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大宗師 都市言情

泡妞大宗師 第003章武林高手新鮮出爐

作者:囂張農民

本章內容簡介:日解散武館,否則,你必然慘敗,連命都會不保。」李成宗怪笑著繼續打擊對方的士氣。「哈哈~」突然一陣震天大笑從演武廳門口傳來,如同雷霆,如同霹靂,在演武廳滾滾震蕩,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三天時間就在張東渾渾噩噩中度過。

江山一生的監控錄像已經全部輸送到張東腦海中的記憶細胞中了,但張東卻沒有醒來,臉上的表情非常豐富,絕對不是他如此年輕的人所應有的。

漸漸地,他臉上恢復了平靜,眼眸猛地睜開,兩道精芒激射而出,喜氣洋洋地說:「很好,我沒有迷失,我還是張東,不過,我已經是另外一個張東,一個懂得最深奧武技的張東,真正新鮮出爐的武林高手1

他很快又閉上眼睛,繼續體悟江山的一切經歷……。

一番體悟后,他驚喜地發現,自己不但懂得了江山的一切武技,也懂得了吞日神功和楓葉符。

吞日神功除了一套修鍊內力和吸人內力的內家秘法外,還包含了無數武技,徒手搏殺技巧,各種兵器的攻擊方法,妙曼的身法和步法,威力全部強得驚人。

張東現在已經深深知道,一般的功法都是從外到內,需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打拳或者站樁,才能修鍊出內力來,然後再在體內構成循環,讓內力漸漸深厚。

但吞日神功的修鍊卻與眾不同,竟然是直接吸收天地中的能量,納入己身,再在經脈中循環煉化,納入丹田存儲。

而修鍊的時間更是短暫,每天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只修鍊這兩個小時,但內力卻能快速增長。

張東沒有出關,除了在那兩個小時固定修鍊吞日神功外,其餘時間大部分在回憶江山一生所懂得的武技。

二十八天過去了。

張東已經修鍊出了些許內力,在經脈中如同溫水一般流淌,讓他感覺無比舒服和美妙。

而他的武力值已經達到了51,短短一個月時間不到便有了如此巨大的進步,不能不說是一種奇。

當然,這主要是他懂得了江山的全部武技所造成的極速提升,以後,想要提升武力值就難得多了。儘管吞日神功無比神奇,一個月最多也只能提升十點武力值,要達到江山3800點的恐怖程度,還需要幾十年的努力。

但是,不還可以吸人內力嗎?

張東停止了修鍊,走出了密室,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種強大的自信就在這淡淡的笑容中流露出來,讓他的男性魅力百倍增強。

來到江山的辦公室,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而一陣喧嘩的聲音卻從演武廳傳來。

張東循聲來到演武廳,放眼一看,目中便射出了銳利的光芒,如同利劍,如同電光,但一閃而逝。

演武廳有兩幫人在對持,劍拔弩張,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息。

其中一幫人當然是陳山河,他被十幾名徒弟和近百名學員簇擁著。

對面則是一個身材高大,三十多歲的棒子國武者,穿一身跆拳道武者服,全身都流露出強大的氣勢。

而他身後站立著十幾名棒子國武者,還有幾十名跆拳道學員,這些學員中大部分是華國人,還有幾名其它國家的人。

「我名叫李成宗,來自棒子國,修鍊的是跆拳道,聽聞陳師傅修為高深,是春城第一高手,今日前來領教幾招,請賜教。」那名為首者一抱拳,冷冷說。

「哼,李先生,我武館對面的跆拳道館便是你創辦的吧?」陳山河目中射出凌厲的光芒。

「不錯。跆拳道是世界上威力最強的拳法之一,蘊含著無窮的奧秘,不但能夠克敵,而且能夠強身健體,對女性的體型美化有巨大的好處,歡迎各位前去學習,修鍊。」李成宗看著陳山河身後的那一百多名學員說。

「靠,他不但要踢館,而且要拉走學員,用心可謂歹毒。」陳山河勃然大怒,上上下下打量此人,評估他的實力。

「師父,讓我來狠狠教訓他。」

一名三十多歲的大漢從陳山河身後跳出來,說。

他名叫薛元,是陳山河的大徒弟,修鍊陳式太極已經二十多年,修為高深,戰力較強,不弱於陳山河多少。

「小心些。」陳山河點點頭。

所有人退了開去,露出了一大片空地。

張東卻暗中搖搖頭,他已經查詢了兩人以及陳山河的武力值,李成宗的武力值有三十八點,薛元的武力值只有二十七點,陳山河的武力值三十七點。

顯然,薛元不是李成宗的對手,唯有陳山河能夠和對方一戰,不過想要取勝卻很艱難,畢竟對方的武力值要高一點,而且年輕十幾歲,體力也要強一些。

不過,通過這次查詢,張東有了很大發現,三人都擁有內力,否則武力值不可能高出普通人三十倍左右。

張東正要衝過去阻止薛元應戰,卻來不及了。

「啊~」

薛元悍勇無比,暴喝一聲,搶先發動了攻擊,雙手握拳,成太極捶,化成兩道黑影,帶著嗚嗚的風聲打向對方的胸膛。

李成宗冷笑,深吸一口氣,同樣兩拳迎上。

轟隆一聲巨響,四拳轟擊在一起,如同霹靂,薛元蹬蹬蹬蹬地後退,竭力想要穩住身軀,卻還是一跤跌倒,噴出一口血霧,昏迷了過去。

李成宗全身一震,退後了三步,臉上浮出一絲潮紅,但很快消失,哈哈笑道:「這就是你們太極拳館第一高手?」

李山河心中大驚,奔過去摁住薛元的脈搏,感應了片刻,發現只是震傷,沒有大礙,才稍稍放心。

猛地起身,死死看著李成宗,臉上浮出凌厲的殺機,但他卻暗中後悔不已,以前沒有把最厲害的絕招教給徒弟們,連消耗對方的功力都沒有辦法做到,現在即使自己上前交戰,估計也難以贏得此人,落敗的可能性超過九成,而一旦失敗,那後果……

他暗中打了個寒戰,不敢想象下去。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自己一定要打破傳兒不傳女,授徒留一手的規矩,讓徒弟們成長起來,應付今天這樣的局面。

「死戰,唯有死戰,用兩敗俱傷的打法。」陳山河下定了決心,猛地從懷中掏出一本太極秘法,交給身後躍躍欲試的二徒弟王望遠,深深地看著他,低聲說:「和你的師兄師弟們好好學習其中的秘技,今後為我報仇。」

「師父~」

王望遠知道這是師父的遺言,心神激蕩,眼中流出淚來,發出了不舍的呼喚。

「來吧,李成宗。」陳山河大踏步走了過去,冷冷說。

「陳山河,我看你還是主動認輸,不必比了,即日解散武館,否則,你必然慘敗,連命都會不保。」李成宗怪笑著繼續打擊對方的士氣。

「哈哈~」

突然一陣震天大笑從演武廳門口傳來,如同雷霆,如同霹靂,在演武廳滾滾震蕩,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發出大笑的自然是張東,大笑著走了過來,看著陳山河說:「師父,這樣的跳樑小丑,我分分鐘就收拾了,怎麼輪到你出手呢?」

陳山河愕然,低聲說:「胡鬧,退下去,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

「師父,你退下。」張東右手一探,鬼魅般捏住了陳山河的手,陳山河只覺一股大力傳來,身不由己地退了下去,心中頓時駭然,天,他,他竟然是一個遠遠超遠了我的高手?這,這怎麼可能?

「你是誰?真是陳山河的徒弟嗎?」李成宗忌憚地看著橫空殺出的張東,喝道。

「我名叫張東,陳山河的關門弟子。」張東冷冷說。

「原來師父早就收他為徒了,還是關門弟子,看來是當成真正的衣缽傳人在培養了,難怪一直沒有公布出來。」所有陳山河的徒弟都在心中感嘆,眼眸中全是期盼的目光。

而那些學員都激動得渾身發抖,本來他們已經看出情況不妙,太極拳館中無人能是李成宗的對手,這樣被人踢館羞辱,太極拳館必然是關門的下場,這對他們的打擊是巨大的,當然極度期盼出現奇,現在,奇出現了,原來,陳山河還留了一手,暗中培育出一個關門弟子!

「關門弟子,我看,你就是見證太極拳館關門的弟子吧。」李成宗左看右看,也沒用發現張東有什麼特別之處,心中大安,譏諷地說。

「我只要一拳,你三個月起不了床,修為下跌大半。」張東邪笑道。

「放屁。」李成宗勃然大怒。

「哈哈~」

太極拳館這一方的人全部轟然大笑,就連陳山河都挺起了胸膛,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讓他激動不已。

「嗚~」

張東出拳了,同樣是太極捶,閃電般捶出,妙曼地閃過李成宗攔擊的手臂,打在李成宗的胸膛上。

「啊~」

李成宗發出一聲凄厲慘叫,嘴裡噴出血霧,身子倒飛了十幾米遠,砸在他帶過來的武者和學員身上,一個個橫飛拋跌,滿地亂滾。

這才是真正的太極捶,一捶打出,如同波浪向周圍震蕩,碰到的人或者物全部都要震飛。

「天~」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二十幾人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痛苦慘叫的摸樣,嘴裡發出了無意識的驚呼。

張東一閃而上,一腳踏在已經昏迷了的李成宗的丹田上,暗中運吞日神功吸收他的內力,雖然此人的內力不深厚,但蚊子再少也是肉,張東絕對不能放過。

「別殺他。」陳山河又喜又驚,一閃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