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06章倒數第一也能中狀元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考了高分,都不約而同來到張曦家恭賀。「小曦真厲害,簡直就是文曲星下凡埃」「小曦考得這麼好,不知張東上了分數線沒有?」「當然是沒有啦,否則豈會沒有一點消息?」「張東一看就不是好東...

清晨,毫無人跡的樹林中。~

張東正在站樁,站的是形意的三體式,身軀似直非直,似曲非曲,不動如山。

江山從小修鍊的就是形意,而形意卻是岳飛創造出來的。之後又有很多形意大師增加了一些內容,非常深奧,和現在所流行的形意有很大的不同,不但有古三體式站樁,還有一套內氣運轉秘法。

根據江山的記憶和經驗,只要苦苦站三體式三到五年,就能在體內產生內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現在修鍊形意拳的武者,鮮有人修鍊出了內力,可見,現在的形意已經失去了太多精華。

張東徐徐收功,打起了形意拳,在樹林中化成了漫天黑影,讓人眼睛都看不清。

劈拳、鑽拳、炮拳、崩拳、橫拳,直行直進,走亦打,打亦走,如黃河之決堤,如山峰之崩塌,威猛得一塌糊塗。

「喝~」

張東一個炮拳打在一棵大腿粗細的樹上,內力吐出,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大樹斷成兩截,樹榦嘩啦啦倒塌下來。

張東臉上浮出歡喜的笑容,半月來自己的進步很大,武力值從七十二點提升到了八十五點,除了內力的五點提升外,拳腳的熟練也讓武力值提升了八點。

他心中雪亮,自己雖然擁有了江山的一切武技和記憶,卻沒有江山那麼深厚的內力,身軀也沒有經過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鍛煉,要達到身意合一的地步,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鍛煉和磨合。

晨練后回到家,便聽母親囁嚅著說:「兒,聽說今天是查詢高考分數的日,你不查詢下嗎?」

張母雖然對張東的成績不抱希望,也一直沒詢問張東關於高考的情況,但心中還是有一絲期盼。·~

「媽,沒什麼好查的。」張東說完,在心中補充著說:「反正是七百四十多分。」

「還是查一下吧,說不定能上線呢?」張母又說。

「查個屁,就他能考上大學,做夢去吧。」張父一拍桌,憤憤地說,「平素里只知道打架鬧事,哪裡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你凶什麼凶,不上大學未必沒有出息。」張母素來溺愛張東,哪裡願意讓兒受委屈,立馬反駁道。

「他還能有什麼出息?」張父頓時偃旗息鼓,喃喃道。

就在這尷尬時刻,張東的二嬸走進門來,喜滋滋地說:「三叔,三嬸,我家小曦這次高考考了六百四十二分,超出重點線五十多分,今天晚上一定過去喝幾杯薄酒。」

「恭喜,恭喜,小曦這孩太厲害了。」張父張母同時恭維道。

「咦,東也在?不知考了多少分?」二嬸說。

「還沒查詢呢。」張東淡淡地說。

「肯定是高分,說不定比我家小曦考得還好呢。」二嬸譏笑著說完,趾高氣揚地去了。

「真憋氣。」張父張母黑著臉。

不到半個小時,全村人都知道了張曦考了高分,都不約而同來到張曦家恭賀。

「小曦真厲害,簡直就是文曲星下凡埃」

「小曦考得這麼好,不知張東上了分數線沒有?」

「當然是沒有啦,否則豈會沒有一點消息?」

「張東一看就不是好東西,聽說在學校打架鬧事,還談戀愛呢,怎麼可能考上大學?」

……

張曦家就在張東家隔壁,張父張母儘管把門關得緊緊,還是聽得清清楚楚,氣得面色鐵青,卻不敢出門,否則定然更加難堪。~

就在這時,張東的妹妹張歡從學校趕回來了,見大門緊閉,便使勁敲門,還興奮地嚷道:「爸,媽,哥哥考上大學了,而且是恐怖的高分,全國第一呀。」

「嘎~什麼情況?」

所有還在議論著的村民同時靜下來了,就連張曦也沖了出來,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張歡。

張父把門打開,氣急敗壞地說:「小歡,你,你真要氣死我了,胡說八道,讓我們怎麼見人?」

「爸,是真的,全國理科狀元考了七百四十二分,名叫張東,而且是小水村人,我想,我們村只有我哥叫張東吧?」張歡認真地說。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就你哥那麼差的成績,怎可能考這麼高的分,定然是哪裡出錯了。」張父顫抖著說。

「怎麼可能出錯呢?」張歡想想張東三年來全班倒數第一的成績,也沒有了把握,感覺出錯的可能性很高,興奮的心情頓時消退。

「讓東查詢一下分數不就能知道結果了?」張曦用驚奇的語氣說,他一千個一萬個不相信張東就是全國狀元,畢竟他就是和張東一個學校,雖然不是同班,但張東是什麼貨色他心中清清楚楚。

「是呀,二叔,快讓東查詢一下分數吧。」那些村民也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要求。

很快,張東被眾人從房中抓了出來,逼迫著他電話查詢分數。

張東沒再推辭,讓電話免提,開始了查詢,而結果很快出來,除了語文是一百四十二分外,其餘四科全是滿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傻眼了,化成了泥塑木雕,怎麼也回不過神來。

張歡第一個清醒過來,在張東臉上親了一個,喊道:「哥,你太厲害了,太恐怖了,竟然考了全國第一,你,你要賠償我三年來的精神損失費。」

「賠什麼啊,定然是出錯了。」張東摸了摸妹妹的頭,笑道。

其餘人也驚醒過來,張曦附合著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定然是出錯了。」

「是呀,應該是出錯了。」張父張母也十二分不信,如果說張東上了線,他們還是能夠相信的,但以全校倒數第一的成績考了全國狀元,就怎麼也不敢相信了。

「也不知是哪裡出錯了。」眾村民也紛紛感嘆,「東儘管聰明,但應該考不上狀元。」

突然,門外響起了里啪啦的鞭炮聲,原來是劉魁和幾名平素和張東玩得好的同學放著鞭炮,打著寫了「恭喜東哥高中全國理科狀元1的紅紙橫幅喜氣洋洋從一條小路殺了進來。

眾人全部愣住,張東也一陣愕然,這劉魁也太搞笑了吧。

「東哥,恭喜,恭喜啊,高中狀元,簡直就是神人埃」劉魁瘋般沖了過來,一把抱住張東,搖晃著嚷道。

「額,你的口水好臭?」張東推開劉魁,抹一把臉,面色不善地說。

「哈哈,東哥,你怎麼這麼淡定啊,全國狀元,是全國狀元埃」劉魁跳腳喊道。

「肯定是弄錯了。」張曦在一邊嘀咕道。

「錯了,怎麼可能呢,我抄東哥的答案,我都考了六百九十五分。」劉魁反駁完畢,但很快就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擔心被人揭發。

眾人的面色變了,從不敢相信變得目光熾熱,死死地看著張東,如同在看真正的文曲星。

張父張母終於也相信了張東考了全國狀元,儘管心中一片迷惑,但笑容早就綻放在臉上。

至於張歡,早就幸福得找不到北了。

先前還趾高氣揚的二嬸鐵青著臉,拉著傻呆了的張曦偷偷摸摸地回了家,躲在房間不出來了。

而他們家門庭若市的場面瞬間變得冷清,再沒有一個村民出現,他們全部簇擁在張東家的門口,讚歎著,恭維著。

周村長還從他自己家裡拿來了一大捆鞭炮,樂呵呵地點燃了,立時,喜慶的鞭炮聲響徹這個古老的村莊。

熱鬧好一陣,劉魁和幾位同學把張東拉到一邊,劉魁嘻嘻笑道:「東哥,現在就去找你老婆吧,她說過,今天就圓房的,這樣的好事豈能錯過?」

「估計連她家的門都進不了。」張東邪笑著摸了摸鼻,也極度想看到那個刁蠻丫頭的表情。

「肯定能進門的,狀元來了,她的夫君來了,豈敢不開門?」劉魁揮舞拳頭,興奮地嚷道。

「是呀,是呀,她敢不開門?」幾位同學鬨笑,氣氛頓時熾熱到頂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