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07章去老婆家迎親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笑著答。「好孩,真是好孩。」陳父陳母同時感嘆,自然並不知道張東說的鍛煉就是打架。劉魁憋笑憋得很難受,插言道:「東哥理想遠大,想要做一名最傑出的建築師,打造一個最大最美的後宮。」「建築...

高倩上午來到了陳小嬌家,查分得知她們分別考了六百八十五分,七百一十九分的高分,是非常的興奮。

但當她們從同學處得知了張東考了七百四十二分,全國高考理科狀元后,兩人就真正傻眼了,面面相覷一陣,一致認為消息有誤,是同學開玩笑逗她們玩的。

陳小嬌自告奮勇,電話給劉校長,急迫地問:「校長上午好,我是陳小嬌,聽說全國理科高考狀元出在我們學校?」

「哈哈哈~」

電話中傳來劉校長那興奮得意的大笑聲,好一陣才答:「不錯,狀元出在我們學校,而且是你同班,那就是那個天天惹是生非,多次把人打得頭破血流的張東,嘎嘎,原來他如此牛、逼,幸虧我沒有開除他,萬幸萬幸礙…」

陳小嬌一陣發暈,嘴唇發乾,電話斷了也沒有回過神來。

高倩也呆若木雞,就那麼傻愣當常

而當稍稍清醒后,兩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他平素里的成績就是全校倒數第一,怎麼可能考中狀元?」

「他一定是作弊了!否則沒有可能。」

「作弊?再怎麼作弊也成不了全國理科高考狀元啊?」

「莫非他其實成績非常優秀,平素里全是假裝,故意那樣低調?」

「是了,一定是的,這人太可惡了,而我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小嬌,莫非你早就知道他這麼厲害,早就暗中喜歡他,才故意和他打了這麼一個賭?」高倩促狹地說。

「鬼才知道他那麼厲害呢,鬼才暗中喜歡他呢。·~」陳小嬌嬌羞地給了高倩一個嗔怪的白眼,「我這次是上當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咯咯咯~」

高倩忍不住嬌笑起來,說:「小嬌,我們是閨蜜,隱瞞心中的秘密有意思嗎?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對東哥有好感,我也一直想知道原因,卻不好問你,現在是豁然開朗,茅塞頓開,原來東哥是隱藏的蛟龍,扮豬吃老虎的主兒,你的眼光真好,恭喜你成為狀元夫人,夙願得成。」

陳小嬌哭笑不得,欲辯無言,連忙展開反擊,說:「小倩,也恭喜你成為劉魁的老婆啊,畢竟,劉魁考了六百九十五分,比你還高。」

兩人灰徽螅神色就變得慌張起來,嘀嘀咕咕地商議如何應對,要知道,張東平素里就詭計多端,總是調戲她們,她們還從來沒有佔到上風,現在有如此大的一個把柄落在他手中,這今後的日絕對不好過哇。

「咚咚咚~」

還沒有商量出一個結果,門被敲響了,而且劉魁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嫂,快開門,狀元郎上門迎親了。」

兩位美女面面相覷,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報警吧。」高倩笑道,「否則,你今天就要和他圓房了。」

「報警?」陳小嬌哭笑不得,「不怕,我爸媽很快就要下班了,他們還不得乖乖退走。」

「開門,開門埃」劉魁和幾位同學簇擁著張東,在門外嚷道。

門終於開了,眾人蜂擁而入。

張東用怪異的目光看著羞紅著臉,眼眸亂轉的陳小嬌,調侃道:「老婆,給為夫倒杯茶來。」

「你,你去死吧。」陳小嬌羞憤地說。

「竟然敢對老公這樣無禮?看老公不教訓你。」張東一步步走到陳小嬌身前,雙手做出摟抱狀。

陳小嬌全身顫抖起來,一種異樣的感覺出現在心頭,結結巴巴地說,「東哥,你,你別亂來,我,我去給你倒茶。」

「哈哈~」

眾人同時鬨笑。

張東大刺刺坐在沙發上,喝著陳小嬌奉上的香茶,用侵略的目光看著她,說:「老婆,你不會賴賬吧?」

「誰是你老婆?」陳小嬌鬱悶地說。

「當然是陳小嬌了。」張東促狹地說。

「你這個壞人,偽裝了三年,到最後關頭擺了我一道,這是作弊,不算。」陳小嬌氣急敗壞地說。

「輸了就輸了,不要找亂七八糟的理由。反正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婆,一輩都屬於我了,至於高倩,也從今天起,是劉魁的老婆了,知道嗎?」張東氣勢萬丈地說。

「老婆,嘿嘿,沒想到你也在這裡,我真高興。」劉魁趁熱打鐵走到高倩面前,搭訕。

兩位美女神色慌張,不知如何是好了。

「老婆,走,同我出去。」張東起身說。

「去哪裡啊?」陳小嬌面色一變。

「當然是去開房了。你不是承諾當天圓房的嗎?」張東笑道。

「啊,我和你拼了。」陳小嬌憤怒了,張牙舞爪地沖了上來,使出九陰白骨爪,對張東發起了猛攻。

「好彪悍的老婆礙…」張東輕鬆躲避著,時不時還在陳小嬌肩膀上拍拍,或在腰部捏捏。

頓時,大廳傳出哄堂大笑。

正開心地笑鬧呢,突然門當一聲被推開了,陳父陳母黑著臉踏入門來。

眾人連忙停止鬨笑,面色變得驚慌。

「小嬌,你在幹什麼?」陳父厲聲喝問。

「爸,同學聚會埃」陳小嬌對張東和其餘同學使了個快走的眼色。

眾人心領神會,拔腳就要溜走,但陳父堵在門口不動,喝問:「有這麼聚會的嗎?什麼老婆,開房的,我在樓下都聽到了。」

「陳叔叔,你們誤會了,我們在創作一個小品。」張東狡辯道。

「對,我們在演小品。」陳小嬌也在一邊說。

「演小品?」陳父一臉狐疑,看了眾人好一會,才問:「你們這麼高興,難道都考上了滿意的大學?」

「是的,東哥是全國狀元,小嬌考了七百一十九分,我們也考了六百五十分以上,慶祝嘛,自然要創作一個小品出來。」劉魁理直氣壯地說。

「你就是那個考了七百四十二分的全國理科狀元?」陳父驚訝地走到張東面前,上上下下打量。

「是的,僥倖。」張東微笑著說。

「好孩,真是好孩。」陳母也走近,用看女婿一般的目光上下打量張東,「吃了飯再走。」

「謝謝阿姨,不必了。」張東連忙推辭。

但陳父不由分說把張東拉到沙發上坐下,又招呼其餘同學就坐,饒有興趣地攀談起來。

張東劉魁以及全部同學都裝出一副老實孩的摸樣,滴水不漏地應對著。

很快,陳父得知了張東出身農村,雖然不太窮困,也絕對算不上富裕,感嘆道:「男孩果然是要窮養啊,難怪成績這麼好,又這麼淳樸。」

眾人差點要笑噴了,張東淳樸?他就是農村一刁民,他成績好?次次是班上倒數第一,這次考了全國狀元,還不知有什麼內幕呢。

陳父又驚嘆地摸了摸張東那強壯有力的胳膊,說:「好結實,鍛煉的結果吧?」

「是的,陳叔,我愛好運動,每天一小鍛煉,三天一大鍛煉。」張東微笑著答。

「好孩,真是好孩。」陳父陳母同時感嘆,自然並不知道張東說的鍛煉就是打架。

劉魁憋笑憋得很難受,插言道:「東哥理想遠大,想要做一名最傑出的建築師,打造一個最大最美的後宮。」

「建築師好,這個理想真不錯。不過,后、宮又是什麼?」陳父陳母哪裡能聽出后、宮的意思來,哪裡又能知道這九零后的愛瘋青年的偉大理想?

張東狠狠瞪一眼劉魁,圓謊道:「陳叔,后、宮就是後人建造的建築,可以和長城故宮媲美。」

「好,好,有志氣。」陳父一拍大腿,讚歎道。

「咯咯咯~」

陳小嬌和高倩終於憋不住了,笑得花枝亂顫,劉魁和其餘同學也哈哈大笑,就連張東,也暗中笑得半死,這陳父也太淳樸了。

不敢多呆,也不敢再多說,張東和眾同學尋了個機會,告辭而去。

陳父陳母對他們很喜歡,讓陳小嬌送他們一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