,不過,他們也佔了一些小便宜,親親抱抱,小動作不斷。

等警察們撤退得差不多了,他們才快速回到半山酒店,但半山酒店沒有任何服務員,他們自然是不可能進入的,不得不駕車離去。

路上,陳小嬌又接了一個電話,便羞紅著臉,在張東耳邊吹氣如蘭地說:「老公,我爸媽說要請你吃飯,明天是周六,他們有時間,你上午就過來我家,好嗎?」

張東一臉訝異,低聲問:「難道他們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沒,沒有啊,他們感覺你年輕有為,淳樸有禮,老實憨厚,所以要結交你,然後托你在大學期間照顧我。」劉小嬌一臉古怪表情地說。

「哈哈,你爸媽真有趣。」張東怪笑起來。

「打架三年,沒好好學習過一天,剛才殺了兩個悍匪連眉頭也不皺的東哥老實憨厚,淳樸有禮?」高倩和劉魁頓時笑噴了,直不起腰來。

「別笑了,好好開車。」張東見劉魁笑得太過分,呵斥道。

「太好笑了,太好笑了啊~」

劉魁猛地剎車,把車停在路邊,繼續放聲大笑。

陳小嬌和高倩也花枝亂顫地笑了起來,唯有張東沒有大笑,趁機把陳小嬌樓入懷中,這種大佔便宜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

夜色如墨,山村一片靜寂。

盤膝坐在床上的張東猛地睜開眼睛,如同閃電一般的目光激射而出,而燦爛的笑意慢慢在臉上綻放。

昨天吸收了兩悍匪的內力,現在已經徹底被他煉化,真正成為了他自己的內力,可以如臂指使,得心應手,實力也強大了很多。

如果天天能碰到劉克這樣的悍匪就好了。

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張東搖搖頭,把這個夢想搖出腦海,起身溜出門去,進入了後山密林,平地躍起,唰一聲落在一棵十幾米高的松樹上,在樹梢急速飛奔,速度快得可怕,化成了一條黑煙,幾乎讓人眼睛都看不清。

直到天際現出一絲魚肚白,張東才跳下樹梢,開始打起鍛煉拳腳,直到七點,他才慢慢往回走,臉上是一片思索之色。

現在自己的修鍊很有規律,每天晚上從十一點到凌晨兩點修鍊吞日神功,五點到七點修鍊輕功和拳腳,而自己每天儘管只睡三個小時,卻精力充沛,沒有任何疲憊的感覺。

不過,這樣一來,整個白天的時間就空餘出來,自己要用這些時間幹什麼呢?

回家吃了早餐,和父母說了一聲,便駕駛著劉魁的新車往春城而去。

昨天知道這車是劉魁的私車后,張東就已經打起了這輛車的主意,儘管他沒有駕照,也不會開車,但昨天從雲霧山回來,儘管劉魁疲憊欲死,他還是強迫劉魁當起了教練,直到他徹底學會了開車,才放劉魁回家,他自己則是把車開了回來。

早晨天氣還不熱,他打開車窗,吹著涼爽的風,急速飆車,他修鍊內功有成,不管是反應還是眼力都超人一籌,開起車來,並不亞於一個多年的老司機。

他駕車風馳電掣來到陳小嬌家,上樓按響了門鈴,今天他可是應陳小嬌父母的邀請,過來吃飯的。

門開了,陳小嬌帶著一股香風出現在門口,見到張東,俏臉上浮出歡喜的色澤,說:「東哥,我正要打電話催你呢。」

「喊老公1張東注意到大廳沒人,便低聲說。

「你瘋了嗎?我媽在家呢。」陳小嬌一臉后怕摸樣。

「是小東來了啊,快進來,快進來。」陳母從廚房中出來,熱情地說。

「阿姨好。」張東彬彬有禮地說。

「好孩子,真有禮貌。」陳母一臉笑容,「小嬌,帶小東去你房間坐,這大廳亂七八糟的,我收拾一下。」

「這是真正地引狼入室了。」陳小嬌面紅心跳,既緊張又期待,依言帶張東進入了她的閨房。

一進入這個香氣繚繞的女性化獨立空間,張東非常自然地從郎變成了狼,目光灼熱地向誘人之極的美人兒撲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