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09章金條和悍匪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著他。張東本就對這十根金條不太看重,有點大意,所以才被三人意外發現了,大步走了過來,笑罵:「看什麼,我臉上長了花嗎?」「東哥,你剛才挖了什麼東西出來?」陳小嬌好奇地問。「喊老公,否則...

儘管兩美女驚羞交集地激烈反對,但還是拗不過色心大起的張東和劉魁,是斷然預定了兩個房間,便開始爬山了。

張東和劉魁各自背了一個背包,其中裝滿了吃的喝的,差不多有三十斤重,張東修鍊有成,自然是輕鬆如意,而劉魁則不同了,普通人一個,雖然身強體壯,還是累得氣喘吁吁,不過想到晚上的美事,他又變得精神百倍,死死堅持。

雲霧山風光如畫,林海起伏連綿,雲霧裊裊飄飛,泉水叮咚動聽,鳥兒鳴叫,蝴蝶翻飛,還真是美不勝收。

幾位同學看得是目不暇接,一路笑聲不斷,而兩男兩女,又有那種曖昧的關係,就更是美妙難言。

張東心中有鬼,想要順便取出那十根金條,便帶他們來到距離那個埋藏著金條的山坡不遠的一個山谷中。

山谷青草蔥翠,有一個幽深的水潭,還有一個小小的山洞,是歇息的好地方。

「我們休息下,吃點東西。」張東和劉魁放下背包,取出薄膜鋪在地上,又取出食物水果還有飲用水。

四人團團圍坐,吃得滿嘴流油。

張東建議眾人小睡片刻,自己則起身偷偷摸摸往山坡的方向而去。

「有情況1劉魁猛地爬起身,大驚小怪地說。

「什麼情況?」兩位美女翻身而起。

「東哥有秘密。」劉魁躡手躡腳地開始追蹤,兩位美女也追了上來,高倩拉住劉魁說:「傻老公,東哥可能是去方便了。」

「不可能,他走得太遠了,方便哪裡都可以,怎麼要爬山呢?」劉魁說,「而且,我看到東哥懷中揣了一把匕首。」

「難道是打獵去了?」兩位美女的興趣被勾了起來,和劉魁一起追蹤了下去。

三人躡手躡腳來到山坡上,躲在一棵大樹后,鬼鬼祟祟地探頭看去,卻見張東正翹起屁股用匕首奮力挖洞,速度快得驚人,泥土飛濺,聲音卻細不可聞。

只用了大約五分鐘,張東就掏出一個一米多深的洞,露出了下面的金條。

在以前,十根金條是被人用袋子裝好的,但現在,袋子早就化成了塵土,唯有金條還是不變,閃爍出金色光芒,晃得張東一陣眼花和心花怒放。

張東扭頭四顧,發現毫無人跡,便飛快地把十根金條取了出來,裝入一個早就準備好的塑料袋中,轉身就走,但他很快停下了腳步,因為劉魁、高倩、陳小嬌已經從樹后冒出來,看怪物一般看著他。

張東本就對這十根金條不太看重,有點大意,所以才被三人意外發現了,大步走了過來,笑罵:「看什麼,我臉上長了花嗎?」

「東哥,你剛才挖了什麼東西出來?」陳小嬌好奇地問。

「喊老公,否則不告訴你。」張東說。

「老公,快給我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陳小嬌心中好奇到極致,甜甜地喊完,一把奪過張東手中的塑料袋,和劉魁高倩擠成一團,探頭看向袋中。

三人很快傻子一般愣住了。

天,竟然是金條,而且是十根,這,這,怎麼可能?而東哥怎麼會知道那個地方埋有金條?

他們同時抬頭,把怪異疑問的目光投射在張東臉上。

張東從容地解釋:「我得到一張藏寶圖,上面有這個小藏寶的地址,我自然不能放過。」

三人疑惑盡去。

劉魁手腳麻利,飛快地掏出兩根金條,塞入懷中,同時振振有辭地說:「意外之財,見者有份,我和高倩各分一根,其餘就是你們夫妻兩人的。」

他還真是笑得嘴巴都歪了。

「東哥,我是你老婆,要分一半。」陳小嬌更像一個財迷,興奮地掏出四根金條,喜滋滋地抱在懷中。

張東看著喜笑顏開的幾人,暗道一個不小心,十根金條被打劫了六根,這還真是虧大了。

「東哥,你不要不高興嘛,最多我這車給你個鑰匙,你要車震儘管用。」劉魁嘻嘻笑道。

「車震?」張東邪笑起來。

「壞人。」兩位美女則又氣又羞。

幾人興奮地回到山谷,躺在草地上,愜意地閉上眼睛。

休息了近兩個小時,他們又開始爬山,一口氣爬到山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了,但他們並沒有下山,而是往另外一個山頭爬去,好不容易爬上去,已經到了下午六點。

吃了點食物,開始返回。

就在此時,陳小嬌接了一個電話,臉色就變了,嬌軀也不停地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張東訝異地問。

「不好了,有兩個極度兇殘的悍匪逃入了雲霧山,現在山外已經被無數武警包圍起來了,大量特警正在搜山。」陳小嬌結結巴巴地說,「我們不會碰上那兩個悍匪吧?」

「不要害怕,有我在,誰也傷害不了你們。」張東自信地說。

「但是,他們有槍,而且是內家高手,縱橫江湖十幾年,手中有幾百人命,警察們一直奈何不得。」陳小嬌說。

「槍,內家高手?」劉魁,高倩的面色變了。

就連張東都變得謹慎起來,自己雖然擁有八十五點武力值,不是一般人物,並不畏懼什麼悍匪,不過,自己還要保護三人,卻不敢有任何大意。

沉吟片刻,問:「老婆,電話是大舅哥打過來的?他現在是在追捕兩名悍匪嗎?」

「是的,他讓我不要外出,呆在家中,我不敢告訴他我們在雲霧山,否則,他要急死去。」陳小嬌哭喪著臉說。

「不要慌,有我呢。」張東帶他們返回到山頂,躲藏在樹后,如果兇犯不是傻子,不可能來這孤零零的高山頂部,不過,如果無路可走,他們也會過來。

「老婆,打電話給你哥,我有話問他。」張東肅然說。

很快,電話接通了,張東接過陳小嬌遞上的手機,問:「大舅哥,我是張東,聽說你現在在雲霧山追捕兩名悍匪,不知他們是什麼來歷?」

「你打聽這些幹什麼?」

「沒辦法,我和小嬌以及另外兩名同學剛好在雲霧山頂,或許會和他們對上,自然要了解清楚他們的情況。」

「你們怎麼可能在雲霧山?」

「少廢話,快說兩悍匪的情況。」

「他們名叫劉克,劉強,是孿生兄弟,三十一歲,真正的內家高手,修鍊的是八級拳法,在緬甸當過雇傭兵,也做過殺手,十一次成功搶、劫了銀行,有兩百多條人命。」

「謝了。」張東馬上掛了電話,根據這一丁點線索用監控儀查詢。

監控儀不是蓋的,很快把劉強劉克的資料顯示出來。

兩人果然是內家高手,武力值竟然都是六十五,只比張東低了二十點,而且都是神槍手,又狡詐到極致,不妙的是,只是這麼片刻時間,劉家兄弟已經來到了這座山頭下,正躲在大樹后窺探山頭上的張東幾人,商議著抓住這幾個人質,再想辦法脫身。

他們很快商議完畢,用極快的速度向山上衝來,而遠處隱隱傳來無數警察搜山的聲音。

張東注意到,這個山頭只有一條路,其餘都是懸崖峭壁,想要帶三人撤退,目前的自己還沒有這個能力,便低聲說:「兩悍匪正向我們殺來,你們呆在這裡,我去滅殺他們。」

他大步向山下走去。

三人大驚失色,匍匐下來,屏氣靜聲看向山下,果然發現有兩個彪悍的身影用快得可怕的速度向山上衝來,一步就是十幾米,一跳便能飛躍高聳的岩石,簡直就是超人!

「天,東哥到底有什麼底牌,敢去對付這樣兩個恐怖人物?」劉魁一臉驚恐,「嫂子,快電話給你哥,讓他們急速來援。」

「千萬不要,警察來得越快,東哥和我們越危險。」高倩非常聰慧,想到了如今危險的局面。

「不要擔心,東哥很厲害的,應該能搞定他們。」陳小嬌見識過張東對付五個特警的震撼場面,心中有很大期盼。

「嗯,東哥詭計多端,或許能搞定兩人。」劉魁也見識過張東無數次打架的狡詐,心中也開始有了一分期盼。

但他們還是緊張得心臟狂跳,呼吸急促,全身直冒冷汗,畢竟這是生死危機,這是兩殺人不眨眼警察五年追捕也奈何不了的悍匪。

張東卻沒有任何驚慌,收斂了全身氣息,若無其事地往下走,很快就和兩悍匪面對面了。

劉克和劉強都身高一米八幾,彪悍結實,目光似電,全身瀰漫出一股懾人的殺氣。

見到張東,兩人獰笑起來,右手妙曼地一翻,衣袖中的手槍便鬼魅般出現在手中,同時對準了張東:「不許動1

「啊~」張東配合地發出一聲驚恐的叫喊,但眼睛餘光卻一直盯看兩人握槍的手,以便在兩人扣動扳機的時候急速躲開,儘管他有把握兩悍匪現在需要人質,不會隨便開槍殺人。

「閉嘴,否則死。」劉克語氣冰寒,厲聲問,「山頭還有幾人?」

「還,還有三個人。」張東顫抖著答。

「四個人質,哈哈,天不絕我們。」兩兄弟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今天清晨他們逃到雲霧山,一直避免被人看見,躲入山洞中歇息了大半天,沒想到警察竟然早就知道了,突然圍山,讓他們無路可逃,不得不往山頭逃竄,想要抓獲幾個人質,可惜一直沒有如願,畢竟警察在上午十點就封山了,同時密令遊人快速下山,而張東等人為了金條,偏離了旅遊線路,自然沒有得知這個信息,如果不是陳棟的電話,他們這次更加危險。

「我去抓住那三個人質。」劉克獰笑一聲,快步向山上奔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