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08章大水沖了龍王廟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此廣闊,地下的無主寶藏可全是他的!他意氣風發去了銀行,存了十萬,再買了一個愛瘋手機,把記得的同學的電話號碼輸入其中,然後美滋滋地打了個電話給死黨劉魁。不到十分鐘,精神百倍的劉魁開著一輛奧迪...

張東看著幾個黑洞洞的槍口,感受到一種死亡的危機,但並沒有驚慌,冷冷問:「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調戲我妹,快點放開她,否則,你死定了,絕對死定了。」那個為首的大漢狼狽地爬起身,殺氣騰騰地說。

張東愕然,奶奶的,竟然是大舅子找麻煩?而自己竟然把大舅子抽飛在地?

陳小嬌本被這突然的變化嚇呆了,后又被五個槍口嚇得花容失色,但現在看清楚為首之人真是她哥陳棟,頓時鎮定下來,跺腳喊道:「哥,你瘋了嗎?」

「這,小妹,剛才你不是在喊救命嗎?」陳棟撓撓頭,疑惑地問。

「他,他,他是我男朋友,哥你誤會了。」陳小嬌抱住張東的手臂,羞紅著臉說。

五人同時鬆了一口氣,把槍收了起來,陳棟面色不愉地走到張東面前,上上下下打量,最後把目光定格在陳小嬌臉上,痛心疾首地說:「小妹,你,你,這麼小就開始談戀愛?」

「哥,你十八歲就把同學的肚子弄大了,哪有資格說我?」陳小嬌彪悍地說。

「你,你,我要告訴爸媽。」陳棟又氣又怒。

「別,別啊,千萬不要讓他們知道。」陳小嬌頓時慌了手腳,眼眸一轉,湊在張東耳邊蠻橫地說:「東哥,這事是你弄出來的,我不管,你得給我解除後患,否則我一輩子都不理你了。」

「放心。」張東說完,踏上一步:「大舅哥,這件事你得保密,否則,我要把你打得我岳母也認不出來。」

「你敢威脅我?」

陳棟氣得跳腳,摸了摸右臉,感覺是火辣辣地痛,想他身為春城特警局大隊長,武藝高強,戰無不勝,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又什麼時候被人威脅過?

「不是威脅你,而是能吃定你,你們五人同時上,我不還手,五分鐘之內,只要你們能碰到我一片衣角,我就任憑你處置,否則,我和小嬌的事你得保密。」張東氣勢萬丈地說。

「你到底是什麼人?」陳棟面色鐵青,恨不得即刻把張東暴揍一頓,但想起剛才五人被張東抽飛的情景,又忌憚無比,不敢有任何衝動。

「我名叫張東,你妹妹的同學兼男朋友。」張東怪笑著說,「怎麼樣?敢不敢賭?」

「哥,你平素里不是吹噓天下無敵的嗎?怎麼今天陽、痿了?」陳小嬌大大咧咧地說,她見過張東打了無數次架,基本上都取得了勝利,而張東剛才竟然一人打敗五名身手不凡的特警,讓她心花怒放,而她一直和張東糾纏不清,就是因為太過崇拜張東的武力。

「小妹,你,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說話這麼難聽?」陳棟呵斥道。

「哪裡難聽了?如果你們不陽、痿,就和東哥賭上一常」陳小嬌得意洋洋地說。

「賭了。」陳棟大喝一聲,和四名隊員同時展開了行動,分成五個方位向張東抓去。

張東展開一套神奇的身法,在林中悠閑地漫步,但五個特警卻怎麼也抓不住他。

五個特警驚訝到極致,今天還真是陰溝裡翻船了,竟然碰到一個怪物,這到底是什麼身法?

他們心中焦急,用出了全力,展開最快的速度,在樹林中馳騁,瘋子一般對張東圍追堵截。但古怪的是,張東就如同一條游魚,在林中游竄,五人不要說抓住他,就連一片衣角也碰不到。

「東哥,你好厲害;哥哥,你就是大笨豬,五個人都抓不住他。」陳小嬌一臉驚訝,欽佩到極致,也歡喜到極致,興奮地喊道。

五名特警的額頭上冒出了兩條黑線,卻沒法反駁,而五分鐘時間很快過去,陳棟不得不停下來,氣喘吁吁地說:「我們認輸,你這到底是什麼身法?」

「凌波微步。」張東唰地一步停在陳小嬌身邊,臉不紅,氣不喘,邪笑著說,這當然不是小說中虛構的凌波微步,而是江山身經百戰所創造出來的一種身法——鯉魚百變身法,和凌波微步有異曲同工之妙。

「切~」眾人同時伸出中指,滿臉的不信。

「大舅哥,既然你認輸了,不會食言吧?」張東說。

「當然不會,不過,如果你對我妹不好,我可對你不客氣。」陳棟拍著腰間的手槍,威脅道。

「大舅哥,你就放心吧,小嬌是我老婆,我會把她當成珍寶一般對待。」張東一臉認真地說完,在亦羞亦喜的陳小嬌耳邊親密地低語幾句,才邪笑著大踏步去了。

夜色漸漸消退,天邊現出一絲晨曦。

張東醒了過來,臉上浮出一絲留戀的神色,昨夜他夢到和陳小嬌在公園中吻得天昏地暗,滋味分外迷人。

回味一陣,在心中問:「監控儀,查詢距離我家最近的無主地下寶藏。」

他現在終於想到要弄一些錢了,昨天竟然開房沒錢,被陳小嬌找到一個借口逃過一劫,雖然他只是戲弄陳小嬌的,並沒有真要去開房的想法和打算,但沒錢開房的確面上無光。

搜索很快有了結果,在包子嶺某個山谷中的某棵大樹下埋有一百個袁大頭,都是民國八年的,每個價值一千二百人民幣,也就是說,這一百個袁大頭總共價值十二萬。

包子嶺距離他家有五十公里,全是山路,可見,以他家為中心,周圍五十公里的地下是沒有無主的值錢物品了。

張東現在修鍊有成,武力值已經提升到八十五,是真正的內家人士,哪裡畏懼這區區五十公里?

即刻出發,在山林中馳騁,當天就把這一百個袁大頭取了回來。

第二天,他來到春城,在珠寶店賣了出去,只賣了一千一百元一個,並沒有監控儀評價的一千二,但還是獲得了十一萬巨款,讓張東激動不已,這可是他有生以來擁有的最大一筆錢!

而且,這還只是一個開始,地球如此廣闊,地下的無主寶藏可全是他的!

他意氣風發去了銀行,存了十萬,再買了一個愛瘋手機,把記得的同學的電話號碼輸入其中,然後美滋滋地打了個電話給死黨劉魁。

不到十分鐘,精神百倍的劉魁開著一輛奧迪a6過來了,興奮地說:「東哥,我正要去你家接你,沒想到你竟然來了春城,嘿嘿,今天陪我去我老婆家一趟吧?」

他高考作弊考了695的高分,是揚眉吐氣,得意洋洋,也讓他父母高興得要瘋了,當場送了一輛奧迪a6給他,讓他樂翻了天,現在就是要去把和高倩的戀愛關係徹底確定下來,畢竟,昨天從陳小嬌家出來,高倩找到一個機會,往人群中一鑽,就逃之夭夭了。

「不去,送我回家。」張東興趣缺缺。

「別,別,東哥,叫上你老婆,還有我老婆,一起去爬雲霧山,多爽的事埃」劉魁連忙說。

雲霧山距離春城一百公里,雲遮霧罩,風光如畫,山上有旅館、寺廟,歷史悠久,是旅遊的好去處。

現在劉魁有車,一百公里也就是一個小時的事,如果的確好玩,甚至可以在山上旅館過夜,而過夜,嘿嘿,那美人兒還能逃出他們的魔掌?

張東暗忖自己身上還有幾千現金,絕對能好好奢侈一次,說不定雲霧山上還有寶藏呢。

他連忙讓監控儀搜索了一番。

他的猜測是對的,雲霧山屬於風水寶地,寶藏有五處之多,四處是古墓,埋藏在地下深處,其中有大量文物,另外一處是真正的藏寶,十根小金條,每根重約一百克,總共價值大約三十多萬,在一個山坡的草地下,深度只有一米。

對於古墓張東沒有什麼念想,那太麻煩了,而且文物不好出手,但那十根金條就不同了,憑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無聲無息取出,出手更是容易,不會有半點麻煩。

張東自然同意了劉魁的提議。

於是兩人電話聯絡陳小嬌和高倩,她們都是新一代的愛瘋女孩,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駕車接了兩位美女,上了高速,向雲霧山的方向狂飆。

高倩坐在副駕駛室,張東、陳小嬌坐在後面,自然是一路不得安寧,你調戲我,我調戲你,稱呼也稀奇古怪,一會老婆、娘子,一會老公,東哥的。

就連高倩也被張東和陳小嬌攛掇著喊劉魁為老公,高倩又羞又氣,不答應,振振有辭說:「這不算,因為劉魁是作弊得了高分。」

「當初沒說不可以作弊吧?」

「作弊當然不算犯規啦,你早就是劉魁的人了。」

「不許撒賴,否則就地正、法。」

「老婆,你還是從了我吧,我會一輩子摹!

高倩一個人哪裡能說得贏三人,被強迫著喊劉魁為老公,把劉魁喜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差點沒把車開到溝里去。

用了一個小時,就抵達了雲霧山,劉魁直接把車開到半山旅館停車場,嘻嘻笑道:「先去預定兩間房,我們玩兩天再回去。」

「別呀,還是今天回去。」高倩和陳小嬌豈能不知劉魁和張東的齷齪心思,變得驚慌失措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